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参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武汉医疗救治中心(美联社)
参与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患者的武汉医疗救治中心(美联社)

权威发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疑是人工合成生化武器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在中国武汉开始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越来越严重,其传播源头目前仍是迷雾重重。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此前一直被指是播毒源头,但后来引起质疑。近期出现另一论证,指存在安全隐患的武汉中科院病毒研究所(武汉P4实验室)极可能是播毒源头。这个实验室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有印度科学家发现了该病毒被人工插入病毒蛋白,似乎印证了“武汉肺炎”病毒是中共生化武器的证据。

印度科学家称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被基因改造证据

1月31日,Tyler Durden在零对冲(Zero Hedge)网站发文称,在过去几天中,主流媒体大力报导有关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有报导称北京当局是通过加拿大一项科研计划项目中获得冠状病毒的,并由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制开发将它制作新的冠状病毒,具有生物化学武器的功能。不知何故,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了这种新型冠状病毒。而官方宣称病毒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这只是一个借口。现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学家指出2019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中的不规则性,表明该病毒可能是出于制造武器目的经过基因改造过,它不但是一种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1月31日,Anand Ranganathan在个人推特发文写道:“噢,我的上帝。印度科学家刚刚在2019-nCoV病毒(2019新型冠状病毒,又称武汉肺炎病毒)中发现了类似HIV病毒(爱滋病毒、AIDS病毒)的插入物(氨基酸序列),而其它任何冠状病毒都没有发现这种插入物。他们暗示这种中国(武汉肺炎)病毒可能是人工设计的,‘不是偶然发生的’。如果是真的,真是令人感到恐怖。”

根据印度科学家的英文论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内容显示,2019-nCoV病毒(武汉肺炎)的刺突蛋白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质的立体结构上,这4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相互结合。即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能力与爱滋病毒一样,其毒性则仍由冠状病毒所决定。这4个插入位点在其它冠状病毒中不存在,这么巧妙的变异是不可能在自然界中发生的,这肯定是人工设计的病毒。论文还提到,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的周鹏实验室在几天前发表的论文中,发现了S蛋白的这4个插入物中的3个。

绝密:“武汉肺炎”或与北京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

美国《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1月24日报导,研究过中国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北京当局的秘密生化武器计划有关。肖汉姆说:“就(医学病毒)研究而言,这个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可能至少参与了中国(生化武器)的研究工作,但还不是中国生化武器的主要设施。”

生化武器研究是军民两用研究的一部分,并且绝对是秘密的计划。

《华盛顿时报》说,在研究人员对新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进行测序后,将有可能确定或提示病毒的来源。

原红十字会项目高管的任瑞红认为:“新冠状病毒现在非常符合生化武器的特征。我觉得对于这样一个病毒实验室,这个选址它为什么会选择在武汉一个这么人口稠密的、交通发达的地方?再也没有比这个地方更容易传播的了,你不觉得这个不可思议吗?我现在也没想明白。这个就看有没有更多的消息能够释放出来。”

华南海鲜市场被指非病毒的源头 武汉P4实验室成为关注焦点

有关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病毒源头,此前已有论证。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发表论文认为,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可能并非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地,而且病毒出现的时间推断应在去年11月左右。

专家认为,在该市场大规模爆发疫情之前,已有非该市场接触者受到感染,源头指向专门研究及存放最危险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据《柳叶刀》研究发现:第一起武汉肺炎病例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完全无关。第一例患者于去年12月1日出现,第41例患者是在今年1月1日出现,中间竟然没有任何传染病传播学的联系,也就是他们是从不同渠道感染了病毒,因此毒源不止一个,而且无法定位。

英国《每日邮报》引用专家的警告暗示,武汉肺炎的病毒有可能来自当地一座专门负责研究SARS与伊波拉等致命病毒的实验室,毕竟中国过去就曾有SARS病毒从实验室外泄的不良记录。

根据了解,2018年初正式运行、简称武汉P4实验室的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专门研究SARS和伊波拉等危险病原体,而且与武汉肺炎病毒来源─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相距仅约32公里。

因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

哈佛大学资深流行病学家埃里克.费格丁博士(Dr.Eric Feigl-Ding)日前在推特指出,中共很早就对新型冠状病毒有所研究。另外,他还从学术角度质疑,这次病毒流行很不寻常:

1)武汉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病毒的源头;

2)这次病毒变异的非常迅速;

3)这次病毒的基因组序列的中段,是在以前的冠状病毒从未见过的;

4)而这个前所未见的基因组序列中段正是可以入侵宿主细胞蛋白的关键要素。

英国《每日邮报》早前的报导表示,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指,病毒的变异只有两种渠道:一是,自然变异;二是,人工干预。如果是自然变异,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

假如不是自然变异,那就只有一种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这篇论文从专业角度得出的结论就是: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是谁精准地改变了病毒的4个蛋白呢?

“财经冷眼”:武汉P4实验室--肺炎病毒制造者被锁定

大陆财经日报《每日经济新闻》援引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的团队资讯称,这次在武汉最新发现的冠状病毒——nCoV-2019与一种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但是迄今为止,中国疾控部门没有对造成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进行疫源调查,并且将流行病调查的基础线索、华南海鲜市场的现场破坏殆尽。

《Nature》曾发表有关研究专案,早在2018年,由武汉P4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石正丽团队、中国军事科学院合作的研究项目,就发现了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状病毒,并且该病毒导致了数万头猪死亡。

署名“财经冷眼”的财经评论人士在他1月31日发布的视频分析指出,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这次从武汉爆发的肺炎病毒来自于武汉的P4实验室。P4病毒实验室的学科组组长周鹏,研究的项目正是与蝙蝠冠状病毒相关的领域。

2018年4月,央视新闻24小时节目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可以从蝙蝠身上提取冠状病毒,是在广东近万头猪感染死亡后提取,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张鹏在节目里介绍,不仅将这种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成功分离了出来,可以认为虽然不会传染人,但是和2003年爆发的SARS有很多相似。

“财经冷眼”表示,中国人是不吃蝙蝠的,吃蝙蝠的第一是非洲,第二是泰国,不懂的可以看自然密码,毒虫盛宴,为什么他们没有肺炎?现实中,你见过谁吃?现在整个舆论都在引导蝙蝠,说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为分离出来的蝙蝠病毒泄露打掩护!

文章认为,这次在武汉肺炎爆发中发现的冠状病毒—nCoV-2019与一种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序列一致性高达96%,两种病毒相似性这么高,是非常少见的,说明两者之间存在很强的关联性,武汉肺炎病毒很可能是蝙蝠冠状病毒变异的产物,或者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合成新SARS-COV毒株泄露所至。

文章指出,肺炎病毒制造者被锁定,这个男人将成世界公敌!爆发前3个月武汉进行防扩散演习。去年9月18日,武汉军运会前,武汉天河机场进行冠状病毒扩散演习,官媒都有报道。说明中共对武汉发生冠状病毒泄露有所预料,提前进行演习防备;只是没有想到爆发这么快,导致现在无法收场。

中共体制下的实验室不安全:中国的“切尔诺贝利”

英国《每日邮报》早前的报导表示,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表达了对中国设立P4实验室可能会造成病毒外泄的担心。他认为,中国体制下创造的文化会使实验室变得不安全,因为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对科学发展尤为重要。

《每日邮报》在这篇1月23日首发、25日更新的报导中指出,美国马里兰州的生物安全顾问崔凡(Tim Trevan)曾在2017年告诉自然期刊,他担心缺乏言论自由且资讯不公开的中国文化,会导致武汉P4实验室安全堪虞,而且该实验室内保存有SARS等病毒。

《柳叶刀》引述中国红十字会原项目高管李原称,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从建设之初,就透明度严重不足,比如,新建了不让法国合作方知道的内容,以及由和军方关系密切的公司建设。

国会山报(The Hill)1月28日发表文章称:中国最近爆发的致命冠状病毒疫情始于2019年12月上旬,在武汉迅速蔓延到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这表明中共独裁政权可能加剧自然灾害或人为灾害,例如1979年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热爆发。1986年,苏联人最初也是在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中撒谎,然后才有物理证据迫使他们透露真相。

中共遵循了这种大流行的苏联剧本:2019年12月8日,医生证实了第一位冠状病毒患者,但直到12月30日,官员们才向公众发出警报,他们错过了控制病毒传播的宝贵的前三周时间。同时,当局拘留并处罚了八名义士,因为他们通过社交媒体警告公众病毒的危险。

如今疫情已经触及了许多中国人。人们试图将医疗用品运送到武汉,但说警方经常阻止他们。一个人在推特上发表了他的故事,说他和他的朋友筹集了资金,购买了4,407箱口罩和护目镜,但当地政府威胁要是如果他不停止活动就将他入狱。

外界认为,中共当局最初没有透露大流行的严重性,是因为它们担心这场悲剧可能引发大规模抗议活动,动摇其政权。中共为了维护统治,在危机面前,还要刻意展现繁荣、和谐与稳定假象,这样必然会以牺牲中国和全世界人民的健康和生命为代价。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