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傑森訪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國肆虐 中國人需要什麼信息?(音頻/視頻)

jason
傑森訪談 - 1 / 153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傑森訪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在中國肆虐 中國人需要什麼信息?(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1月28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傑森)聽衆朋友您好,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傑森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隨着從武漢開始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爆發在中國迅速蔓延,目前全球一些國家的確診案例或可疑案例也有所增加。各國對於中國這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疫情已處於高度的戒備狀態。目前對於中國確診人數的案例只能從中共官方那獲得。這些天一些武漢民衆包括醫護人員突破網絡封鎖,以短信,短視頻,錄音等方式曝光了一些實際局部情況,並向全球求助。這兩天中共進一步加強了封網。疫情在中國大陸到底有多嚴重,實際感染數字是多少?無人知曉。面對突起爆發的疫情,中國民衆應該怎麼面對?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旅美中國問題專家傑森博士。

記者:傑森您好,目前我們在海外看到的一些大陸網民突破網絡封鎖,以各種方式曝光了一些實際情況,就是網上的消息多,但零亂,是局部的。您對此怎麼看?

傑森:其實從一開始,21日中共突然開始對待這個事,在這之前是拒絕承認有這個事的。當時美國這邊就有一個傳染病學的專家組,很快寫了一個文章。這個文章是根據21號的數字和這之前的數據,21日在這之前的數據,中共報的非常的緩慢,而且非常不準的,造假的因素很多。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建了一個數學模型,根據這個數學模型,預測那個時候中共報出來的人數只有實際的數量的5%。換句話說,你把現在的數值加個0再乘於2,可能是接近真實數據。事實上這個狀態我覺的一直持續到現在。包括前兩天比如說今天以前,它報出來的大約還是兩千人,你把兩千加個0是兩萬,再乘於2是近10萬。其實10萬在網上已經流傳一段時間,從不同的渠道,包括有很多醫院的醫生、護士很早就提到這個數字,包括病患跟醫院打電話,醫生直接氣哼哼的回答說,不是你一個人沒病牀,其他十幾萬人都沒病牀,包括中共自己的報導說,努力的準備出10萬多張病牀(空餘病牀)。就是說你如果只有兩千多個病人,你準備個10萬個病牀幹啥呢?98%的牀空在那幹啥呢?不可能的。所以很多數據都指出來其實真正在武漢地區,發病的情況是非常非常可怕的。

現在很多人都在家裏,我國內朋友的朋友,我跟國內朋友聊起來的時候,他說他的同學還在武漢,得了這個病在家裏頭待着。我就問那家人怎麼辦?跟她住一屋?他說那你有什麼辦法呢?沒辦法,因爲醫院不收。所以這個事情方方面面都指向中共的數據幾乎你可以現在忽略。我跟所有的人建議因爲有兩個因素,一方面中共報的數據極少極少,再一個就是很多有傳染性的人,在這個病的過程中他甚至不發燒。所以唯一的處理辦法就是隻能默認你周邊的人可能都已經感染了,用這樣的心態跟人交往。很多中國人現在也都是這樣的狀態,不出門了。大年初一初二初三的,往年都是人來人往,高朋滿座的,現在基本上大家就在家裏頭,做各種各樣的娛樂視頻之類的東西。

記者:我感到很多中國人還是不知道疫情到底有多嚴重,之前還看到有網友發的視頻,很多人外出還是沒有什麼防護措施。

傑森:這跟整體中國的目前訊息發佈的情況是有關的。中共從20日第一次開始官方認可這個事情,一直大概到26日,短短大概五、六天的時間,中共事實上是稍微放鬆了一點,網上有一些消息流傳出來。但是在25、26日,又開始掐住了。在這個過程中又出臺它的相應政策,先是醫護人員,醫護人員不許在任何場所,包括電話,包括社交媒體,包括其它手機短信,不許談任何訊息,誰談就按法律處理。因爲前一段時間確實醫護人員曝出來,包括醫護人員精神崩潰,嚎啕大哭,包括醫護人員曝出來的一些數字,就是剛纔我說的,這都是醫護人員曝出來的。緊接着它又開始宏觀的在網上談,說以後凡是非官方發佈任何消息,你在網上傳任何和疫情有關的消息,都按司法處理。實際上這就非常明確的把所有網民的嘴封了。

現在這個網路世界,每個人都在家裏頭,也不見面說話,醫護人員不能說,最主要的消息來源沒有了,同時老百姓之間不能傳。那麼在這樣的情況下,看到的都是啥?都是什麼李克強講話啦,武漢人民隔着窗子,整個小區唱什麼,大喊武漢加油啦……就把非常非常嚴肅的,非常危險的一個疫情,又變成中共藉機在那蠱惑人心的一個狀態。再加上什麼要建立一個北京式的小湯山醫院,我們中國用兩個星期就建一個醫院,又用這樣子莫名其妙的方式變成了一個鼓動人心的事情。

大家問一問,如果真的患病人是10萬,建立一個現在目前能容納1000人的牀位的醫院,1%的人能拿到新的牀位,這有什麼用呢?有可能這麼多萬病人裏頭,有一些高乾的家屬或者有關係的人的家屬需要病牀,修好了以後,還是他們來拿。很早以前他們說了準備2000張病牀,很快網上就曝出老百姓根本沒地方,到各個醫院跑,醫院都不收。金銀潭醫院明確說了,我們這的病牀得要衛健委的人批准才能住。衛建委就是衛生建設委員會,就是每個城市管醫療系統的機構,它又不是醫生,它怎麼能決定誰住呢?那不是關係嗎?誰關係硬,誰它覺得重要,它讓誰去住。因爲住了醫院,雖然沒有特效藥,但是醫院裏頭畢竟有呼吸機,能增加你的抵抗力,同時他可以用比如激素來控制你的免疫系統,加強、減弱,能使得你的身體少受損失。所有這些事情在家裏都做不了,而且家裏頭一家人肯定有交叉感染的危險。我的感覺上,訊息的這種封鎖,然後加上很多莫名其妙這種網上的這種讓中國人頭腦發昏的宣傳,把一個很悲慘甚至是很危險的事情,變成了一個鬧劇。最終的結果就是一些老百姓,當然一方面知道這事情很危險,另一方面真實的不知道有多危險,所以還有一些人還做出一些對自己,對別人不負責任的事情。

記者:德國、日本這兩天出現了未到過中國的本土確診患者。但之前WHO說在海外還有確實的證據說在人際間傳播。

傑森:我想它的意思是這樣,比如美國有五例確認的病人,這五例幾乎都追蹤回了武漢,沒有出現說你找到一個人,這個人根本沒去過武漢,結果他感染了,那就很可能是去了武漢,或者其他人把他感染的,他是這個意思。但是這個肯能在海外出現的數量畢竟還是比較有限,其它地方有了。在這之前,大概在24日之前,還確認就在中國包括各個省分出的案例,都跟武漢有關,或者至少跟湖北有關,要麼是去過武漢,要麼是武漢的人過來,要麼是剛剛參加一個會議,旁人坐了個武漢人,他都能找到武漢作爲藉口。但是最近大概25日,北京出現了兩例新的確診病人,沒有任何武漢史,就是跟武漢沒有任何關係,他得了。你從這個角度來說,武漢這個概念已經逐漸逐漸失去意義了,你把武漢封成鐵桶一塊,但是這個事情,武漢人之外已經開始互相在傳了。這個事情如果海外控制不嚴格,就是在海外人傳人,這也是遲早的事。反正我的感覺上,所有的基理都存在,只是管控的方式力度發現的早或慢。他說的海外還沒有人傳人,不是說對這個病的特性的描述,是對海外擴展的情況作一個描述。

記者:目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疫情在中國國內肆虐,真但實的消息又被當局封鎖,在這種情況下您認爲中國民衆應該怎樣面對?也就是還能做些什麼?

傑森:我說此時此刻你不看真相,你就是不要命。所以說千萬別一天到晚處囚在國內看微信,看它給你灌的雞湯,看所謂的正能量。一定要想各種辦法,從國外或者海外不受監控的環境下,拿到一些消息。不管怎麼樣,這可能都是救你命的,包括未來難道真的相信中共會100%的開放疫情訊息嗎?這事實上是完全不可能的。

我們就舉回2003年那個薩斯 (SARS) 例子。當時它把SARS那個事做爲全國運動在搞,但是它在數據上還是在造假,它臨到最後SARS結束以後,它說中國有五千多例人感染了SARS,死亡人數是350人左右,這是個笑話。爲什麼我說是個笑話呢?香港一個地方最終死亡人數是300人。整箇中國十幾億人,香港六百萬人,六百萬人死了300人,十幾億人死了350個人,而SARS還從大陸傳到香港。從哪個角度來說,你說你是真實呢 ?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香港是一千多人,死了300多人,死亡率是17%,同樣你去算,臺灣的死亡率,你去算新加坡的死亡率,你去算加拿大的死亡率,就是死亡人除以除以感染人,你發現都在15%到17%之間。而大陸350多人死亡,六千多人感染,只有6%。大陸人怎麼啦?特別嗎?大陸整個醫療體系比海外好嗎?這不可能的。就是說我只是從兩個角度給你描述,你就知道在它全面圍堵SARS的時候,所有的數據還在造假。

那麼這一次是一樣的,當它已經公開承認這個事情,全面在圍堵這個我們把它叫新冠狀病毒肺炎這個疾病的時候,它的數據一定還在造假,因爲啥呢?它永遠都是把控制老百姓,所謂控制老百姓的認知,保穩定這個事是放在覈心位置的。所以永遠都要留根弦,好在SARS上回是控制住了,這次能不能控制住?還不知道。控制不住那可不是一個小事情,我不想往那個方面想,但是那個後果是極其可怕的。但是你要仔細想一想,誰先知道它可能控制不住,誰就可能活下去。中共肯定果它知道控制不住了,它絕不會告訴你,它會封得更嚴。

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就說第一,是你的訊息一定要暢通,要到海外來看東西。當然從個人救助的角度來說,我的感覺上,我剛纔已經談到了,別信中共宣傳的數字。比如說,我本省纔有二、三十例,跟本就遇不到。你只能默認周圍的人都感染了,用這樣的心態去保護自己,比如說出去戴口罩,回來洗手,這是最基本的。另外第三點確實這個病根本就沒有治療的現代特效藥,也沒什麼疫苗,千萬別相信說馬上開發什麼疫苗了,想都別想。SARS現在也沒疫苗,這是病毒式的傳染,順息萬變,特別是冠狀病毒,疫苗非常非常難搞,有效的疫苗幾乎是不可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你只能是增加自身免疫力,就是到醫院去住,我們也知道,核心還是靠你自己的免疫力來解決。怎麼增強免疫力呢,那就是平時希望你是健康的,多喝水,多休息,同時要保持一個穩定的心態,比如說打坐,對你有好處,看看什麼功法能教你打坐,能讓你靜下來,可能都有幫助。所以我的感覺上,可做的事情還是有的,信息,自救,增加免疫力,但是我覺得信息是第一位的。

記者:有國內朋友無奈的說現在只能靠拼體力了。

傑森:如果失控了就是這樣子的。傳染病學在最壞的情況下,就是說這個病真的沒控制住,大約全部整個人有60%的人會感染過,但不一定真的會出現重症,因爲這個病的重症是發現呼吸有問題,人躺在牀上了,這個比例到不是那麼高,但是很可能會有60%的人都感染了。確確實實到時候,誰的抵抗力強,那就是沾光的。另外,確確實實我們知道在武漢剛剛封城的時候,出現過物價狂漲,一顆白菜賣幾十塊錢的事情。其實我有時候開玩笑,我跟國內親戚說,到什麼時候,你可能得要買點東西,不然的話,人家吃的,到時候吃的10元一斤的雞蛋,你可能吃的是150元,一千元一斤的雞蛋。因爲確實說整個武漢目前來看,雖然超市裏頭還是有一些食品,老百姓可以買的,但是很多飯店是開不了門的,因爲飯店通常不是從超市買菜,超市的菜都是挺貴的,飯店是有特殊的批發的渠道,現在那些渠道都已經沒有了,因爲大卡車也進不來,各方面其它渠道都不夠。湖北有15城處於封閉的狀態,目前大家還好,因爲畢竟才封了一個星期,真的要封一個月的話,到底物資能有多麼的貧瘠?這個不知道。

中共其實也怕這一點。當然我也不是說不顧別人,拼命地把超市的都搶回家去,這個事情其實我覺得政府應該統一管的一個事情。而且也體現一個社會一個民族是不是有在最艱難的時候,最能體現人民的素質。這個素質不體現在是不是要喊幾聲武漢加油,唱一些我的祖國這樣的歌。它體現在非常小的事情,體現在你是不是真的有那個善心,關懷別人,甚至犧牲自己一點利益去關懷別人,這個事實上是真能體現民族性的問題。

目前從網上傳出來的消息,至少我的感覺,中共這麼多年摧毀人最基本的道德狀態,體現出來的我對我們中國人能在危難的時候,展現出一種良知的人的比例,真的我有點不抱樂觀態度。真的我不希望中國出現很危機的事情,真的出現的話,中國人的素質可能比瘟疫還要更可怕。

記者:視頻看到一些村鎮把路都扒了,堵路,讓車進不去,說是爲了隔離。

傑森:這就是我說的那個事情,包括最近曝出來的,網上到處流傳的,人家從武漢打工回來,直接就把人家門給釘住,把人家封在屋裏頭,甚至出現一有武漢人就舉報。我看網上有個視頻,我沒有真的確實,但確實在視頻中顯現的是有人解釋說是在四川有一個人,他鄰居從武漢打工回來,就直接往政府那報告,政府來找這個人的時候,這個人氣壞了,就用刀砍了舉報他的人,視頻中展現出來的就是一個年輕人被幾個人按着,另外一個人倒在血泊裏頭。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是假的,因爲我沒辦法去覈實,但是所有這些事情就感覺到,已經出現人禍了。過分的強調武漢人,湖北人,圍追堵截,是爲了保護自己,有的時候是不理智的。包括網上曝出來的一個武漢上學的大學生,回到本地。本地已經跟蹤檢查兩個星期已經沒發燒了,結果還找藉口把那女孩給仍到一個監獄一樣的地方,說是隔離起來,那已經兩個星期過去了。這是我剛纔說的,希望整體不要出現最壞的情況。因爲出現最壞的情況,中國人的素質對互相之間的傷害很可能比那瘟疫還可怕。

聽衆朋友,今天的【傑森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