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缔造美国的故事
斯考森教授:联邦政府和一个全国性的政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国父们希望的就是建立联邦政府。(图源:Amazon)

【希望之声2020年1月29日】(本台制作人方伟、记者子涵采访报道)我们的系列专访内容取材自美国著名宪法学者、作家克里昂·斯考森(W. Cleon Skousen)先生的著作《缔造美国》(The Making of America)。作者的儿子,美国宪法学者及作家保罗·斯考森(Paul Skousen)教授在后续内容里,将为我们展现该书另三分之二的内容:宪法中所包含的美国人应该享有的近三百项权利。

美国宪法前言开篇三个词:“我们人民”(We the People);之后是短短两三行文字,却开宗明义:“我们合众国人民,为建立一个更完善的联邦,树立正义,保障国内安宁,规划共同防务,促进公共福利,并使我们自己和后代得享自由的福音,特为美利坚合众国制定本宪法。”

国父们当初的国体中是不希望有政党的,但政党政治如今已经成了美国的一部分了,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吗?如今通过选举选出来的议员很多都是职业政治人物,那么在国父们看来,什么人才是美国合适的政治人物呢?

(接上文:缔造美国的故事(33): 宪法设计的重要原则是保护州权力,非个人权利)

真正的政治领袖用社会常识判断事情,而政客则用其政党的政治视角

斯考森教授认为,美国先父们认为政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政党政治已经成为美国政治的一部分了,这是没法儿解决的,因为已经这样了。实际上政党政治是比美国的立国历史还要长的,既然有些人相信的东西都是一类,就可以组织在一起,聚集在一起成为一个政党;这个政党一旦被批准之后就可以运作;既然这个政党被批准,你不能不批准别的政党,所以一个个党就会组成起来,他们就会搞这些政党政治。这个好象是没法儿改变了。

就我来说,我真的是希望我们没有政党政治,每个政治人物就是就事论事,解决具体的问题,对这个国家,对这个社会有关联的具体问题。真的要解决美国的政党政治,那得是一代美国人他能够意识到这个政党政治的危害,把这些政党给解散掉。真的解散掉的话,所有的政治人物他就只是研究问题、提供方案。要实行起来的话,就会发现它真的是更好。而不象现在,你就是披着那个政党的外衣,在那里开空头支票来取得选民的支持,或者说你就得符合你的党的某种特点,或者某种要求。

其实就如同在我们的家庭中的状况是一样的。我们银行里存有100块钱,你不可能在家里发表一个政见,说我有一个理想、有一个梦想,我们要花1万块钱去搞。家里没有那1万块钱,所以家庭成员都是就事论事地来讨论问题、解决问题,提出的方案都是实实在在的。美国就需要这样的政治人物。

今天在政党中的这些政治人物,他们要寻求的是权力,而党可以给他权力,所以他就会偏离。

谁能解决这个问题?希望有谁能吧,谁真的能解决的话,他应该是得诺贝尔奖吧。这样的政治人物他会用社会的常识来判断事情,而不是用他的政党的政治视角。

先父们希望有价值的人、有原则的人担当美国的政治领袖

你看我们把川普选出来,川普他是个商人,他不是一个政客,那么他有他对这个社会了解得非常好的常识。很多年我都盼望白宫应该由商人进去,懂得经济的商人进去当总统,而不是由这些长期盘踞在政坛上的政党里头的政治人物来占据我们的白宫。所以国父他们希望有价值的人、有原则的人来当美国的政治领袖,而不是由情绪性的、一个空洞的承诺这种政客来统治美国。

加州面临的很多的游民问题,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这些政党人物在当政,所以只要他们一直在当政,他们考虑的、要的只是政治权力,所以这些问题就很难解决。比如说前一阵子报纸上说,旧金山哪个胡同里有吸毒的,游民在里头住等等,周围邻居们就自己想办法钉上个木头,把胡同给封了,游民就进不去了,吸毒的就不能在里头呆着。但是,最后被政治人物议员命令把封住胡同的木头拆除了。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收到选民的报怨,因为他们要考虑自己的官位能不能保住,所以他就会命令把它拆掉。老百姓本来能解决自己这些问题的,因为这些为了权力的政客,就让这个问题解决不了。这都是一些例子。

什么样的人是美国合适的政治人物?真正懂得现实生活艰难和干实事的人

现在我们选出来的议员,或者说民意代表,都是些职业政治人物,或者很多人都是律师,或者从小就在社区搞这些运动,慢慢就开始选上议员,从县议员到州议员,一路选上去……

在国父看来,什么人是美国合适的政治人物呢?真正懂得现实生活困难的人。当初在宪法会议的时候,他们做过很多这个方面的争辩,最后他们的共识就是:得是那种汗流浃背的,能够真正的干实事的,有这种生活经验的人来管理国家才合适。

所以作为政治人物来说,每天都要面临不可预计的情况,他怎么去解决呢?他就得靠他的价值体系,他的知识和经验来解决。这些人就必须懂得生活的艰难和如何解决生活问题。

如果说一个社会活动人士,最后升成了一个很大的议员、很大的官员,他能做什么?就是他的一些个理想,他觉得这些穷人这么穷,那给他吃的呗;没地方住,给他房子住呗;想来美国就来美国呗……他就会这么去想。但是真正经商的人,懂得真正生活艰难的人,他会说这样是不行的!为什么给他免费的东西啊?他没有工作、没有付出劳动就拿到免费的东西,这样的人就会越来越多。他看问题的角度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做一个真正懂得生活艰难的人,有生活教育的人,他才知道碰到危难的时候,碰到麻烦事的时候,他能依靠的是他的原则、他的价值来做决定。

而那些个职业政治人物碰到问题时他关心的是什么呢?他不是真的找出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他关心的是他的选票,他怎么能让更多人选他,能保持他的政治权力。所以有的时候,在电视上看到那些人关注可怜的动物如何如何,感动人心,他可以骗你的选票,他们的注意力就放在这里,怎么能够拿到足够多的选票可以保持他的政治权力,而不是说怎么解决这个社会面临的真正问题。

解决当今出现的各类偏离的根本方法是回归到真实的历史教育

宪法第17修正案是个问题,就是把州的联邦参议员选举从州议会选举改为由民众直接选举。如果今天把它废掉的话,美国会有百分之多少的人支持?会很低。因为大家没有足够多的知识,不了解这些事情,所以很少的人会支持这件事情。

因此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是回归到历史教育,我们的学校要教育真实的美国历史,要教孩子们什么行得通,什么行不通;要教育大众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案是在政治权力和人心之间取得良好的平衡。所有这些教育原先在美国的学校系统中都是常见的,都是常识,但现在已经都流失了。

为什么国人的注意力应集中在州政府而非联邦政府层面?

今天大家都把注意力和精力都集中在联邦政府层面,不对的,人们的注意力应该集中在州的层面去,集中在地方政府上。因为这种集中在联邦政府,会导致人们出现一种错误的观念:人们开始只相信政府、迷信政府,特别是中央政府。这是不对的!我们很多事情是要自己做决定的,所以更要相信的是州长和地方政府。

其实建国先父们就已经预见了这种情形,他们才规定:第一,参议院要独立;第二,议员是从州选出来的,所以他们要听州的话,这样才能防止联邦政府不断做大,最后侵犯到各州,侵犯到人民的权利。

物极必反,真正解决当今美国出现的种种政治问题,要通过一场巨大的危机

我最后想说的一点,我以前没说过。我认为,真正要想解决美国的这些政治上的问题,其实要通过一场巨大的危机,真的是弄得一塌糊涂,国家出了很多很多问题,那个时候人们才会去冷静地思考该怎么办?人们才会去拿自己的州和别的州比较:那些仍然按照宪法原则在运转的州,他们挺不错的。当我们自己把自己搞黄了,那个时候我们才从那些好州中去学良好的治国的理念,治州的理念。

也就是说,真正问题的解决,要靠一场巨大的危机,就是物极必反,坏到那种程度了,人们才开始反省。所以那些出问题的州,要坏到非常非常坏的程度,才会有冷静的人跑出来说,咱们搞错了,我们得按照正确的方法来管理我们的社会。

所以我认为,只有在那种危机之下,美国才有可能废掉宪法第17、第16修正案,以及把第14修正案重新写过。那个时候,包括宗教的教导,才能重新成为我们道德的准则。

相关回顾:宪法第17修正案指的是,各州联邦参议员改为由民众直接选举,而之前则是由州议会选举产生。宪法第16修正案开始允许联邦政府征收所得税。而宪法第14修正案,是美国内战之后通过的,原本用意是解放黑奴、废除奴隶制,但此修正案也同时扩展了本来受宪法限制的联邦政府权力,让联邦政府的一些法律能够压倒一些州法律。

(待续,敬请关注)

缔造美国的故事(33): 宪法设计的重要原则是保护州权力,非个人权利

读本系列所有文章

责任编辑:辛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