简体正體
馨恬採訪俞懷鬆
俞懷鬆:我們會一直肩並肩戰鬥到最後——擊敗那個“新的邪惡帝國”。(圖源:視頻截圖)

訪香港反送中的美國“網紅”俞懷鬆(1): 無懼被稱“外國勢力”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4日】(本臺記者馨恬採訪報道)在去年6月開始的香港「反送中」運動中,有一位華裔美國人受到了許多香港人和媒體的關注,他的名字叫俞懷鬆(Solomon Yue),出生於中國上海,目前居住在俄勒岡州,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也是華裔美國人中積極參與政治、在美國政壇中已成爲有相當影響力的人物。

俞懷鬆是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Republicans Overseas,簡稱RO)的共同創辦人,現擔任副主席和行政總裁;目前他還擔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俄勒岡州委員,在「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epublican National Committee, RNC)的168名委員中,俞懷鬆資歷排名第14。

俞懷鬆
美國「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Publicans Overseas,簡稱RO)的共同創辦人俞懷鬆和美國副總統彭斯(俞懷鬆先生提供)

俞懷鬆在2019年因積極評論香港示威運動,並協助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爲香港人所熟悉,包括協助香港社會運動人士,安排去美國國會和白宮遊說的行程, 他同時就香港「反送中」及後續的自由抗爭運動中,在Twitter上積極發聲,並多次迴應香港網民的查詢。他爲什麼如此支持「反送中」運動?背後有哪些故事?他如何看中共政府和中國?如何看自己作爲華裔美國人的定位?有些香港年輕人甚至親暱地稱他爲“Daddy”。對此,俞懷鬆有什麼感受呢?本臺「走入美國」節目主持人馨恬就此專訪了俞懷鬆先生。

對地空援,與香港人民並肩作戰到最後——擊敗那個“新的邪惡帝國”

俞懷鬆先生表示,對於香港青年們親切稱呼他“Daddy”他感到很榮幸。他自認爲是一個爲自由而抗爭的人;而因爲自己的政治經驗,他覺得自己在這場抗爭中的角色是對地面部隊的“空援”—— 空中支持者,他很開心爲香港與自由民主抗爭的人們站在一起,與他們互相支持。他說,我們會一直肩並肩戰鬥到最後,這個最後的定義就是擊敗那個“新的邪惡帝國”。

自去年三月關注香港,向美國政府報告第一手消息

主持人:您是什麼時候開始關注香港「反送中」抗爭的?

俞先生說,因爲他跟前香港政務司司長、立法會議員的陳方安生(Anson Chan)是朋友,她被稱爲“香港良心”。去年三月,陳方安生和另一位香港立法委員郭榮鏗聯繫俞懷鬆,說:Solomon,香港現在碰到一個問題,就是《逃犯條例》,這可能會影響到在香港生活和工作的8萬5千個美國人。

因爲俞先生是「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的共同創辦人、現任副主席和行政總裁,他覺得自己對生活在美國以外的9百萬美國人都負有責任,不論他們屬於哪個黨派。比方說,他主導了一個法案,目的是取消對這9百萬美國人的雙重徵稅,目前法案正在國會衆議院審理。另外,他的「共和黨海外事務組織」在香港也有一個分部,因此他每年至少訪問香港兩次。聽了陳方安生和郭榮鏗的話,Solomon意識到一個問題:如果《逃犯條例》通過,他自己都可能會被香港當局送回中國大陸審訊,而在香港的8萬5千個美國人也同樣可能面臨這種危險。

因此,俞懷鬆先生就聯繫了彭斯副總統和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讓他們聽到這個第一手消息,並考慮如何幫助香港人。這就開始了他對香港自由運動的“空中援助”的角色。

中共早已展開冷戰攻擊,我們是覺醒並開始反擊,無懼被稱作“外國勢力”

主持人:如此坦率地承認對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支持,會不會擔心自己被說成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外國勢力干擾”或是“反華勢力”?

俞先生表示,中共政府已經這麼說了。他一點都不會擔心被怎麼去說,每一次有人說他是“外國邪惡勢力”,他都會回答說:我們是扯平的。爲什麼這麼說?他說,你知道那個“孔子學院”吧,那是什麼?那就是外國對美國的影響勢力,對不對?讓我來告訴你,很多美國的智庫和前美國官員都被中共政府收買,來影響美國人的觀點,並試圖在2016年選舉的時候讓川普敗選,這叫什麼?這不就是外國影響勢力嗎?中共還在盜竊美國科技,這叫什麼?這叫經濟侵略。因此,中共這個新的邪惡帝國已經展開了冷戰2.0!但是感謝川普,我們終於覺醒了並開始反擊。因此我不在乎他們怎麼認爲我、或怎麼稱呼我。

中共比30年前被里根總統擊垮的蘇共更邪惡,對人民的殘酷迫害一直在發生

主持人:作爲來自中國的移民,您爲什麼覺得參與到這些事情中去很重要?

俞先生認爲,參與到這些事情中去確實是重要的。因爲他經歷了“文化大革命”,親眼看到中共所做的事;而且他意識到,香港人能夠真正獲得自由的唯一途徑,就是打敗這個新的邪惡帝國。

俞懷鬆先生出生在上海,祖父在1949年前曾在上海經營裁縫店,也是上海衛理公會的元老,後來一家人被迫逃到香港。因此他的家人是中共政府口中的資本主義者。“文革”時,他的家人,包括父母和自己都遭受迫害,甚至被勞改。美中建交後,他的祖父擔心他因爲對抗中共會有生命危險,所以通過在美國的朋友幫助,拿到學生簽證來到美國。據說他抵達美國時,只會說兩個英文單詞:「Thank You」(謝謝你)和「Coca Cola」(可口可樂)。

俞先生說,去年11月份《紐約時報》曝光了403頁的中共內部文件,顯示中共政府建“集中營”迫害新疆民衆,其實有證據顯示,有些“集中營”就是在過去20年裏迫害法輪功學員所用的。他認爲,這顯示,中共比30年前被里根總統擊垮的蘇聯共產黨(USSR)還要邪惡。

他指出,蘇共當時還沒有建集中營來珍對一個族羣進行滅絕;還有很多人以前不相信“中共強制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直到現在看到了被泄露的中共內部文件,人們纔開始相信這些事情是真實存在的,中共殘酷迫害無辜老百姓,一直到現在還在發生。

因此他深信,要讓香港獲得自由,就必須擊敗中共這個新的邪惡帝國政權。這是他在2020新的一年裏的決心。

在接受專訪中,俞懷鬆先生一直在把中共統治的中國稱爲“新的邪惡帝國”。他爲什麼會這麼認爲呢?敬請關注本採訪的後續報道。

(待續,敬請關注)

訪香港反送中的美國“網紅”俞懷鬆(2): “自由不能換取人民幣”

訪香港反送中的美國“網紅”俞懷鬆(3): 香港抗爭對中國未來意義重大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