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中美貿易簽署第一階段:習近平輸的很慘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中美貿易簽署第一階段:習近平輸的很慘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5日】(主持人:石濤)

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民間有一句話叫鬼使神差,鬼使神差我們很難去找到因爲所以。大概在一些非常嚴謹的行業當中,那他要求就會很嚴,會經過多少道程序去檢驗。可我記得原來掙錢吃飯,去弄過手機,我記得那個時候要求的很嚴的,他就一條一條一條走,即使那樣他也會出錯誤。就是人會用很多規矩去約束,但會碰到一些鬼使神差的事情,沒有理由,沒有因爲所以,它就發生了。我就會遇到一些,所以我個人一般都是順應其過程,不太強爲。有關中美貿易戰的問題,再過十幾個小時就要簽訂協議了,就目前看應該沒有任何更改的。在中美貿易協議問題上劉鶴已經來到了美國,但沒有看到任何消息,他本來還應該有些東西敲定,但現在我們也沒有看到任何的說法,什麼都沒有。當它什麼都沒有的時候,而這種潛在的關係的本身又在其中的時候,就有幾個問題:第一,最終他籤不籤,會不會反悔?第二,他爲什麼非要籤?他爲什麼不得不籤?第三,他簽了之後還面臨着什麼?第四,簽完之後他如果反悔的話,美國人能怎麼着?這些都是圍繞中共國我們能夠看到的一個故事,看到的一個場面。

 

我就跟大家分享幾個短的節目,在有關相應的一些問題上,在有關相應的一個貿易協議的最終的版本是什麼的時候,他要等簽署完之後才能公佈的。但是在今年年初,彭博跟《華爾街日報》先登出了消息,說要關稅減半,所有關稅都減半,結果大概過了不到一天川普就發推文,就罵那個彭博社,說那是Fake News,那是假的,他保持關稅不變,只把最後那一部分的百分之十五的關稅減了一半,百分之七點五。美國做出的讓步都是減輕懲罰,大家要明白,美國做出的任何讓步只是減輕懲罰或者說在懲罰政策上有所減緩,而不是做出任何其它的讓步。也就是說本來我拿鞭子打你一百下,現在改打五十下,本來是要打後脊樑,後來現在改打屁股了。本來說下手要百分之二百,現在改成下手百分之一百九十九,這就是川普,換來的概念就是習近平被打的角度就是磕頭再磕頭,真的,我一定兌現。那你不兌現怎麼辦?又打一下。中美之間的貿易談判就是這個風格。簽署貿易協議其中川普最關鍵的招術就是關稅。

 

兩個小時之前的消息,《蘋果日報》翻譯的蠻快的,我一開始先看到的是英文,既然有中文,咱就跟大家分享中文。彭博社,美國對華關稅將維持到十一月大選之後,這是最新的說法,他沒有太多細節啊,他沒有分出很詳細的內容。彭博社剛剛報道,三個小時之前報的,明天中美貿易協議的首段將要簽署,但美國對進口中國貨物加徵的關稅可能會維持到美國大選之後,這是強迫執行條款的其中的一部分,要看中國履行協議的情況,決定是否會寬減部分關稅。這個說的就比較完整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就是說,是習近平完全投降,完全是尿一褲子,完全是尿不溼。視中國履行協議的狀況決定會否寬減部分關稅。在此之前川普在推文上講的把百分之十五降低到百分之七點五,那是一千二百億是一千五百億的進口產品,這裏講的應該是這部分,因爲其它的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根本就沒有做過任何改變,這是我們看到的概念。

 

也就是說,川普在有關貿易協議執行條款上就更加的嚴厲,而他的嚴厲是把他的這一次美國大選壓進去,以打擊中共國。我們跟大家原來講過,就看他能扛到什麼份兒上了,他抗不過川普,到了二零二零年再也扛不過去了,他就認輸了。認輸了那就爲美國大選,爲川普大選成爲墊腳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這是川普在中美貿易協議當中的他的強硬跟完美的表現,中共國沒有任何還手之力,沒有任何還手的可能,只是一個捱打的被懲罰的,爲他過去偷竊的行爲必須付出代價的這麼一個角色。最後結果是什麼樣要等到明天的協議的公佈。

 

財政部貿易代表辦公室發表聯合聲明,中美沒有就將來削減關稅達成任何協議,他的基礎在於這點。沒有達成任何協議也就否定了川普曾經說要減下百分之七點五關稅的那個說法。那是川普個人的表達,正式的文件要出自於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他叫美國貿易代表署。大家就聽明白了,就是說第一部分的貿易協議習近平完美的全敗了,否定了川普曾經寬減部分關稅的這個說法。引述相關人士指出,中美雙方已經達成默契,達成默契雙方認可的,在簽署協議起碼十個月後美國纔會檢討相關進度。協議簽完了,只有中共國執行的責任和美國監督的權力,沒有美國在關稅上做出任何實質讓步的可能。那我們現在看到的唯一的讓步就是把匯率控制國的身份給它剷除了。屆時會考慮削減三千六百億中國進口產品徵收的關稅,這裏說法就稍微有點差距了,這個大家要能理解。在給予川普政府覈實中共國是否履行協議的檢討期,預期不會寫在協議中。那就對了,其實這句話就行了。聯合聲明指中美沒有就將來削減關稅達成任何協議,這一句話就夠了,就是我說的那句話對下面的是一個完整的解釋。

 

八十六頁的文本會在簽署儀式時公開,美國沒有計劃削減任何對華關稅,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跟財長努欽聯合發電郵回覆彭博記者查詢,指協議唯一不公開的部分是詳略採購美國產品數量的機密文件,除此之外中美並沒有其它關於採購產品的口頭或者書面協議,也無就將來是否削減關稅有任何協議,這基本就完了。彭博社,這是得到的美國財長、美國財務部跟美國貿易代表得到認可,這是一個巨大的消息,這是表明習近平完全輸了,基本上跟我跟大家分析的概念是一樣的,在他的豬年在豬瘟的背景之下走了三步棋,我個人覺得很完整很完美,我還是堅稱是完成天滅中共的整個過程,大家可以,完全可以看到這個故事,看到這個過程,看到整體的這種在兌現的過程中應該展現的非常清晰了,只不過越往後越接近天滅中共的那樣的時候的時候,大家看到的就是越人化的東西,包括川普的強硬,包括在臺灣大選中你可以看出來臺灣人的選擇,包括在香港我們看到的香港人根本不去放棄的那種Be Water的抗爭,與神同行的抗爭,和美國人在香港人權法案當中所表現出來的直截了當的堅決性,人們看到大多是這一部分,就是表現的人的這邊很硬,就是我說的,它真正展現出來的背後的就是即將結束和完結,它是相輔相成、相生相剋的道理。

 

剛纔跟大家講說協議簽了關稅不撤,這是第一個;第二個,爲什麼他不得不籤?是因爲他沒有選擇了,核心問題還是關稅;第三個那就是協議簽了之後,他如果不執行會怎麼辦?嘿,這也是基本我們看到一個故事,就是說在我們節目當中大家留言當中,也都是這種氛圍,也都是這種說法,如果不遵守協議可能就會慘了。這是臺灣的《自由時報》,很多中文媒體只能從英文媒體翻譯了,當然現在透過網絡來講應該是相當快,只是剩下的一個就是內容的組合問題跟觀點。我再次跟大家解釋啊,我們現在看到的實際是天滅中共的過程,天滅中共在二零一八年到二零一九年完成了三個過程,以豬年死豬作爲平臺,第一波最早掀起的是中美貿易戰,這是最早的;第二波就是香港,第三波出現在是臺灣大選,但臺灣大選是起個頭,對不對?我們看到的就是中華民國的確立,中共的代言人的完全的失敗,那是個結果出來了。作爲香港來講你可以說是結果,也可以說不是結果,但是香港它的特殊的概念,它是依附性的,因爲它有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框架框着呢,在這種框架框着的背景之下,它下面的一個階段性勝利就是區議會選舉,區議會選舉全體香港人表達了他們的意願。那美國的人權法案表達了外部的力量,但是拿到最終的這種雙普選是真正的勝利,所以它有着階段性的含義。

 

在臺灣,是穩固奠定了中華民國的歷史的地位,是一個開啓的階段,就是十一號的大選。結果就在過年前中美貿易戰卻達成了一個階段性協議,這種階段性協議給我覺得又是一種首尾相扣,就是說再等個二零一九年習近平完成了三項:貿易戰,第一項;香港,第二項;臺灣大選第三項。在這項過程之後在同一年之內,前頭那一部分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進行結束了,所以貿易戰同時在豬年的時候結束了第一波,就是中美貿易協議,中美貿易協議呢是習近平主動被迫認輸,我們現在看到主動被迫認輸,他在香港還沒有認輸,他在臺灣是完全被打掉。他輸了但他嘴上不承認,實際行動他必須承認了,他完了,他首個承認完敗的,我講的是這個含義。所以如果他不履行協議,這是我們通常說的,會怎麼辦?明天將籤協議,美國貿易代表十三號,昨天表示,對美國而言是非常好的協議,希望中共國能夠遵守,如果中方未能兌現承諾的話,在協議的強行執行的機制之下,美方將會對中共採取行動,在《福克斯商業》報道,應該是《福克斯商業》吧,在被訪問時美方是強硬的,中方只能遵守協議表面的文字的含義,如果沒有遵守將採取行動。

 

他講提到中共國竊取美國的知識產權、網絡攻擊的時候,他說,我們會讓人們關注到他們是否會兌現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金融服務、農業標準等問題上開放的承諾,這是我們必須監督的事情。美國貿易代表,他是參加里根當年對日本的時候,太遙遠了,一九八四年一九八八年,一九八八年里根已經下來了,一九八三一九八四就已經開始了美日之間的貿易戰,當時里根對日本的關稅是加徵了百分之百的關稅,那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呢他是當時作爲助理,他是國際貿易法的律師,他做了這麼多年,四十多年,所以他自始至終他整個的生涯就是在美國政府頂級的貿易談判的過程中,他自始至終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自始至終從對付日本人,對付蘇聯,一直到現在對付中共。所以可想而知他是一個經驗多麼豐富什麼東西都見過的人,在專業的角度來講,那是非凡的。他這樣的講法就是有着他一套的監查系統,協議非常好,如果中共國的改革派希望這項協議行之有效的話,那麼一定會有效執行,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太好了,如果沒有實現那協議仍將完全可以強制執行。

 

他沒有說怎麼執行,但是說,如果他不執行美方可以強制他執行。那怎麼強制,他不願意,你說要強迫他,他怎麼強制?我以爲強制很大的基礎在於今天的中共國已經沒有實力抗爭美國的這種強制執行的機制所帶來的壓力,就是國內今天的豬肉的狀況,驢肉的狀況,馬肉的狀況,扛不住了,對吧?那他受不了,那豬肉中國人就這個啦,他天天吃呀,我只是一個類比啦,這樣類比下來你就知道,三天沒吃肉,這人受不了,那社會就完全動盪了。習近平懼怕的是丟掉他的權力,他採取所有的手法,要保護他的權力和彰顯他的偉大,那些呢別人信不信無所謂,他自己信就行了。他現在是在這麼一個虛無縹緲的狂躁的環境中。中共國的經濟存在的各種各樣的矛盾其中很多都跟貿易不公平的做法有關,儘管這些不公平的做法不在第一階段的規範中,但川普政府計劃在第二第三階段加急解決,而雖然與中共國的不平衡的經濟關係不會在一夜之間解決,對他對未來是持樂觀態度。所以他這裏面的講述就是說能夠強行執行的,強迫執行的,是因爲今天中國的經濟狀況不堪一擊。

 

也在同一天,納瓦羅就比較詳盡的解釋了將如何懲罰中共國,這是蠻有趣的,在協議中怎麼去強行執行。他講述這個,他說第一階段的協議將允許美國片面判斷中共是否毀約了,並快速恢復關稅措施。在同一天接受採訪的時候是這麼說的。那這個說法就不一樣了,制裁國又是評判國,完全廢除了WTO,這裏沒有WTO的問題,也就是講中共國執行的狀況只取決於美國人滿意不滿意,而不能取決於它自己的申訴,就是中共自己的申訴是沒有任何作用的。哈哈,這個大家聽起來,這不叫喪權辱國什麼叫喪權辱國呢這個,這個是完全輸了。他在協議裏就這麼說的,啊這協議裏就這麼說的,我相信作爲大陸人,很多大陸的朋友,中國的朋友都沒有意識到它的,我打你,今天川普要打死你習近平,我打你不是你死不死,你說死不死不行,得我看你死沒死,你說服了,我得看你服沒服。嘿嘿,這個概念,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個東西就像習近平對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對中國老百姓的要求,你必須要以我爲中心,不是你說是不是我中心,而是我看你算不算以我爲中心,他來這手活。意思就是說你少給我玩這兩面派,陰奉陽違兩麪人,這個習近平被整了。

 

如果有訴案,送達到美國貿易代表之處,將在九十天之內做出裁決,由他來認定該案子的得失,適當與否。我們有權寄出符合比例的迴應,而中共國承諾不會報復,他不準報復。有人說如果要報復怎麼辦?那他就展開更加全面的貿易戰。就是關稅,我相信這裏面的關鍵問題就是關稅,我們在不同的內容中都可以看到中共懼怕的是懲罰性關稅。比起WTO的爭端組織來講,這是個非常有力的執行機制。那當然了,打他的人說,再來斷定我滿意沒滿意,而不是被打的人嘴裏說的。哈哈,也有這種事兒哈。然後他提到說,該協議已經挪除一大部分中共的七宗死罪。網絡入侵、知識產權盜竊、強迫轉讓技術、傾銷、不公平競爭、匯率操縱和毒品輸入美國。我不知道什麼叫將挪除一大部分中共國的七宗死罪。以同意進一步開放金融市場給美國銀行、信用卡公司、金融機構,未來兩年增加採購美國農產品、能源以及製造業到兩千億美元。這應該是增加的部分,而不是說他的採購的總額。所以這裏面我相信是因爲翻譯的問題啊,講挪除一大部分中共的七宗死罪。我沒看明白什麼意思,應該講說解決這部分問題,或者說把這部分留下來要放在第二階段第三階段。第一階段主要是金融市場開放和購買農產品,我們可以看出來是這一部分,具體的實際情況就得看協議簽署之後和被公佈的協議,因爲協議簽署了才叫正式文件,沒簽署我們只是做出了一個鋪墊。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