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部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惡行及其2019年近況(網絡照片/SOH合成)
部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惡行及其2019年近況(網絡照片/SOH合成)

害人害己 部分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惡行及2019年近況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6日】(本台記者李靜蘭綜合報導)2019年明慧網曝光出衆多參與迫害法輪功惡人惡行,這些人積極執行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政策,不聽法輪功學員一再良言相勸,更不相信什麼“善惡有報”、“害人害己”的古訓,下面是部分案例。

一、公安系統

例1. 福建寧德蕉城公安局副局長楊春

福建寧德蕉城公安局副局長楊春
福建寧德蕉城公安局副局長楊春(網絡圖片)

楊春,在公安系統工作了二十八年,在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年裏,楊春全程參與了迫害法輪功,揹負着迫害法輪功的“政績”,從一個小小的派出所所長躥升至公安分局副局長。

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消息;據福建省寧德市公安局微博消息,二十三日凌晨,寧德市公安局蕉城分局黨委委員、副局長楊春在單位值班時突發心梗死亡,終年49歲。

例2. 湖北省應城市國保大隊隊長聶麼山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的九年多時間裏,聶麼山一直任湖北省應城市公安局國保大隊(以前稱政保科)隊長,一直在一線親自指揮、操縱迫害法輪功,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執行迫害政策,操控各派出所、企事業單位、社區等參與迫害法輪功

聶麼山對應城市法輪功學員大肆綁架、抄家、拘留、勞教、判刑、酷刑、致死、致殘、洗腦、騷擾、勒索、開除公職、剋扣工資或退休金等,在迫害法輪功上可謂窮兇極惡、不擇手段、罪惡累累。聶麼山任職國保大隊隊長的九年多時間,應城市成爲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聶麼山患喉癌死亡,時年六十歲。

例3. 四川巴中市公安局江北經濟開發區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江平

四川巴中市公安局江北經濟開發區分局國保大隊警察江平,賣力執行中共江澤民團伙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政策,心甘情願充當打手,迫害當地法輪功學員數百次。

江平對勸告他不要作惡的法輪功學員說:“說老實話,你們法輪功的人癡迷神佛,一天活得心驚膽顫的,何必啊!我親手抓了你們那麼多人,我還是比你們活得自在。什麼善惡有報,你們報給我看看。”

二零一九年過年前夕,江平在與人閒談時突然倒地暴斃。

例4. 湖南岳陽市君山區國保大隊長姜仁武

湖南岳陽市君山區國保大隊長姜仁武,當君山區錢糧湖鎮派出所所長時,就一直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2000年10月,姜仁武親自參與綁架事件,十多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酷刑毒打等迫害,多人被非法判刑、勞教。

姜仁武很快就爬到了君山區公安分局國安大隊隊長的職位。2006年5月12日,姜仁武帶着一幫特警,私自打開法輪功學員彭曉輝、冷雪飛等租住的房間,強行把幾位法輪功學員拖下樓,綁架到君山公安局分局刑訊逼供,同時搶走他們的個人財產現金及電腦、打印機等設備。彭曉輝被遭酷刑毒打,不久被非法判刑7年, 冷雪飛被非法判刑4年。

姜仁武多次跟法輪功學員叫囂:“你們都說會遭報應,我怎麼沒遭報應?我纔不會倒陰溝。”他根本就不相信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與勸善是爲了他好。

二零一九年十月,姜仁武得癌症死亡。

二、政法委人員、“610”系統

例1. 陝西省政法委原副書記吳新成

陝西省政法委原副書記吳新成
陝西省政法委原副書記吳新成(網絡圖片)

在陝西官場浸淫多年的吳新成,積極追隨江澤民流氓集團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迫害陝西省法輪功學員,數百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判刑。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大陸消息,陝西省政法委原副書記、省委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吳新成,犯受賄罪(受賄近六千萬元人民幣)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

例2. 河南省襄城縣“610”頭目謝友倉

謝友倉,男,四十多歲,他多年來在襄城縣“610”這個崗位上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仇視法輪功,操控當地公檢法賣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幾日的半夜,河南省許昌市襄城縣“610”頭目謝友倉在睡夢中驚醒,慌忙對妻子說:他的脖子象是被人卡住一樣。他妻子是醫生,急忙對他實施搶救,但是沒用,一會兒功夫,謝友倉就死亡了。

例3. 黑龍江省湯原縣“610”主任祡臣

黑龍江省湯原縣“610”主任祡臣,六十一歲(大約在二零一七年擔任“610”主任),他在職期間,有十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最高刑期十年,還有八年、七年半不等。法輪功學員們幾次找到他給他講真相,可他不聽,一直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祡臣現在得腦出血,癱瘓在牀,不能自理。

三、檢察院、法院、司法系統

例1. 廣州監獄副監獄長葉運洪

廣州監獄副監獄長葉運洪
廣州監獄副監獄長葉運洪(網絡圖片)

葉運洪在各監獄任職期間追隨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爲了所謂的政績不惜出賣良知、殘害善良。尤其在任職四會監獄期間,葉運洪授意指使刑事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功學員設嚴管隊、獄中獄,將學員隔離關押,授意犯人肆意打罵,赤裸裸地實施暴力“轉化”。

葉運洪任職四會監獄副監獄長期間,推出“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就可以得到幾萬元的獎金的邪惡政策,對未轉化的學員加劇迫害,單獨關押學員實施嚴酷迫害。

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廣東省廣州監獄副監獄長葉運洪在清遠出差期間,因突發疾病,搶救無效死亡,終年五十一歲。據中共邪黨媒報道,葉運洪上任廣州監獄副監獄長僅僅三個月。

例2. 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檢察院副檢察長鄭冰

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檢察院副檢察長鄭冰
江蘇省淮安市淮陰區檢察院副檢察長鄭冰(網絡圖片)

鄭冰是江蘇省檢察院系統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他不聽法輪功學員的善意勸告,一意孤行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中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輪功以來,淮安市淮陰區檢察院與政法委、“610”辦公室、公安、司法、法院同流合污,助紂爲虐,共同製造冤假錯案,非法批捕、起訴法輪功學員,把轄區內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送入監獄,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造成了家破人亡的人間悲劇。

鄭冰二零一九年二月十日突發腦出血暈厥倒下,二月十五日經搶救無效死亡,終年49歲。死前10天,他還在《江蘇法制報》發表文章。

四、洗腦班

例1.河北深州市洗腦班頭子康丙超

康丙超在洗腦班行惡長達二十年之久,積極執行邪黨及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指令,謾罵、毆打折磨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強製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康丙超,男,五十五歲,生前系河北省深州市洗腦班(謊稱“法制教育中心”)校長,在遭受近一年的病痛折磨後於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喪命。

五、中共邪黨書記

例1. 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

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
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網絡圖片)

任學鋒曾任天津市副市長,在任職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執行迫害政策,協助時任市委書記的張高麗、孫春蘭、市長黃興國,對天津法輪功學員大開殺戒,操控政法系統綁架、誣判法輪功學員,爲積累政績、效忠中共,不惜泯滅良知,踏着法輪功的鮮血一路躥升至副部級要位。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官方稱,中共重慶市委副書記任學鋒“因病醫治無效”死亡,年五十四歲。又有重慶消息稱,任學鋒曾經墮樓,送醫院搶救,也有傳言任學鋒“自殺身亡”。

六、宣傳教育系統

例1. 合肥晚報總編輯楊傑

合肥晚報總編輯楊傑
合肥晚報總編輯楊傑(網絡圖片)

這些年《江淮晨報》、《合肥晚報》發表了大量的污衊法輪功的文章、圖片。《合肥晚報》巢湖晨刊就定期刊載有關污衊法輪功的宣傳內容,煽動仇恨。

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七日《合肥晚報》第14版刊文誣衊法輪功。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合肥晚報》要聞三版右上角有篇很短的所謂“新聞”(實際上是宣傳),題目是“我家拒絕×教”,說的是合肥市政法委“防範和處理×教辦公室”(即610辦公室)發起的洗腦活動。

楊傑作爲報社主要負責人,對這些顛倒黑白、煽動仇恨的報道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七日,合肥報業傳媒集團《合肥晚報》總編輯楊傑在合肥病死,終年四十一歲。

視頻:回顧習近平2014年講話:頭上三尺有神明,一定要有敬畏之心!

廣播  事實評論:中共惡徒持續遭報見證了什麼?

責任編輯:靳同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