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締造美國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聯邦政府和一個全國性的政府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國父們希望的就是建立聯邦政府。(圖源:Amazon)

締造美國的故事(33): 憲法設計的重要原則是保護州權力,非個人權利

【希望之聲2020年1月19日】(本臺製作人方偉、記者子涵採訪報道)我們的系列專訪內容取材自美國著名憲法學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締造美國》(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兒子,美國憲法學者及作家保羅·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後續內容裏,將爲我們展現該書另三分之二的內容:憲法中所包含的美國人應該享有的近三百項權利。

美國憲法前言開篇三個詞:“我們人民”(We the People);之後是短短兩三行文字,卻開宗明義:“我們合衆國人民,爲建立一個更完善的聯邦,樹立正義,保障國內安寧,規劃共同防務,促進公共福利,並使我們自己和後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爲美利堅合衆國制定本憲法。”

依憲法當初的設計,聯邦參議員由各州議會選出來,而不是選民直選,如何保證參議員的獨立性呢?爲什麼聯邦參議員的任期是6年,比衆議員和總統的任期都要長?爲什麼由副總統擔任參議院的議長?斯考森教授爲我們繼續講解。

接上文:締造美國的故事(33): 國父們的建國設計中不存在政黨

爲什麼商業界也希望聯邦參議員由州議會選舉?

斯考森教授說,當初憲法的設計,聯邦參議員是由州議會選舉出來的,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則。其實商業界也是希望參議員由州議會來選的,因爲商界希望的是自由市場。但是政府是很喜歡課稅的,政府很喜歡制定新的規則,政府也很喜歡把手伸進經濟領域裏去管這管那,實際上反而會造成商業發展的停滯和阻礙。因此,如果被選出來的政治人物他是懂商業的,他是懂經濟的,他知道政府應該如何去處理,讓自由市場發揮作用,讓自由市場產生出工作來,產生出繁榮來,做出發明創造來,這樣就是最好。

但是,如果你找老百姓一票一票選出來的人是不成熟的政治人物,他滿眼看的就是這個不公平、那個不公平,他就會伸手去管。對這些人來說,當他們看到通用汽車這麼大的時候,他會說:太不公平了,通用搞得這麼大。但是他看到的這個不公平,根本就不是社會問題的根本原因。

所以對商業界來說,他們希望這個選舉通過一層一層的,把最優秀、最懂經濟的人推到政府最頂端,這樣的話,他們就不會干涉經濟,就會保護經濟。

憲法第17修正案截斷了州議會與聯邦參議院的鏈接

保證參議員選舉的獨立性,讓參議員的選舉不受選舉機構的影響,這是當初通過憲法第17修正案的原因之一。那時的說法就是:你看看,他很有錢啊,他就去說服他的其他議員同仁,把州議會的同仁收買了,通過收買的方式讓自己當上參議員。象這樣的例子,在100多年的過程中只發生過兩次,但是這兩次就成爲了憲法第17修正案通過的一個原由。

確實有這個問題,人是容易腐敗的。如果我們的政治制度選出來的層層它都是壞蛋,這當然是不成立的。但是如果說美國的政治文化是獎勵和能夠選出有道德、正直的人,他們比較容易贏的話,那麼這個制度就合理了。所以我們假設選出來的這些議員他們是一些好人,他們通過這個好的政治制度的挑選,他們是些比較好的人,由他們再來選出參議員的話,那就不太容易腐敗。

如果有這麼一個人,他去賄賂他的其他州議員,以取得參議院的席位.這個時候,這些議員他們當然就有責任,揭露這種腐敗,不讓這種腐敗能夠得逞。所以當這種事情發生的時候,這是州議會它要解決的腐敗問題。所以在歷史上所發生的兩例州議會涉及腐敗選出他們的參議員,就應該是那兩次的州議會去檢討自己,來查爲什麼會出現這種事情。但是當時不這麼去解決問題,而是在全國推而廣之,使所有州議會都不可以選參議員了,這才通過了憲法第17修正案,把整個州議會和聯邦參議院的鏈接給截斷了。

這是錯誤的解決問題的方法。好的政治從來都是要依靠好的人心和好的教育,因爲美國的教育出現了問題,所以才導致今天我們面臨喪失自由的一個危險。

爲什麼說聯邦政府必須依賴州政府而存在?

這還是要從憲法的設計說起。憲法設計的一個目的就是: 要有強大的州和相對比較弱的聯邦政府。原因就是國父們不想讓美國出現獨裁者。那麼一個強大的聯邦政府,或者一個強大的象國王這樣的統治者,這樣的總統,不是國父們希望的樣子。他們認爲解決國家問題最好的方式是在本地,在離老百姓最近的地方解決民生問題,所以權力應該集中在地方上,集中在州這個層面。

州把自己的問題解決好了,州跟州聯合在一起,然後來解決這個國家所有的問題;他們只是釋放一些權力給聯邦政府,讓他做一點宏觀的管理。這是憲法設計的思路。

連帶的就是,如果州很強大的話,個人權利就容易被保障,因爲州離個人很近。如果聯邦政府很強大的話,個人權利就會很弱,那麼這時候就會出現強大的中央政府。國父們不希望出現強大的中央政府,他們希望把權利留給老百姓,就是人民保持相當的自立、相當的自主、自己說了算的這樣一個權利。這是國父們當初設計的一個思路。

憲法設計的重要原則是保護州權力,而非個人權利

人們可能會覺得很奇怪,憲法制定的目的不是保護個人的權利嗎?怎麼會說注重保護州權力呢?對!最終的結果是個人權利受到保護,但是在政治制度的設計上是着落在州層面的。那麼每個州在州邊境範圍之內,它是有完全的權力的,這就是州的主權。

“州的主權”這個概念就很重要,就是州要有州的主權、強大的州政府。

在歷史演化過程中,聯邦政府確實就變成了當時國父們不想讓它變成的那個樣子——今天聯邦政府越變越強大,聯邦議會輕易地通過立法,侵犯老百姓的權利;最高法院通過案例法也不斷判定新的案例,破壞到老百姓的權利,侵犯到本來屬於州的權力而去管理老百姓的個人權利。這都是憲法第17修正案通過以來,對人民權利的諸多破壞。

爲何參議員任期6年,比衆議員和總統的任期還要長?

當初國父們關於這個任期來回辯論了很久。有的人說是7年,甚至漢密爾頓說:寧可是終身,象最高法院一樣一直做下去。最終國父們商量後定下6年任期,原因是因爲:這與衆議院每2年選舉一次,以及總統每4年選舉一次的節奏相合拍。

6年任期中有一個邏輯是什麼呢?就是在參議員的前4年,他可能跟現任總統形成一個聯盟,但是總統4年就得走了,就很可能被選掉了,就沒有這個總統了,參議員還有2年時間可以做一些調適,可以調一調跟下一任總統怎麼樣對齊,或者怎麼跟他工作。給參議員留出調適的這麼一段時間。

所以國父們取6年,不是取7年,在時間上也挺合適的:每2年1/3的參議員經歷重新選舉,6年之後全部參議員都經歷過一輪了,再重新選過一遍。如果任期弄得太長,參議員他會變得權力非常大。所以6年正合適。比如說,他跟總統做對,4年之後總統沒了,總統換了人,他還有2年重新再做調適。所以6年就是一個權衡下來的答案。

還有一個元素就是,參議員要適應他的工作,因爲選上一個參議員,包括衆議員,他要適應工作是需要時間的,他最後真的要成爲一個很有成效的參議員,需要時間,時間不能太短。所以最後國父們權衡下來,就是6年。

這是當初的考慮。當初憲法會議,爲參議員6年任期這個事,詹姆斯麥迪遜所做的筆記就有三、四十頁紙,所以當初討論也是非常激烈的。

爲何美國聯邦議員較多介入外交事務,象外交官一樣?

美國聯邦參議員的任務就是成爲這個國家的眼睛、耳朵,所以他們在全世界走,他們所瞭解到的情況,可以作爲美國經濟和政治政策的一個基礎、一部分。當然了美國現在是有我們的大使,在全球各地有我們的駐外大使,他們可以做一些細節的工作。但是這些聯邦參議員,他們代表着美國在世界上走,去瞭解民情,瞭解各個國家的狀況,他們所提出的建言,就可以成爲總統制定對外條約等等方面的信息來源。

世界各國他們都學會了要照顧好這些參議員,因爲他們知道總統會聽他們說話,會聽他們在世界各地的觀察。比如他們想賣東西到美國來,他們就會跟這些參議員說:我們想賣東西過去,拜託你跟總統說一說,咱們定一個條約好不好?這些國家會跟這些來訪的美國參議員去說,卻不會跟那個大使說。象最近克魯茲(Ted Cruz)參議員和霍利(Josh Hawley)參議員到香港訪問,就是當前的這麼一個例子。他們去了之後,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哦,侵犯自由。那麼他們回來作爲第一手信息,美國就通過了關於香港的新的法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就是參議員介入外交事務的一個例子。

爲何憲法沒有參衆兩院任期限制,只要當選即可永遠做下去?

早先的時候我會建議說,要有任期限制,因爲有些人在那兒他啥也不幹,就在那兒擋着別人的路,永遠擋在那兒。我覺得這應該有個辦法把他們搞掉。後來更深刻地理解了憲法之後,就理解到:議員是由人民選出來的,這是人民的權利,選擇他們認爲最好的人來擔任議員。如果用任期限制的話,有些人選了2次3次之後,就再也當不成了,人民想選他也選不成。所以這其實是把選擇誰的權利從人民手中拿走,這是憲法國父們當初不想要的。所以我後來的想法就有了變化。

至於說真的有哪個壞議員的話,本來人民就可以把他選掉的。所以在選舉的基礎上,如果再加上任期限制的話,最終其實是限制自由,而不是幫助自由的。在州層面也是一樣的,任期限制並不是最好的。

比如說當初在我們猶他州也存在這樣的問題,民主黨的誰誰誰一直是把持着這個地方,大家都覺得,得想個辦法把他搞掉。那麼最終怎麼樣了呢?我父親就組織了一個叫做「自由人協會」,就開始着手去教育公衆,說這樣的人老蹲在那兒是不行的。經過這樣一個「自由人協會」的努力,慢慢大家就知道怎麼回事了,在下次選舉時,把持州議會的這個人就被選掉了,然後就選了哈奇(Orrin Hatch)進州議會。熟知美國政治的會知道,哈奇參議員後來做了很多年猶他州的參議員,現在已經退休了。

關於美國政治應該是怎麼一回事,這種教育仍然是在猶他州不斷髮酵,不斷的擴散,所以哈奇參議員但凡他做的事情不靠譜的話,他們就會跟他說,你做得不靠譜,你再這麼弄我們把你選掉等等,所以哈奇議員就不斷的收到反饋,他就能夠做得比較象樣,後來他就選上聯邦參議員。所以這是一個成功的例子。

爲何美國副總統擔任參議院議長?

原因就是要打破偶數僵局。因爲每個州有2位參議員,所以參議院一定是偶數,多少個州也是偶數,那麼偶數就有可能雙方達成五五開,怎麼也做不出一個結論來。這時候就得有奇數的人跑進來,這個人就是美國副總統,他進來接任參議院議長,所以他可以投下關鍵的一票,最後讓結論能夠出來。

在歷史上有多次這樣的事情,包括現任副總統彭斯,也是曾經是準備好要投他的關鍵一票的。

所以國父們當初考慮,多出那一票從哪兒找呢?也不太好找。最後就決定說,從行政部門拉出一個人來,就把副總統拉進來了。就這麼解決了偶數僵局。

(待續,敬請關注)

締造美國的故事(33): 國父們的建國設計中不存在政黨

讀本系列所有文章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