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習近平和李克強(美聯社)
習近平和李克強(美聯社)

鄭中原:習近平領導李克強抗疫 王岐山搗亂?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日】武漢肺炎疫情嚴峻,李克強曾親赴武漢視察,習近平也表示親自指揮防疫工作。但是由王岐山掛名統領的紅十字會(簡稱紅會)系統卻爆出醜聞,令人懷疑,大疫當前,中共執政危機空前,中南海或已發生混亂?

中共當局1月25日特別成立“中共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該小組組長不是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而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1月27日,李克強親自抵達抗疫一線武漢考察抗疫工作。李克強強調說是受“習近平總書記委託”。

李克強這樣強調,未免有此地無銀三百兩之嫌。因爲在他擔任組長一職之後,就引發傳言紛紛,指李敢前往武漢,但習近平卻不敢。比起SARS時期,當時的國家主席胡錦濤親赴疫情嚴重地區,習近平可能怕染病?

但是習近平在28日接見世界衛生組織(WHO)代表團時,就特彆強調自己在防疫工作上扮演的重要角色。他對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稱,“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習說這句話,在中共的政治語境中還是容易理解,因爲他代表黨,黨控一切,任不任組長他都是“親自指揮”;因爲他也說了,抗疫要“堅決貫徹中央決策的部署”,“統一領導、統一指揮、統一行動”,似有所指。另一方面習是“一尊”的集權者,或者也生怕自己真的染病了中共政權不穩。不過這句話被王滬寧控制的新華社發稿時刪去了,王滬寧逆習之意,是忠是奸?

身爲習近平副手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一直未見有就疫情公開表態。但由王岐山任名譽會長的紅十字會,卻再次爆出醜聞。

在本次抗疫中,湖北紅十字會不顧前線醫療物資緊缺,將大批物資發給行政部門以及莆田系醫院,一線醫院得到的物資卻少的可憐,引發輿論質疑,紅會到底聽誰的?連“李組長”和“習指揮”都調度不了?

1月30日,湖北省紅十字會公佈的29日接收捐贈物資使用情況顯示,武漢防疫重點醫院武漢協和,獲發來自個人捐贈的3000個普通口罩和1.2萬元(人民幣,下同)捐款。公佈還顯示,武漢仁愛醫院和武漢天佑醫院分別拿到1.6萬個N95口罩,並共同拿到36萬元捐款。捐贈方爲北京森根比亞生物工程技術有限公司。

武漢天佑醫院是三甲醫院,屬武漢官方指定的61家發熱門診之一。但武漢仁愛醫院卻是一家以整形、人流和不孕不育爲主業的私營醫院,與防疫毫無關係。此前春雨醫生髮布的莆田系醫院名單中,仁愛醫院赫然在列。多個信息顯示,這家醫院的二股東陳志鬆的確是“莆田系”的重要成員。而“莆田系”前幾年因大學生魏則西之死而引發關注,卻又因有江澤民情婦、前人大副委員長陳至立做靠山,事件不了了之。

同是1月30日,武漢協和醫院通過微博,表示物資“不是告急,是沒有了”!再次向社會求助。

有武漢網友爆料指出,協和醫院爲防控疫情,此前曾帶着其它醫院繞過官方,直接向社會求助物資,無疑是向公衆宣佈疫情的實情和防疫物資的供給匱乏,讓當時宣稱“物資充足”的中共湖北省委下不來臺,導致武漢市委爲維護“面子”,規定所有捐贈必須經過紅十字會。因此,紅十字會不給協和防疫發放物資。不止協和醫院,目前同濟醫院也是物資極其短缺。

在湖北和武漢官方的監管下,湖北紅會如此張狂,靠山一定不尋常。更可以說是湖北和武漢與紅會必有利益勾連。比如,據身在武漢的中國律師陳秋實推特爆料,2月1號下午,有一輛公務用車,上面的男子徑直走進紅十字會的倉庫,搬走兩箱三M口罩。問是哪個單位的,只說是給領導配的。這些“領導”是誰?

中國紅會歷來因內部運作非常不透明而飽受詬病,公衆對其財務狀況及內部運營情況一無所知,捐款人和受助人的利益,在客觀上無法得到有效的保證。同時,紅會官員貪污腐敗淫亂現象橫生。近年中國紅會更因郭美美醜聞轟動一時。

中國紅會現任會長是陳竺,他於2015年當選紅會會長,並是末任中共衛生部部長,現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在中共體制之下,紅會的黨組書記、常務副會長是紅會實務的掌管者。

1953年生的陳竺,祖籍江蘇鎮江,生於上海,曾任上海血液學研究所分子生物學中心實驗室主任、研究員,上海血液學研究所副所長、所長。1995年11月3日,陳竺當選中國科學院生物學部院士,1997年出任上海市科協副主席;1998年,出任中國國家人類基因組南方研究中心主任;2000年10月,出任中國科學院副院長。2007年6月29日任衛生部長,2013年3月任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從陳竺履歷可見,其與上海官場淵源頗深,又與1999年至2011年任中科院副院長的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有至少7年工作交集。

陳竺本身是非中共黨員(農工黨),時評人士高新曾在自由亞洲撰文披露,當年江澤民在自己家裏與江綿恆談起新的中科院副院長人選時,江綿恆表示他個人對陳竺十分欣賞,不過這個陳竺好象不是(中共)黨員。江澤民一聽陳竺不是黨員,反而有了興趣:我們更需要的就是這樣的黨外人士。於是,陳竺於2000年10月被任命爲中國科學院副院長。

中國紅會名譽會長原本一直是由國家主席擔任,但自習近平上臺後,或由於紅會聲名狼藉,習拒絕從胡錦濤手上接任,5年前改由時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擔任。前中紀委書記、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去年6月已兼任中國紅會名譽會長。

也就是說,紅十字會是王岐山所掌控的系統,但他只不過掛了個虛職,掌實務的卻是江澤民的人。

近日有美國中文媒體披露,傳武漢肺炎已引發中共高層權鬥,據指習近平和李克強爲首的兩派常委,在1月25日的政治局常委緊急會議中,就疫情工作曾爆激烈衝突,更對3月初是否召開全國兩會等問題爭論激烈。但最後沒有定論。

按過往經驗,人們認爲前幾年全力反腐清洗江澤民派系的王岐山是習近平的鐵哥們,而團派李克強則一度被指是習的政治聯盟者,但是在中共十九大後,據說各派發生一場新的妥協和交易,江派餘黨獲保存,習近平則在王滬寧扶持下在保黨的死道上一路狂奔。

如此,此次在抗疫大事中,江澤民人馬在紅會系統的搗鬼活動,一方面顯示在執政危機面前,中共內鬥加劇,各派系關係已亂套,中南海的政治聯盟基礎已失去;另一方面也顯示,中南海高層根本管不了下邊,政令不出中南海,這個體制已無藥可治,只有任它爛透。

——轉自《看中國》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