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2020 天滅中共 生與滅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6日】(主持人:石濤)

今天是大年初二,再跟大家拜個年,大家過年好。“過年好”這話,說實話現在講就不太那個,你說什麼叫過年好?大年三十我做了一個特別的節目,有朋友可能看到,有朋友也不一定能看到。原因就是今年這個年應對了人家劉伯溫的“十愁難過豬鼠年”,也就是《陝西太白山碑記》。

我跟大家解釋過《陝西太白山碑記》的出處有點模糊,它不像《金陵塔碑記》出處那麼清楚。它的隱喻,它的寓意很清晰的預言都有這個特點,來無蹤去無影,那跟這些瘟疫的概念是一樣的,來無蹤去無影。

我們說個故事吧,《封神演義》的作者來無蹤去無影,沒人知道他是誰。表面上的兩個作者是表面的,但在正經八百的史書中都說,其實是沒作者。而沒作者的原因,其實就是講這樣的東西它背後有着一種高級生命的含義。不是沒作者,那肯定有,是不配人知道,所以給人一個迷。

瘟疫,在過年的時候,武漢非典2.0又叫武漢肺炎,那現在所有人幾乎世界的各大媒體都在報,把它都跟當年SARS相比較。到了今天的北京時間的今天的凌晨,全世界染病的人,就是確定染病的人2002 ,我們只能卡一個時間點了。包括在加拿大多倫多出現一例,這個人22號飛機到了廣州,從廣州飛到多倫多,然後到了多倫多23號的時間,24號他就發病。

他住在了多倫多比較有名的市中心的一個富人區的醫院裏,所以他很可能家裏比較有錢。那個地區的房子一般差一點的房子五六百萬,稍好一點的就是七八百萬、一千萬,那頂級的房子現在價錢估計得有4000萬。所以他住的地區,那個醫院的地區是那麼個地區。因爲距離它10公里左右有另外一個區域,那個房子在150萬到200萬,同樣華人很多。

同樣一個位置的話,還有一個區域那個房子就到了八九十萬、一百萬。那個地方2003年曾經死人最多的地方,就是非典SARS的時候。加拿大死了44個,幾乎都死在多倫多了,而且幾乎都死在那個醫院裏。那個地方是大陸人,現在是大陸移民聚集的地方,包括印度人。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也就是說整體死人人數是56個人。

但在中國出現了一個場面,就是很顯然習近平下達命令在武漢封城。武漢叫九省通衢,歷史至今沒人能夠把武漢封住,不可能的。在任何一個年代,包括日本的年代,包括過去的時間年代。中國人知道的一個歷史事件,就是辛亥革命,辛亥革命就是當時的軍閥想封武漢城,從而誘發出整個的辛亥革命。所以有人就講過習近平再封城是不是要誘發辛亥革命。而武昌起義是被中共定格爲打響奪取政權、槍桿子裏頭出政權的第一槍,同樣是在武漢。

那武漢的九省通衢的含義就是它是一個完全四通八達的,是在中國地理位置上的一個最主要的交通樞紐。水運,南北是陸路運輸,那空中國際機場是中國吞吐量最大的國際機場,人流量超過了北京。所以它的物理位置就造成從它的位置上往東往西往南往北在1500公里左右都可以到達。

我不知道武漢到上海估計也就這個數,也就是說如果你坐高鐵的話,一個小時可以達到300公里了,我不知道國內是不是可以達到,我在歐洲坐過一個小時300多公里甚至更高,所以在半天的時間4個小時到5個小時之間,它可以下到香港,往東到上海,往西進西藏,那往北可以到北京,甚至到了黑龍江,如果有鐵路的話。這樣半天前後的時間,對於人們走動來講那是太方便了。所以在這樣的地方出現了瘟疫,我以爲就是天意,這是大規模神顯神蹟。瘟疫是神顯神蹟,懲罰與神對立不接受神的。在過去時間裏侮辱神的存在,侮辱神造人,我覺得這就是懲罰了,所以沒什麼太多可講的。

我們再看一下劉伯溫的“十愁”。劉伯溫預言大劫來臨,十愁難過諸鼠年。那我們經歷過幾天之後,我再看“十愁”的概念,我個人倒覺得時間是固定的,他講了豬鼠年,“十愁”它只不過是在豬鼠年當中我們看到的整個的一個過程。就是它在社會層面上表現出方方面面的一個概念。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眼見爲實,對吧?這是講述過去概念當中誘發到今天將要發生的一切,眼睛看到的是正發生的一起,實際他在講述着歷史的過程。“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天翻地覆,改朝換代的意思。

“逍遙自在樂無邊”,這是講人了。所以他上來兩句話講的都是天、地、人,跟大家講的3。這個東西對現在的人來講,我覺得太愚笨。愚笨到他在自己切身體會上面對這一切,他都從利益上去看。所以“逍遙自在樂無邊”,是講一個看得明白的人,一個不生活在利益當中的人,我以爲可以講是他自己,他早已看到那個時刻。所以這裏跟大家解釋是今天發生的一切是定數,而定數的本身有着一種安排的舊有的道理。就像《封神演義》當中我們看到了安排的那個過程,同樣是一種洗滌的過程,是一種定數。而定數之後,在這種定數中逃過之後人有新的那一幕。

天是新的,地是新的,人是新的,新三才:新天、新地、新人,是要經歷過這樣的故事,這是他講述的,對吧?那你說再往更高了說,這個東西殺人了是對是錯的呢?

 

在過去的時間裏,“世上有人行大善,免遭此劫不上算。”在過去的時間裏,你侮辱世上行大善之人。在過去時間裏,你故意嘲諷蔑視神造人的概念,這就是你今天遭此難的原因,沒什麼可講的,對不對?有人說那你不慈悲。你連神都不接受,你是一個忘乎所以的下賤的東西,你自己講你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是跟馬克思有關係,你接下來東西侮辱你的祖宗,再往前說,你說你的你的祖先是猴變得,那猴變的那口陰邪之氣還在山頂洞呢,就在北京邊上。

那你是什麼東西?我侮辱你,你不配。嘲笑你,你不配。把自己看得太高了,你說自己不是人。等到了馬克思那,你說自己是雜種,那可不是什麼嘛。中國人就是中國人,對不對?你不但從身體的角度,你還從人的魂魄的角度,你要用馬克思思想,馬克思的主義去頌揚5000年文化,那你是什麼?你把你的祖先,把中國人的祖先,把軒轅帝都給侮辱了,你啥子意思啊你?所以我不是跟你講嘛,共產黨人狗屁不通的原因是因爲他利益。

利益之人爲什麼我個人說他有下賤的含義?一看就知道。“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沒錢的,你相對還好點,有錢的更麻煩,一萬里頭留兩三個,有錢的更麻煩,不就是報應嗎?不缺德能掙錢嗎?就這麼點事兒。“平地無有五榖種,謹防四野絕人煙,”這是形容死人的狀況,形容這場大瘟疫過後的狀況。“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這是顯現出來的。“九冬十月間”,我們先看到的,這都是陰曆了,應該是在10月份,我們看到的肺鼠疫是928號。

那這個事情,現在看到的瘟疫,在香港的著名的學者袁國勇,他是2003年非典時國家級的專家,是他統領當時香港去抵抗SARS的,他在著名的醫學刊物《柳葉刀》上前天登出的文章,第一個感染的人是121號,而且不是海鮮城。121號那個時候的時間是陰曆的十一月初幾。其實應該講121號他已經發病了,那他感染的時候不就是“九冬十月間”嗎?就是病毒出現的時候,所以那講了一個時間。

“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行善之人,好人留下,得一見,是指那一千沒錢的人,那一千人能看到人死人的過程,現在看着呢。“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三愁湖廣造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現在各地封城就是狼煙,就快打起來了。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七愁有飯無人吃,八愁有人無衣穿,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所以上面講的從一愁到九愁,講述了整個這件事情的狀況。整個這件事情的狀況,“十愁難過豬鼠年”,他講述了這兩年期間的相互的反應。

那鼠年要到2021年結束,所以貫穿整年。當然他下面講過了“若得過了大劫年,纔算世間不老仙”,這裏說的大劫年就是講現代,是首尾相扣的。很多人說了你爲什麼這樣,爲什麼難過豬鼠年?豬年,十二生肖最後一個。

鼠年,十二生肖第一個。對比我們每一天,我們每一天的本身叫12個時辰,中國人講24小時,12時辰,12個時辰是從頭一天的夜裏11點到第2天的凌晨1點叫子時,所以豬鼠年這樣的對應裏麪包括着這種的含義。所以這裏面就跟天上,跟什麼十二宮是對應的,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所以就我個人來講,我只是跟大家講現在的概念就是從豬年到鼠年就是天滅中共的概念。

 

中央決定由李克強代替習近平部署抗議工作,他跑了,他害怕了。習近平將表現出在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逐漸顯現出從人品上、生命品質上逐漸趨向最下賤最卑鄙的最垃圾的一個東西。封城是他出的,封城之後出事了,他把屎盆子給了李克強了,他知道控制不了,出事了。所以領導小組組長李克強任務是什麼,是死了是活了是瘸了是呆了要向他習總彙報。

他到現在還動着賊心眼,他就會這點心眼,因爲他一切的算計都在他自己身上,包括李克強,包括他周圍所有的人,他都會算計的,就這麼點事。封城是他出手,大年初一他着急開會,他知道出事了,沒招了,你把城市關起來去阻擋空氣的流動,天下有這麼大的大傻瓜嗎?你把空氣關起來,你把這個幾千萬人都給困起來,然後這些人吃喝拉撒睡全進了水裏面,他在南方,他不是北方,這不是當年的北京的SARS,這不是小湯山關裏頭,那是一個九省通衢的武漢,到處全是水。

打嗝放屁吧唧嘴戴口罩,不就是怕吐嗎,怕出去嗎?可是幾千萬人在家裏吃喝拉撒睡,啐痰啐吐沫全進了下水道,全進了水裏面了。以武漢爲中心的整個長江中部湖北地區全都給封了,現在封城搞不好三四十個。那個地方都是水澤之國,透過湖泊,你小溪歸大江啊,全都進了長江了,你將看到上海的疫情會比它來的快多了。

那誰都懂得這種病毒在人的排泄物中是更加的厲害。唾沫是不是排泄物啊,所以玩命賣口罩啊,對吧?他過濾不出去,這是根本跑不了的事情。你前後看起來,我只是再次藉助劉伯溫的概念跟大家講跑不了的,貫穿一年的。如果按照他的時間上說,他說“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初一十三”,初一十三陰曆,陽曆831號,所以貫穿一年,這一年好不了。那這一年這一年裏面要死的人就是一萬里頭留二三,,這是有錢的人。沒錢的人,一萬個人裏面留一千,要貫穿整個一年。所以大家看到的故事是這樣的。

《柳葉刀》是世界上最有名的醫學雜誌,歐美學者在上星期五登出的說法,24號立春這一天,逐漸開始起來,在武漢不下25萬人染病。接下來出狀況的,北京、上海、深圳、廣州禁向淪喪。我們現在最新的看到在北京部分地區開始封城,在上海部分地區封城。封城本身已經變成了各地被求自保而出現的。

從湖北省到湖南、江西、河南、安徽,它接洽了所有省份的省級公路,都被當地的老百姓,不是政府行爲,當地的老百姓以各種方式,有拿掘土機把路給挖斷的,有堆砌土的,山道上拿大石頭,這麼大石頭把山路截了,一看那都是村民,拿那個五尺耙釘在那耙磚頭,耙出大石頭。

大陸人被共產黨毀了,個個爲自己。在東京,中國人搶口罩,把超市口罩全搶了,這就是中國人。他從來沒想過你搶口罩的行爲,這種下賤的行爲搞不好是你出事的緣由。

人不懂得道德,不懂得做人的準則。而這個大瘟疫的本身就是淘汰那些貪婪的下賤者、拒絕神存在的人。淘汰的本身是沖人的心病而來,不是誰啐了你一口吐沫,就連這點道理都聽不懂。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