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宇航员Tracy Caldwell Dyson在任务“远征24”期间,从国际空间站穹顶舱的窗户观望地球。(图片:NASA)
宇航员Tracy Caldwell Dyson在任务“远征24”期间,从国际空间站穹顶舱的窗户观望地球。(图片:NASA)

从沙特海滩度假到星际太空旅游...预测未来十年人类的旅行转变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3日】(編譯:李川)世事多变。尝试预测未来一年的变故,如今已是徒劳之事。更何况预测未来的十年?譬如在刚刚过去的十年内,谁会在2009年初,就猜到如今英国政界的动荡和脱欧?谁能想到曾经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当选为美国总统?英国男子板球队破天荒拿下世界杯冠军? 马修·麦康纳(Matthew McConaughey)成为奥斯卡最佳演员?如果你在2009年时的任何一家酒吧里向人说起这些,肯定会被认为在发酒疯。

站在2020的前沿,对未来十年,却不由得让人一番联想。NASA计划的第一个登月的女宇航员是谁?人类登陆火星还要多久?美国饶舌歌手Kanye West会在2024年角逐美国总统并竞选成功吗?

不过,比起身边更切身实际的事情来说,这些都可以先放一放。《每日电讯报》讨论了一个有趣的话题:未来十年人类的旅游形式将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在未来2029年我们回来再看一看今天的预测,有多少能真正成为现实。

星际旅游

曾经有人这样预测过未来的星际旅行:在三年内到水星上享受一次美味的下午茶,四年内在火星上开一次四轮越野车,在七年内到金星上购买一栋二手房宅。然而,2020年的十年内这一星际旅行的目标,或许只会是属于商务级别人士的专享,巨额的花费可不是闹着玩的。然而,仅仅做到太空旅行这一步,也许到来的比你想象的要快。美国航空航天公司SpaceX在亿万富翁Elon Musk的资助下,在近来做了充足的测试模型试验,目标是在2021年之前实现太空商务旅游。

同样,美国航空公司Virgin Galactic也紧跟不落,在之前的推特上发布了他们的太空船二号的设计录像片段。公司创始人Richard Branson曾在2018年2月时定下目标,会在六个月内登陆太空。虽然最后未能完成,但是公司内可谓气氛高涨,排队候选的名额已达600多人,每人都预付25万英镑,期待一次太空之旅。

当然,有旅行,就必须有住处。而这一问题也并非遥不可及。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的Orion Span科研企业机构已经放出消息,预计会在2021年前,在太空中制造一座旅客空间站,供游客休息驻足。同样Gateway Foundation机构也壮志凌云的表示,他们会在太空中建造一座容纳450多名旅客的休息站,预计在2025年之前送入太空轨道,并取名VBRSS。

中东旅游的发展

30多年前,说起去迪拜旅游一周,并住当地豪华酒店,基本上是痴人说梦。而如今,无论是朱美拉海滩(Jumeirah Beach),还是萨迪亚特岛(Saadiyat Island),或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首都阿布扎比(Abu Dhabi),都已经变成了一条条经典的旅游路线,并非那么遥不可及。再过10年,我们是否还可以踏上更多的中东地区?

鉴于近期沙特阿拉伯旅游业销量疲软,这个问题确实值得深思。早在2018年9月,这个沙漠王国宣布启动一项新的旅游签证计划,以重振其因人权侵犯和妇女地位而受到谴责的国家形象。这一点可能会让许多旅行者望而却步。但同时,沙特方面将继续投资旅游业,制作极尽精美的旅游广告,让那些波澜壮阔的自然风光吸引人们的眼球,虽然人们很难淡忘那桩对记者的谋杀案。

如果沙特在红海岸一带精心投资宾馆旅业,和对岸的埃及隔水相对,在十年后,这里的度假海滩绝对是又一个趋之若鹜的旅游胜地。

沙特身边的竞争对手卡塔尔也在发展自己的旅游事业。在2022年底,卡塔尔迎来男子足球世界杯的盛事,也将是第一个举办这一活动的中东国家。而在2010年12月宣布这一消息之后,卡塔尔就备受指控,因腐败和虐待尼泊尔和巴基斯坦建筑球场的工人,施工条件极其恶劣。三年后,这些声讨或许渐渐淡出人们视野,取而代之的话题是梅西的帽子戏法和谁将夺冠的讨论。在圣诞节前的决赛(2022年12月18日)之后,卡塔尔将迎来一个在全世界展现风貌的大好机会,旅游业是否会在来年蓬勃发展呢?

美国之梦

如果全球重大的体育赛事,会给举办国带来旅游业的激增,证据也表明确实如此,那么美国无疑将会是5年后最大的受益国。作为2026年男子足球世界杯三个候选国之一(与加拿大和墨西哥一起),拥有纽约,华盛顿,丹佛,休斯顿,西雅图,纳什维尔,费城和洛杉矶等知名城市进行赛段比赛,将会敞开大门迎接世界范围的游客涌入。特别是洛杉矶,在此2年后又将引来夏季奥运会(2028年7月21日至8月6日),其繁忙程度可想而知。

巴黎夏日的盛行

2024年夏季奥运会(7月26日至8月11日),将会在法国巴黎举行。巴黎将成为12年来欧洲第一个迎回此赛事的城市,受地理位置的影响,也必将迎来大批欧洲游客的前往。试想马赛水域举办奥运帆船比赛,这将是地中海一带度假的完美理由。

越来越少的飞机旅行

来自瑞典语的一个新词flygskam,意为“飞机羞耻症”,指的是人们认为坐飞机不环保而感到羞耻。这个概念很可能预示着未来十年人们旅游方式的转变。瑞士银行在10月的一份调查显示,2018年的旅游者人群中有五分之一的人减少了乘坐飞机的次数。这项调查的人口样本是来自英国,美国,德国和法国的6000多名群众,其中大约有21%的人表示在过去的12个月中减少了乘坐飞机的次数。其中16%的调查对象是英国人,24%的是美国人。瑞士银行对此预计,2020年欧盟的航空业仅会增长1.5%,而不是预期的3%;而美国方面则是增长1.3%,相比预期的2.1%。尽管数字不大,但是蔓延10年后,2029年人们的旅行方式,可能将会有大不同。

高科技机场

未来十年内,无论机场是更繁忙或是更清闲,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它一定会更智能化。就在今年年初,一家知名的航空核心业务技术公司SITA发布了自己对于机场未来发展的一系列预测。其中的一点就是“零接触”。通过机场安检,将不再需要肢体搜索,脱衣,去鞋帽等,也不需要置放行李箱在传送带上,甚至都不必再排长队过关了。乘客和他们的随身物品将会通过走廊自动检测完成。他们认为AI人工智能算法,将是提升效率的关键。借助最新的数字孪生技术,从机场大数据库中调取数据进行可视化,模拟和预测下一步即将发生的事件,这样将会迅速提高效率和客户体验。

下面是英航新的AI机器人为旅客提供服务。

更长的航线

不意外,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认为,航空旅行的乘客数量在未来会不降反增,预计在未来20年内数量翻倍。无论统计方面的数字是升还是降,可以几乎肯定的是,随着时间的延续,飞机行程将会越来越远。在目前运营的最长里程前十客运航班中,只有一位也是第十位的南非Johannesburg到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航线,是10年前成立的,其余九家航班都是不满十周岁。其中最长的新加坡到新泽西州纽瓦克航线全长已达9,534英里,从2004年开始运营了9年,并于2018年重新营业。其余的八条航线均是过去五年内新进崛起之秀。其中伦敦希思罗与帕斯之间的澳航开启于2018年,是首个澳大利亚与英国之间的直飞航班,也是全球第三长的航线,全长9,009英里,用时17小时。而后来的2019年10月试飞的纽约到悉尼澳航,将行程拉长至10,066英里,耗时19小时16分钟,共有50名试飞乘客,包括机组人员在内。考虑到燃料容量和机身重量等因素,飞机未能满载而至,但是技术硬核的解决,也只是时间问题。

更频繁的火车旅行

与航空旅行一起蓬勃发展的火车旅行方式,预期在未来十年依然强势不让。考虑到环保和省时两个关键因素,火车在科技方面,在保证价格的承受度前提下,也越来越朝向更干净,更迅捷方向发展。而实际也确实如此。澳大利亚并非以铁路建设而闻名天下,但最近两个月来却修建了一条长达1,800英里的乘客路线,连接南部沿海的Adelaide市和东部沿海的Brisbane市,全程旅行耗时3天,让那些喜欢利用时间享受行程的旅客好好欣赏一下沿路风景。相同的在伦敦与波尔多之间计划于2021年前开通的铁路线,让乘客在四小时内抵达这个法国的红葡萄酒的心脏之都,而不必在巴黎中转。

更典型的如号称孟买-艾哈迈达巴德高铁走廊的印度西部行线,全长330英里,预计2020年中启动通车。对于蹒跚拥挤的当地旅游交通而言,这一铁路就像是贯穿其中的活力经济动脉,2小时的行线将耀眼的金融中心和吉拉特邦最大的都市相连,对比开车路行需要9个小时,飞行需要1小时,但是还要考虑搭乘出租车从两端机场前往目的地,结果依然是最佳方案。火车旅行的未来,只是刚刚开始。

从欧洲坐火车去日本

印度快车听起来蛮有兴趣,而伦敦到东京的直达火车,这个听起来就匪夷所思了。

实际上最需要解决的两个路线问题,就是从俄罗斯本土到最东南角的Sakhalin岛,以及从这里过海抵达日本最北岛屿之北海道。

这个跨海建桥工程,即从俄罗斯本国的铁路终点站Vladivostok起,横跨鞑靼海峡开通铁路连接日本的想法,俄罗斯方面早在2017年就有打算并提出意愿。但是日本方面并无肯定的答复。然而这一想法并非石沉大海,日本大陆连接北海道岛的Seikan隧道通行的子弹头列车,完全可以证明这一工程的技术能力。这一工程的最大障碍,在于政治方面而并非技术因素。

责任编辑:李靜柔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