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漢肺炎
網傳武漢市長周先旺被撤職控制,多人被刑拘。(網絡視頻截圖)

鄭中原:武漢肺炎兇猛 中南海已找好了替罪羊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5日】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又稱:武漢肺炎)疫情異常嚴重,迅速擴散全國,波及世界,爲此,湖北省連封13城。多方人士批評,北京當局重走2003年非典(SARS))時期隱瞞舊路。跡象顯示,大疫當前,中共最高層似乎已經開始爲了保政權準備替罪羊了。

面對國際和國內壓力,中共黨魁習近平於1月20日發話要求對疫情“高度重視,加強輿論引導”,“堅決維護社會大局穩定”,“要及時發佈疫情信息,深化國際合作。”隨後“武漢肺炎”感染者才突然激增,社會輿論紛紛質疑當局爲何防疫反應如此緩慢?導致疫情蔓延。這種質疑不止針對武漢黨政官員,也觸及中南海,而在此之際,北京高層已先下手爲強,率先行動要查隱瞞疫情者。

根據中國政府網公告,中共國務院辦公廳24日公告稱,即日起在國務院“互聯網+督查”在線平臺,向社會徵集“有關地方和部門在疫情防控工作中責任落實不到位、防控不力、推諉扯皮、敷衍塞責等問題線索,以及改進和加強防控工作的意見建議”。聲稱要對涉及緩報、瞞報、漏報疫情,落實防控措施不力,導致疫情擴散等嚴重後果的重要問題線索,國務院辦公廳督查室將直接派員進行督查。經查證屬實的,將依法依規嚴肅處理。

顯然,中共高層已立馬唱起紅臉,扮演起爲民衆利益着想的執政者角色。

這還不算什麼,其實中共高層早早就準備了替罪羊。而且替罪羊有好幾個。

替罪羊已經出現

湖北省黨報《湖北日報》首席記者張歐亞1月24日在微博發文,呼籲在疫情危機當前,立即換掉武漢市一把手!武漢一把手就是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

斗膽要求換武漢書記的張歐亞要不是看準了高層動向,要不就是直接獲得某些高層授意,當然也可能是個人意思,因爲據說他單位已發文向上級領導道歉(已遭處理)。但他還不是第一個站出來要揪出責任人的。之前就有兩家親共港媒在1月22日同日發聲,質疑湖北省委和武漢市委領導欺上瞞下。包括《明報》和《星島日報》的文章,大致內容雷同,都是質疑湖北和武漢官方對處理這次疫情一直強調“可防可控”,又強調“未發現人傳人”。在過去一個月來,當地表面上“歲月靜好”,“完全不設防”,甚至還有4萬家庭同桌吃“萬家宴”的和諧景象。

其中,《明報》指出,習近平日前在昆明對武漢肺炎作出批示前,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湖北省長王曉東才緊張起來,蔣超良馬上部署抗疫,王曉東則親自到醫院等視察防疫工作。又指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自去年12月爆發以來,湖北和武漢當局是否有隱瞞或漏報疫情,雖然暫時不得而知,但表現是“漫不經心,輕描淡寫”。還有,本月初疫情初起時,武漢公安局還傳喚了8人,指他們是“造謠者”,在網上散佈“武漢病毒性肺炎”。而在近期閉幕的湖北省13屆人大三次會議也對疫情隻字未提。

港媒還質疑在21日湖北高官的表態和央視新聞中,代表武漢露面的有市長周先旺,身爲候補中央委員的馬國強沒有現身,看來馬國強“這個年關恐怕不太好過”。

更早在本月16日,馬國強“因工作需要”而辭去武漢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主任職務,引起猜測。不過,馬國強23日着次以疫情防控指揮部指揮長身份,出席當天凌晨召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指揮長會暨工作視頻會議,部署疫情防控工作。

從以上動向分析,中共國務院此時發文要嚴查隱瞞,是有所指,爲適當時候拿下一些高官鋪路。但會不會是近期?如果是,湖北黨報記者張歐亞的呼籲形同民意,中共最高層會隨勢出手,試圖解下民間怨氣,讓中南海不致於成爲民間怒火指向。如果不是,就是因爲現在還需要這些官員做事,要等將來疫情舒緩再動手。而且這一次疫情重大,涉及國際影響。

未來要被開刀的很可能是實權派,被問罪者就在前邊幾名被點名的湖北官員中。這幾人中,蔣超良有多年金融系統工作經歷,曾在廣東作爲王岐山的干將,王曉東和馬國強的派系背景並不明朗,那麼後兩人很可能是替罪羊。

另外,按中共官場所謂問責的慣例,誰會成爲替罪羊,基本上也都能猜得七七八八。

替罪羊也有潛規則

觀察過往每一次天災人禍,無論事實上責任人上溯層級多高,最終被問責的都是中下層官員,比如2015年跨年夜的上海外灘踩踏案,時任市委副書記韓正被民間指應該擔責,結果只是下邊區一級官員受處理,韓正照樣在中共十九大官升政治局常委。

即使要動到更高的省部級官員,也只是動副職,頂多是行政一把手,而不是黨委書記。

比如2019年3月的江蘇響水化工廠爆炸事故,港媒曾指現任江蘇省長吳政隆可能會被換。另外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在陝西任省長期間,疑在秦嶺違建別墅案中,敷衍習近平,加上這次江蘇爆炸事故,婁可能仕途不妙。但最後只是處理了兩名分管的副省長,並且只是警告和記過。2007年,在黑磚窯案事件被揭露後,山西省長于幼軍要檢討,隨後調離,而省委書記張寶順無事。于幼軍後來調任文化部副部長後被處理。

另一方面,即使真有一些官員被問責,據中共官場過往在公共安全事件上被問題的案例,那些被問責的官員都在一段時間後“復出”,民衆對於中共所謂“一查到底”的口號已不相信。

不過,這一次從武漢發端擴散全國、波及全世界的新冠狀病毒疫情,卻並非尋常公共安全事故。中共當局已經做出極端的封城舉動,足以證前真實的疫情發展驚人。更多的民間傳出的消息顯示,中共至今仍在隱瞞,這從一開始就絕不會是下層官員敢於做出來的隱瞞舉動,而是來自中共整個體制慣性的維穩思維,從上而下,誰也逃不脫。故此,習近平纔會一邊指示要加強防控,一邊強調維穩。畢竟,在中共的權貴們眼中,政權、權力比人民生命安全還重要,這纔是導致各級官員輕忽誤事的根本原因。

同時需要說明的是,筆者此前也有文章說過,這一次中共“保政權安全”的維穩思路已不靈了,因爲歷史上大瘟疫要來往往與改朝換代掛鉤。這次中共走的仍是2003年的SARS隱瞞疫情的舊路,但現在民智已開,中共專制極權基礎上的維穩,只可能越維穩越不穩,最後成爲當政者自己的危機。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終能看清共產黨的極端自私和流氓本性,這一次波及全國和全世界的人命關天的大瘟疫,真會觸發中共的垮臺。

如果真是這樣,中共高層準備多少個替罪羊都是空話。

——轉自《看中國》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