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躲过瘟疫有办法 武汉肺炎
躲过瘟疫有办法(示意图片:AP)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躲避瘟疫办法竟这么简单——中外历史上大瘟疫给人的启示

【天亮时分-史海扬帆】

【希望之声2020年2月5日】(作者:章天亮)我们想谈一下古代埃及和罗马经历的几次大的瘟疫,包括中国历次王朝末世时候的瘟疫,因为这个事情跟现在武汉正在发生的肺炎的瘟疫有很大的关系。我们也想就这个历史来做一些类比。当然在讲历史之前我们还是想就现在的新闻,瘟疫蔓延的情况做一点更新。

中共封城其实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做法

今天早上看到BBC的一个报道,说当时除了武汉之外,黄冈和鄂州也封城,就说除了武汉之外又封了两座城。到下午的时候我看到,就是做这个节目的时候,大概是现在,纽约时间下午2点多钟的时候,湖北省已经封了八个城市,除了武汉、黄冈、鄂州之外,还有像利川、仙桃、潜江、枝江等等一些地方。这种封城的力度中国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就是在世界历史上也没有出现过。因为武汉加上周边地区,像黄冈、鄂州等等都是离武汉很近的地方,这些地方加在一块儿人口大概得有1800万左右。这个数字是英文的媒体谈论的,大概有1800万人被封锁在城里边,这个人数超过纽约的人数,跟日本东京——日本的东京其实是一个大东京地区,不光是东京,包括附近一些城市的人数——已经差不多了。所以能够把这么大的一个城市封起来,这是一个人类历史上没有见过的事情,它也反映出疫情的严重性。

今天早上我看Fox新闻。Fox News有一个专家讲,一旦疫情暴发之后其实是很难封堵的。因为有几个问题:

一个是带病毒的人其实已经扩散到全国各地。现在全国好像除了青海和西藏之外,其他别的省市都发现了疫情。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他说,一个人感染病毒之后很难检测。因为这个病毒有一定潜伏期,这个潜伏期大概是七天的时间,然后他才开始出现症状,在之前他没有任何不适,一切都很正常,他也不发烧,也不咳嗽,那么你就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得病了。那么如果你认为他是一个健康人,结果他到别的地方去之后,就很有可能把这个病毒传播出去。

所以Fox News上那个人就讲,疫情一旦开始扩散之后人传人是很难控制的。所以这个事情是非常可怕。

但是我想说,中共采取这样一种非常极端的手段,它可能是通过这样一种所谓极权主义国家的一个优势,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或者是可以不顾人权来做一些决定。这种事情它一做我觉得它的效果可能适得其反。为什么呢?因为在武汉,现在比如说整个武汉市区1100万人,那么可能有一部分人得了瘟疫。具体到底得了多少,有多少人得了这个病我们不知道,但是绝大多数的人属于健康人群。现在把这个健康人群和这些带菌的人等于是关在同一个城市里面,不让他们走,它会带来一个什么结果呢?

因为现在武汉患病的人已经非常非常多,各大医院已经人满为患,所以医院根本就接收不了更多的病人。也就是说在封城之后,由于武汉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应对这些得病的人群,那么怎么办呢?得病的人群他们就只能回到家里面,几乎是处在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而他们实际上必然要跟其他周围的人接触,至少比如说要跟家里边的人接触,这个时候由于他们不能够在医院隔离,在家里边那就是说没有什么隔离条件,也没有什么灭菌的条件,所以他们会传给家人。一家人总会要出去买菜,要去干嘛干嘛,要跟别人接触。所以实际上,当你医疗资源不足的时候,又把整个城封起来,就是把1100万健康人口也置于危险当中。这是封城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由于医疗资源不足带来的问题。

武汉封城后空荡的街道
武汉封城后空荡的街道(图片:AP)

其次我们可以看到,其实这个事情会变成一场公共灾难了。因为当你把这个城封起来之后,食品的供应、药品的供应等等都会出现短缺,物价又会飞涨,很多人当出现这种情况,知道政府不管他们了,让他们自生自灭了,这个时候健康人群他们的心里边会产生一种恐慌,他不愿意呆在这个城市,他觉得这个城市是一个像被诅咒的城市一样,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得病,怎么办呢 ?他就会想办法往外跑。所以当健康人群准备向外跑的时候,其实谈不上健康不健康了,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这个病。在往外跑的时候,你怎么去控制这样的一个人群?那么这个时候中共几乎只有一种途径,就是军管,就是把整个所有的武汉的出口,这些地方全部用军队来把守。当然这个事情我们是可以想到。但是现在网上已经有这个说法,就说他们已经听说中央军委向中部战区,就是武汉这边下达命令,然后由军队通过轻型坦克和装甲车把武汉的各大路口封死。这个事情虽然我没有证实,但是我觉得它真是很有可能会发生,至少我们看到现在武汉在封火车站的时候,大批大批的人站在火车站前面,他们希望能够离开武汉。然后呢,他们前面是一群戴着口罩的武警。我们知道武警其实就已经是属于军队编制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动用军队,就是从普通的公安、城管或者什么其他医护人员来处理疫情,然后过渡到武警,从武警过渡到军队,我觉得这都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所以这种封城的规模我觉得……

这到底封多长时间?现在传出来的消息说至少要封两周的时间,最有可能是封四~八周的时间,这个事都是没有定数的,因为你不知道未来疫情发展会怎么样。如果疫情发展很快的话,你不知道什么时候,等到瘟疫过去之后,什么时候才解封,只能是这样子了。

所以这个就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武警和军队通过暴力的方式来封锁,可能就会造成民间和军队的冲突。为什么呢?因为过去中共用暴力维稳,几乎是屡试不爽。为什么呢?因为过去那些被维稳的对象,通常他们都是在争取某种权利。比如说我家里的房子被拆了,家里的地被抢走了,类似于这样,或者是被哪一个当官的欺负了。他为了争取自己的利益,这个时候你用暴力去威胁他说,如果你要再争的话我就干掉你啊,或者是把你抓起来,那么这时候人他可能会妥协。因为他争夺利益毕竟没有他的生命重要。如果中共威胁到他的生命的时候,他可能在利益的问题上妥协。但是,现在健康人也好,或者得病的人也好,他们想离开武汉,不管是出于避开这个被瘟疫诅咒的城市也好,或者他们希望能够到外面卫生资源更好的地方,比如上海去治病也好,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这就是在逃命。当他在逃命的时候,你再拿暴力去威胁他的话,他就不怕了。因为你不让我逃命的话那我就跟你玩儿命,我就可能跟你拼命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觉得说不定会发生这种冲突,就是民间和封城的军队和警察的冲突。那最后怎么办?警察就有可能会动用非致命性武器或是致命性武器。我们都不知道将来这个情况会发生什么。这是第二个我觉得封城非常愚蠢的地方。

第三个地方就说这个封城动作已经晚了。因为这个事情从12月底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有人传出来,这个疫情的情况就已经开始传出来了。那个时候你没有及早的报告、没有及早的控制,没有及早的让广大的民众采取积极的防护措施,反而去举办各种什么大型的活动,什么大的几万人的宴会之类的。你现在已经把这个病毒传播到这种程度的时候,正好赶上过年,就咱们过中国新年,大量的农民工返乡。农民工返乡一般都是在1月10号,整个中国的春运就开始了,所以实际上带着这种病毒的人群已经传到全国各地、全世界各地了。在这种情况下你再把一个武汉封起来,它又有什么用呢?别的地方还是会爆发。

武警把守着汉口火车站
武警把守着汉口火车站(图片:AP)

而且我看医学专家的意见说,现在它有可能已经不是第一代病毒了。病毒它可能只有一个DNA或者是RNA,它只有这种遗传的信息,不带蛋白质,然后它去侵害正常的细胞,把正常细胞杀死之后,病毒再扩散出来。由于它只有一个DNA或者是RNA, 它不是正常细胞,那么这种遗传因素它是很可能会发生变异的。当然是国外的专家讲 ,我看的是英文的报道,说现在已经可能出现了第2代或是第3代的病毒,病毒它在变异的过程中它在增强。第2代病毒就可以达到人传人了,所以实际上现在这个事情已经失控了。

有一个香港大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主任,这人也专门做传染病研究,叫管轶,1月21号到了武汉,之后他22号就离开了。他发现一个非常蹊跷的现象(这个人当时在2003年SARS的时候做了一个研究,他发现SARS病毒是来自于果子狸,他当时就想去找这个病毒的源头到底是什么)。他说,比如说最开始传出疫情是在华南海鲜市场,那你就到海鲜市场去把当时的这些标本都采集回来,然后看看到底是哪一个、哪一类的动物,或者是哪一类的海鲜携带这样的病毒了。他当时去的时候发现,所有传染病源头的这些证据已经全部被销毁了,他就没有办法去找到这个源头,他觉得特别失望。然后他就说:我以前发生任何疫情的时候,这种瘟疫的时候,他说他都还是有一种把握的。因为他研究这个,他觉得还是可以控制的。这次他觉得非常害怕,他说,这次疫情的蔓延比萨斯,就是跟2003年那个非典相比的话,他说至少危害是10倍以上起跳。所以这个情况真的是非常的严重。然后说他就觉得整个大陆现在的情况是非常非常的奇怪,因为你找不到传染源头。他又说,之前比如在萨斯的时候,他可以找到这种传播途径。他说其实有一些人属于超级传播者,SARS 60%到70%就是那几个超级传播者传播的,其中有一个人就传播了一百四五十个人,你只要把这几个超级传播者控制住之后,基本上就能够控制住这个病毒的传播。他说现在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谁是超级传播者,一切都是属于云山雾罩。那么这种病毒超级传播者再往外传播,还是这种超级病毒,所以这个情况再往下,这个事情就很难讲。有人就讲,你说这么半天都是在说中共做的不好,那你有什么办法?

我说我其实啊……当然,要说在常人中,人中的办法我觉得真的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因为中共现在已经把这个大祸闯下了,整个这个灾难好像是已经成形了,而且不断的在增长,而且在快速的增长,所以一直到现在我觉得中共还在隐瞒疫情,所谓什么全国只发生了500多例呀,什么只有17个人死亡或者是19个人死亡,我觉得这个完全都是在骗老百姓的。当年SARS发生的时候,他也是怎么干。张文康被免职了,当时中国卫生部部长已被免职,然后说是跟世界卫生组织合作,什么疫情公开之类的,但最后结果我们知道中共实际上一直在掩盖,一直掩盖到2003年6月份的时候,SARS病突然间消失,那是中共命运好,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那么现在我们看到这个武汉肺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是不是能够突然间消失,下面我也想讲一些历史。刚才我们讲了很多的时事,只是讲中共封城其实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做法。

中国古代的瘟疫都是突然而来,然后突然就消失

下面我想讲一下历史,就是讲一讲中国古代的瘟疫。这个瘟疫如果你要看历史的话,你会发现它有一个特点,就是很多的瘟疫它都是突然而来,然后突然消失,根本就不知道它是怎么消失的。

我们可以很容易举一些例子。因为我曾经给新唐人电视台做了一个大型讲史系列,叫“笑谈风云”,一共是五部,基本上是把中国从史记开始,一直到明史,正史这《二十四史》全都串讲了一遍。读了很多历史书之后我发现一个现象,就是几乎中国每到王朝末世要更迭的时候,会发生大的瘟疫。我们看在东汉末期三国之前全国性的大瘟疫。当时黄巾军之乱,张角就是开始给别人治病,他以这种治病的方式、治瘟疫的方式散施符水,然后发展他的太平道,最后黄巾军造反,三国的动荡就开始了。

像明朝末年的时候,就是这个崇祯皇帝,他一共当了17年的皇帝。崇祯是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当了17年皇帝,当时几乎年年有瘟疫,而且全国各地都在爆发瘟疫,那个瘟疫是非常可怕的。那个瘟疫可怕到什么程度,当时有一些人做了一些笔记性的记载,说兵科有一个人——当时明朝设置不是有六部吗?吏部、礼部、刑部、工部、兵部、户部,就是吏礼兵户刑工一共是六部。除了六部还设六科,这六科是干嘛的,是专门监察六部的,就是在六部之外去监查这六个部门。当时说兵科就有一个人,好像是叫曹良政,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是想讲这个瘟疫有多快——他跟别人聊天,聊天的时候好好的,然后他拿起茶来,端起来给别人敬茶,一切都很正常,他把茶杯端起来,突然间发现自己站不起来,茶杯一放这个人就死了。然后还有两个人骑马,一个人在前边儿跑,一个人在后边跑,两人在说话,一边骑马一边说话,后面人说一句话,问一个问题,前边人答了一下,后边人问第二句话,前面那个人马鞭子扬起来没说话,那马还在跑,这个人就已经死了。所以就说当时整个崇祯皇帝当皇帝这17年期间,这种瘟疫的发生非常频繁而且特别可怕。

明朝崇祯帝画像
明朝崇祯皇帝画像(图片:旧金山亚洲美术馆藏)

李自成进北京我们知道是在崇祯十七年的春天,在崇祯16年,就是李自成进北京的头一年,就在8月份到11月份的时候,京城发生了一场特别大的瘟疫。那一场瘟疫短短两个月的时间,从北京九扇城门中抬出去20多万具尸首。大家可以想象那时候北京城不像现在这么大,很小的一个北京城死20多万。当时崇祯皇帝时期发生的那种瘟疫一家一家的死绝,很多的记载说这个瘟疫不会跳过某一家的,每一家都有人死,而且有的人家是一户一户的死绝。

有的时候这个人死的话,是只有人死,动物还活着;有的时候是家里面的鸡和狗都会死绝。中国这种王朝末世的瘟疫我们在历史上看到的史不绝书,几乎每个王朝末世都有这种瘟疫

像清朝末年的时候,就是从道光年间开始,在道光皇帝的时候就开始发生。虎门销烟就是林则徐开始禁烟。从那个时候开始清朝就江河日下了,从道光皇帝一直到大清结束70多年的时间,有50年的时间有大瘟疫。所以我们讲,这个瘟疫它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你仔细看历史的话就会发现一个问题,通常一个改朝换代完成之后那个瘟疫突然间就没了,也有的时候瘟疫发生完了之后突然间就没了,突然间而来、突然间而走,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包括在2003年SARS爆发的时候。SARS为什么突然间2003年6月份的时候突然消失?没有人知道。昨天咱们不是提到当时前301医院的呼吸科主任,这人他当时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候——人民网就是《人民日报》旗下的一个网站——就是人民网采访时他就讲,他搞不清楚2003年6月份为什么那个SARS病突然间就消失了,他说这个是萨斯病的一个谜团。在当时他说SARS病有三个谜团:第一个就是传播途径不清楚;第二个谜团就是不知道SARS病为什么突然间消失;第三个他不知道为什么儿童的死亡率非常低,虽然感染萨斯,但是儿童的死亡率非常低。

按照我们民间的说法或者按照中国传统文化的说法,瘟疫实际上是瘟神在管。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收哪些人走,这个都有定数。到时候瘟神一走,瘟疫就撤了。这个我这么一说您相不相信您自己决定,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要说的。

圣经》里面的几件事

说什么呢?我想讲一下《圣经》里面的几件事,就是讲当时在古代埃及的时候所发生的一场大瘟疫

古代埃及为什么会发生瘟疫呢?我们知道圣经其实是犹太人的历史。当时这个耶和华,祂觉得犹太人在埃及世世为奴,犹太人被称作是上帝的选民,上帝造了他们,他们实际上是上帝造的第一个人——也就是亚当的后裔,所以他们属于上帝的子民,所以上帝对他们很厚爱。当然这种厚爱不是说惯着你,给你吃喝玩乐,让你过好日子,不是的。神对人好是帮助人维系道德,所以当犹太人一旦作恶之后上帝也要惩罚他们,就跟父亲管教儿子差不多,但是惩罚到一段时间之后,觉得犹太人当时受到的惩罚差不多足够了,在埃及为奴已经几百年了,所以上帝就决定把犹太人领出埃及,这就是《圣经》的第2章,就是“出埃及记”。

当时是选定了摩西,让他来把埃及人领出去。摩西就去跟法老讲,说你放我们犹太人走吧。法老当然不同意,于是耶和华就降下了10次灾祸,其中有一次灾祸就是瘟疫。当时耶和华跟摩西讲,祂说你去跟这个法老讲,如果你要是不放我们犹太人的话,耶和华将降下灾祸,把所有埃及人的畜牲,马、牛、驴之类的都杀死,但是犹太人的马、牛、驴就会活着,这不是显出上帝的能力吗?专门杀埃及人的这些大的牲畜。结果摩西就去跟法老讲,法老不信。不信之后上帝就把埃及人的大牲畜都给杀了。

上帝降灾:埃及人的大牲畜被杀
上帝降灾:埃及人的大牲畜被杀(图片: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藏)

杀了之后法老的心很刚硬,还是不肯放犹太人走。于是上帝又跟摩西讲,祂说你拿一把尘土,当着法老的面扬在空中,当尘土落下的时候,凡是沾了这个尘土的人,包括这个埃及全地的人,他们的身体上就会长疮,实际上就是瘟疫。然后摩西和亚伦俩人就去了,去了之后拿起一抔尘土往空中一撒,当时包括埃及的法老,包括他前面那些大祭司,身上马上就长疮,然后整个埃及城里边的人身上也长疮。这就是当时上帝为了惩罚埃及人所降下的灾祸,是因为埃及人他们当时没有服从上帝的指令,得罪了神,触怒了神,所以神要惩罚他们。

共产党其实是一个邪教

有人可能会联想到当今现在这个情况,我想说一下共产党。

共产党大家都觉得它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政党,它是一个政治性的组织。实际上这是一个误解。你觉得共产党它是一个政党,实际上你看共产党在宣传“无神论”,你觉得共产党是不信神的,实际上我想跟大家讲,共产党其实是一个邪教,它的背后是有个东西。什么东西呢?就是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面讲的第一句话。马克思在讲共产党的时候,在《共产党宣言》的第一句话,就讲:“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游荡”。所以实际上他从一开始,马克思就承认共产党它实际上是一个幽灵。当然这个幽灵因为无恶不作,所以说它又是一个邪灵,它是一个魔鬼。

大家可以看一看共产党,从它的出世之后开始,在全世界造下了多少灾祸。早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大家就说,共产党在全世界造成了大概1亿人的非正常死亡,其中有8000万是发生在中国。我们看共产党在中国夺取政权之后干了些什么事儿。它出卖中国的领土,把150万平方公里的外蒙古就让它独立了。有人说外蒙古独立是国民党时期的事情,不是! 是共产党时期的事情。因为在1948年的时候,在《人民日报》上郭沫若发表文章说我们共产党为什么支持外蒙古独立。大家可以自己去查郭沫若、外蒙古、独立,你一查就能查到郭沫若的文章,当时是共产党支持外蒙古独立,后来外蒙古就独立了,是因为当时斯大林希望在中国和苏联之间建立一个缓冲区。外蒙古150万平方公里。然后中共承认了所有跟其他别的国家的不平等条约,就是跟当时苏联的不平等条约,然后还有很多明明是不平等条约中没有规定划给苏联,而是应该归中国所有的领土,江泽民全部放弃,包括江东六十四屯、唐努乌梁海,还有很多跟苏联有争议的领土。在中亚地区,中共向周边一些国家,哈萨克斯坦啊,包括南亚的印度啊,包括越南等等,中共所有跟别人有争议的领土几乎全部放弃,所以这就是中共的一个卖国罪行。祖宗的土地它放弃了,这是它的第一个罪行。

第二个罪行就是毁灭中国的文化。自从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文化大革命毁灭了多少文物,寺庙、古玩、字画,说起来真的是非常非常令人痛心。更为严重的是,实际上它把真正很多懂文化的人给迫害死了。我们知道文化它是通过人来传承的。它把这些人迫害死之后,很多真正懂文化的人就中断了,那些国学大师就不见了,所以就会造成这种文化的断裂,这是共产党的第二个大罪。

第三个大罪就是对中国人民的迫害。从夺取政权之后,开始历次政治运动,包括大饥荒,造成中国死亡人口超过8000万,最为严重的就是共产党在过去的20年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我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我是一个有神论者,我也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我是一个修佛的人,按照有神论的人相信,迫害修佛的人这个罪业是非常非常之大的。

皇帝灭佛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过去中国古代曾经发生过“三武一宗”灭佛事件。佛教有四次法难,有四个皇帝曾经灭佛。一个是北魏太武帝,一个是北周武帝,还有一个是唐武宗,这三个皇帝被称为三武;还有一宗是周世宗。三武一宗灭佛事件,每一个皇帝不是暴病而死,就是身死国灭,受到的那种惩罚是非常大的。像周世宗柴荣,本来他马上有机会统一全国了,因为灭佛事件他把江山丢了,后来赵匡胤得了江山,建立了北宋。北周武帝也是一个特别能干的人,他当时几乎也是马上要统一全国了,然后他灭佛。结果他在北征突厥的时候,大军已经集结,马上第二天就要出征了,他突然间遍体糜烂就死了。死了之后他儿子继位,他儿子继位之后就被他那个儿子的岳父,叫杨坚,就是后来的隋文帝,隋文帝后来就把北周这个王朝结束了,建立隋朝。

有的皇帝是被宦官刺杀,有的皇帝是暴病而死。唐武宗是暴病而死;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是被宦官刺杀;北周武帝是全身糜烂死掉,国家也没有了;周世宗灭佛也是暴病而死,然后他的儿子江山被赵匡胤给篡了。古时候这些皇帝灭佛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共产党遭灾跟您有什么关系呢?

所以我们刚才给大家讲那个埃及的瘟疫的事情,实际上就是想说当你迫害神的子民的时候,你迫害上帝的选民犹太人的时候,那上帝是要给你降灾的。

共产党迫害的就是修佛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非常平和的一个团体,他信的是真善忍,他们不撒谎,不贪污腐败,没有任何暴力,他对任何人都是无害的,是非常温顺的一群人。但共产党对他们进行残酷的迫害,各种各样的酷刑和杀戮难以用语言来描述,然后就是那种性的虐待,最严重的就是把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炼功之后身体好嘛——把他们象牲畜一样养起来,然后把他们的器官摘掉之后去卖钱,移植给别人。所以这些事情,你想共产党做的这些事情真的是用罪恶滔天都没有办法形容,它一定会遭灾的。

共产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共产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示意图片:明慧网/希望之声合成)

那么有人就说共产党遭灾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所以我就想再讲一个故事,这是《新约》里面的事情,在《约翰福音》里面讲的一件事。

耶稣当时被彼拉多判了死刑要钉十字架的时候,耶稣当时不是受鞭打、受酷刑,然后被送到郊外就要钉十字架吗?当时有一个老太太就拉着耶稣的衣角哭了,很同情他。耶稣讲了一句话。耶稣对这个女人讲,他说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为我哭泣,为你自己和你的子孙们哭泣吧!

我不知道大家听到这句话会有什么感觉,我读这句话我是心里面一惊的。为什么呢?因为不是每一个犹太人都参与了对耶稣的这种迫害,不是每一个犹太人他们都对耶稣的死负有直接的责任,但是耶稣对犹太人说你们将来要遭灾了。为什么呢?因为你把这样的一个伟大的觉者,一个来救世的上帝的羔羊,钉在十字架上,这是多大的罪!整个民族都要承担。这个在佛教中有一个专门的词叫做共业,当一个特别大的坏事发生的时候,你在旁边做一个旁观者,你没有去阻止它,那么你该尽的责任没有尽到,你就沾了这个大坏事所带来的那种业力,这就叫共业。所以你会看到当耶稣被钉在十架之后,犹太人大祸临头,在全世界被……其实这也是摩西早就预言的:他们在天下万国被抛来抛去,然后被人嘲笑,被人驱赶,被人屠杀,1800年没有自己的国家。

当共产党干坏事的时候,多少人在跟着共产党举着胳膊说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我们支持党的政策什么之类的。当你在这样做的时候,你就会沾了共产党迫害佛法的共业,这就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你说每一个埃及人,他们都迫害犹太人吗?没有!但是当耶和华降灾的时候,那是所有的埃及人他们头生的儿子,他们头生的畜生,他们身上都要长疮,他头生的畜生跟儿子被杀死,这就是沾了共业的结果。

最后我看到这个瘟疫,我就想起了当时古代埃及时的这一场瘟疫

要想躲避灾祸,你就得离开中共!

怎么办哪?其实也并不是没有办法。当你沾了这种共业的时候,你可以远离它。怎么远离呢?就是告别共产党。

我们前面讲过,共产党它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政党,它也不是一个普通的政治团体,它是一个邪教。而当你在加入共产党或者加入共产党外围组织——共青团、少先队的时候,当你举着拳头宣誓的时候,对着它的党旗、团旗、少先队旗那个血旗在宣誓的时候,你说你为它奋斗终身,实际上这就跟邪教的入教仪式是一样的。这个邪教它是有一个入教仪式的,就是每一个宗教都有入教仪式。我们知道基督教要洗礼,佛教要剃度,入共产邪教它也是这样的一个仪式,就是当你去宣誓的时候,实际上就是你入邪教的那种仪式。所以,当你入了这个邪教之后会有一个什么结果呢?按照佛教的讲法,我讲过去传统宗教的讲法,你入教之后是要受记的。所谓受记就是管这门宗教,管这个天国的神他给你做一个标记,说你是归释迦牟尼的,或者说你是归耶和华的。那么当你入了这个邪教之后,邪教也要给你受记的,所以受记的这种人就一定会沾中共的共业。

所以你要想躲避灾祸,要离开共业的话,你就得离开中共!

有人觉得你是不是说的太玄了?我再给大家讲一个故事。想讲一下犹太人一个重要的节日,这个节日叫做逾越节,这个逾越节英文叫Passover。什么意思呢?

就是当时耶和华想把犹太人领出埃及的时候,祂一共给埃及降下十次灾祸,第10次灾祸就是杀死所有埃及人的头生孩子,不管第一个生的是儿子还是女儿;还有一个就头生的畜生,不管是马生的第一个马驹儿,还是牛生的第一个牛犊等等,只要是头生的都会被杀掉。在耶和华命令祂的使者去执行这个任务之前,祂通过摩西告诉犹太人说,你们要把羔羊的血,就是羊羔它的血,涂在你们的门上。如果你是犹太人住在这家里边,就把羔羊的血涂在这个门楣上或者门框上,如果我的使者,就是去杀埃及人头生儿子和头生畜生的那个使者,看到了门框上的血,他就会逾越而过,就是说他会Passover,就是他一下就跳过去。凡是门框上有这种标记,门上有这种标记的人家,这个使者就跳过去不杀,没有的话就杀。

死亡天使越过门上抹了羊血的犹太人家。
死亡天使越过门上抹了羊血的犹太人家。​​​​[图片:1897年查尔斯·福斯特(Charles Foster)所撰《圣经图片和教诲》(Bible Pictures and What They Teach Us)插图]

所以当时犹太人有这个标记之后,他们的孩子就没事,他们的牲畜也没有事,埃及人头生的儿子和牲畜全死了。这才是后来为什么法老最后不得不放弃犹太人,让他们离开埃及,是这样的原因。所以那天晚上,一天晚上之内,耶和华就做了这么一件事,这就叫Passover。犹太人为了纪念耶和华做的这个事情,所以他们现在还过这个节,非常重要的一个节,叫做逾越节

耶稣被钉在十架上也是逾越节之后,耶稣上十字架之前正好是逾越节,耶稣和他的弟子们一起吃饭,耶稣给他们讲,说人子将被钉在十字架上,那一天就是犹太人最最重要的一个逾越节

所以我跟大家讲这个东西是什么呢?就是受记这个事情。当你在向共产党宣誓效忠,要为它奋斗终身的时候,举行这样的一个邪教入教仪式的时候,你等于就被共产党受记了,受记之后,它干的坏事等于是你要承担一份共业。我这么说你可以不信,但是我作为一个修佛的人,作为一个法轮大法的弟子我相信。我相信这一点,而且我觉得我不得不说,你可以不信,但是我一定要说。因为我想即使有不信的,还是有信的。

躲过灾祸的方法

躲过灾祸的方法怎么办呢?有几个方法。

一个就是你可以到“大纪元网站”上去声明退党。现在在“大纪元网站”上声明退党大概有3亿5千万以上的人,所谓退党不是说光退党,入过共青团,入过少先队,包括入共产党,都可以在这个上面声明退党。当你声明退党的时候呢,实际上就是你自己的一个退教仪式。你宣誓入党是入教仪式,你现在宣布退党是属于退教仪式。从共产党里面退出来,这样的话是抹去这个受记。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我想能够看到这个录像,能够看YouTube的都是会翻墙的。你翻墙之后到“大纪元”上去找,用“大纪元”、“退党”Google一下就可以找到那个网站。到那个上面你可以用化名,不一定用真名,用化名退个党就可以了,很简单。

或者是你周围有法轮功学员,我相信很多人周围都会知道有谁炼法轮功的,跟他们讲一下,他们也可以帮你做这个事情。这个是逃离共业的一个方法,这是第一点。

再一个有人说我也没有入过那个党,没入过团,没入过队。这种人的话我觉得你可以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叫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当然有的人说让你念佛或者怎么样,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你即使是并不完全相信我说的,但是我觉得至少你念一念这九个字对你是没有害处的,就算是你觉得可能没有好处,但是绝对不会有害处的。而且我觉得当你念我刚才说的这九个字的时候,也可能会让你心里面能够不那么恐慌,能够平安一点。

这个就是我们就整个武汉发生肺炎这个事儿联想到古代的瘟疫,然后我们又讲了讲现在所面临的这个事情。

每一次我在节目结束的时候通常都会说,如果您对我们谈的内容感兴趣的话,欢迎您订阅和传播这个频道。这次我想讲,如果您要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希望您能够把我今天讲的话跟你周围的人也传播出去,特别是您在中国大陆的时候,传播出去我觉得这个对您本人来讲,可能也是在做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能够健康,能够平安!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