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参议院1月16日启动的总统弹劾审讯,目前已进入为期24小时的弹劾代表开场陈述时间段。(Senate Television via AP)
参议院1月16日启动的总统弹劾审讯,目前已进入为期24小时的弹劾代表开场陈述时间段。(Senate Television via AP)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3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1月22日(周三),参议院开始了针对美国总统川普的弹劾审讯的开场陈述。众议院弹劾代表、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在陈述时公开宣称,不应该给予选民机会,让他们能再次选择川普当美国总统。外界认为,希夫这是在公然质疑选民的判断力,违背宪法赋予美国公民的权利。

众议院首席弹劾经理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在参议院弹劾审判第二天做开场陈述众议院首席弹劾经理人、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在参议院弹劾审判第二天做开场陈述。(网络图片)
图为众议院弹劾代表、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1月22日在参议院做开场陈述。(网络图片)

据《英文大纪元》报导,希夫是众议院民主党人弹劾川普总统的先锋,被公认是一个“川普仇恨者”。他在开场陈述时,眼露凶光,高声表示:“凭选民的选票,不能判断川普是否有不当行为。因为我们不能确认他是否会赢得公平。”希夫还表示,最高法院无法处理川普的问题,所以只有依靠参议院将他弹劾下台。

希夫的陈述引来许多国会议员和宪法专家的鄙视。哈佛大学法学院宪法学教授维米尔(Adrian Vermeule)发推文评论说:“以他们的观点来看问题,这些进步主义者完全不能承受合法的政治(竞争)中的失败。”

共和党籍众议员米多斯(Mark Meadows)也通过社交媒体表示,希夫公开宣称,大选无法公平地决定川普总统的去留,这真是“阳光下最荒谬的言论”。他还说:“但对不起,我们在这里:我一直被告知,质疑美国的大选是一种从根本上破坏民主的行为。这些(民主党)人现在还看重这个吗?”

共和党籍众议员莫菲(Greg Murphy)也谈到,现在希夫公开承认,他的行为就是要让数百万美国选民的选票作废,理由是他不喜欢他们的决定。“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曾警告,政党可能会将弹劾作为武器,现在已经成为现实!”

去年12月18日,众议院通过了两个总统弹劾文件,分别指控川普总统滥用职权以及妨碍国会。去年9月,民主党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口头宣布启动针对川普总统的弹劾调查,理由是有匿名“吹哨人”举报,川普总统在去年7月25日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通话时向其施压,并以扣押4亿美元军事援助作为交换条件,要求他调查川普总统的政敌、前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及其儿子亨特(Hunter Biden)在乌克兰的腐败案。

川普总统在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的采访时指控民主党人“疯了”。他将希夫称为一个“骗子”和“腐败的政客”。川普总统也一直否认自己在处理乌克兰事宜上有任何不当行为,而泽伦斯基也两度公开表示,川普总统从未对他施压。

1月21日(周二),川普总统的辩护律师团队与众议院弹劾代表之间进行了一个长达12小时的“马拉松式”激战。最终,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起草的总统弹劾规则以53票(全体共和党籍参议员)同意,47票(全体民主党籍参议员)反对,得以顺利通过。根据该规则,参议院将在弹劾审讯的中期,才会对是否传唤证人进行辩论和投票。虽然希夫等人极力反对该规则,但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麦康奈尔批评众议院民主党人,说他们进行了一个美国近代史上“最匆忙,最不彻底,且最不公平的弹劾调查”。

据悉,如果参议院之后决定要传唤证人的话,共和党参议员希望拜登和亨特前来作证。但拜登1月23日(周四)在爱荷华参加初选拉票活动时表示,他不愿意到参议院作证,理由是不想参与民主党和共和党议员们之间的纷争中。他说弹劾案涉及宪法相关问题,他不希望参加到这场“政治闹剧”之中。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candidate former Vice President Joe Biden speaks during a campaign event on foreign policy at a VFW post in Osage, Iowa, on Jan. 22, 2020. (John Locher/AP Photo)
图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后续那人、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在爱荷华州初选拉票活动上讲话。(John Locher/AP)

虽然拜登想与总统弹劾案撇清关系,但事实上,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兰汉姆(Lindsey Graham)去年11月表示已对拜登父子在乌克兰的腐败案展开调查。据《英文大纪元》报导,乌克兰前最高检察官肖金(Viktor Shokin)被解雇前,正在负责调查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里斯马控股(Burisma Holdings)总裁兹洛切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的腐败问题。而拜登的儿子亨特当时任布里斯马的董事会成员兼顾问,每月从该公司收取数万美元的“咨询费”。

格兰汉姆说:“我想知道2月在乌克兰警方突袭(布里斯马)天然气公司总裁的家之后,前副总统(拜登)和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之间是否有通话纪录或者备忘录。”他还谈到,在当时的突袭行动之后,亨特介入了该事件。“亨特的商业伙伴与(时任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见了面。而拜登副总统则三度致电时任乌克兰总统,并在3月亲自去了一趟乌克兰。之后,他们就解雇了肖金。”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