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參與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武漢醫療救治中心(美聯社)
參與治療新型冠狀病毒患者的武漢醫療救治中心(美聯社)

權威發現: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疑是人工合成生化武器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在中國武漢開始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越來越嚴重,其傳播源頭目前仍是迷霧重重。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此前一直被指是播毒源頭,但後來引起質疑。近期出現另一論證,指存在安全隱患的武漢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武漢P4實驗室)極可能是播毒源頭。這個實驗室與北京當局的祕密生化武器計劃有關。有印度科學家發現了該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證了“武漢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證據。

印度科學家稱發現新型冠狀病毒被基因改造證據

1月31日,Tyler Durden在零對衝(Zero Hedge)網站發文稱,在過去幾天中,主流媒體大力報導有關2019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有報導稱北京當局是通過加拿大一項科研計劃項目中獲得冠狀病毒的,並由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製開發將它製作新的冠狀病毒,具有生物化學武器的功能。不知何故,武漢病毒研究所泄露了這種新型冠狀病毒。而官方宣稱病毒來源於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這隻是一個藉口。現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學家指出2019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中的不規則性,表明該病毒可能是出於製造武器目的經過基因改造過,它不但是一種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1月31日,Anand Ranganathan在個人推特發文寫道:“噢,我的上帝。印度科學家剛剛在2019-nCoV病毒(2019新型冠狀病毒,又稱武漢肺炎病毒)中發現了類似HIV病毒(愛滋病毒、AIDS病毒)的插入物(氨基酸序列),而其它任何冠狀病毒都沒有發現這種插入物。他們暗示這種中國(武漢肺炎)病毒可能是人工設計的,‘不是偶然發生的’。如果是真的,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根據印度科學家的英文論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內容顯示,2019-nCoV病毒(武漢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個不連續位點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質的立體結構上,這4個插入位點恰好與動物細胞膜上的病毒受體相互結合。即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能力與愛滋病毒一樣,其毒性則仍由冠狀病毒所決定。這4個插入位點在其它冠狀病毒中不存在,這麼巧妙的變異是不可能在自然界中發生的,這肯定是人工設計的病毒。論文還提到,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所的周鵬實驗室在幾天前發表的論文中,發現了S蛋白的這4個插入物中的3個。

絕密:“武漢肺炎”或與北京祕密生化武器計劃有關

美國《華盛頓時報》(Washington Times)1月24日報導,研究過中國生物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北京當局的祕密生化武器計劃有關。肖漢姆說:“就(醫學病毒)研究而言,這個研究所的某些實驗室可能至少參與了中國(生化武器)的研究工作,但還不是中國生化武器的主要設施。”

生化武器研究是軍民兩用研究的一部分,並且絕對是祕密的計劃。

《華盛頓時報》說,在研究人員對新冠狀病毒的基因組進行測序後,將有可能確定或提示病毒的來源。

原紅十字會項目高管的任瑞紅認爲:“新冠狀病毒現在非常符合生化武器的特徵。我覺得對於這樣一個病毒實驗室,這個選址它爲什麼會選擇在武漢一個這麼人口稠密的、交通發達的地方?再也沒有比這個地方更容易傳播的了,你不覺得這個不可思議嗎?我現在也沒想明白。這個就看有沒有更多的消息能夠釋放出來。”

華南海鮮市場被指非病毒的源頭 武漢P4實驗室成爲關注焦點

有關華南海鮮市場並非病毒源頭,此前已有論證。國際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Lancet)發表論文認爲,武漢的華南海鮮市場可能並非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地,而且病毒出現的時間推斷應在去年11月左右。

專家認爲,在該市場大規模爆發疫情之前,已有非該市場接觸者受到感染,源頭指向專門研究及存放最危險病毒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

據《柳葉刀》研究發現:第一起武漢肺炎病例與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完全無關。第一例患者於去年12月1日出現,第41例患者是在今年1月1日出現,中間竟然沒有任何傳染病傳播學的聯繫,也就是他們是從不同渠道感染了病毒,因此毒源不止一個,而且無法定位。

英國《每日郵報》引用專家的警告暗示,武漢肺炎的病毒有可能來自當地一座專門負責研究SARS與伊波拉等致命病毒的實驗室,畢竟中國過去就曾有SARS病毒從實驗室外泄的不良記錄。

根據瞭解,2018年初正式運行、簡稱武漢P4實驗室的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專門研究SARS和伊波拉等危險病原體,而且與武漢肺炎病毒來源─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相距僅約32公里。

因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是中國唯一的P4生物實驗室,可以進行相關病毒人工基因變異干預,成爲“武漢肺炎”疫情爆發的重要線索。

哈佛大學資深流行病學家埃裏克.費格丁博士(Dr.Eric Feigl-Ding)日前在推特指出,中共很早就對新型冠狀病毒有所研究。另外,他還從學術角度質疑,這次病毒流行很不尋常:

1)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並非病毒的源頭;

2)這次病毒變異的非常迅速;

3)這次病毒的基因組序列的中段,是在以前的冠狀病毒從未見過的;

4)而這個前所未見的基因組序列中段正是可以入侵宿主細胞蛋白的關鍵要素。

英國《每日郵報》早前的報導表示,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指,病毒的變異只有兩種渠道:一是,自然變異;二是,人工干預。如果是自然變異,這種病毒精確換掉4個蛋白至少要經歷1萬次以上的變異才能實現,機遇極小。

假如不是自然變異,那就只有一種人工干預基因改變的可能性。這篇論文從專業角度得出的結論就是: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人工干預基因改變的可能性很大。那麼是誰精準地改變了病毒的4個蛋白呢?

“財經冷眼”:武漢P4實驗室--肺炎病毒製造者被鎖定

大陸財經日報《每日經濟新聞》援引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的團隊資訊稱,這次在武漢最新發現的冠狀病毒——nCoV-2019與一種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序列一致性高達96%。但是迄今爲止,中國疾控部門沒有對造成此次新型冠狀病毒進行疫源調查,並且將流行病調查的基礎線索、華南海鮮市場的現場破壞殆盡。

《Nature》曾發表有關研究專案,早在2018年,由武漢P4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石正麗團隊、中國軍事科學院合作的研究項目,就發現了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並且該病毒導致了數萬頭豬死亡。

署名“財經冷眼”的財經評論人士在他1月31日發佈的視頻分析指出,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這次從武漢爆發的肺炎病毒來自於武漢的P4實驗室。P4病毒實驗室的學科組組長周鵬,研究的項目正是與蝙蝠冠狀病毒相關的領域。

2018年4月,央視新聞24小時節目報道武漢病毒研究所可以從蝙蝠身上提取冠狀病毒,是在廣東近萬頭豬感染死亡後提取,已達到相當高的水平。張鵬在節目裏介紹,不僅將這種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成功分離了出來,可以認爲雖然不會傳染人,但是和2003年爆發的SARS有很多相似。

“財經冷眼”表示,中國人是不吃蝙蝠的,吃蝙蝠的第一是非洲,第二是泰國,不懂的可以看自然密碼,毒蟲盛宴,爲什麼他們沒有肺炎?現實中,你見過誰吃?現在整個輿論都在引導蝙蝠,說明是此地無銀三百兩!爲分離出來的蝙蝠病毒泄露打掩護!

文章認爲,這次在武漢肺炎爆發中發現的冠狀病毒—nCoV-2019與一種蝙蝠身上的冠狀病毒序列一致性高達96%,兩種病毒相似性這麼高,是非常少見的,說明兩者之間存在很強的關聯性,武漢肺炎病毒很可能是蝙蝠冠狀病毒變異的產物,或者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合成新SARS-COV毒株泄露所至。

文章指出,肺炎病毒製造者被鎖定,這個男人將成世界公敵!爆發前3個月武漢進行防擴散演習。去年9月18日,武漢軍運會前,武漢天河機場進行冠狀病毒擴散演習,官媒都有報道。說明中共對武漢發生冠狀病毒泄露有所預料,提前進行演習防備;只是沒有想到爆發這麼快,導致現在無法收場。

中共體制下的實驗室不安全:中國的“切爾諾貝利”

英國《每日郵報》早前的報導表示,美國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表達了對中國設立P4實驗室可能會造成病毒外泄的擔心。他認爲,中國體制下創造的文化會使實驗室變得不安全,因爲言論自由和信息公開對科學發展尤爲重要。

《每日郵報》在這篇1月23日首發、25日更新的報導中指出,美國馬里蘭州的生物安全顧問崔凡(Tim Trevan)曾在2017年告訴自然期刊,他擔心缺乏言論自由且資訊不公開的中國文化,會導致武漢P4實驗室安全堪虞,而且該實驗室內保存有SARS等病毒。

《柳葉刀》引述中國紅十字會原項目高管李原稱,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從建設之初,就透明度嚴重不足,比如,新建了不讓法國合作方知道的內容,以及由和軍方關係密切的公司建設。

國會山報(The Hill)1月28日發表文章稱:中國最近爆發的致命冠狀病毒疫情始於2019年12月上旬,在武漢迅速蔓延到全國乃至世界各地,這表明中共獨裁政權可能加劇自然災害或人爲災害,例如1979年蘇聯斯維爾德洛夫斯克炭疽熱爆發。1986年,蘇聯人最初也是在切爾諾貝利核事故中撒謊,然後纔有物理證據迫使他們透露真相。

中共遵循了這種大流行的蘇聯劇本:2019年12月8日,醫生證實了第一位冠狀病毒患者,但直到12月30日,官員們才向公衆發出警報,他們錯過了控制病毒傳播的寶貴的前三週時間。同時,當局拘留並處罰了八名義士,因爲他們通過社交媒體警告公衆病毒的危險。

如今疫情已經觸及了許多中國人。人們試圖將醫療用品運送到武漢,但說警方經常阻止他們。一個人在推特上發表了他的故事,說他和他的朋友籌集了資金,購買了4,407箱口罩和護目鏡,但當地政府威脅要是如果他不停止活動就將他入獄。

外界認爲,中共當局最初沒有透露大流行的嚴重性,是因爲它們擔心這場悲劇可能引發大規模抗議活動,動搖其政權。中共爲了維護統治,在危機面前,還要刻意展現繁榮、和諧與穩定假象,這樣必然會以犧牲中國和全世界人民的健康和生命爲代價。

責任編輯:元明清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