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橫河評論】美中各自籤貿易協議的理由及展望 (音頻/視頻)

橫河評論
橫河評論 - 37 / 491

【橫河評論】美中各自籤貿易協議的理由及展望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6日】(主持人:楊光 / 嘉賓:橫河)

美國爲何簽署似乎並非原計畫的第一階段協議?川普總統爲何願意不對等的和劉鶴籤?庫什納萊特希澤爲什麼會成爲美方的兩大功臣。第一階段協議的可行性及是否會有第二階段協議。

 

主持人:聽衆朋友好,歡迎您收聽《橫河評論》,我是楊光。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中美雙方1月15日簽署了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簽字儀式上美國方面出動了從總統到州長到大公司總裁等52個人的龐大團隊來見證這一高光時刻。川普光是介紹出席人員、感謝談判團隊就花了將近1個小時,可見他對這個協議的重視程度。

媒體評論這個協議是劃時代的歷史性協議,自然各方面的評論和分析都不會少。大家都有涉及的方面,比如貿易協議的內容,到底誰讓了什麼步、有沒有可能執行等等這些問題,我們今天就不討論了,我們今天重點來談一談達成這個協議的兩個內幕,以及由這個協議延伸出來的一些問題。

橫河先生,我們先來看一下這次貿易協議的簽訂挺有意思的是在川普和劉鶴之間簽署,按理說按劉鶴的等級,美國方面應該是萊特希澤來簽字是比較對等,您覺得川普這麼非常規的做法,它有什麼特別的涵義嗎?

橫河:對,這個確實是非常反常的做法,畢竟至少差了兩級。但是這不僅是說川普的做法是不常規的,這是兩方面的。因爲按說起來的話,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文件。而且大家知道雙方拍板的、定方向的分別是美國的川普總統和中國的習近平,他們兩個甚至爲這個利用G20的峯會,分別在阿根廷和日本直接見面談,那兩次談的都是貿易問題,當然當中還有一些電話聯繫。而中方只派劉鶴一個副總理來,所以我覺得是中方首先把這個簽字儀式降級,是中方降的級。

川普爲什麼願意不對等的去籤呢?我想他是肯定不願意把這次貿易協議的簽署降到中國副總理的級別的,因爲這是川普執政以來達到的最主要的成果之一,他想達到兩個目的,第一個目的,他本人對美中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負責,他認爲這是以成就爲主,當然大部分人也認爲這是成績。

第二個,他是明確這個協議是在國家最高層面,不是在某個掌管貿易的政府部門層面,如果他派萊特希澤去籤,那麼這個整體就低了;現在他以總統身分出現,就是說這個還是在國家政府的最高層面,這也就是爲什麼他邀請這麼多重量級的客人,包括他的政府班子,包括談判團隊,包括幾十個州長、參衆議院,另外還有大公司的總裁,那都是頂級的跨國公司,作爲見證人來參加這個簽字儀式。我覺得主要是爲這些。

主持人:我們知道在這個簽約的前夕,美國媒體披露出來這次協議能夠最後達成的背後兩大功臣,也就是兩個內幕吧,一個是川普的女婿庫什納,當時在11月份將近感恩節的時候,雙方談判陷入了僵局,中共的駐美領事崔天凱就去找庫什納,要他轉達北京方面的要求,就是要求美國必須把增加的關稅全部撤銷。

庫什納一句話讓北京死了心,他說現在是要做決定的時候了,不簽約,12月15日就會有更多的新關稅就會加上去;你要想想,在這種情況下北京會發生什麼?所以這個消息送到北京,中共就鬆口了。那您覺得不簽約,北京會發生什麼呢?

橫河:在這個之前,其實北京是在拼經濟耐受度。但是經濟耐受的程度,兩個國家所面臨的是不一樣的。相對於中國而言,川普所面對的壓力主要是政治上的,而不是經濟上的,當然我們知道農產品的壓力很大,但是從全局來看的話,美國的經濟確實是空前的好;而中國的經濟已經很難堅持下去了。

當然我們知道不是貿易戰一個因素,它自己有內在的因素,但貿易戰確實給了雪上加霜的作用。中共高層很清楚中國現在的經濟狀況,他比很多普通人知道的要清楚的多,所以他才把撤銷關稅作爲談判的前提,就是說這個關稅對北京的壓力非常大的。如果12月15日新關稅加上去了,也許中國的經濟又會達到一個轉折點,這是一個下行的轉折點,已經在下行了,如果再轉折一下那就更快了。所以他們是不希望12月15日新關稅加上去,不要說撤銷關稅了。

另外一方面,我覺得中共一直駕輕就熟的不是面對面的談判本身,而是在檯面底下、在背後拉關係做小動作;它不習慣、它也不願意把一切過程都公開,它找了各種關係,這麼多年一直在找關係。

庫什納是他們能找到的最接近川普的關係了。所以當庫什納這麼一說以後,它其實沒有選擇了,因爲它最擅長的就是拉關係,拉關係就是要知道真實的信息,所以它只能選擇認爲庫什納講的就是真實的。事實上庫什納講的也是真實的,它就只能選擇按照這個來做,要不然它拉關係幹什麼?它拉關係就是爲了知道一個真實的消息;現在真實消息告訴你了,就這樣,那它就只能按照這個來調整它的策略。這就是中共的思維方式,也是它的工作方式。再說中共也沒有別的選擇,只能選擇這麼走。

主持人:第二個功臣就是美方的談判主將特萊希澤,他本來是強硬派,但是在去年8月份,川普本來是要對2,500億美元商品關稅從25%調到50%的時候,他倒一下子溫合起來了,他勸川普說就增加5%意思一下就行了。而且他本來是想籤一次性的一個全面協議的方針,就變成兩步驟,所以纔有了今天我們看到的第一階段的協議。您怎麼評價萊特希澤的策略呢?

橫河:首先,我想說萊特希澤是談判團隊當中最瞭解中共的幾個人之一,其實談判團隊當中有所謂比較溫和的、也有比較強硬的,萊特西澤是屬於比較強硬的,他的強硬是因爲他瞭解中共。

回顧一下,我一直認爲原來的一籃子協議是不可能完成的,中共絕不會同意最核心的結構性改革的,因爲那是中共統治的基礎。貿易談判談不成,中共還有可能生存下去;關鍵的結構性改革一改,中國會好起來,但中共自己就沒了!所以它不會同意的。

這樣在幾輪談判和反覆以後,我覺得萊特希澤肯定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就像《華爾街日報》說的,如果達不成偉大的協議,那就爭取最好的協議。所以作爲萊特希澤來說的話,他可能就是要爭取最好的協議了。

另外,談判本身這個目標就是要達成一個協議,如果不能達成協議,爲什麼要談判?那就不用談判了,那就一刀兩斷,但是顯然不可能實現。談判就要討價還價,如果任何一方的條件是不容談判的話,那就不需要談判了。

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知道關稅和制裁的目的是讓中共遵守國際規則,就是兌現自己在加入世貿的時候所做的承諾,當然有些調整,那是十幾年過去了,將近20年過去了,當然要調整,他並不是要打垮中共,更不是要消滅中共。

所以說在這個大目標以下,應該是萊特希澤看到了他能達到什麼程度的協議,而在這種情況下,選擇了最好的方案,就他認爲能夠達到的最好的方案。這不一定是美中關係大局當中的最好方案,我們知道有很多人反對這個方案,甚至有很多人根本就反對籤協議,但是應該是解決中共對美國不公平貿易的最好的協議了。至於協議能不能執行,我覺得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主持人:照您這麼說來,您覺得第二階段協議還有可能達成嗎?

橫河:我認爲短期不會有第二階段協議,就是有第二階段協議也不像現在所說的那樣。因爲第一,現在談第二階段協議太早,美方不止一個代表已經表示現在主要是觀察第一階段的協議的貫徹情況。因爲這是美國和中共的第一個貿易協議,在這之前都是多邊協議,沒有這個雙邊協議的。中共如何執行這個協議?美方心裏完全沒有數;而且中共之前也沒有遵守國際協議的先例,所以觀察是目前美國採取的一個態度。

第二個就是最主要的結構性的改革,就包括什麼國企補貼,還有對2025計劃的這些尖端科學的補貼,還有網絡盜竊這些,都放到第二階段去了,也就是說中共不能退讓的那些部分是在第二階段。正因爲美國對這部分不抱指望了纔有了分階段協議,所以我認爲第一階段協議能實施就已經是不得了的成功了,對於美國來說。美國可能之所以願意籤第一階段,就是對第二階段的那些內容不抱希望了。所以我覺得第二階段協議不可能很快達成,達成也不可能是這個內容。

主持人:您剛纔談到這個協議能不能執行,因爲這個協議中,中方同意採購的規模大到外界幾乎是認爲很難做到的,但是我們看劉鶴當時的講話,還有習近平給川普寫了一封信,也是當場宣讀了,從那封信的口氣來看,中國是不太敢不照單執行的,畢竟違約就會有代價,而且這個代價可能目前是他們無法承受的。那麼如果真的按照這種採購規模來採購美國產品,會如何影響到中共和其他國家的關係呢?

橫河:這確實是一個問題,就以農產品爲例,一個是美國怎麼能夠提供這麼多的農業產品?另外一個是中國怎麼能夠消化這麼多的農產品?中國農產品的消耗量它不會突然暴增,特別是在非洲豬瘟的情況下。當然,豬肉可能會進口增加,但是大豆作爲豬飼料的需求也會減少,而不是增加。

所以我覺得這裏面可能有幾個因素是我們需要考慮的,第一個就是很多人說的,就是把原來從其他國家進口的轉一部分從美國進口,減少其他國家的進口。有這個可能性,因爲這兩年中共就是這麼做的,只不過是反方向的,就是把原來從美國進口的轉而從其他國家進口,你像大豆就轉而從巴西、阿根廷進口。

但是如果說現在要訂美國的,把別人的轉回來,這個數量我覺得不會太大,因爲馬上就會影響中共和那些國家的關係。而中共的國際關係是純利益的,就是說它是純物質的,沒有價值觀的基礎,因此如果減少了給那些國家的所謂好處的話,那麼就會影響和那些國家的關係,因爲它主要是靠錢來維持這些關係的,所以我覺得這部分可能不會很大。

第二個就是,也有人提到就是中國降低這些產品的關稅,因爲我們知道這一次第一階段協議沒有談到全面降低關稅的問題,也就是說讓美國產品公平的進入中國市場,就有可能擴大美國農產品對中國的出口。這就說明什麼呢?說明中國市場的需求還是有的,只是人爲的關稅導致價格過高。

如果能夠降低關稅讓美國產品進去的話呢,它倒是迫使中共做了一些協議上沒有的改變,而且這個改變是有利於最終的用戶,就是使用這些農產品的這些,不是說消費者,就是那些用戶包括進口商和分配,最終會有利於消費者。但是會有一些本來在中間通過高關稅和非關稅壁壘受益的那些利益集團的利益會受到損失而設置障礙。所以這個是有這個可能性,但在多大程度上可以做到。不過我相信在美中談判當中,這些問題都已經反覆推敲過了,應該是雙方都覺得比較實際有可能實現的纔會寫入協議,不大會是完全憑空的許諾。

我看了一些對美國農民的採訪,他們其實對這個擴大種植信心並不大,就是說如果要增加這麼多農產品,他們要擴大種植信心不大。因爲中共那邊不是以市場爲需求來訂單的,而是從政治角度,所以說他們如果盲目的擴大種植的話,那很可能成爲進一步貿易戰的靶子或者是犧牲品,畢竟這種承諾它是屬於行政命令的,並不是真正的按市場需求的。

美國農民最希望的是完全根據市場的需要來進行生產。但是這一來的話就涉及到中國的結構性改革了,恰恰是這次協議沒有談到的難題。但是如果這個問題不解決的話,就嚴格的說,這是中共的問題了,而不是貿易的問題了,而中共的問題不解決的話,美國農民以出口導向的農產品就會一直面臨這種不確定性。

這裏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條約的購買數額是兩年內,這兩年它並不是平均分配的,還以農產品爲例,它是兩年另外在現有的基礎上增加320億美元的農產品,那第一年的是125億美元,佔40%。

那這一來的話,我覺得中共也許還有一個拖延的僥倖心理,因爲今年就是美國的大選年了,它最多就是完成這一年,也許到了大選開始以後呢,美國政府至少川普總統本人可能就顧不上了,它可能指望這個,甚至是不是指望就大選以後換一個總統。所以對於中共來說,這有個拖的問題在。

主持人:其實在這個合同裏面,就協議裏面,它規定的這個採購方面農業是一部分,其實更大宗的是能源方面,包括就是說後面兩年中方應該向美國購買能源的額度是524億美元,包括天然氣、石油和煤炭。在以前在我們的印象中,美國的石油是需要進口的,那現在怎麼就變成了出口國了呢?

橫河:首先,美國一直是能源生產大國,只是由於美國是世界上能源消耗最大的國家,所以它一直需要進口。你記得前一個世紀的時候,德州不是就是石油熱嗎?就跟在加州的淘金熱是一樣的。最近這些年美國發展了一種叫做壓裂技術,但是這個技術不是特別新,很多年以前就有了,但是最近應用得很多,石油產量大增。

到了2019年9月份的時候,就9月份那個單月美國已經成爲了石油淨出口國,就是它那個月的出口超過進口了,在這之前其實還有過單週淨出口。其實美國還是要進口中東和其他地區石油的,只是說出口和進口抵消以後變成出口了。當然這方面呢,就是壓裂技術採油的前景還不是很明朗,但是這個協議,兩年,還是足以向中國出口的。

對中國而言的話,它原來要進口不少伊朗的石油,但是現在美國不是加緊制裁嗎?就是不讓大家從伊朗進口石油了,那麼也許中國從伊朗進口石油會更加困難。但是轉向美國,它是不是能夠達到五百多億美元?還是很難說的。所以這部分,當然從煤礦來說的話,美國煤礦也是有很多的,不知道在多大程度上中國會進口美國的媒,這個還是不清楚,但這個數量確實是很大的。

主持人:還有一項就是說美國要求中國從美國購買稀土,那我們知道美國是有稀土礦,也正在恢復生產供給美國的企業。但是中國它也有稀土資源,那爲什麼美國要讓中國來買稀土呢?

橫河:這個具體怎麼樣,爲什麼要買稀土不是很清楚。但我們知道有兩個可能的原因,首先就是中國現在稀土是佔世界供應量最大的,90%可能是中國的,但是我們知道中國原來就在買美國的稀土,可能是因爲某些稀土中國沒有而美國有,就是互補的這種。

第二個可能性就是,美國已經在發展新的就是相對污染比較少的稀土提煉技術。但是因爲美國自己的製造業已經不多了,美國其實真正進口來的除了國防工業以外,其它的工業使用量估計不是太大。即使製造業這兩年有所迴流,但是估計這個民用製造業稀土的需求量不會太大的。

如果單純爲了美國的軍事需要的話,那它的產量不會很高;只要產量不高,成本就高,價格就下不來。所以他可能需要美國在開發自己的稀土供應的情況下,他需要有足夠的市場來支撐,來分攤他的科研和開發成本。也許就是這個才把它訂在協議裏面,就是說在這段時間美國開發的過程之中,它需要一定的市場來支撐,可能這是原因之一。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原本北京是要求美方不得公佈協議內容,當然了,這個不符合美國的做事風格,所以現在協議的文本還是公開了。那我們仔細的看了看裏面的內容,像知識產權的保護、金融行業的開放、藥物的審批等等,都是非常的合理,而且是對中國企業有利的,完全沒有之前很多人擔心的什麼賣國條款,那我相信中國民衆也很快的會感受到協議給大家帶來的好處。但是奇怪的就是,這樣一個協議,北京爲什麼要害怕公開呢?

橫河:兩個,一個是面子;還有一個是中共長期的反美反帝宣傳把自己給套住了。就這個面子的話,因爲中共在這之前口氣非常強硬,強硬到什麼呢?好像讓一點點步都是不能允許的事情。但事實上這種互利,就是貿易協定很多情況下都是互利的。在目前這個貿易協定情況下,實際上都是兌現中共自己以前承諾了但是沒有實行的東西。

其實在歷史上,中共的宣傳很多就是屬於這種類型的,就是有些美國的政策,它是有利於中國的,但是在中共的宣傳當中就變成了侵略行爲。你像衆所周知的所謂「門戶開放」政策,它是在八國聯軍進入北京之前,美國提出來被其他七個國家接受的,它這事實上就是防止了中國被列強瓜分。但是在中共的宣傳下,大家都認爲門戶開放是對中國不利的。就在中共的宣傳下,這種政策都是非黑即白的。

尤其這些年中共的意識形態崩潰以後,它用民族主義來代替,極端民族主義來代替,就把一些正常的國際關係就說成是外國敵對勢力的陰謀,尤其這種宣傳針對美國的特別多。而且它爲了證明自己政權的合法性,長期以來大肆宣傳歷史上的不平等條約,而暗示好像是因爲中共才改變了這種情況。

當然,我們知道絕大多數不平等條約都是在中華民國時期被廢除的,但中共從來不提,它就造成了一種誤解,就是以爲任何條約都是不平等條約的重現,所以說它就把自己給套住了。雖然說這不是不平等條約,但是中共就怕人們認爲這是不平等的。

另外,這幾年國際社會對中共加入世貿以後不兌現它的承諾很不滿,這個事實也被中共歪曲了,好像是被強權壓制,這就造成了這些對中國的消費者、民營企業和經濟發展有利的條約和條款,在中共長期的定義下面變成了好像屬於賣國條約了,那實際上並不是。

現在中共等於要來一個急轉彎,但是卻轉不過來了,使人感覺好像就是說,這個條約沒有什麼問題,爲什麼不敢公開呢?中共實際上是怕面子過不去。當然也不排除黨內高層對這個美中貿易談判和協議有人有不滿情緒,會借題發揮,或者是藉機發泄一下,不排除有這種可能性。

主持人:您剛纔說中共轉不過來彎,我們從國內接到的最新消息是說,那些職業的網絡評論員已經接到通知要停止仇美宣傳,就是說它不得不轉這個彎,那中美協議就要按照雙贏來定調。其實這個協議我們剛纔也分析了,它的確是對中國人民和美國來說真的是雙贏,只是中共這麼顛來倒去的,來回變換說法,不知道這個民衆怎麼看。

您看伊朗因爲這次誤擊了民航的飛機,從死不認帳到被迫認錯,現在就是徹底喪失了民衆的信任,都快變天了,變天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橫河:其實中共如果在2001年加入世貿以後就能夠按照這個承諾去做的話,也許中國的經濟發展速度和科技發展速度沒有那麼快,但是要穩健和健康的多,這個後來導致走入死衚衕的所謂「中國模式」也不會出現,也不至於到了最近這些年問題矛盾總爆發,也不至於遭致美國的貿易反擊。但是因爲中共的權貴集團和它70年不變的以美國爲敵的政策,中共不會那樣做,就是說它不會去兌現當時的承諾,現在是被逼了。

至於說中共的宣傳顛三倒四,那倒是一貫如此,沒有人會奇怪的。倒是每一次它這麼翻一下,能夠有機會使一部分人認清中共的本質,從而拋棄中共。文革是這樣,六四是這樣,鎮壓法輪功也是這樣,今天還是這樣,就是說它自己把自己的真面目給暴露出來了。當然有人會裝睡,那是沒有辦法的。

妳剛纔講到伊朗的事情,中共剛剛和俄國、伊朗進行了聯合軍演,有人甚至說他們要結成中俄伊朝新軸心國,但沒想到民衆起來了,就是說中共那些算盤打得再好,最後可能都是搬起石頭打自己的腳。

中共還有一個沒想到的,就是在美中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前夕,美國、歐盟和日本在華盛頓舉行了一個三邊會談,發表了一個聯合聲明,同意在世貿組織的框架下,強化有關工業補貼領域的國際規則。

法新社就說,雖然沒有點名中國,但是顯然是針對中國的,就是要促使中國移除貿易障礙。也就是說美國不僅僅是在雙邊貿易協定方面,而且由於共同的利益,就是說在市場准入、工業補貼等等領域,歐盟和日本都是中共這種政策的受害者。所以說還會有其它各個方面的領域的,不僅雙邊,就是多邊的,對中共會施加更大的壓力,來迫使中共兌現它自己以前做的承諾,來遵守國際規則。

主持人:那麼如果有這樣的一個聯合聲明,或者說這個局勢慢慢這樣往這邊發展的話,您前面講的第二階段,恐怕到時候中共也還是不得不籤的。好,那這次節目時間已經到了,我們感謝您的收聽,下次節目時間再見。

橫河:好,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