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神奇中的领悟——一位中学教师讲述的故事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8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是中国大陆四川省某市的一名普通中学老师,在这个岗位上我已经辛苦耕耘二十多年。我喜欢教书育人的感觉,工作上一直兢兢业业,校领导对我很满意。因各方面表现优秀,曾多次受到表彰和奖励。我平时没有什么嗜好,唯一的消遣方式是打麻将,并且瘾很大,只要有人找我,我会随叫随到。

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个学生向我推荐了一本书——《转法轮》,看过之后受到很大震撼。我从小就喜欢思考,对宇宙、生命、人生中的很多事情都想探索,看了很多书,包括很多古书,有《道德经》、《庄子》、《金刚经》、《心经》以及基督教的《圣经》等,还有儒家的四书五经都找来看过。这些书晦涩难懂,尽管读了很多,结果还是啥都没弄明白。可读过《转法轮》之后,我一下子明白了寻求多年而不得其解的问题,心中豁然开朗,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从此走入法轮功修炼。说实话,我从没有见过师父,完全是按照书中的要求去做,可是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神奇体验,鼓舞着我一直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路上。

我以前有严重的妇科病,多次去市医院诊治,总是不能断根儿,并且一再复发,苦不堪言。开始炼功后很快就不药自愈,并且从未复发过。

大概是在炼功后的两个月左右,我在大便时总能拉出蛔虫,有时一条,有时两条。初时蛔虫有一根筷子大小,后来就越来越小小,多数都是死的。我跟家人说“我把蛔虫的祖宗三代都拉出来了”,虽然是一句笑话,可是肚子里怎么会有那么多蛔虫呢?我一直感到很困惑,细思起来可能是因为我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喜欢喝冷水、生水。这个现象持续了约有两个月,以后再没出现过。需要说明的是,我可从未吃过打虫药,以前也不知道有这个问题。

有一天我突然感觉肚子痛,非常疼,是从来没有过的那种感觉。在腰部左侧,疼的位置不固定,一会儿在前面,一会儿又到后面,是旋来旋去的,疼得我直冒冷汗。疼的时候站着不行,坐也不行,躺着趴着都照样疼,什么姿势都不能缓解。后来到厕所蹲了十几分钟,稍微好一些,接着就去上课了。当我走进教室时,疼痛顿时消失,让我觉得非常神奇。然而这仅仅是开始,以后曾不断出现,而且疼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要持续三、四个小时,最长的一次持续二十多个小时,差一点儿晕过去,搞得我一晚上没睡觉,连饭都吃不了。

过了一段时间,我在家中批改学生试卷,突然感觉左侧腰部有股气儿上下来回窜,但不感到痛,接着尿道口出现涨堵感觉,我就去上厕所。解小便时觉得尿出了什么东西,一下就通畅了。我一看便池里有一块长条状黄褐色小石子,一头粗一头细,粗的一头直径如黄豆,细的一头直径如绿豆(这块石头我一直保存着)。

看到这块石头我才反应过来,原来疼痛是因为结石的原因,当时眼泪就夺眶而出。我哥哥和姐姐都得过肾结石,他们都是通过住院动手术解决的,既花钱又遭罪。而我没有采取任何治疗措施却自动尿出来了,这不是奇迹吗?由于内心的喜悦,那天我一边哼着歌一边做晚饭,那种心情真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

身体上的魔难过去后,以后的考验大多是在睡梦中。

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我在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点儿害怕。有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做同样的梦:有时是往山上爬,用手抓住绳子往上攀,山体陡峭,非常危险,我都不敢往下看;有时是爬楼梯,可是爬着、爬着突然发现脚下的楼梯断了一块,半个身子就悬空了……。当时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要我坚持住,千万别掉下去了。

有一段时间我还出现“元神离体”状态,通常是刚睡下不久,在似睡非睡中,清醒的感受到“自己”从躯体中飞出来了,在空中飞翔,速度还很快,能听到耳边的风“嗖嗖”的。起初很害怕,因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那种状态受意念控制,想怎么飞就能怎么飞,最后总是落在一根柱子顶上,可能那就是“功柱”吧。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修炼前我经常做恶梦,梦中被吓得惊叫大喊,都是家人呼唤后才能从梦中醒来。修炼后就很少做恶梦了。炼功初期曾经梦到有人来追我、杀我,一喊“师父”就醒了,也不感到害怕。

以前我打麻将的瘾很大。修炼后,有时同事们叫我,偶尔也会玩一玩。可过后就会梦见在悬崖边上打麻将,有时还会梦到在高速公路上打麻将,天上还不断打着炸雷。有一次是在大年初一,我本来不想打,可楼下邻居不断的喊,心想“过年了,耍一会儿也没关系”,就去了。可是走到楼梯最后一段时却摔了个大跟斗,膝盖和双手都摔伤了,非常痛。这一次不是做梦,我知道这是对我的惩罚。

为了揭露中共迫害,我一直利用在课堂上课的机会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在我任课的十几个班级,我利用一切机会讲,而且效果非常好。我是利用中国几千年历史中的修炼文化,以及天灾人祸和异常天象、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产生的严重后果等做铺垫,然后讲人类对正法信仰的重要,学生就很容易理解、接受。即使是那些平时不喜欢听课的学生,只要讲法轮功的事都听得很认真。有时还出现一些令我吃惊的场面:有的学生双手合十,有的眼里含着泪花,有时还会爆发出热烈掌声,让我很感动。

有一年因学生家长举报,校领导找我谈话,说:“在全市的政法工作会议上,我校被点名,说有老师向学生讲述法轮功真相,要赶紧查清楚。‘610’办公室让学校先自查,向他们汇报,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派人来查。”校长知道我炼法轮功,但没有向上级汇报。后来他对我爱人说,通过对我任课的班级向学生调查,学生都说我没讲过,此事以后就不了了之了。校长还向上级写了保证,证明我没有炼法轮功。

通过这件事使我进一步明白,只要我做得正,坚持对大法的正念,就会化险为夷,不会出现不好的结果。同时我也悟到:本来我们就没有错,做好人有错吗?不让做好人才是错的,为什么要向邪恶低头呢?!

在修炼路上,我还有很多做得不尽人意的地方,还有很多执着心未完全放下,但是今生能成为大法弟子,是我三生有幸。在今后的修炼路上,我会勇猛精进,继续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做一名合格的真正的大法弟子。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