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缔造美国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联邦政府和一个全国性的政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父们希望的就是建立联邦政府。(图源:Amazon)

缔造美国的故事(33): 宪法设计的重要原则是保护州权力,非个人权利

【希望之声2020年1月19日】(本台制作人方伟、记者子涵采访报道)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依宪法当初的设计,联邦参议员由各州议会选出来,而不是选民直选,如何保证参议员的独立性呢?为什么联邦参议员的任期是6年,比众议员和总统的任期都要长?为什么由副总统担任参议院的议长?斯考森教授为我们继续讲解。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33): 国父们的建国设计中不存在政党

为什么商业界也希望联邦参议员由州议会选举?

斯考森教授说,当初宪法的设计,联邦参议员是由州议会选举出来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则。其实商业界也是希望参议员由州议会来选的,因为商界希望的是自由市场。但是政府是很喜欢课税的,政府很喜欢制定新的规则,政府也很喜欢把手伸进经济领域里去管这管那,实际上反而会造成商业发展的停滞和阻碍。因此,如果被选出来的政治人物他是懂商业的,他是懂经济的,他知道政府应该如何去处理,让自由市场发挥作用,让自由市场产生出工作来,产生出繁荣来,做出发明创造来,这样就是最好。

但是,如果你找老百姓一票一票选出来的人是不成熟的政治人物,他满眼看的就是这个不公平、那个不公平,他就会伸手去管。对这些人来说,当他们看到通用汽车这么大的时候,他会说:太不公平了,通用搞得这么大。但是他看到的这个不公平,根本就不是社会问题的根本原因。

所以对商业界来说,他们希望这个选举通过一层一层的,把最优秀、最懂经济的人推到政府最顶端,这样的话,他们就不会干涉经济,就会保护经济。

宪法第17修正案截断了州议会与联邦参议院的链接

保证参议员选举的独立性,让参议员的选举不受选举机构的影响,这是当初通过宪法第17修正案的原因之一。那时的说法就是:你看看,他很有钱啊,他就去说服他的其他议员同仁,把州议会的同仁收买了,通过收买的方式让自己当上参议员。象这样的例子,在100多年的过程中只发生过两次,但是这两次就成为了宪法第17修正案通过的一个原由。

确实有这个问题,人是容易腐败的。如果我们的政治制度选出来的层层它都是坏蛋,这当然是不成立的。但是如果说美国的政治文化是奖励和能够选出有道德、正直的人,他们比较容易赢的话,那么这个制度就合理了。所以我们假设选出来的这些议员他们是一些好人,他们通过这个好的政治制度的挑选,他们是些比较好的人,由他们再来选出参议员的话,那就不太容易腐败。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他去贿赂他的其他州议员,以取得参议院的席位.这个时候,这些议员他们当然就有责任,揭露这种腐败,不让这种腐败能够得逞。所以当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这是州议会它要解决的腐败问题。所以在历史上所发生的两例州议会涉及腐败选出他们的参议员,就应该是那两次的州议会去检讨自己,来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情。但是当时不这么去解决问题,而是在全国推而广之,使所有州议会都不可以选参议员了,这才通过了宪法第17修正案,把整个州议会和联邦参议院的链接给截断了。

这是错误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好的政治从来都是要依靠好的人心和好的教育,因为美国的教育出现了问题,所以才导致今天我们面临丧失自由的一个危险。

为什么说联邦政府必须依赖州政府而存在?

这还是要从宪法的设计说起。宪法设计的一个目的就是: 要有强大的州和相对比较弱的联邦政府。原因就是国父们不想让美国出现独裁者。那么一个强大的联邦政府,或者一个强大的象国王这样的统治者,这样的总统,不是国父们希望的样子。他们认为解决国家问题最好的方式是在本地,在离老百姓最近的地方解决民生问题,所以权力应该集中在地方上,集中在州这个层面。

州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了,州跟州联合在一起,然后来解决这个国家所有的问题;他们只是释放一些权力给联邦政府,让他做一点宏观的管理。这是宪法设计的思路。

连带的就是,如果州很强大的话,个人权利就容易被保障,因为州离个人很近。如果联邦政府很强大的话,个人权利就会很弱,那么这时候就会出现强大的中央政府。国父们不希望出现强大的中央政府,他们希望把权利留给老百姓,就是人民保持相当的自立、相当的自主、自己说了算的这样一个权利。这是国父们当初设计的一个思路。

宪法设计的重要原则是保护州权力,而非个人权利

人们可能会觉得很奇怪,宪法制定的目的不是保护个人的权利吗?怎么会说注重保护州权力呢?对!最终的结果是个人权利受到保护,但是在政治制度的设计上是着落在州层面的。那么每个州在州边境范围之内,它是有完全的权力的,这就是州的主权。

“州的主权”这个概念就很重要,就是州要有州的主权、强大的州政府。

在历史演化过程中,联邦政府确实就变成了当时国父们不想让它变成的那个样子——今天联邦政府越变越强大,联邦议会轻易地通过立法,侵犯老百姓的权利;最高法院通过案例法也不断判定新的案例,破坏到老百姓的权利,侵犯到本来属于州的权力而去管理老百姓的个人权利。这都是宪法第17修正案通过以来,对人民权利的诸多破坏。

为何参议员任期6年,比众议员和总统的任期还要长?

当初国父们关于这个任期来回辩论了很久。有的人说是7年,甚至汉密尔顿说:宁可是终身,象最高法院一样一直做下去。最终国父们商量后定下6年任期,原因是因为:这与众议院每2年选举一次,以及总统每4年选举一次的节奏相合拍。

6年任期中有一个逻辑是什么呢?就是在参议员的前4年,他可能跟现任总统形成一个联盟,但是总统4年就得走了,就很可能被选掉了,就没有这个总统了,参议员还有2年时间可以做一些调适,可以调一调跟下一任总统怎么样对齐,或者怎么跟他工作。给参议员留出调适的这么一段时间。

所以国父们取6年,不是取7年,在时间上也挺合适的:每2年1/3的参议员经历重新选举,6年之后全部参议员都经历过一轮了,再重新选过一遍。如果任期弄得太长,参议员他会变得权力非常大。所以6年正合适。比如说,他跟总统做对,4年之后总统没了,总统换了人,他还有2年重新再做调适。所以6年就是一个权衡下来的答案。

还有一个元素就是,参议员要适应他的工作,因为选上一个参议员,包括众议员,他要适应工作是需要时间的,他最后真的要成为一个很有成效的参议员,需要时间,时间不能太短。所以最后国父们权衡下来,就是6年。

这是当初的考虑。当初宪法会议,为参议员6年任期这个事,詹姆斯麦迪逊所做的笔记就有三、四十页纸,所以当初讨论也是非常激烈的。

为何美国联邦议员较多介入外交事务,象外交官一样?

美国联邦参议员的任务就是成为这个国家的眼睛、耳朵,所以他们在全世界走,他们所了解到的情况,可以作为美国经济和政治政策的一个基础、一部分。当然了美国现在是有我们的大使,在全球各地有我们的驻外大使,他们可以做一些细节的工作。但是这些联邦参议员,他们代表着美国在世界上走,去了解民情,了解各个国家的状况,他们所提出的建言,就可以成为总统制定对外条约等等方面的信息来源。

世界各国他们都学会了要照顾好这些参议员,因为他们知道总统会听他们说话,会听他们在世界各地的观察。比如他们想卖东西到美国来,他们就会跟这些参议员说:我们想卖东西过去,拜托你跟总统说一说,咱们定一个条约好不好?这些国家会跟这些来访的美国参议员去说,却不会跟那个大使说。象最近克鲁兹(Ted Cruz)参议员和霍利(Josh Hawley)参议员到香港访问,就是当前的这么一个例子。他们去了之后,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哦,侵犯自由。那么他们回来作为第一手信息,美国就通过了关于香港的新的法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就是参议员介入外交事务的一个例子。

为何宪法没有参众两院任期限制,只要当选即可永远做下去?

早先的时候我会建议说,要有任期限制,因为有些人在那儿他啥也不干,就在那儿挡着别人的路,永远挡在那儿。我觉得这应该有个办法把他们搞掉。后来更深刻地理解了宪法之后,就理解到:议员是由人民选出来的,这是人民的权利,选择他们认为最好的人来担任议员。如果用任期限制的话,有些人选了2次3次之后,就再也当不成了,人民想选他也选不成。所以这其实是把选择谁的权利从人民手中拿走,这是宪法国父们当初不想要的。所以我后来的想法就有了变化。

至于说真的有哪个坏议员的话,本来人民就可以把他选掉的。所以在选举的基础上,如果再加上任期限制的话,最终其实是限制自由,而不是帮助自由的。在州层面也是一样的,任期限制并不是最好的。

比如说当初在我们犹他州也存在这样的问题,民主党的谁谁谁一直是把持着这个地方,大家都觉得,得想个办法把他搞掉。那么最终怎么样了呢?我父亲就组织了一个叫做「自由人协会」,就开始着手去教育公众,说这样的人老蹲在那儿是不行的。经过这样一个「自由人协会」的努力,慢慢大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在下次选举时,把持州议会的这个人就被选掉了,然后就选了哈奇(Orrin Hatch)进州议会。熟知美国政治的会知道,哈奇参议员后来做了很多年犹他州的参议员,现在已经退休了。

关于美国政治应该是怎么一回事,这种教育仍然是在犹他州不断发酵,不断的扩散,所以哈奇参议员但凡他做的事情不靠谱的话,他们就会跟他说,你做得不靠谱,你再这么弄我们把你选掉等等,所以哈奇议员就不断的收到反馈,他就能够做得比较象样,后来他就选上联邦参议员。所以这是一个成功的例子。

为何美国副总统担任参议院议长?

原因就是要打破偶数僵局。因为每个州有2位参议员,所以参议院一定是偶数,多少个州也是偶数,那么偶数就有可能双方达成五五开,怎么也做不出一个结论来。这时候就得有奇数的人跑进来,这个人就是美国副总统,他进来接任参议院议长,所以他可以投下关键的一票,最后让结论能够出来。

在历史上有多次这样的事情,包括现任副总统彭斯,也是曾经是准备好要投他的关键一票的。

所以国父们当初考虑,多出那一票从哪儿找呢?也不太好找。最后就决定说,从行政部门拉出一个人来,就把副总统拉进来了。就这么解决了偶数僵局。

(待续,敬请关注)

缔造美国的故事(33): 国父们的建国设计中不存在政党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