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狀元公講出當年與寡婦私通的親身經歷(示意圖:希望之聲合成)
狀元公講出當年與寡婦私通的親身經歷(示意圖:希望之聲合成)

與寡婦私通神明記錄在案 從此修善德晉爵破奇案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7日】(編輯:吳永健)敬若神明,這句成語出自左丘明《左傳·襄公十四年》:“民率其君,愛之如父母,仰之如日月,敬之如神明,畏之如雷霆。”

古代人是相信有神靈的,懂得“不可失節、不可犯淫”的道理。然而,孤男寡女,猶如干柴烈火,竟然胡思亂想,動起歪念頭。

這不是在講笑話,而是一位狀元公講出的自己親身經歷的故事。

當年還是科舉考試的應試人的他,住進一家老闆娘是年青寡婦的客棧,兩人天天對望,眉目傳情。最終發展到互相敲對方的門,兩個人一個在門裏,一個在門外,想幹壞事又沒膽兒,在那裏猶猶豫豫。

就在這當口,聽到空中有聲音說話了:“你們兩個王八蛋要幹又不幹,把我的功過簿畫得稀巴爛!”

說完就甩下一個東西來。他們兩個聽到這些話嚇得發抖,趕快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本“功過簿”,上面有他們的名字。

他手裏拿的原來是一本“功過簿”(網絡)
他手裏拿的原來是一本“功過簿”(網絡)

這兩個人一看,嚇的臉色發青,趕快各自回房,從此斷了淫念。

有關“神目如電” 這個話題,下面這個故事也有與寡婦私通的一幕,值得我們深思和吸取教訓。人們常說,人的一生功名利祿,皆已天定,那麼這“命中註定”是否會變動呢?又會是什麼原因讓“它”發生改變的呢?

清代著名文學家、詩人袁枚在《新齊諧》一書中,寫有《山東林秀才》一文。講述了一段秀才與冤魂間的故事,或許可以提供解答……

山東有一位秀才,名叫林長康。四十歲了,還沒有考得功名,有些灰心,想從此改行。

一天,忽然聽到身邊有聲音說:“切莫灰心!”

林秀才環顧四周,沒見到人。便問:“講話的是誰?”對方答道:“我是鬼。我守護、跟隨你,已經數年了。”

聽畢,林秀才驚訝不已,定了定神,說:“我想看到你。”對方說:“你一定要見我,請不要害怕才行。”林秀才答應了。

那鬼便跪到他面前,臉上掛着血痕,說:“我原是藍城一個賣布的人,被掖縣張某人所謀害。我的屍體,被他壓在東城門裏石磨盤的下面。您將來會當掖縣的縣令。所以,我經常跟隨、守護在您身邊。到時候,請您替我伸冤。”接着還講,“您在某年會考取舉人,某年會考取進士。”說完之後,就不見了。

林秀才果然如期考取了舉人。但後來,並未如期考中進士。

“那鬼說我某年會考取進士,還真是預報錯了啊!”林秀才抱怨說道。

忽然間,出現那鬼的聲音,“是因爲您的德行有虧損,不要怨我預報錯了。

你與某寡婦私通,幸未成胎。(希望之聲合成)
你與某寡婦私通,幸未成胎。(示意圖:希望之聲合成)

您於某年某月某日,與某寡婦私通,幸未成胎,無人知道。但你的惡業,已被陰司記錄在案。由於這一罪業,罰你推遲兩輪科,才能考取。你應立即修身進德,改過遷善纔好。”

林秀才聽了這番話,嚇出一身冷汗。心想,自己的隱私,那麼悄密,都瞞不過天地鬼神,從此再不可心存僥倖,任意胡爲了。

於是,林秀才日後謹言慎行,進德修善,時時處處,約束自己。果然隔了兩科以後,考取進士,並且授官於掖縣。

他上任後,很快便進城查找那個磨房,揭開石磨,在下面果然挖出屍體。便下令抓來張某審訊,張某盡吐殺人實情。林縣令隨即將他繩之以法。替被害者雪了多年的冤情。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