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国古典乐曲欣赏】春绿江南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文物,也孕育了一方音乐。江南的乐风,清雅、灵秀,富于感性。
中国古典乐曲欣赏 - 1 / 145

【中国古典乐曲欣赏】春绿江南

【希望之声2020年1月30日】(主持人:水晶)各位听众朋友,您今天好吗?欢迎再次来到<中国古典乐曲欣赏>,和我一起领略属于我们民族的音乐与故事。我是水晶。

季节的流转,春夏秋冬,总是这般的周而复始,循环不已。天之道,他的奥秘,他的恒久不移,也总是这般时时刻刻,环绕着你我。

中国传统二十四节气中,「立春」,位居其首。每年(阳历)二月初立春过后,天气逐渐地和暖,随着东风轻拂,鸟儿开始鸣唱欢快旋律,无数的缤纷蓓蕾等待绽放。

水晶曾跟听众朋友聊过,我们古老的音乐律制--「十二律吕」。十二个律吕,包含了六阳六阴,能够与一年的十二个月份相对应。其中,对应着春临大地的那一个乐管就是--「太簇」。(在音乐界,我们也习惯把太簇读作「太凑」,就是与紧凑的「凑」同一个读音)

那么,在你的经验里,春天的气息,该是怎样的呢?

本集节目,就让水晶和你一块儿来感受,来自南方、属于春天的音符。

请先欣赏,以民族管弦乐团演奏的作品--《春》。

 

【春】 作曲/卢亮辉  演奏/台湾爱乐民族管弦乐团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刚才水晶吟诵的这阕词,词的起始,就像俯瞰延展的慢镜头,逐步地推开:小桥如画,柳条迷濛含烟,远远近近的映着翠绿的帘幔。「十万人家」,点出她的富庶,而这座富丽之城,已经繁华了千百年。

这首词,《望海潮》,所咏赞的城市,是今日的杭州。那令人惊叹的文采,则来自北宋词家--柳永

柳永的《望海潮》,将江南之美,刻划的淋漓尽致,如在眼前。一百多年后,北方金国君主完颜亮读到这首词作,看见「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之句,不禁大感倾慕,心生向往;据说他因此想把这大好河山占为己有……

 

当然,将金国南侵宋朝,咎因于一首词作,是过于简化金军种种复杂的政治意图;完颜亮也兵败于采石矶,最终并没能越过瓜洲渡头。然而,这也正足以说明,柳永笔下的钱塘,是多么让人心醉!而自古以来的江南,有多么的美丽!

刚才为您播放的《春》,是台湾当代作曲家卢亮辉所谱写的《春》《夏》《秋》《冬》系列套曲之一。以四个季节,寄托了四种不同的音乐色彩和生命领悟。前面第一部份是「春晨」,满蕴著和煦与希望。以「笙」幽幽吹奏出的春天主题,真的非常动人。

接着我们聆听,《春》的第二个段落:春游。笛子与扬琴奏出了雀跃的心情,弦乐声部二胡再将这个主题延伸发展。

 

【春】 作曲/卢亮辉  演奏/台湾爱乐民族管弦乐团

 

在北宋当时,流传这么一句话:「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可见得柳永词作受到欢迎的程度,巷陌、街头,人人都喜爱,并深受感动。

一方水土,养育了一方文物,也孕育了一方音乐。江南的乐风,本就灵秀、清雅,富于感性。而宋代的词,能够歌唱,也能赋之以管弦伴奏;在与这文学形式相结合之后,音乐的内容周延在方方面面,表现力更加丰厚与细腻。

柳永,对音律有着高度的敏锐,他善于采撷民间曲调,创编而成新的曲式、新的词牌。《望海潮》这一词曲,便是由柳永所创建。

虽然才气过人,但柳永的仕途却并不得志,在第一次科举落败后,失意的他,曾写下:「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后来让宋仁宗瞧见,可惹怒了皇帝,第二次科举,皇上发下旨谕:「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下面水晶为您播放--《雨碎江南》。

 

【雨碎江南】

 

柳永一生,有大半都在流离中渡过,或许因为如此,他所书写的别离之思与痴念之情,总是无比动人心魄。

在宋仁宗亲笔否决他以后,柳永常半自嘲、半伤怀的称自己是--「奉旨填词柳三变」。

「三变」,是他的本名,尔后,他改名为「永」。

由「三变」改而为「永」,「永」之一字,流露的,是柳永心中甚么样的了悟?又甚么样的企盼呢?

 

虽然仕途多舛,不受重用;虽然浪迹天涯,半生飘泊;但对宋代中国的词调音乐,柳永,留下了一道永难抹灭、也很难被超越的光芒,更启迪了之后的苏轼与周邦彦等名家。

您是否也正蜇伏于生命中的寒冬呢?盼望我们都能有勇气,等待那终会到临的春天!

水晶感谢您的收听。<中国古典乐曲欣赏>,我们下次见!

 

(撰稿: 水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