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武漢肺炎
千萬級人口的大都市幾天變鬼城。(網絡圖片)

王五四:我想起武漢的流浪病人

原標題: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6日】糾結了好久,還是決定寫點什麼,這是有生以來過得最難過的一個年,以前只是覺得春晚的節目很尷尬,現在對比着武漢的消息,感覺春晚都是一個不要臉的存在了。大過年的,本應該講點吉祥話,但心情真的很沉重,身邊的朋友們也都前所未有的焦慮,既心痛已陷入慘狀的武漢,也擔憂自己所在城市的未來,而且這種擔憂像極了現在的圍城武漢,很孤獨,很無助,只能自救,甚至逃生。

無力感非常強烈,老覺得“百無一用是書生”,文章寫了又有什麼用?殺不了菌滅不了毒,只會被刪除,然後被定義爲擾亂社會秩序破壞安定團結的大好局面……,有時候真希望他們面對病毒時能像消滅文章一樣遊刃有餘。可當看到那麼多荒誕的事情發生,內心的情緒是無法平息的,“莫道書生空議論,頭顱擲處血斑斑”

我曾下過決心要賺點錢把女兒送出國,原因就兩點,一是遠離不負責任的政府,二是遠離身邊的傻逼和壞逼。對於第一點,當初我想的很簡單,不是說國外就風平浪靜,任何地方也不可能避免災難的發生,但我們可以避免災難發生後的人禍,人禍引起的惡果可能比災難本身更嚴重,甚至是人禍放大了災難的惡果,而政府在災難發生前的無知無能以及災難發生後的愚蠢應對,比人禍可怕百倍。對於第二點,舉個簡單的例子,我依然可以接受災難的發生,但我受不了災難發生時諸如寫出《沒有澳洲這場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國33年前這麼牛逼!》這樣的壞逼和給他們點讚的傻逼。武漢這事上,我又看到了你們。

今年的春晚,劉歡在唱《流浪地球》的主題曲時,我想起了武漢的流浪病人,那些本可以確診的病人,但就是不給他們確診,他們只能流浪在各大醫院或者是家和醫院之間……,設身處地想一下,這是多麼淒涼無助的事。我一直說,不存在醫患關係緊張這種事,醫生和患者本應是一條線上的,可醫生和患者間的慘案又時常發生,從武漢這事上分析原因不難理解,醫生背了相關無能部門的黑鍋,患者也深受這些無能昏庸者的傷害。

李涵的父親屬於流浪病人中的一員,他的肺已經全白了,但醫生仍說沒有權力確診,需要上報,需要專家會診……,鳳凰網的記者報道稱,“在目前統計的500多確診、疑似病例以外,武漢的各大醫院門診、急診部門,擠滿了大量發燒、肺炎的疑似患者。因爲牀位缺乏等原因,他們得不到及時確診,也沒有被隔離治療,很多都被要求回家自我隔離治療。這些移動病人,或者說‘流浪病人’,每天行走在家庭和醫院之間,許多高度疑似了,不僅自己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身邊陪護的家屬也沒有防護措施,每天來回於家中和醫院之間,對整個環境都是很大的隱患。”這樣的“流浪病人”大量存在,家屬們的訴求也很強烈,卻求治無門,一牀難求。

今年的春晚臨時增加了抗肺炎的詩歌朗誦,那種感覺就像大戶人家吃年夜飯,突然良心發現或者是迫於道德壓力,扔了一個雞腿給門外的乞丐。你們刻意營造的感動和關懷,從網上的反饋可以看出,沒有人去撿那個雞腿。

春晚的節目里根本不需要搞什麼雜技了,這個年,全國人民已經過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了。成龍演唱的《萬里長城永不倒》,“江山秀麗蝶彩峯嶺,問我國家哪像染病”,可這個國家明明病得不輕。

春晚也不需要什麼煽情的話了,全國人民的眼淚都往肚子裏嚥了,武漢某醫院醫生因壓力過大痛哭的視頻,你們應該放給全國人民看看。

春晚不需要請岳雲鵬說相聲搞低級笑料,那根本不好笑,如果你們有需要,我們可以來,現實生活裏,我們已經活成笑話了。

春晚更不需要什麼魔術,漏洞百出的魔術,怎麼比得過我們的魔幻生活。春晚唯一需要的就是歌舞,歌舞昇平,盛世繁華。

中央政法委前幾天發過一篇文章,“誰把政客的面子,看得比人民利益還重,誰就是黨和人民的千古罪人。誰爲了一己之利,刻意遲報瞞報,誰就將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信息只有足夠公開,才能引起公衆的重視,防控措施才能施展開手腳,讓最有效的措施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到位。自欺欺人,只會讓疫情愈演愈烈,把一場原本可控的天災,變成付出巨大代價的人禍。”可阻止記者採訪,刑拘發佈信息的普通網友的事情依然在發生,更可笑的是湖北日報集團因爲記者的發聲而發公函向武漢市政府道歉,難道你們最應該道歉的不是武漢市民嗎?難道你們不爲自己缺席十幾天的報道而感到羞愧嗎?你們當然不會感到羞愧,抱歉,我又政治上不成熟了。

我越來越認同華盛頓說的這句話,“對人類文明威脅最大、破壞最慘烈的,是不受制約的權力;其次纔是自然災害和人類的無知。”不幸的是,這三樣我們都擁有了。

讓普通市民衆志成城,其實可以做到,但別總在下面挖牆腳,讓醫護人員赴死如歸,其實很多人也可以做到,但別讓他們白白犧牲,連基本的防護措施都不夠用。不要動不動就說網絡上的信息是造謠,有網友說武漢好幾家醫院的醫生缺的不僅僅是防護用具了,連吃的喝的都缺乏了,作爲警察,你是準備先去把這個網友抓起來,還是先去醫院問問醫生缺什麼呢?

黑格爾說過,“我們從歷史中得到的唯一的教訓就是,我們從沒有從歷史中得到過教訓”,看來我們是缺教訓,我們還缺什麼?缺防治經驗,缺管理能力,缺口罩,缺防護服,缺水缺糧……,歸根到底,你是缺了德了。

這麼多天過去了,直到現在傳遞出來的信息給人的感受還是武漢城內的醫院一團糟,不僅就診秩序有問題,確診流程有問題,醫護人員及其家屬、病患及其家屬心理壓力很大,而且還缺少各類醫用物資,這是我無法理解的,政府難道連這些問題也解決不了?

——作者: 王五四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