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在天安門廣場上:趙紫陽曾經留下最後的身影(希望之聲合成)
在天安門廣場上:趙紫陽曾經留下最後的身影(希望之聲合成)

中共總書記竟是個“高危職業”,其中一位想退黨都不能!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1月30日】(作者:江峯)1989年的北京,夏天的喧囂來得很早。

廣大青年學生和民衆,在天安門廣場——這個古老的國家的政治中心開展了一場民主運動。

中國往哪裏去?民主運動會迎來怎樣的結局?

中央當時有着明顯不同的聲音,但是對外還是鐵板一塊。直到有一天,一個大家熟悉的面孔出現在廣場的學生當中,他拿着手提揚聲器說:

“同學們,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

“你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你們不像我們。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

講這話的人就是趙紫陽,當年的中共中央總書記。

趙紫陽出生在河南省滑縣的一個地主家庭,原名趙修業,後來改名趙紫陽。1935年北平一二九學生運動當中,他參加了臥軌請願,是中國最早的學生民主運動的參與者。1938年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市民展出橫幅懷念趙紫陽在農村改革時的貢獻(東方 )
市民展出橫幅懷念趙紫陽在農村改革時的貢獻(東方 )

在1949年以後,趙紫陽在基層、在四川、在內蒙、在廣東工作過。他的作風是硬朗實幹。1960年代初,趙紫陽主政廣東期間,親身體驗香港從那麼一個小漁村變成了世界的金融中心。而廣東由富裕的僑鄉陷入了飢餓和貧窮當中。

他親歷了廣東幾次大規模邊境偷渡衝關事件,深有感觸。文革期間,趙紫陽已經是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的時候,造反派要他交權。趙紫陽想了一個辦法,他對造反派說:

“這樣,一個是,整個省政府交給你們造反派,你們把廣東省管起來。”

造反派就傻眼了。他們只會造反、整人、舉紅旗,誰會管理那麼大的一個省份呢?

趙紫陽看着這些幼稚、激動的造反派,接着說:

“第二個就是,你們監督我趙紫陽,但是所有的事情還是我們原來的領導班子來做,你看怎麼樣?”

“好好好好,”造反派高興了,“又把你打倒了,監管你了,還是你們繼續管這個事。”

趙紫陽用政治智慧巧妙過關,但是遭到了周恩來的痛批,後來這批鬥讓他對中共有了大徹大悟。趙紫陽後來親口對兒子趙二軍說:

“世界上別的國家的黨是居安思危,而中共是居危思安。從前自己是在臺上的,有整人的權力,從來不會感受到被人整是什麼滋味。那是丟掉人格,沒有尊嚴,踐踏人性。”

趙紫陽儘管在文革時候是備受衝擊和打壓,但是,他重新被啓用後,對當時的造反派這些年輕人寬大處理,沒有追究他們。他認爲年輕人是無辜的,需要反思的是產生這種罪惡的制度。

70年代中期,文革當時還沒有完全結束,趙紫陽從廣東來到了四川主持工作,他一反共產黨人的那種整人的傳統,展現出了一副理性、開明的風氣。

改革開放初期,趙紫陽在四川大力推進農業工業體制改革。老百姓都說:“要吃糧,找紫陽。”口碑很好!

1980年,趙紫陽進入政治局常委,後來擔任了總理,當時有不少體制內高層人士,儘管都遭受了文革這些運動的迫害,但都認爲,這個黨可以自己糾正錯誤,幾乎沒有人從根本上來質疑共產黨創造的這個制度。

這個一黨專政的危害,趙紫陽也是這樣的共產黨人,他也把希望寄託在共產黨能夠自我糾錯上,積極的保護自由知識分子的這個總書記胡耀邦後來因爲反自由化不利,被鄧小平給拉下臺來了。

趙紫陽(1985年)(	Rob Bogaerts / Anefo/維基)
趙紫陽(1985年)( Rob Bogaerts / Anefo/維基

所以1987年,趙紫陽那就接任當上了中共總書記,他開始啓動和領導這個政治改革運動,爲中國從閉關鎖國的計劃經濟轉變爲全球性的市場經濟奠定了基礎。他在任期間是中國最爲開放的時期,言論自由、出版自由,這個限制都放鬆了。

1989年,胡耀邦去世,廣大青年學生和民衆舉行了大規模的紀念和示威活動,之後發展成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

在“六四”學運問題的處理上,趙紫陽他一路的政改思路表現出來了,特別明顯。他說:

“要對話,不是對抗,在民主與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

當時趙紫陽不認爲學生們是要來推翻社會主義制度。趙紫陽相信,只要通過社會協商對話,增加政治透明度,完全可以緩和社會矛盾,讓這一場學潮成爲推動中國政治改革的一份積極力量。

但是,有的人不這麼看了。5月17日,鄧小平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議,要求黨內保持一致,打算使用軍隊鎮壓學生運動。

會議上趙紫陽環視四周,楊尚昆、喬石、李瑞環,這些原來都是支持學生的,現在表態支持軍隊鎮壓了,在共產黨幾十年的運動中,趙紫陽不知有多少次違心表態了。

這一輩子退縮,這一次他不想退了。用百姓的血汗錢養了軍隊,軍隊掉轉頭把老百姓殺掉,這碰觸了這條屬於做人的底線。趙紫陽決定,不再違心妥協,他決定背叛這些同志們,他說 “不”!

瞬間他就失去了權力,被迫下臺,成爲胡耀邦之後,第二個被罷黜的中共改革派領導人。但是不同於當年的耀邦,紫陽拒絕在批判他的共產黨中央全會上自我檢討、自我閹割。他成爲了一個專制型政黨內罕見的有良心的叛逆者。

5月19日,就是咱們剛纔這個節目一開始的那一幕,趙紫陽前往天安門廣場,對學生髮表了談話。說完,趙紫陽在廣場的學生們的鼓掌聲中向學生們鞠躬。學生哭了,趙紫陽也幾度哽咽。

趙紫陽隨手拿着小喇叭,身穿中山裝的這個形象,是趙紫陽離開政壇的最後一次向公衆亮相,這也是中國現代史永恆定格的一個畫面。

朋友們,從此發自黨內改革的一線希望破滅,中華民族陷入更深的黑暗當中。被撤之後的趙紫陽一直是官方忌諱的話題,他被軟禁在家了。

早期鄧小平發現這江澤民心口不一,搞表面文章,對改革並不珍惜,所以多次就表示說,趙紫陽,你只要認錯就可以恢復工作。但是趙紫陽堅持說對民族、對人民負責,站在真理一邊,絕不妥協。

1991年,趙紫陽發現,這個蘇聯解體,人民去砸了克里姆林宮那個塔頂上紅五星,這有多恨啊!還砸蘇共的牌子。他說,人民絕大多數已經拋棄了那個制度。

蘇聯解體:八一九事件時的莫斯科街頭坦克( T-80 1991 coup attempt04.jpg: Almog)
蘇聯解體:八一九事件時的莫斯科街頭坦克( T-80 1991 coup attempt04.jpg: Almog)

1994年元月,趙紫陽有明確表示,改革開放目的是什麼?要把國家納入現代世界文明和世界市場經濟體系當中去,就是要高舉民主旗幟,要實行民主政治,結束無產階級專政。

1996年,趙紫陽明確表示說,一個國家要實現現代的市場經濟、現代文明,就必須實行政治體制上的議會民主制。

趙紫陽人生最後的日子裏,兩次正式向黨中央提出退黨,中央是諱莫如深。

儘管組織上,趙紫陽無法得到批覆,但是他的靈魂已經得到自由,他告訴兒女:“我死後,不進八寶山!”

民衆在富強衚衕6號趙紫陽故居悼念趙紫陽逝世十週年(voa)
民衆在富強衚衕6號趙紫陽故居悼念趙紫陽逝世十週年(voa)

2005年的1月17日凌晨,趙紫陽病情惡化。他的五個子女向父親做最後的傾吐。

趙五軍說:“爸爸,您放心,我們已經知道了什麼是善良和正直。”

“我們所作所爲絕不會玷污您的名字。”

很少在孩子們面前掉淚的趙紫陽,淚水流淌不止。

7點1分,趙紫陽心臟停止跳動。

再也沒有人能夠禁錮他的心靈了,爲了讓人們忘卻歷史,官方打壓民間的悼念活動,趙紫陽的名字成爲中國官方的禁忌。

16年的軟禁生涯,在漫長的人類歷史當中滄海一粟都算不上。但是對於不少中國人來說,已經足夠長了,長到讓他們不知道趙紫陽其人其名,長得足夠讓他們淡忘中國曾經有過一羣人用年輕的鮮血對民主自由的奮鬥!

歷史上的今天,趙紫陽

你能阻攔人們的悼念,

你無法阻止人們的思念,

你能禁錮一個身軀,

但是你無法禁錮一個  高貴的靈魂!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