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王维洛访谈】火神山医院污染水源 让武汉疫情更可怕?(音频/视频)

wang
王维洛访谈 - 25 / 134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王维洛访谈】火神山医院污染水源 让武汉疫情更可怕?(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2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王维洛)听众朋友 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随着武汉疫情的日趋严重和扩散,武汉医院除了缺医少药,病床也明显不够,很多甚至重症患者得不到治疗,为了应对,武汉当局决定建再两座医院,其中一家火神山医院2号已完工交接,准备投入使用。不过,网上也传出对医院选址的疑问,质疑火神山医院会不会污染当地的水源?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记者:王博士您好!您对火神山医院选址怎么看?

王维洛:就是这个火神山医院,它是完全模仿SARS期间北京小汤山医院建造的。在2003年SARS·之前,我们这里有一个中国人,她的妈妈就住在小汤山的养老院里,那是一个级别相当高、条件很好的一个养老院。这个人她也是红二代、红三代吧。她就给我们描绘了一下当时那边的情景,那是一个什么地方,有什么条件,有什么东西,因为当时我们也想给我们的老人找养老院,想了解一下情况。小汤山是一个风景很秀丽的地方,后边是一个国家森林保护区,是山,前边有温泉,从山里流出来的,汤山嘛,是中国人温泉的名字,所以叫小汤山,是一个镇。

小汤山和北京的供水的水源的关系是什么?小汤山是北高南低的地势,北边是山,南边是低的地方。它的水是从北向南流的。北京最主要的输水渠道/管道是密云水库的输水渠道,叫京密输水管道,那是在小汤山北边的4公里的地方,而小汤山的水是从北向南流的。

那么武汉的火神山医院是模仿小汤山的模式建的,大小、规模,一千张床位基本上是和那边一样的,是一张图纸过来的。但是它的选址是很成问题的。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

王维洛:因为它是在一个武汉开发新区里,就改革开放以后才开放的,是填湖开发的,地势相对低。好的地势全都已经开发了。

我们如果把历史往回拉的话,长江,不是在武汉这段,再稍微往上一点,在沙市那段,枝城那段,刚一出三峡口的时候是很宽很宽的,20公里宽。现在所谓武汉平原的这块地方当时都是长江,是河床,它是河湖一起的,那是叫云梦泽。后来人们慢慢的开垦开垦,把一些高的地开垦了,有人在这里住下来,种粮食。

到了明朝的时候,有一个宰相叫张居正,他家是荆州的,湖北沙市。张居正当朝时就有一次最大的瘟疫,我们不讲这个。张居正就把长江以北的这些开垦的土地都连起来,把堤都连起来,就形成了一个长江的江北大堤。长江以南是湖南。湖北湖南是以湖分的,不是以河分的。张居正因为他是宰相,他就让湖南的堤建的低一点,弱一点,如果洪水来的时候,先把湖南的堤冲垮。在清朝的时候也是先把湖南的堤冲垮,然后才是湖北的堤。所以历史上湖南湖北人就因为这个事打的不可开交。

随着经济的发展,长江的河道就越来越窄,这些湖都被开垦了,地势高的先开垦,地势低的后开垦。知音湖的新开发区就是后开垦的,地势很低,是填湖填出来的。你可以看到最早开发的时候地上还长的都是芦苇,就是说这里是一片湿地,地势相对低,地下水位高。

今年是长江水偏低的年份,12月底的时候武汉这里的沙洲都已经露出来了,这其实不是一个好兆头。武汉的报纸还是一个以很高兴的口气来报道这个长江水位低的现象,还说大家可以到沙滩说去玩。今年的长江水位到现在为止还是相当偏低,只要长江的水位偏低,大堤后边的湖泊也是会偏低。在表面虽然你看不到有河流把连在一起,但地下水是连在一起的。如果长江水位高的话,那知音湖的水也是要高的,你现在看过去,水位偏低,他们叫外水,就是长江的水位低。长江的水位一般这时候应该比现在高12米,你就想,知音湖水位只要升高一米的话,火神山医院就要被水淹掉。

你就想它盖在知音湖旁边。知音湖的水认为是水质纯清的,如果按照百度百科的描述来说,武汉市如果还有水质纯清的湖泊的话,你应该绝对是最好的水,是应该珍惜的,肯定是武汉的备用水源。

记者:我在网上看到大陆媒体的报道,说武汉官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知音湖不是武汉备用水源地。目前是汉阳片区供水水源长江汉江互补。

王维洛:他说武汉的水主要是从长江和汉江来的,这话可以说是一半对,一半不对。当时我经常去武汉,湖北。当时武汉是不饮长江水的,认为嫌长江水质不好。汉江水更是不饮的,为什么?南水北调以后汉江是都不够,而且汉江水到夏天会产生绿萍的,是有毒的。武汉有一百多座水库,那是水源地,武汉是用支流水的。

最近几年我不知道,可能饮用武汉的水。但是从他的那个话里我们可以读出来,知音湖一直是在武汉的备用水源里,而只是这一次他们在知音湖旁边建火神山医院,他说这个备用水库不需要了,只是说不需要了,而没有从程序上先把这个备用水库除去,然后再建。就是说在程序上是不合法的。

最早我说他选址错误,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个武汉肺炎的病毒只是在空气中传播,没有说在水里可以传播。2020年2月1号美国公布了他的第一例武汉肺炎病人治愈的全过程和使用的药和全部的报告。在他的报告里就说了,在病人的粪便里发现了病毒,就是说病毒可以存活在粪便里。同一天,深圳医院也发表了一个报告,在患者的粪便里发现了病毒。就是说武汉肺炎的病毒是能够在粪便里,能够在水里存活的,也是能够通过水传播的。那我们就要重新考虑武汉的这个火神山医院选址,因为它就直接靠在知音湖旁边。

而且我看了火神山医院现场的报道,因为“中央电视台”它那边装了几台录像机在那里放。我看了录像,有一段就是当地的工人说正在建造地下的化粪池。那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个医院采取的设施是一般的设施

记者:在大陆的媒体报道中还说,当地政府官员回答记者时还说,火神山医院是严格依据《传染病医院建设标准》实施的。

王维洛:传染病是指细菌,不是病毒。我们区分细菌和病毒。而且现在他们又说我们只要用酒精消毒它(病毒)就死了。酒精擦了你往粪便里喷酒精就它死了,而且还说传染病医院的废水处理还不如工业废水处理那么难。

我可以告诉你,中国工业废水处理出去的水不是没毒的水,还是有毒的水,只是它有的指标是通过稀释,而达到了饮用水水源的标准,而且中国不查病毒的,只查细菌大肠杆菌数据,其它是不查的。而且中国的饮用水水源的大肠杆菌的数据是从来没有到达过标准的。中国的所有城市到目前为止,自来水的标准都没有达到国家卫生部2007年公布的标准,没有一个城市能够达到这106项指标的,而且这些指标还不包括很多这种象病毒、什么避孕药的成分啊什么的,这种都不在检测之列的。

所有现在很可怕的一点就是说这个火神山医院建在这里,它的粪便处理,它的污水处理不能保证病毒不进入水体,不能保证。我看了它现场留在那里的上水管道和下水管道材料,它是不能保证100%密封的,是有泄漏的。只要从材料看就可以看出它是有泄漏的。

如果要保证不泄漏的话,它必须用另外的材料。所有它不能保证病毒不通过下水管道进入水体,进入地下水,进入长江,进入武汉的饮用水源。因为知音湖火神山医院是在武汉的几个中心的上游,而不是下游。既是在下游也是很危险的,因为你如果污染了长江的水源,长江水是往东去的,一直流到上海。所有说这是一个非常危机的情况。

记者:目前用的什么材料?什么材料才能确保?

王维洛:现在它上水管道是用铁管,下水管道是水泥,管道之间是用螺丝扣拧的。如果要让它不漏的话,外边要再塑料或橡皮管道,再加一道。

记者:那为什么它不这么做呢?

王维洛:它不能做到完全密封。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数据,中国的自来水的管道泄漏率是20%还高,那污水就更不要说了。我再告诉你几个指标,中国饮用水水源的标准和德国污水处理厂出来的水质一样。别以为中国是进入小康社会了,就是进入了小康社会喝的还是脏水。

它要想达到密封的程度,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工。我们再回到建这个火神山医院目的的话,火神山建完后马上要建雷神山医院。这两个名字都挺吓人的。医院一般应该取什么名?协和啊,药店是同仁堂,同济,友谊,再不济什么地坛医院,再不济301医院,也不取什么火神山、雷神山,挺吓人的。

我们说建两个医院,总共增加病床是2300例。我们大家都知道,根据中国专家的预测,到2月4号武汉肺炎到最高点要发生拐点的。你有没有看到这个报道?

记者:看到过……

王维洛:说2月4号是最高点,我们再给它延长一点,是2月10号到最高点,以后就该往回落,就是说只要顶过2月4号,武汉的现有的病床就能够接纳所有的病人。

记者:但我也看到也有海外专家说时间可能还会长?甚至有说疫情情将会持续到4、5月份。现在网上民众传出来的情况还是很严峻的。

王维洛:我看如果不在4月份之前把这个病情压下来的话,这个火神山医院还在用的话,雷雨季节来了。长江中下游是受季风的影响,是有明显的枯水期和汛期的。这个雨带就是从东向西推的。4、5月份这里就要开始有洪水了,到7、8月时洪水最高的时候。你这个选址起码要在能防洪标准50年一遇的洪水以上,甚至应该要求到100年一遇。这个地方你的防洪标准要能够达到防10年一遇的洪水我就谢谢你啦。

这个录像里就可以看到,那个公路的面高于它大概有起码2公尺以上。根据我对中国规划的理解,那条公路可能是防洪标准是20或50年一遇。但是火神山医院选址就明显的低于它(公路)。所以说洪水来的时候一楼是要被淹掉的,什么化粪池啊什么的都要被淹掉的。

记者:那这个情况应该是很危险的。

王维洛:我们说危险,它(当局)说不危险,问题就在这里。对疫情来说什么是最可怕的?就是说不说实话。疫情并不可怕,但是不说实话就是最可怕的。不是说建一个医院我只要6、7天的时间,厉害了我的国。你后续的工作还有,还没有完成。你就不要说它达到了传染病医院的要求,500米距离。你就看看旁边那几个建筑,离它500米远吗?用眼睛看。

记者:目前火神山医院已经由部队接管。

王维洛:部队管理,你就什么也不用看了,那是战事。中国现在最可怕的是如果疫情传到部队里,那是最可怕的。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

热门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