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2020年1月15日,美国总统川普及中共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为持续近两年的中美贸易战暂时划下句点。(白宫Flicker)
2020年1月15日,美国总统川普及中共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定,为持续近两年的中美贸易战暂时划下句点。(白宫Flicker)

中美签初级协议 习近平和川普各打什么算盘?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7日】(本台记者宋月综合报导)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15日签署后,中方称双方达到“双赢”,而美国总统川普说,“我们现在处于第二阶段开始的有利位置”。从表面看,北京让步要大得多,被骂“跪签”、“丧权辱国”;美方也没能一举拿下城池,还留了一些“硬骨头”有待第二阶段再来啃,那么为什么习近平和川普还一定要先签订这个第一阶段的协议呢?

习近平的算计

安德思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陆修泉(Brock Silvers)表示,中美贸易战初期,北京方面很乐意通过购买更多的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减少甚至消除与美国的贸易顺差,但谈判迟迟无法推进,因为美国川普政府坚持要求中国的经济模式发生结构性变化,而这将动摇中共统治的基础。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去年五月中美几乎要达成协议了,习近平却在最后关头悔棋,招来贸易战升级,中国经济遭到重创,世界工厂轰塌,失业率飙升。而这次协议,中方承诺增购两千亿美元美国产品,美国继续维持对36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的关税。中国让步的领域还包括: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结束强制技术转让,以及开放金融服务业等。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发动贸易战,就是以加征关税为手段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促使中国在相关方面做出改变。如果中国拒绝任何改变,美国就输了。如果中国做出了改变,美国就可以说是赢了。中国小改,美国小赢,中国大改,美国大赢”。

但是北京目前暂时保住了经济结构性的问题没有动。

《华尔街日报》披露,去年12月,参与美方谈判的川普女婿库什纳提醒前来摸底的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不要胶着于关税问题,因为如果达不成协议的话,川普就会在12月15日下令对另外156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加征新关税。《法广》分析,这次行程中方清楚了只要不把减免关税作为先决条件,川普暂时不会强逼中方取消补贴和改革国有企业,虽然是城下之盟,但让中方争取到了时间。

分析说,北京当局的算盘大约就是:出点血,多买点美国货,但是不要动摇我的权力基础。另外一方面,川普有选举考虑,习近平没有这种担忧,习可当终身主席,往后拖,以时间换空间,这从中共官方报导中可见一斑。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签署后,官媒对于川普说的立即开启第二阶段谈判,只字不提。

外界因此预料,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谈判本已漫长难产,第二阶段贸易协议料将同样坎坷且前景难料。

川普的布局

本次协议是第一阶段协议,涉及产业补贴、国有企业、网络盗窃等中共结构性问题留待第二阶段解决。

时事评论员横河对《新唐人》表示,“最初美国提出来的条件,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要进行结构性改革、国企补贴啊这些东西;现在是放在第二阶段,问题就在于这部分。这个结构性改革,其实是牵涉到中国社会制度的问题,和中共统治权的问题,所以说美国让步,是从自己原来的计划让步,并没有从真正和中国谈判的地方让步。”

《法广》分析说,签订第一阶段协议,美中双方都有短期性的考虑,川普要度过选举关,让他的基本盘平稳;习近平不能再承受川普加税,中国的经济寒冬不能再持续下去,还有棘手的香港问题,这也是近日中共高层会议上说要“稳定外部环境”的意思。由于这一短期性的考虑,川普把当初要求中国进行的一些关键性改革,诸如网络盗窃、政府补贴、国企改革等敏感问题放到第二阶段去谈,在第一阶段协议里,先解决知识产权与技术转移等问题。川普这样做,是要等到2020总统大选结束,再腾出手来与中方解决更复杂的问题。

这次中方同意爆买美国农产品和能源产品,曾在贸易战中损失的农业州和能源州因此受益,如阿肯色州、蒙大拿州、爱荷华州、堪萨斯州、北卡罗来纳州、北达科他州、得克萨斯州等,这些也是2016年川普赢得大选的主要票仓。显而易见,先达成初级协议,对于川普争取连任非常有利。

同时,为了确保中方履行第一阶段协议,保证第二阶段的谈判得以施行,川普保留了对中关税,直到第二阶段协议达成才会撤销。川普明说,这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

社会经济学者程晓农博士程晓农:“我想川普现在虽然开始接触,接下来他准备更认真的是,等他大选结束后如果他连任,那么他就进一步具体讨论这个事儿。实际上这话的意思是,我这边坐稳了,咱们好好说都说了,到时候你(中共)别给我打马虎眼儿,别绕了!没得绕了。”

就在美中第一阶段协议签署的同一天,《路透》披露,美国政府即将发布法规,最大可能阻止外国产品输出给中国华为公司,华为将面临美国最大限度的制裁;近期美国内政部打算永久停用1000架中国制无人机的消息也屡屡传出。

总体经济学家吴嘉隆认为,在第二阶段,美方希望达成的效果是科技战与金融战,这才是美方真正具有优势的领域,中方完全不是对手。估计美方将会在这两个领域加压力,以便推动中国的结构性改变,移除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也是贸易谈判的核心内容。

吴嘉隆还预测,接下来美方希望达成的效果是针对不公平贸易行为背后的中共体制,包括:权贵集团的既得利益与种种监控审批。美方已经清楚看到,只要中共的这一套权钱交易体制还在,不公平贸易行为就不可能得到真正的改变。所以问题的根本解决,就是要动到中共的经济体制。因此初步贸易协议的签署并不等于贸易战休兵,关税仍然持续,接下来才真的是一场硬仗。

协议对中国人民有好处

专家们认为,长期以来中共的贸易政策对美国不公平,而本次协议旨在恢复公平,同时对中美民间都有好处。

美国南开卡莱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终身教授谢田说,“对美国开放市场会带给中国老百姓更好的产品和服务,遏制那些骄横跋扈的(中共)官商垄断,而带来真正的竞争和真正的服务,对中国人民有好处。但对中共(特权阶层)来说,它赚钱的机会就少的多。”

原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迫使中国结构性改革对中国人民有好处。比如国有企业有免费的土地,有大量贷款,民营企业是没有的,这些事不平等,美国推着中国政府改革国有企业,不要让他有那么多特权,难道不是对中国人民有好处吗?开放互联网难道不是对中国人民有好处吗,结构性改革实际上只是对中国的利益集团不利而已。”

责任编辑:蔡紅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