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为1月25日在美国参议院进行的对川普总统弹劾案的各方陈述。(Senate Television via AP)
图为1月25日在美国参议院进行的对川普总统弹劾案的各方陈述。(Senate Television via AP)

民主党要员曾反对援助乌克兰 现指控川普拖延援助危及美国安全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8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民主党在弹劾川普总统一案中指责他拖延向乌克兰提供的援助55天,从而危及到美国的国家安全,因为乌克兰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但众议院民主党的三位弹劾经理却曾经投票反对国防授权法,其中包括向乌克兰提供的数亿美元安全援助。美国著名政论家默多克(Deroy Murdock)指出,这种两面人手法不止是伪善,而是令人发指和作呕。 

著名政论家默多克(Deroy Murdock)周一(1月27日)在福克斯新闻网站撰文说,在川普弹劾案中,众议院民主党的弹劾经理们不仅关注其所说的川普总统的腐败,他们还声称为乌克兰提供的援助被拖延55天危及到美国的国家安全。

先来看看他们在弹劾川普总统一案中的有关言论: 

  •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纽约州众议员纳德勒(Jerrold Nadler)说:“如果总统关心国家安全,他就不会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而阻止对一个脆弱的战略盟友的军事援助。”“我们将证明,由于拒绝给予乌克兰外交支持和扣留军事援助,他出卖了至关重要的国家利益,特别是我们的国家安全。”
  • 加州众议员洛夫格伦(Zoe Lofgren)表示,川普总统的行为“与美国国家安全和美国价值不一致并背道而驰”。总统的决定使那些在美国政府内部负责美国安全,以及负责制定和实施美国外交政策的人措手不及。他们对援助的支持和对延期的抵制是一致、强有力和坚定的。”
  • 纽约州众议员杰弗里斯(Hakeem Jeffries)说:“乌克兰仍在与俄罗斯交战。他迫切需要我们的支持。”

默多克在文章中指出,鉴于这些民主党人所说的乌克兰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也是乌克兰赖以生存的关键。那么,这些国会议员是不是在其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会竭尽全力推动对乌克兰的军事援助了呢? 

其实不然! 

事实上,纳德勒、洛夫格伦和杰弗里斯都由于延迟援助乌克兰而在不遗余力地弹劾川普总统,而他们本人却曾经投票坚决反对向乌克兰提供援助,只是最终未能如愿。 

2018年7月26日,他们三人均投票反对2019财年的国防授权法,其中包括向乌克兰提供的2.5亿美元安全援助。由于洛夫格伦等人的反对,其结果是这些援助并非“一致、强有力和坚定的”,而洛夫格伦本人就是那些反对的少数人之一。 

在需要的时候,这三名弹劾经理告诉乌克兰人去下地狱。投票结果是一边倒的359-54,包括纳德勒、洛夫格伦和杰弗里斯在内的少数人反对国防授权法案及对乌克兰的援助。 

更糟糕的是,纳德勒投票反对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时,也就反对了向乌克兰提供3亿美元的援助。令人惊讶的是,纳德勒的投票是在2019年12月11日,而一周后他担任了在12月17日的弹劾辩论和12月18日对弹劾条款进行表决的众议院主持人。 

虽然有40个民主党众议员拒绝了包含向乌克兰提供援助的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但有188个民主党众议员支持了该法案。如果乌克兰是美国国家安全的必要条件,以至于川普总统对这项援助的搁置导致了纳德勒等人要极力将他赶出总统办公室,那德勒为什么不与188位民主党同事一起投赞成票呢?该法案以压倒性优势的377-48获得通过。显然纳德勒站在了失败者之列,与那些排斥乌克兰的人为伍。  

默多克说,纳德勒总共拒绝了向基辅提供急需的5.5亿美元军事援助,这远不止伪善,而是令人震惊,令人发指和令人作呕。

最后,尽管这三名弹劾经理反对这项对乌克兰的援助,但川普总统在55天后的9月11日向乌克兰发放了有争议的3.91亿美元。因为他确定了新当选的总统泽伦斯基将遵守其反腐败承诺,而不是将这些美国纳税人的资金用于别的方面,如转到开曼群岛的一个帐户。川普总统在9月30日法定截止日期前的19天给与的援助包括标枪导弹,这非常适合将俄罗斯坦克变成白热的废金属而回收。 

相比之下,民主党的奥巴马总统向乌克兰送去的是枕头、毯子和热可可。哪种援助对美国安全更有利呢?

责任编辑:杨晓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