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評論】豬年死豬 鼠年死人 入定高人03年已看到武漢非典2.0 (音頻/視頻)

shitaopinglun

【石濤評論】豬年死豬 鼠年死人 入定高人03年已看到武漢非典2.0 (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2日】(主持人:石濤)

大家好,這裏是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石濤評論時間,我是石濤。

 

我們剛纔看到了在有關非典2.0的問題上,其實人類對於它來講幾乎是一無所知,因爲它是全新的。但是在我個人角度來講,我說它又是在定數中定在其中的。我們完全是從一種分析的角度,因爲我也不是醫生了。我從分析的角度大家要注意到,肺鼠疫,這兩天節目都這麼講,肺鼠疫就叫黑死病,是從老鼠身上轉過來的,那它呢最原始的肺鼠疫就是從中國的蒙古出現的,我說的是文藝復興時期,如果你再往前追,追到古羅馬時期曾經出現過肺鼠疫,那個也是由中國傳去的,也就是說黑死病真正的源頭是在中國,是在蒙古,那我們現在看到故事是類似的。而肺鼠疫黑死病的特點同樣是老鼠身上的跳蚤,然後吸了老鼠的血,然後跳到人身上,出現的這種肺鼠疫,進而轉發成空氣傳播,人傳人。去年九月底發生的在內蒙的三例肺鼠疫黑死病的病人轉到了朝陽醫院的那兩個,他是挖溼地,第一,一定有水;第二,一定是有動物野生動物,在身上有這東西。而那個人他就是挖溼土呼吸造成的疾病。那這個東西在我眼睛裏就是命了,它是防不勝防的,而我們在幾乎所有的節目中都提到說,中共怕水,而今年就是水,從豬年到鼠年就是水,這同樣又是用這天滅中共出現的。

 

那我提到的肺鼠疫的概念是想跟這次病毒的概唸對等,這次病毒的概念,鍾南山講的是,他叫竹鼠,竹子的竹,竹鼠,那竹鼠很顯然是南方的,肺鼠疫的老鼠是北方的。那它有沒有可能成爲南北結合?其實黑死病在蒙古消失,那次消失之後沒有人講它是怎麼消失的。可是截止到現在呢武漢的肺鼠疫病毒依然很神祕,沒人知道。這是路透社講的,世界衛生組織,發生狀況,擴散到其它城市,一些專家認爲該病毒可能不及其它怪病中毒那麼致命,包括薩斯,但目前人們對這種新型病毒瞭解甚少,包括病毒的源頭,但是呢已經證明出現了人傳人。我覺得這個報道就很Tricky,對不對?你對它都不瞭解,對它沒有認識,你怎麼會說它比不了其它呢?二十一號,路透社,出現了兩百多例。已經出現三百多例了,死了六個。中國國家健委,韓國出現了一例,泰國出現了一例。路透社說,對病毒本身知之甚少。這是媒體,就是現在的媒體爲了增加增快報告量,所以有一點消息就出來,有一點消息就出來。所以這篇文章的重點在於對病毒本身知之甚少,強調的是這個。中國衛生部門依然無法確定病毒的來源,但是確認出現人傳人,所以以動物的可能性最高,全是猜的;第二,他沒有這種新病毒的疫苗。

 

這個狀況跟當時非典的狀況類似的,二零零三年也是出現之後沒有一個它相應的疫苗,所以他就變得幾乎的束手無策,當時就沒疫苗,你就沒藥治,所以現在的治療辦法就是拼命,誰能拼過去就拼,拼不過就算,所以用所有這些叫什麼呀,就像青黴素那些東西似的,我不知國內還有沒有,類似青黴素這種東西玩命打,所有藥一塊上。過年假期加緊防範,這都沒有用了。路透社,世界衛生組織向全世界醫院發出了嚴控措施,同時召集專家,一月二十二號進行評估。目前猜測的就是竹鼠,他說竹鼠可能是這次最關鍵的原因,竹鼠的說法是來自於鍾南山,鍾南山提到了竹鼠被大量繁殖食用,從而出現了狀況。大家看一眼竹鼠,這東西,哈哈,吃的,廚師長教你叫寬油竹鼠,還是吃的惹的禍。竹鼠跟老鼠區別是什麼?竹鼠跟老鼠哪個厲害?竹鼠咬人會不會致毒?正宗寬油吃竹鼠,這是個活的,那就是竹鼠開始報復人了。鍾南山說,它可能是源頭,因爲中國人吃它,這東西有問題呀,那也就是說在湖北在海鮮城裏面很多人賣這個,湖北很多人吃這個。這是吃竹鼠的這麼個吃法,看起來個兒不大。這是他說的竹鼠。

 

《香港經濟日報》,鍾南山提到竹鼠體型大肉多,營養豐富,有較高的經濟價值、藥用價值,大規模人工飼養,引用了《本草綱目》的說法,肉乾平無毒,有補中益氣解毒的功效解毒的功效?我覺得這就是一個嘲諷對吧?具有解毒功效的竹鼠可能是這次薩斯的源頭,油管(Youtube)叫華農兄弟專門養竹鼠可能就是剛纔那個在油管(Youtube)上獲得非常高的點擊量那廣西有養竹鼠的通過手機直播三個多小時介紹整個狀況他自己養的竹鼠根本不夠賣曾經說過他在平臺上賣了一萬多隻接受央視採訪時鐘南山這麼說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基本是由他來定的我個人的問題是說竹鼠是鼠類那鼠疫也是鼠類他們中間是否會出現相互的關聯三個肺鼠疫這是我們回覆講了三個肺鼠疫其中呢有兩個夫婦是挖泥土的第三個人是距離他一百三十公里的錫林郭勒那個人是打了一隻兔子把兔子剝皮了跟朋友們吃了結果朋友們沒事剝皮的他有事兒都得了肺鼠疫這裏我講的意思就是說都是老鼠來的人們都是爲了貪嘴吃東西從而造成這樣的東西當人一旦發病的時候,就出現了人傳人的現象這是我想跟大家揭示出其中的概念

 

如果它是真的是有着一種天意在其中就像我說的瘟疫呢,瘟神是三界裏面天神當中最主要的神他僅次於雷神叫什麼上部的神他僅次於雷神那也就有着神的對人的懲罰的含義在其中這個東西在幾乎所有的正經八百的宗教中都有這樣的論述而這份懲罰在人間的環境會有人的一種表象我相信聽我節目一段時間大家都能接受我這種觀點就是說,人中的表象是表象,而內在的緣由是緣由薩斯也好非典2.0也好我們看到的肺鼠疫也好它都是跟呼吸道有關都是上呼吸道都是發燒都是直接奔人的嗓子眼來的奔肺葉來的只要拿脖子上一勒勒根繩兒兩分鐘這人就死了所以它截殺的是人的最高的層面換個角度來講正是神的懲罰因爲從精氣神的角度來講神是最,那個概念是高的是跟天地人的天相對應的所以當一旦出手懲罰的時候,同樣對人也就變成了致命和他根本無力抗爭只能任天命之左右大家這麼連起來就會有這個故事咯所以都跟老鼠有關當都跟老鼠有關的時候在應對着豬年死豬鼠年死人的成分我以爲有這個東西豬年死豬鼠年死人爲什麼?

 

跟大家分享一個,這篇文章是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五號寫的我怎麼找到這篇文章?昨天兩期節目談到這個問題之後有個朋友留言說濤哥我記得有一篇文章說叫二次非典更可怕他說我只記住這句話但細節我都忘了然後我花了一些時間去查查到了這是明慧網來的,明慧網是法輪功學員自己的交流的網站,文章的原名《在一次打坐時定中顯現出另外空間的景象》。入定在很多懂得一些練武啊,懂得一些基本功夫的人都知道,這是一種狀態,能夠打禪入定的人要有一定功夫。打禪入定,如果他可以看到另外空間,天目開了,看到另外空間了,你不能說人家沒有特異功能吧,我說這可不是修煉的話,我說就是咱普通朋友能夠理解到的。一些很好的功夫其實對很多人來講,都可以有着相應的一些身體上的反應,或多或少每個人情況不同。有期節目我跟大家解釋過,我說我經歷過從這地方出來這麼粗的一個熱流,很熱呀,當然咱沒燙壞啊,就像嗵就出去了,你知道就像那個香檳酒瓶子蓋兒啪一打開,嗵出去了一樣,一模一樣的。然後我也經歷過後背就像那個喀秋莎火箭,唰唰唰,有人聽不懂喀秋莎火箭是什麼,那期節目我跟大家解釋過,其實叫蘇萊曼尼就是川普殺掉的那個,用了類似的東西,它一排,當然那是在無人飛機上,一排唰出去,我這經歷過,但我可沒經歷過這個,所以人家厲害。

 

我早就跟大家說過,“濤哥侃封神”你可以說前無古人,沒人聽這麼侃過,後邊我就不敢說了,第一個;第二個,我自己的師兄師弟那傢伙,比我本事大的有的是,我跟你說在這哇哇叫的人都沒有本事,哈沒本事。這是個老頭,看起來是個老頭,他寫了一篇交流,他講他看到的,我給大家講明白了,這是人家朋友提醒我,我才知道有這篇文章,我花了時間找到了,而他,說這件事情的這個人,沒有什麼文化,是別人幫他打錄的,他只講了他看到了什麼,在他打坐入定的時候。所以我講說,這是一個有着特異功能的修煉人,早在十幾年前看到了現在的場面,他當時看的,他是法輪功學員。一次打坐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慢慢的向上升,他眼前出了朵花兒,含苞欲放,慢慢往上升,但他沒說是什麼花。自己的師父教誨自己,曾經在教誨的內容中講過,在另外的環境中跟人修行有關係的會出現三朵花,當你修煉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其中一朵花的樣子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蓮花,另外兩朵花師父沒講,我也沒見過,不知道。那他呢見到的是什麼花兒不知道,沒說,但他說含苞欲放的花兒在往上升,升到一定高度的時候,突然綻放,就突然打開了,頓時滿天金光,五光十色,美麗壯觀,漂亮極了。哈,美麗壯觀漂亮極了,你就憑空想象吧,咱們也不知道從空中起來了,到了空中咵打開了,然後就是金光發出來了。

 

他說這個時候天變成藍的,結果就在天空中出現了數不清的無盡的佛道神,這個佛道神一層一層我理解,一層一層往上摞,給我的感覺呢如果你看神韻演出的話,在神韻演出的開場的時候,就是開場的節目中,有那些衆神下凡,衆神隨主下凡這個鏡頭,我感覺有點那個意思。但他說的不是,衆神隨主下凡,他是從上往下走,他這個有點是從下往上走,他是從下往上看的,看到最頂頭,他說看到最頂頭看到是《轉法輪》,我以爲他應該是看到的是法輪,但他寫的是《轉法輪》,如果是《轉法輪》的話呢,那是師父寫的書,叫《轉法輪》。那人家寫了就這麼寫了,咱也不知道,他這是寫出來,他沒畫出來啊。唉他說就看到了這麼個景色,看完之後,一轉就轉到現實人的環境中了,就跟做夢似的,他再見,就是來來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羣,他就點了幾個點,來來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羣,但有的像是遊行的大學生,他講了遊行的大學生,打着橫幅,還有的在貼標語,隊伍浩浩蕩蕩,人羣衆多,但都在嚷着法輪大法好,真是熱鬧非凡。這個場景在海外法輪功學員遊行,有,但是如果前後這麼對應,因爲他下面有話,下面就講了這個二次非典。

 

如果講了二次非典這麼對應的話呢,給我的感覺你知道是什麼?這是香港,啊給我感覺這是香港,熙熙攘攘的人羣,遊行的大學生,那這一次香港的遊行你要說大學生我相信朋友們絕不質疑,對吧?就是那個環境,都是年輕人。打着橫幅,打着所有的橫幅,時代革命、光復香港,對吧?天滅中共,我們這是看到的橫幅,就是這樣的。有貼標語的,貼標語,連儂牆,應該在這種情況下看到的東西都是標誌性的東西。隊伍浩浩蕩蕩人羣衆多,都在喊着法輪大法好。而我們在遊行隊伍中看到,就我節目當中我們看到的比較突出的就是天滅中共。哈,那是天滅中共,那是我們看的。天滅中共、生與滅,二零二零年在劫難逃,這是我們講的。而這一份東西確實是從香港承傳過來的,而香港的承傳的過程是這樣。所以你要讓我說,有差距的話,我覺得是這兒有差距,爲什麼我看重這部分,因爲這一部分在表明瞭時間,他在表明瞭時間,也表明瞭地點,因爲上面是天,那咱看不懂,那下面看到地,這事咱能看明白,這個我們就這麼推斷了,因爲這裏面厲害的就是說他是在十幾年前寫的。

 

這時就看到一個佛告訴我,他就這麼寫的,一個佛告訴我,由於自己文化淺,年齡大,只記下幾句,有一部分沒記下,他沒記下的這部分就更可怕,我覺得就更顯得真實了。“佛祖慈悲救衆生,九九歸真要分清”。他用了九九,我們說過九是生路的,七是劫數,九是生路。“叫聲衆生快醒悟,非典給你敲警鐘”。二零零三年是非典,醒悟呢這是對中共而言。“禍國殃民到極點,國家腐敗沒人管”。嘿嘿,人家這麼寫的。“天兵天將急了眼,就等天神把話言”。我覺得就等天神把話言,是不是就等着下命令呢?“佛度衆生遲不歸,好比母親盼兒回”。按照他的講說,今天有佛下世度人。那我們跟大家解釋過,讓我的話就是彌勒在世,彌勒是未來佛,如果未來佛不在人間,那當時的釋迦牟尼佛就不應該把這東西告訴人,因爲他沒有意義。在現實的環境中,在一些宗教也好,信仰也好,當人們知道有未來佛的時候他一定對現在的人存有意義,沒有意義的神佛不告訴你,告訴你幹嘛?幹嘛?對不對?告訴你你不禮貌,你就酒喝了你,真的,現在人什麼事都幹。所以這是就我個人來講我覺得是這樣的。“隨着佛走坐蓮花,隨着魔走油鍋炸”。那共產黨是魔鬼,這是我們講的,與神同行,人戰勝不了共產黨,只能與神同行,這是我們講過的。油鍋炸,我自己親耳聽過高人講的,差一點吧,不是原話。有人說這個地獄太可怕了,油鍋,地獄太可怕了,怕的令人難以想象,這是我個人直接聽高人講過。

 

你當然可以不相信有地獄,這個沒關係的。我早跟大家解釋過,地獄的門向你敞開着,只要你活在肉上,只要你活在肉上,地獄的門一定打開着,你怎麼下地獄的?縱慾、色,就是這麼回事,沒什麼可講的,所以通常都叫色鬼,對吧?貪財者,算命的都用金錢兒,對不對?算死你,真的。“說到此話你不信,二次非典更可怕”。這就是我們現在從第一次非典走到現在,二零零三年走到現在,中間經歷過包括什麼禽流感,包括豬瘟都包括了,對不對?那我們看到的故事就是這個,只有這次,我可是今天纔看這篇文章。我們之前就叫武漢非典2.0。“要想活命路一條,只有今天信大法……”這是法輪功學員寫的,他現在後面的關鍵是他點了幾個點兒,沒了,這就是他沒記住的。“往下看就是地獄,死人無數太可怕了……”又幾個點兒。點點兒的地方是他沒有記住的,他剛纔講的也很清楚,所以二次非典被他點出來了,應對了現在,點出來之後是什麼?他沒記住,而他沒記住接下來說,再往下看是地獄,豬年死豬,鼠年死人,你說誰能反對?緊接着又看見師父爲救衆生從自己身上一塊一塊的割肉,替大法弟子還債,受盡苦難,無法用語言形容。

 

那有些朋友可能對法輪功不瞭解,對法輪大法不瞭解,對這樣的說法也不瞭解,這個說法就是我跟大家解釋的,他講述的是另外的空間,另外的環境,這種另外空間裏另外環境你只要聽我講“濤哥侃封神”,在那裏面我就跟大家解釋了不同生命層面,這是這個人看得着,對吧?他是李洪志大師的弟子,他講師父爲每一個人,每一個修煉的弟子付出了巨大的,是怎麼付出的,是他看見的,我們也沒有看到,這是真的,對吧?衆天神都看不下去,讓師父快走把,師父遲遲不走就等大法弟子快上船。修煉的人根據本人口述整理出來的。就是這麼件事情,如果按照修煉的人講,讓師父快走吧,師父遲遲不走,師父走了,這件事情就結束了,就講這件事情完了,我們看到的一幕,眼前看到的這個人間看到的環境就會結束了,他講述的是這麼個概念,我能夠理解到的。所以這裏面我想跟大家強調的就是他竟然說出了二次非典,對應現在,二次非典他沒看着,他忘了不是沒看着,他上面寫的很清楚,只記下以下幾句,有一部分沒記下來,點了幾個點兒,等看到地獄,看到了死人了,太可怕了,又點幾個點兒,又沒了。

 

這爲什麼?迷!裏面帶有悟的成分在裏頭,就是說被抹去掉的是將要發生的,他就沒記住,但他看着沒呢?看着了,所以他只能給今天,咱今天朋友們聽我這期節目的朋友們,看到之後你自己反思,你自己反想,你說我不信,沒關係,你就去查這個字:《記一次打坐時定中顯現出來的另外空間的景象》,明慧網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五號,十六年前,這篇文章你現在就去查,不是我說的是人家看的。我還是說那句話我也不知道應該如何結束,豬年死豬,鬧豬瘟,鼠年死人,在劫難逃二零一九,天滅中共,天滅中共一定顯現在具體人身上。所以他同樣講述了一個生與滅的概念,所以我還是那句話,你可以不相信,但這是個高人,十六年前看到了今天的在香港和大陸發生的事情。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裏,謝謝大家,再見!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