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灵魂出窍方醒悟 大难临头有转机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0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她是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一位知识女性,人长得漂亮,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还有一个幸福家庭,有爱她的丈夫和一个可爱的儿子,日子过得幸福美满,她自己也很知足。然而在三十六岁那年,正当人生中风华正茂的年纪,她却在健康上出现了大问题。

那时她总感觉肚子痛,去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是患有坐骨神经痛和结肠炎。坐骨神经痛除了疼痛外,尚不能危及生命,而医生说结肠炎却面临着很快转向结肠癌的危险。

对于结肠炎开始她也没当回事儿,因为不痛不痒,不影响吃喝。可没过多久,解大便时拉出很多鲜红色带脓的血,这时才感到害怕了。再去医院,医生告知肛门处往内约一寸左右已糜烂,需再做个“肠镜”确诊。当时她在外地工作,有诸多不便,就辞职回到了家乡城市,准备在当地市中心医院做一番全面细致的检查。

回到家后,临去医院检查前,婆婆告诉她:“现在的医院虽然能治病,但也有很多不该死的人被治死了,你不能完全相信他们。如果觉得不行了,就诚心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奇迹出现的。”她虽然嘴上答应了,但其实心里并不认同,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只是敷衍一下而已。

接着她又回到娘家,因为约好了由弟弟陪同一块去。可是在出门时,母亲说了与婆婆同样的话。她觉得奇怪——“为什么她们都这样说?”因为长期接受的无神论教育,她仍然没往心里去,只是出于礼貌嘴上答应了。她心里想:她们毕竟岁数大了,有点儿迷信可以理解,再说都是为我好,也不能责怪她们。

做“肠镜”检查是非常痛苦的,几个医生要将一根长长的大约有中指粗的圆管由肛门处插入,要穿过整个肠子,尤其是到肠子的转弯处,要用力才能让圆管通过。在医生用力的过程中,她疼得大汗淋漓,衣服都湿透了,不得不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只好用虚弱的声音对医生说:“我快不行了!能不能轻一点儿。”而医生却非常严厉的说:“死不了!你必须坚持!做肠镜检查之前,要把肠子里的东西全部排泻干净,这是必须的。”

在之后的两天一夜里她不能进食,只能安静的躺在病床上。或许是由于内心的恐惧吧,加上极度的痛苦折磨,不久她突然就昏迷了。就在那一刻,她发现自己轻飘飘的“飞”了起来,没有了一丝痛苦的感觉,可回头往下一看,自己的身体依然躺在病床上,穿的衣服和周围人的走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心想“原来人死的时候是这样子的,真是解脱了,没有痛苦了”。

“飘”了一会儿,突然脑子里出现了一个想法:我不能死,还有儿子和丈夫需要我,我要活着,我舍不下他们。也就是在那一瞬间,她突然想起了婆婆与母亲的临别叮嘱,开始用微弱的意念不停的一遍遍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几遍后,“飘”起的灵魂就慢慢的回落到躺着的身体上——她又醒过来了!

醒来后,她忽然有了大彻大悟的感觉:原来人生就是一场梦,如果真的死了,那我为这个家辛苦操劳十几年,临死的时候却连他们的一个衣角都抓不住。如今我生病需要他们在身边的时候,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各忙各的,丈夫是因为工作离不开,婆婆要照顾儿子上学。住院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可经历了这场生死体验之后,才突然觉得内心是如此空虚,人世是如此凄凉。苦苦想抓住的、不忍舍弃的、在生死之际还舍不下的亲人,都是空的,就像梦幻一样。——沉睡了十几年,她似乎一下子清醒了,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与领悟。

坚持做完“肠镜”检查后,她捂着肚子、勾着腰、流着泪走出了检查室。见到一直在室外等候的弟弟时,她忍不住嚎啕大哭,似乎要将满腹的委屈与痛苦尽情的发泄出来。

回家后的那几天,她的心情非常沉重,心中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常想:如果我就在那一瞬间死了又会怎么样?又能怎么样?为此她时常一个人暗自流泪,把自己关在屋里放声大哭。她甚至认为上天太不公平:表面上给我一个这么漂亮的面容,而身体却这么差,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那段时间虽然不长,可对她来说却十分漫长,仿佛生命之根已经飘起,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这个世界。她说:“想归想,但如果真让我离开疼爱的儿子,离开丈夫,离开那个家,不忍舍弃的心还是揪着我很难放下,让我彻夜难眠,那个煎熬无法用语言形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有一天,母亲将煲好的稀粥端放在床头柜上,她喝了一口,因肠子还没复位,稀粥顺着肠子往下走,所到之处她都能清楚的感受到,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又让她疼的死去活来,不得不在床上翻滚。为了不让母亲难过,她拼命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喊出声来。可无意间回头时,看到母亲正站在床边流泪。

她突然爬起来,跪在母亲面前,双手抓住母亲的衣服失声痛哭。她说:“妈,我现在是生不如死,如果世上能有一种方法让我解除痛苦,能让我病好,我就豁出去了,什么都不管了。”母亲平静的对她说:“你要想解除这种痛苦,没有病,那就只有炼法轮功。”这一次她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母亲给她拿来了法轮功的主要指导书《转法轮》。以前也让她看过,可每次都看不进去。而这一次她有了不一样的感觉,仿佛在汪洋中漂浮挣扎的人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绳索,书中的内容也深深的吸引了她。

她说:“看书过程中,我心中的疑惑一个个被打开,生命从哪里来?又将往哪里去?人为何活在这个世上?人活着为何这么痛苦?这些是我从记事儿起就一直在心中疑惑不解的问题,在《转法轮》里都找到了答案。这是一部叫人做好人的书,是一本真正能使人修炼的书,完全不是中共宣传的那样。我看完第一遍,又接着看第二遍,然后还是一遍接一遍的看。当看到书中的‘灌顶’内容时,明显的感觉到从头到脚有一股热流贯穿下来,非常舒服。此时我才理解婆婆和母亲为什么都那么说,这次我是真的相信了。可这一个简简单单的‘信’字,是通过生死验证的。”

“走入大法修炼以后,我没有再吃过一粒药,所有的病痛都在不知不觉间好了,没有病的感觉真美妙。如今我已经四十多岁了,面色白里透红,谁见我都说不像这个年龄的人,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

“我把我的亲身经历说出来,向人们讲述一个人从不信到信、到重获新生的历程,就是想告诉那些还在听信中共谎言、被宣传毒害的人,请抽点时间静下心来多了解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别像我当年一样被谎言迷惑、被谎言毒害,别给自己留下遗憾!能够健康的活着,无论对什么人,不都是一件最最重要、最值得珍惜的事情吗!”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