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2020 天灭中共 生与灭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6日】(主持人:石涛)

今天是大年初二,再跟大家拜个年,大家过年好。“过年好”这话,说实话现在讲就不太那个,你说什么叫过年好?大年三十我做了一个特别的节目,有朋友可能看到,有朋友也不一定能看到。原因就是今年这个年应对了人家刘伯温的“十愁难过猪鼠年”,也就是《陕西太白山碑记》。

我跟大家解释过《陕西太白山碑记》的出处有点模糊,它不像《金陵塔碑记》出处那么清楚。它的隐喻,它的寓意很清晰的预言都有这个特点,来无踪去无影,那跟这些瘟疫的概念是一样的,来无踪去无影。

我们说个故事吧,《封神演义》的作者来无踪去无影,没人知道他是谁。表面上的两个作者是表面的,但在正经八百的史书中都说,其实是没作者。而没作者的原因,其实就是讲这样的东西它背后有着一种高级生命的含义。不是没作者,那肯定有,是不配人知道,所以给人一个迷。

瘟疫,在过年的时候,武汉非典2.0又叫武汉肺炎,那现在所有人几乎世界的各大媒体都在报,把它都跟当年SARS相比较。到了今天的北京时间的今天的凌晨,全世界染病的人,就是确定染病的人2002 ,我们只能卡一个时间点了。包括在加拿大多伦多出现一例,这个人22号飞机到了广州,从广州飞到多伦多,然后到了多伦多23号的时间,24号他就发病。

他住在了多伦多比较有名的市中心的一个富人区的医院里,所以他很可能家里比较有钱。那个地区的房子一般差一点的房子五六百万,稍好一点的就是七八百万、一千万,那顶级的房子现在价钱估计得有4000万。所以他住的地区,那个医院的地区是那么个地区。因为距离它10公里左右有另外一个区域,那个房子在150万到200万,同样华人很多。

同样一个位置的话,还有一个区域那个房子就到了八九十万、一百万。那个地方2003年曾经死人最多的地方,就是非典SARS的时候。加拿大死了44个,几乎都死在多伦多了,而且几乎都死在那个医院里。那个地方是大陆人,现在是大陆移民聚集的地方,包括印度人。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也就是说整体死人人数是56个人。

但在中国出现了一个场面,就是很显然习近平下达命令在武汉封城。武汉叫九省通衢,历史至今没人能够把武汉封住,不可能的。在任何一个年代,包括日本的年代,包括过去的时间年代。中国人知道的一个历史事件,就是辛亥革命,辛亥革命就是当时的军阀想封武汉城,从而诱发出整个的辛亥革命。所以有人就讲过习近平再封城是不是要诱发辛亥革命。而武昌起义是被中共定格为打响夺取政权、枪杆子里头出政权的第一枪,同样是在武汉。

那武汉的九省通衢的含义就是它是一个完全四通八达的,是在中国地理位置上的一个最主要的交通枢纽。水运,南北是陆路运输,那空中国际机场是中国吞吐量最大的国际机场,人流量超过了北京。所以它的物理位置就造成从它的位置上往东往西往南往北在1500公里左右都可以到达。

我不知道武汉到上海估计也就这个数,也就是说如果你坐高铁的话,一个小时可以达到300公里了,我不知道国内是不是可以达到,我在欧洲坐过一个小时300多公里甚至更高,所以在半天的时间4个小时到5个小时之间,它可以下到香港,往东到上海,往西进西藏,那往北可以到北京,甚至到了黑龙江,如果有铁路的话。这样半天前后的时间,对于人们走动来讲那是太方便了。所以在这样的地方出现了瘟疫,我以为就是天意,这是大规模神显神迹。瘟疫是神显神迹,惩罚与神对立不接受神的。在过去时间里侮辱神的存在,侮辱神造人,我觉得这就是惩罚了,所以没什么太多可讲的。

我们再看一下刘伯温的“十愁”。刘伯温预言大劫来临,十愁难过诸鼠年。那我们经历过几天之后,我再看“十愁”的概念,我个人倒觉得时间是固定的,他讲了猪鼠年,“十愁”它只不过是在猪鼠年当中我们看到的整个的一个过程。就是它在社会层面上表现出方方面面的一个概念。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眼见为实,对吧?这是讲述过去概念当中诱发到今天将要发生的一切,眼睛看到的是正发生的一起,实际他在讲述着历史的过程。“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天翻地覆,改朝换代的意思。

“逍遥自在乐无边”,这是讲人了。所以他上来两句话讲的都是天、地、人,跟大家讲的3。这个东西对现在的人来讲,我觉得太愚笨。愚笨到他在自己切身体会上面对这一切,他都从利益上去看。所以“逍遥自在乐无边”,是讲一个看得明白的人,一个不生活在利益当中的人,我以为可以讲是他自己,他早已看到那个时刻。所以这里跟大家解释是今天发生的一切是定数,而定数的本身有着一种安排的旧有的道理。就像《封神演义》当中我们看到了安排的那个过程,同样是一种洗涤的过程,是一种定数。而定数之后,在这种定数中逃过之后人有新的那一幕。

天是新的,地是新的,人是新的,新三才:新天、新地、新人,是要经历过这样的故事,这是他讲述的,对吧?那你说再往更高了说,这个东西杀人了是对是错的呢?

 

在过去的时间里,“世上有人行大善,免遭此劫不上算。”在过去的时间里,你侮辱世上行大善之人。在过去时间里,你故意嘲讽蔑视神造人的概念,这就是你今天遭此难的原因,没什么可讲的,对不对?有人说那你不慈悲。你连神都不接受,你是一个忘乎所以的下贱的东西,你自己讲你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跟马克思有关系,你接下来东西侮辱你的祖宗,再往前说,你说你的你的祖先是猴变得,那猴变的那口阴邪之气还在山顶洞呢,就在北京边上。

那你是什么东西?我侮辱你,你不配。嘲笑你,你不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说自己不是人。等到了马克思那,你说自己是杂种,那可不是什么嘛。中国人就是中国人,对不对?你不但从身体的角度,你还从人的魂魄的角度,你要用马克思思想,马克思的主义去颂扬5000年文化,那你是什么?你把你的祖先,把中国人的祖先,把轩辕帝都给侮辱了,你啥子意思啊你?所以我不是跟你讲嘛,共产党人狗屁不通的原因是因为他利益。

利益之人为什么我个人说他有下贱的含义?一看就知道。“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没钱的,你相对还好点,有钱的更麻烦,一万里头留两三个,有钱的更麻烦,不就是报应吗?不缺德能挣钱吗?就这么点事儿。“平地无有五榖种,谨防四野绝人烟,”这是形容死人的状况,形容这场大瘟疫过后的状况。“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这是显现出来的。“九冬十月间”,我们先看到的,这都是阴历了,应该是在10月份,我们看到的肺鼠疫是928号。

那这个事情,现在看到的瘟疫,在香港的著名的学者袁国勇,他是2003年非典时国家级的专家,是他统领当时香港去抵抗SARS的,他在著名的医学刊物《柳叶刀》上前天登出的文章,第一个感染的人是121号,而且不是海鲜城。121号那个时候的时间是阴历的十一月初几。其实应该讲121号他已经发病了,那他感染的时候不就是“九冬十月间”吗?就是病毒出现的时候,所以那讲了一个时间。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行善之人,好人留下,得一见,是指那一千没钱的人,那一千人能看到人死人的过程,现在看着呢。“一愁天下乱纷纷,二愁东西饿死人,三愁湖广造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现在各地封城就是狼烟,就快打起来了。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七愁有饭无人吃,八愁有人无衣穿,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所以上面讲的从一愁到九愁,讲述了整个这件事情的状况。整个这件事情的状况,“十愁难过猪鼠年”,他讲述了这两年期间的相互的反应。

那鼠年要到2021年结束,所以贯穿整年。当然他下面讲过了“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这里说的大劫年就是讲现代,是首尾相扣的。很多人说了你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难过猪鼠年?猪年,十二生肖最后一个。

鼠年,十二生肖第一个。对比我们每一天,我们每一天的本身叫12个时辰,中国人讲24小时,12时辰,12个时辰是从头一天的夜里11点到第2天的凌晨1点叫子时,所以猪鼠年这样的对应里面包括着这种的含义。所以这里面就跟天上,跟什么十二宫是对应的,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所以就我个人来讲,我只是跟大家讲现在的概念就是从猪年到鼠年就是天灭中共的概念。

 

中央决定由李克强代替习近平部署抗议工作,他跑了,他害怕了。习近平将表现出在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个逐渐显现出从人品上、生命品质上逐渐趋向最下贱最卑鄙的最垃圾的一个东西。封城是他出的,封城之后出事了,他把屎盆子给了李克强了,他知道控制不了,出事了。所以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任务是什么,是死了是活了是瘸了是呆了要向他习总汇报。

他到现在还动着贼心眼,他就会这点心眼,因为他一切的算计都在他自己身上,包括李克强,包括他周围所有的人,他都会算计的,就这么点事。封城是他出手,大年初一他着急开会,他知道出事了,没招了,你把城市关起来去阻挡空气的流动,天下有这么大的大傻瓜吗?你把空气关起来,你把这个几千万人都给困起来,然后这些人吃喝拉撒睡全进了水里面,他在南方,他不是北方,这不是当年的北京的SARS,这不是小汤山关里头,那是一个九省通衢的武汉,到处全是水。

打嗝放屁吧唧嘴戴口罩,不就是怕吐吗,怕出去吗?可是几千万人在家里吃喝拉撒睡,啐痰啐吐沫全进了下水道,全进了水里面了。以武汉为中心的整个长江中部湖北地区全都给封了,现在封城搞不好三四十个。那个地方都是水泽之国,透过湖泊,你小溪归大江啊,全都进了长江了,你将看到上海的疫情会比它来的快多了。

那谁都懂得这种病毒在人的排泄物中是更加的厉害。唾沫是不是排泄物啊,所以玩命卖口罩啊,对吧?他过滤不出去,这是根本跑不了的事情。你前后看起来,我只是再次借助刘伯温的概念跟大家讲跑不了的,贯穿一年的。如果按照他的时间上说,他说“就是铜打铁罗汉,难过七月初一十三”,初一十三阴历,阳历831号,所以贯穿一年,这一年好不了。那这一年这一年里面要死的人就是一万里头留二三,,这是有钱的人。没钱的人,一万个人里面留一千,要贯穿整个一年。所以大家看到的故事是这样的。

《柳叶刀》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医学杂志,欧美学者在上星期五登出的说法,24号立春这一天,逐渐开始起来,在武汉不下25万人染病。接下来出状况的,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禁向沦丧。我们现在最新的看到在北京部分地区开始封城,在上海部分地区封城。封城本身已经变成了各地被求自保而出现的。

从湖北省到湖南、江西、河南、安徽,它接洽了所有省份的省级公路,都被当地的老百姓,不是政府行为,当地的老百姓以各种方式,有拿掘土机把路给挖断的,有堆砌土的,山道上拿大石头,这么大石头把山路截了,一看那都是村民,拿那个五尺耙钉在那耙砖头,耙出大石头。

大陆人被共产党毁了,个个为自己。在东京,中国人抢口罩,把超市口罩全抢了,这就是中国人。他从来没想过你抢口罩的行为,这种下贱的行为搞不好是你出事的缘由。

人不懂得道德,不懂得做人的准则。而这个大瘟疫的本身就是淘汰那些贪婪的下贱者、拒绝神存在的人。淘汰的本身是冲人的心病而来,不是谁啐了你一口吐沫,就连这点道理都听不懂。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