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憲法保護州權力的最終結果是個人權利受到保護,但是在政治制度的設計上是着落在州層面的。(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32): 國父們的建國設計中不存在政黨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5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美國的參議院當初設計背後的思路是什麼?爲何設計每個州兩位參議員加入聯邦參議院?爲什麼說當初參議院的設計如今已被破壞掉了?憲法學家保羅·斯考森教授爲我們解答。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31): 憲法設計的彈劾vs對川普總統的彈劾

參議院當初設計的背後思路是什麼?爲何每州兩位聯邦參議員?

斯考森教授說,我們知道每個州選出兩位參議員來加入聯邦參議院,當初國父們在設計參議院的時候,他們其實是有兩三個想法在背後的。第一個很重要的就是,參議院的選舉辦法要保護人數少的小州,因爲小州會覺得他們人數很少抵擋不住大州。所以這個設計的思路是保護少數的人,保護小州,讓他們不致於受到欺負,因此才制定了平均每個州大小不論,你都選出兩位參議員。

同樣的思路也在別的地方政府機制中體現出來,其中一個就是美國的總統選舉。美國總統選舉是由各州的選舉人團來選出總統的,所以小州也會算數,不會被大州淹沒。如果當時不照顧小州的話,當時的憲法會議就會開不起來,因爲小州不願意被欺負,他們根本就不會加入,跟你開國家制定憲法的會議。

另外一個設計思路是,國父們認爲人民其實常常是情緒化的,有時候會很激動,有時候會很憤怒,他的情緒每天可能都會變化,或者每個月都會變化。象現在,每個小時都會變化,被危機所趨動,人民會採取行動。衆議院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衆議院它就可能會反映出民衆的情緒,就會比較匆忙的推動法律的制定。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國父他們認爲,誰來做一個冷靜的處理呢?儘管衆議院在人民的驅使下它可能動作很快,今年可以制定一個跟去年完全相反的法律,那麼誰來按照原則來做事呢?因爲真正的國家政體應該依據原則,而不是依據情緒。

因此在國父們的設計中,參議院就扮演這個角色——基於原則做事。參議院的參議員們他們應該是比較成熟冷靜的、基於原則、不會衝動的,他們會來審視衆議院推出的這些可能會過了頭的法律,會來做一個判斷。他們可能會說,這個我們不會支持,你這個法律是並不成法律的。

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說,美國的參議院跟衆議院相比,就等於是一個頭腦更冷靜的長者,它起到這麼一個穩定、理性、成熟的作用。

國父們的建國設計中不存在政黨,認爲政黨政治不是好東西

這裏我想岔開來談一談關於政黨的問題。事實上,美國的建國者、國父們,在當時他們的設計中,他們是不希望有政黨的。很多人今天已經不理解這個事了——當然得有一個黨啊,你是屬於誰、哪個黨。但是美國的進步和成長,其實起最大阻礙作用的就是政黨。

爲什麼呢?比如說,你跟誰是好朋友,但是你發現你這個朋友是屬於另外一個政黨的,那麼在政黨的層面,你就跟他成爲敵人。在國會裏大家關心的是哪個黨有多數,哪個黨有多數它就可以強制地壓制少數黨,而讓自己的政策達成。現在有人想推進社會主義的政策,他們達成的手段就是用民主黨多數票讓這個政策能夠成爲現實。

建國國父們認爲,如果出現這樣一種情形,真的是變成一個團體大過另外一個團體,這個時候你會忘記事件的本身,你會忘記具體的事情應該怎麼去做,而你會跟黨保持一致,這樣你會忽略這個事情本身的優缺點了。

在沒有政黨爭執的情況下,人們就會把注意力關注在如何對美國好,如何對美國人民好。這個時候做出最好承諾的人當然就最容易得到最多的選票。而那個時候你可能又會認爲,那就吹大牛好了,吹大牛就能拿到選票選上議員嘛。但是不是的!在那個時候,整個的爭論都會圍繞着你的承諾是否現實、是否可能,就象現在有人說,全民健保,10年之內到底花多少錢呢?最後查出來說是34萬億美元。這麼大的一個數字,你會覺得,提出這麼一個健保的參議員簡直太不靠譜了,人就不相信,所以他也就不能騙人。

34萬億的健保是什麼意思?就是每個美國人每年要付1萬塊錢,那可不是每家美國人,是每個美國人!假如我有10個孩子,我得付10萬塊錢,再加上我跟我太太,12萬塊錢。那麼當你跟美國人民說,你每個人要付出1萬塊錢,才能讓全民所有的人包括沒有這個國家合法身份的人、非法移民等等,讓他們都有健保。那麼很多美國人就會說,這個根本不靠譜嘛。所以就不會支持提出這種政見的參議員。但是在今天,他說我是個民主黨人,這是我提出的政策,那麼就成了民主黨的政策了,這政策就變得容易被接受。所以披了黨的外衣之後,就變成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國父們的參議院設計中,這個參議院應該是無黨派的;其實當初的設計是由各州的議會選出參議員來,不是各州老百姓,而是各州議會選出兩名參議員,組成聯邦參議院。參議院有兩個工作要做:第一,他要照看他那個州的利益;第二他要照看美國的利益。因此應該是美國最好、最有經驗、最理智、成熟的政治人物才進入參議院,而在參議院裏,他們不應該是民主黨、共和黨人,他是聯邦黨人,他是反聯邦黨人等等,他們都是美國人。

如今,美國的政黨政治,已經把參議院給搞壞掉了,這跟他們把很多地方搞壞掉一樣。所以在國父們看來,政黨政治並不是好的東西。

如何保證參議員們是明智冷靜的,甚至是長者?

這是我特別喜歡憲法的演變過程的一個地方。建國國父們當初是被英王喬治欺負的,他們在這個過程中,他們跟英王喬治不一樣,他們認識到兩個東西:一個是人性;一個是政治權力會讓人腐敗。所以當一個人擁有政治權力,他就會欺負別人,這是一個在各個層面的人都會有的本性。所以他們就意識到,真正成熟的政治人物,他在有權力的同時,他也意識到他有一個神聖的職責。

所以這些參議員,他們應該是除了他們的州和美國之外,他們不應該對任何人效忠,或者對任何勢力和任何政黨效忠,他們的職責就不象在英國的議會裏,那些英國議會議員是由國王任命的,所以他當然會向國王效忠。上一層的人任命下一層的人,那下一層的人當然是對上一層的人效忠,這個是國父不想要的。所以美國的參議員他們最好應該是獨立的,他們不受任何一個政黨的束縛。

參議員當初是由州的議會所選出來的。爲什麼由州的議會選出來呢?大家知道州議會也是由議員組成的,這些議員都是向人民做出承諾,經歷了選民的檢驗,最後才進入州議會的。他們自己就是同樣的機制,他們在州的這個層面也是一羣理智的人,沒有衝動的人,比較成熟的人,由這些人中再選出兩個代表,這樣的人就更加理智、成熟和睿智,由他們來擔任參議員。

所以這種設計就是,從一羣聰明、理性、有經驗的人中選出更加有經驗的人,這樣來做選拔。最後就是這種選拔出來的冷靜、聰明、最有經驗的人坐在政府的頂端——參議院。所以這些人,他們的工作就是就事論事,而不是跟黨派站隊。

如今美國的參議員們是否明白國父設計參議院的設想?

沒有,他們不知道。今天美國參議員是由各州數選票選出來的,所以他們追求的就是政治權力,他們跟州議會是沒有關係的。他們認爲他們是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所以他們只有對人民負責。所以在他們看來,他們自己跟美國的衆議員沒有區別,是一回事。但是當初國父們的設計不是的,參議員們要對州議會負責,對州的事務負責。

今天的參議員還常常跟州議會吵架,他會說你憑什麼要影響我,我是老百姓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我跟你沒有關聯。所以這都是後來產生的問題,導致今天的美國參議員已經失去了當初國父想賦予他們的那個意義了。

這都是由於憲法第17修正案造成的。在憲法第17修正案之前,參議員是由州議會選出來的,州議會也能把他罷免掉,把他撤掉。今天都沒有了,就是因爲憲法第17修正案的關係。

國父們當初對美國參議院的設計已被破壞掉

十幾年前我曾經問過我們州的參議員說,你們覺得這個憲法第17修正案如何?他們說,現在沒人關心這個問題。所以他們已經把這個事給忘了。參議員在聯邦層面,他也就是關心他的選民的動作,所以選民的情緒全都會影響到他,所以參議院現在和衆議院一樣了,一樣被情緒所驅動的。他們完全失去了當初國父設計出來的他們這種冷靜考慮長遠等等這些方面的職責。

如果我們有這麼一羣政治人物,他的工作就是長遠的考慮,那麼很多美國的錯誤的事情都不會做。比如說,大型的福利政策等等之類的,他們都會仔細考量之後都會否決掉的。因爲大型的福利政策誰出錢呢?不就是交稅嘛,不就是老百姓的稅嘛,你得長稅啊,他們就可能會把它擋下來。但是現在只對老百姓負責,老百姓的選票決定他能不能當上這個參議員,他們就會迎合這種政治的壓力,或者政治的一個訴求,而忽略真正的原則和長遠的考量。所以我對這事真的是很生氣。

爲什麼由州議會選出參議員,比由老百姓票選出參議員會更好?

這是個很值得思考、很好的問題。如果是老百姓一票一票選出來的時候,你去看一個政治人物是怎麼選上議員的?承諾啊。你只要選我,你什麼都有了,每家都有輛車,每人口袋裏都有個手機,每個鍋裏都有隻雞…… 總而言之,靠承諾去忽悠老百姓。老百姓相信你了,你的選票就多,你不就當上了嗎?

但是,如果州議會來選的話,因爲州議會這些人本身都是政治人物,所以他每天要處理很多很多的事情,他是懂這些事的,他懂哪些事行,哪些事不行,他們面臨的就是尋找答案,他要尋找,他手邊的這些問題,他得解決。所以哪個人如果能夠提出很好的解決問題的方法,他們就會服氣,他們就會選他去聯邦參議院。這就是區別。如果由州議會來選參議員的話,他們會知道要選出那種真正能夠解決問題的人。那麼象這樣的人,他必須懂經濟、懂政治、懂這個州,他得實實在在地懂。

但是由老百姓去選的話,你想想看,一般的老百姓他是非常非常脆弱,很容易被騙的,他一聽全民健保,那很好啊,聽上去挺不錯的,這樣做才公平啊,那樣做纔好啊。他的票就投下去了。所以一般的老百姓、普通人,他沒有那麼多判斷,他不具備挑選優秀政治人物的資質。比如說,這個全民健保。大家一聽全民健保那多好啊,人人都有健保啊。可是你如果找一羣議員他們來衡量一下這件事,他們就會問,錢從哪來?他就會算錢從哪來,冷靜考量之後,就會知道錢太貴了,他就不會幹這個事。

所以成熟的政治家,需要一些受到良好教育的人,他們來選舉,由議員來選議員的話,這樣就會有一個非常好的基礎。比如說,現在有這樣的議員,民主黨的議員提出來說,我們要搞全民健保,很多象當初社會主義的政策,很多自由派的人,老百姓就會嚷嚷很好啊,對啊,是應該這樣啊。但是你要真的問這些受過教育、懂得美國政治的美國國會的參議員和衆議員,他們都會搖頭,說這個早就試過了,蘇聯也試過了,共產黨中國也試過了,獨裁國家都試過了,它就是不行嘛。他們是懂的。

所以由州議會議員來選參議員,那意思就是由聰明人選聰明人。你如果把它變了,變成老百姓選參議員的話,那就變成一人一票了,誰承諾得多他就容易當上參議員。所以當初國父對參議院的設計,其實已經被弄黃掉了。

(待續,敬請關注)

締造美國的故事(31): 憲法設計的彈劾vs對川普總統的彈劾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