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管寧用刀子割斷席子與華歆分開坐,說:“你和我不是同道中人,我們不再是朋友啦!”(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管寧用刀子割斷席子與華歆分開坐,說:“你和我不是同道中人,我們不再是朋友啦!”(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視名利如浮雲 積善德有天佑

《易傳·文言·坤文》:“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日】(作者:李文涵)管寧(158~241),字幼安,北海朱虛(今屬山東臨朐)人。魏文帝拜爲太中大夫,明帝拜爲光祿勳,管寧都堅決推辭不受。

管寧家境貧寒,十六歲時父亡,親戚朋友出於憐憫贈送了許多財物讓他葬父,對此,管寧分毫不取,量力安葬了父親。

管寧勤苦好學,是當時著名的大學者陳仲弓的得意門生。和管寧一起求學的華歆、邴原都很出色,且三人相處的非常好。他們常常是一邊讀書,一邊勞動。

有一天,管寧與華歆在園中一起鋤地種菜,一塊黃金被管寧的鋤頭翻了出來。身爲書生,平日讀書養性,求的就是修善抑惡,摒棄貪念,況且,同學之間往常也以此相標榜。管寧看到金子視同瓦片石塊,用鋤頭撥到一邊,繼續揮鋤翻地。當華歆看見金子時,明知不該動心,卻心頭不忍,還是把它撿起來看了看才扔掉。

管寧看到金子視同瓦片石塊,用鋤頭撥到一邊,繼續揮鋤翻地。當華歆看見金子時,明知不該動心,卻心頭不忍,還是把它撿起來看了看才扔掉(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管寧看到金子視同瓦片石塊,用鋤頭撥到一邊,繼續揮鋤翻地。當華歆看見金子時,明知不該動心,卻心頭不忍,還是把它撿起來看了看才扔掉(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過了幾天,二人同坐在一張席子上讀書,有官員乘坐華麗的馬車從門外經過,管寧照樣讀書,華歆卻坐不住了,扔下書本跑出去觀看,還羨慕不已。於是管寧用刀子割斷席子與華歆分開坐,說:“你和我不是同道中人,我們不再是朋友啦!”

漢末天下大亂,管寧背井離鄉去了偏僻安穩的遼東避難。當時的遼東太守公孫度知道管寧在中原名氣很大,特別歡迎他的到來,專門騰出驛館請其居住。拜見公孫度時,管寧只談經典學術,而對當時的政治軍事局勢緘口不言。之後,管寧沒有再住驛館,在荒山野谷自行搭建茅屋,挖個土窯居住。

在荒山野谷自行搭建茅屋(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在荒山野谷自行搭建茅屋(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後來公孫度死了,比他野心更大的兒子公孫康掌了權,總想着拓疆稱王,想給管寧封官輔佐自己,可是懾於管寧的賢名一直難以啓齒。

當中原局勢平穩以後,先前在此地避難的流民開始返鄉,但管寧依然安居遼東。過了不久,公孫康死了,其弟公孫恭繼位,遼東局勢生變,原因是懦弱多病的公孫恭沒有統治能力,可公孫康的私生兒子公孫淵偏偏是個不安分的雄才。眼見山雨欲來,管寧這才決定帶着家眷乘船回中原。公孫恭親自送行,並贈予了很多禮物,管寧未拒先收,在即將開船時,把之前公孫度、公孫康連同這次的所有贈物統統留下,一介不取。屈指算來,管寧在遼東聚徒講學三十餘年,始終堅守清白本性。

歸帆揚起,漸行漸遠,管寧回望遼東,情不自禁:別了,我的第二故鄉!願遼東平安吉祥,願弟子學以致用,正直善良

歸帆揚起,漸行漸遠,管寧回望遼東,情不自禁:別了,我的第二故鄉!願遼東平安吉祥,願弟子學以致用,正直善良(授權圖片)
歸帆揚起,漸行漸遠,管寧回望遼東,情不自禁:別了,我的第二故鄉!願遼東平安吉祥,願弟子學以致用,正直善良。(授權圖片)

夜晚,航行的船隊突遇風暴,大部分船隻沉沒了,管寧乘坐的航船也在暴雨猛擊、巨浪狂掀中岌岌可危,但他依舊泰然自若。就在這當口兒,奇蹟發生了,夜幕中忽現一點亮光,彷彿神仙指路一般,精準地導航,引領着航船快速抵達一處小海島,從而脫險。上島後,人們發現這裏竟是無人居住過的荒島,沒有一絲點火的痕跡,這救命之光到底是從哪裏來的呢?人們把它解釋爲“天佑之光”,並肯定地說這是管寧的“積善之應”。

正如《易傳·文言·坤文》所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 

責任編輯: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