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2020總統參選人喬·拜登。(AP/Andrew Harnik, file)
圖爲美國前副總統、民主黨2020總統參選人喬·拜登。(AP/Andrew Harnik, file)

著名作家:民主黨彈劾川普是爲了保護拜登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3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著名作家、媒體研究中心(Media Research Center)創始人兼總裁博澤爾(L. Brent Bozell),週四(1月23日)在福克斯新聞網站上撰文說,民主黨彈劾川普總統的真正目的是爲了保護拜登不被調查。他還指責媒體實行雙重標準,幫助掩蓋拜登父子的醜聞。 

文章說,川普總統的彈劾審判應該從起訴媒體開始。川普被指控的罪是他要求烏克蘭總統調查亨特·拜登與一家腐敗的烏克蘭石油和天然氣公司的黑幕交易,而當時亨特的父親是美國副總統。 

如果新聞媒體選擇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情---調查新聞,那麼對川普總統的彈劾調查可能就是不必要的了。 

川普爲什麼會要求外國官員對拜登的醜聞進行調查?因爲一旦牽扯到與川普有關的事情時,媒體追究其他人責任的意願就被拋到九霄雲外了。 

美國媒體選擇不去調查美國副總統的行爲是不可思議的。拜登利用他在奧巴馬政府中主管烏克蘭政策時的關係,使其兒子獲得了一個“顧問”的工作,雖然他完全沒有資格勝任,但據報道他每月獲得5萬美元報酬。拜登後來還公開炫耀,他以終止美國軍事援助相威脅,從而達到了烏克蘭最高檢察官被免職的目的。整個事情因他兒子的生意往來而變得污穢不堪。

媒體裝作好像不知道這些事情。但是他們明明白白地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時《紐約時報》的調查記者裏森(James Risen)於2015年12月發表了關於亨特·拜登和石油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一篇報道。但《紐約時報》將該文章放在不起眼的第22頁上予以掩蓋。其他大媒體也懶得跟進。在他們的政治計算中,拜登沒有在競選總統,而且那時是奧巴馬總統不久將下臺的跛腳鴨時期,爲什麼要使奧巴馬-拜登政府難堪呢? 

自從川普總統在打給基輔的電話中問起拜登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後,我們的問責警察就像木偶戲一樣地反覆重複着“沒有證據表明拜登父子做錯了什麼”。 

當共和黨人堅持要把亨特·拜登納入參議院彈劾案的審判時,民主黨人及其媒體朋友開始裝傻。 在上週日的新聞節目中,當主持人問民主黨政客如何看待要求拜登在審判中作證人時,他們的回答令人捧腹大笑。 

在美國廣播公司(ABC)的採訪中,新澤西州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直截了當地告訴主持人斯蒂芬諾普洛斯(George Stephanopoulos):“這些對拜登家族的攻擊與本案涉及的問題無關。”在CNN的節目中,俄亥俄州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布朗(Sherrod Brown)更是弱智地說:“我不知道拜登與那個電話有什麼關係。” 

布朗不是不知道。就像布克一樣,他是不想知道。 

整個彈劾是爲了保護拜登一家不受任何審查或批評。因此,質疑有關拜登的問題就成爲了醜聞,並且在某種程度上是要試圖破壞2020年的大選。當質疑拜登父子時,民主黨就會死了嗎? 

紐約州聯邦衆議員納德勒(Jerry Nadler)在CBS的節目中甚至更加無禮。他堅持說:“亨特·拜登不知道對川普總統的指控。”納德勒還說:“他們要亨特·拜登作證是想抹黑他,這是川普總統想要烏克蘭做的事情。” 

任何人都不能對亨特·拜登有任何疑問。媒體和民主黨人不是這樣對待川普總統的兒子和女兒的。 

從彈劾川普過程中學到的第一課:民主黨對待政治家及其子女的雙重標準令人驚歎!

責任編輯:楊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