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漢肺炎
武漢封城。(美聯社圖片)

袁斌:武漢當局爲何錯過了疫情的黃金防控期?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4日】武漢封城後,財新記者採訪了香港病毒學研究領域專家、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問他對封城怎麼看。

管軼回答的很乾脆:“評價一個措施要看時間點和效果,時間點我覺得已經錯過了黃金防控期,效果我並不樂觀。據我觀察,武漢市街上的人流在21日已經明顯減少了,春運大潮已經快結束了,許多年輕人或者老家在外地的已經回家過年了,他們很可能是在社區接觸到了病人,出城時還在潛伏期,很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這些人回老家,就把病毒帶去了全國各地。”

管軼先生說的沒錯,武漢確實錯過了黃金防控期,封城封晚了。但我想追問的是,爲何錯過了黃金防控期?在回答這個問題前,先讓我們來盤點一下武漢當局在封城前都幹了什麼。

第一,封鎖信息抓所謂造謠傳謠的。最早的病例至少在2019年12月12日就出現了,到月底31日已出現27例,到了1月1日已有1人死亡。儘管最早披露疫情的不是官方,而是當地的網友,但武漢當局封鎖消息出手卻很迅速。新年第一天,當地公安就以“違法”、“在網絡上發佈、轉發不實信息,造成不良社會影響”爲理由,傳喚了最早披露疫情的8名當地網友,並對他們進行了所謂的依法處理,並恐嚇說:“警方提示,網絡不是法外之地,在網上發佈信息、言論應遵守法律法規,對於編造、傳播、散佈謠言,擾亂社會秩序的違法行爲,警方將依法查處,絕不姑息。”

第二,瞞報疫情。根據官方消息,截至1月20日24時,武漢市累計報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258例。但根據世衛組織傳染病建模合作中心17日發表的一篇報告,通過海外通報的感染者數量,結合疾病模型分析,推算出截至1月12日武漢市感染者的數量在427人到4471人之間,精確數字爲1723人,遠遠高於當時公佈的確診人數。另外據大陸財新網報道,多名武漢當地重要醫院的醫生告訴記者,他們估計此次疫情的感染人數有可能超過6000人。此其一。

其二,按照傳染病的傳播規律,在早期一定是指數級放大,也就是1傳2,2傳4,4傳8。但武漢當局1月12日到1月16日發佈的公告,都說沒有新增病例,沒有新增密切接觸者,而到了18日、19日,病例數字卻忽然異常放大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原來,中共湖北省兩會恰好在這期間舉行。瞭解中共權力運行潛規則的人都明白,之所以在這幾天裏沒有新增病例,顯然是官方爲了配合兩會的召開在刻意營造“平穩和諧”的“總體氛圍”,也就是爲了面子好看!

其三,1月20日,中共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呼吸系統疾病臨牀研究專家鍾南山表示,根據目前的資料,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肯定有人傳人現象。而在這之前,武漢當局卻一直否認這一點。但財新網的調查顯示,武漢市首例被感染的醫務人員在1月5日出現發熱症狀,1月10日被收治住院,並被確診爲病毒性肺炎,轉入專門收治冠狀病毒肺炎的醫院。而這名醫生從未去過海鮮市場。也就是說,至少在1月10日,武漢市就已明確知道本次疫情存在人傳人的證據了,但卻瞞報了至少11天。

第三,武漢市疾控中心主任李姓領導,武漢衛健委肺炎專家組成員王姓領導,此前在媒體上公佈說新型肺炎傳染力不強,持續人傳人風險較低。如果傳染力不強,20日之後公佈的病例數字爲何一天一個樣,增加的很快?如果說持續人傳人風險較低,爲何武漢市要冒着打臉之痛,發佈全武漢封城令呢?可見這兩位官員的說法明顯是在扯謊。

第四,據《中國新聞網》報導,武漢當局在疫情來勢洶洶的情況下,仍不忘營造所謂新年的祥和歡樂氣氛,竟然於19日照常舉辦了第20屆”萬家宴”,組織了總共4萬多個家庭參與,共製作了13,986道菜餚,說是讓大家共聚一堂,邊吃邊聊,歡度農曆年。緊接着1月21日,“爲了營造出喜慶、歡快、奮進的良好節日氛圍”湖北當局又在武漢市舉辦了全省春節文藝演出,光參加演出的演職人員就有40多位。把這麼多人集聚在一起,這不是在人爲的爲疫情擴散創造條件嗎?

可見,在封城之前武漢當局壓根就沒把主要精力放在防控疫情上,而是都花在了維穩上。在中共眼裏,最重要的東西曆來都不是人民的健康和生命,而是穩定,是權力。17年前非典時是這樣,對這回的肺炎也還是這樣,維穩思維不但沒變,反而還變本加厲了。

眼下,春節臨近,春運已經過去了好多天,幾億人的大規模遷移,爲病毒的傳播和變異創造了近乎完美的條件。試想,如果在疫情發生的初期,武漢當局能拿出封鎖信息的那股勁頭,那種雷厲風行的手段來抓疫情防控,事態還會發展到今天這種地步嗎?不用說,這種假設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轉自《新唐人》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