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王先生(Jason Wang)说,72岁母亲感染武汉肺炎后病危后,当地医院隐瞒病情,这让他感到很气愤。(周月谛/大纪元)
王先生(Jason Wang)说,72岁母亲感染武汉肺炎后病危后,当地医院隐瞒病情,这让他感到很气愤。(大纪元)

母亲武汉感染新冠状病毒 儿子多伦多求助大纪元获救

【希望之声2020年1月30日】(本台记者王倩采访报导)最近,多伦多的一位王先生为了营救在武汉感染武汉肺炎的母亲求助无门,后来找到《大纪元》将自己的遭遇曝光后,他的母亲终于得到退烧的药物,他感谢并且称赞《大纪元》在国内的影响力,武汉他家那个社区有了报导才有了反应。

王先生表示,目前他的母亲发烧已经下降到38度C以下,但是依旧在家里自己隔离,因为医院没有足够、空的床位可以收治她。王先生的亲戚和朋友里面就已经有四到五位老人已经被感染了肺炎,情况跟他的母亲一样,高烧40度一直不退的典型症状,但是医院没有办法给他们确诊是否得了武汉肺炎,因为推说没有试纸给他们做检测。

【录音】他们就是做CT,CT照出来说,告诉你你的肺部被感染了,但是至于说你的肺部是被什么样的病毒感染的,没有办法知道、不确诊。他会在你的CT报吿上写你的双肺感染,但是他没有告诉你是被什么病毒、他不会明确地写说是武汉肺炎,他只告诉你是肺炎,并且没有告诉你说这个病有没有传染性。他只告诉你肺部感染,就结束啦!但是我觉得就算你不确诊,你起码应该告诉患者,你这有传染的可能性,请大家提前做好预防工作。

据45岁的王先生介绍,住在武汉市的王母于1月15日出现发烧症状。高烧40度一直不退,于是她在19日到武汉市第四医院急诊内科门诊做CT检查。

武汉市第四医院的诊断报告单显示,72岁的王母的症状是“双肺感染性病变,建议治疗后复查”。王母取了3天的药、打了3次针后,浑身依然感到虚弱。截至1月27日,王母已高烧12天,一直无法进食,连日来卧床不起。

武汉医疗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王先生,“双肺感染性病变”实际上就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指的就是武汉肺炎。“双肺感染性病变”是行业内部术语,医护人员不想让家属感到惊慌,所以在诊断报告单上写得很隐晦。

按照政府的规定,肺炎患者应向社区中心主任登记,由他们向上级报告,王先生说:当地政府解决不了问题,只能等着,自行在家隔离。

【录音】这只能是唯一的办法,只能在家里隔离。医生有可能会给你开一点点药物嘛,但因为你回家隔离的话,你大部分药物还是需要你自行到药店去购买。非常的紧张,现在医院和药店的药物都非常的紧张,基本上都处于限量的供应。

王先生根据从武汉得到的最新情况表示,很多典型发热状态的这些被感染者没给确诊的,因为人数太多了,现在武汉市开始划分出了一些叫定点医院的地方,专门为这些发热的病人看诊,病人依然人满为患。

【录音】到我昨天晚上我爸告诉我他们医院是怎么样子,他说排队从早上去挂号,到你真正能够拿到药或打到针甚至要排到十个小时,而且很多人都是自己带着被子,直接睡在门诊大厅里面。我们家对面的定点医院就是这样子的。但是它(定点医院)增加的速度哪有患者增加的速度快啊。因为大家就像一个漏斗一样,因为像我妈这个状态的人、不确诊的人很多,这些人都是自行回家隔离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没有人保证它真的不会传染给其他的百姓,这样的潜在的患者就会越来愈多,同时医院的现在医护的能力、药品的供给,还有床位,基本上是没有增加的。所以我觉得在后面的一两个月以来,对整个医疗环境的挑战是越来越大。

王先生正在联络加拿大这边的中国朋友,也在想办法去筹集一些医疗、还有医院护士他们需要的东西,但是他们在寄回去的物流上面也是遇到了一些问题,发现没有渠道可以很快速的把这些东西寄回到国内去,因此他们还在想办法。王先生之前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关键问题在于中共。他说:“现在病毒已被蔓延到多个国家,中共应该对病毒的蔓延负责。中共在不向老百姓提供食物与药物的情况下封城,真是草菅人命。”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