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躲過瘟疫有辦法 武漢肺炎
躲過瘟疫有辦法(示意圖片:AP)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躲避瘟疫辦法竟這麼簡單——中外歷史上大瘟疫給人的啓示

【天亮時分-史海揚帆】

【希望之聲2020年2月5日】(作者:章天亮)我們想談一下古代埃及和羅馬經歷的幾次大的瘟疫,包括中國曆次王朝末世時候的瘟疫,因爲這個事情跟現在武漢正在發生的肺炎的瘟疫有很大的關係。我們也想就這個歷史來做一些類比。當然在講歷史之前我們還是想就現在的新聞,瘟疫蔓延的情況做一點更新。

中共封城其實是一個非常愚蠢的做法

今天早上看到BBC的一個報道,說當時除了武漢之外,黃岡和鄂州也封城,就說除了武漢之外又封了兩座城。到下午的時候我看到,就是做這個節目的時候,大概是現在,紐約時間下午2點多鐘的時候,湖北省已經封了八個城市,除了武漢、黃岡、鄂州之外,還有像利川、仙桃、潛江、枝江等等一些地方。這種封城的力度中國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就是在世界歷史上也沒有出現過。因爲武漢加上週邊地區,像黃岡、鄂州等等都是離武漢很近的地方,這些地方加在一塊兒人口大概得有1800萬左右。這個數字是英文的媒體談論的,大概有1800萬人被封鎖在城裏邊,這個人數超過紐約的人數,跟日本東京——日本的東京其實是一個大東京地區,不光是東京,包括附近一些城市的人數——已經差不多了。所以能夠把這麼大的一個城市封起來,這是一個人類歷史上沒有見過的事情,它也反映出疫情的嚴重性。

今天早上我看Fox新聞。Fox News有一個專家講,一旦疫情暴發之後其實是很難封堵的。因爲有幾個問題:

一個是帶病毒的人其實已經擴散到全國各地。現在全國好像除了青海和西藏之外,其他別的省市都發現了疫情。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他說,一個人感染病毒之後很難檢測。因爲這個病毒有一定潛伏期,這個潛伏期大概是七天的時間,然後他纔開始出現症狀,在之前他沒有任何不適,一切都很正常,他也不發燒,也不咳嗽,那麼你就不知道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得病了。那麼如果你認爲他是一個健康人,結果他到別的地方去之後,就很有可能把這個病毒傳播出去。

所以Fox News上那個人就講,疫情一旦開始擴散之後人傳人是很難控制的。所以這個事情是非常可怕。

但是我想說,中共採取這樣一種非常極端的手段,它可能是通過這樣一種所謂極權主義國家的一個優勢,就是集中力量辦大事,或者是可以不顧人權來做一些決定。這種事情它一做我覺得它的效果可能適得其反。爲什麼呢?因爲在武漢,現在比如說整個武漢市區1100萬人,那麼可能有一部分人得了瘟疫。具體到底得了多少,有多少人得了這個病我們不知道,但是絕大多數的人屬於健康人羣。現在把這個健康人羣和這些帶菌的人等於是關在同一個城市裏面,不讓他們走,它會帶來一個什麼結果呢?

因爲現在武漢患病的人已經非常非常多,各大醫院已經人滿爲患,所以醫院根本就接收不了更多的病人。也就是說在封城之後,由於武漢沒有足夠的資源去應對這些得病的人羣,那麼怎麼辦呢?得病的人羣他們就只能回到家裏面,幾乎是處在一種自生自滅的狀態,而他們實際上必然要跟其他周圍的人接觸,至少比如說要跟家裏邊的人接觸,這個時候由於他們不能夠在醫院隔離,在家裏邊那就是說沒有什麼隔離條件,也沒有什麼滅菌的條件,所以他們會傳給家人。一家人總會要出去買菜,要去幹嘛幹嘛,要跟別人接觸。所以實際上,當你醫療資源不足的時候,又把整個城封起來,就是把1100萬健康人口也置於危險當中。這是封城的第一個問題,就是由於醫療資源不足帶來的問題。

武漢封城後空蕩的街道
武漢封城後空蕩的街道(圖片:AP)

其次我們可以看到,其實這個事情會變成一場公共災難了。因爲當你把這個城封起來之後,食品的供應、藥品的供應等等都會出現短缺,物價又會飛漲,很多人當出現這種情況,知道政府不管他們了,讓他們自生自滅了,這個時候健康人羣他們的心裏邊會產生一種恐慌,他不願意呆在這個城市,他覺得這個城市是一個像被詛咒的城市一樣,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得病,怎麼辦呢 ?他就會想辦法往外跑。所以當健康人羣準備向外跑的時候,其實談不上健康不健康了,因爲這個時候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這個病。在往外跑的時候,你怎麼去控制這樣的一個人羣?那麼這個時候中共幾乎只有一種途徑,就是軍管,就是把整個所有的武漢的出口,這些地方全部用軍隊來把守。當然這個事情我們是可以想到。但是現在網上已經有這個說法,就說他們已經聽說中央軍委向中部戰區,就是武漢這邊下達命令,然後由軍隊通過輕型坦克和裝甲車把武漢的各大路口封死。這個事情雖然我沒有證實,但是我覺得它真是很有可能會發生,至少我們看到現在武漢在封火車站的時候,大批大批的人站在火車站前面,他們希望能夠離開武漢。然後呢,他們前面是一羣戴着口罩的武警。我們知道武警其實就已經是屬于軍隊編制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動用軍隊,就是從普通的公安、城管或者什麼其他醫護人員來處理疫情,然後過渡到武警,從武警過渡到軍隊,我覺得這都是一個非常自然的過程。所以這種封城的規模我覺得……

這到底封多長時間?現在傳出來的消息說至少要封兩週的時間,最有可能是封四~八週的時間,這個事都是沒有定數的,因爲你不知道未來疫情發展會怎麼樣。如果疫情發展很快的話,你不知道什麼時候,等到瘟疫過去之後,什麼時候才解封,只能是這樣子了。

所以這個就帶來另外一個問題:如果武警和軍隊通過暴力的方式來封鎖,可能就會造成民間和軍隊的衝突。爲什麼呢?因爲過去中共用暴力維穩,幾乎是屢試不爽。爲什麼呢?因爲過去那些被維穩的對象,通常他們都是在爭取某種權利。比如說我家裏的房子被拆了,家裏的地被搶走了,類似於這樣,或者是被哪一個當官的欺負了。他爲了爭取自己的利益,這個時候你用暴力去威脅他說,如果你要再爭的話我就幹掉你啊,或者是把你抓起來,那麼這時候人他可能會妥協。因爲他爭奪利益畢竟沒有他的生命重要。如果中共威脅到他的生命的時候,他可能在利益的問題上妥協。但是,現在健康人也好,或者得病的人也好,他們想離開武漢,不管是出於避開這個被瘟疫詛咒的城市也好,或者他們希望能夠到外面衛生資源更好的地方,比如上海去治病也好,當他們要離開的時候,這就是在逃命。當他在逃命的時候,你再拿暴力去威脅他的話,他就不怕了。因爲你不讓我逃命的話那我就跟你玩兒命,我就可能跟你拼命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說不定會發生這種衝突,就是民間和封城的軍隊和警察的衝突。那最後怎麼辦?警察就有可能會動用非致命性武器或是致命性武器。我們都不知道將來這個情況會發生什麼。這是第二個我覺得封城非常愚蠢的地方。

第三個地方就說這個封城動作已經晚了。因爲這個事情從12月底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有人傳出來,這個疫情的情況就已經開始傳出來了。那個時候你沒有及早的報告、沒有及早的控制,沒有及早的讓廣大的民衆採取積極的防護措施,反而去舉辦各種什麼大型的活動,什麼大的幾萬人的宴會之類的。你現在已經把這個病毒傳播到這種程度的時候,正好趕上過年,就咱們過中國新年,大量的農民工返鄉。農民工返鄉一般都是在1月10號,整箇中國的春運就開始了,所以實際上帶着這種病毒的人羣已經傳到全國各地、全世界各地了。在這種情況下你再把一個武漢封起來,它又有什麼用呢?別的地方還是會爆發。

武警把守着漢口火車站
武警把守着漢口火車站(圖片:AP)

而且我看醫學專家的意見說,現在它有可能已經不是第一代病毒了。病毒它可能只有一個DNA或者是RNA,它只有這種遺傳的信息,不帶蛋白質,然後它去侵害正常的細胞,把正常細胞殺死之後,病毒再擴散出來。由於它只有一個DNA或者是RNA, 它不是正常細胞,那麼這種遺傳因素它是很可能會發生變異的。當然是國外的專家講 ,我看的是英文的報道,說現在已經可能出現了第2代或是第3代的病毒,病毒它在變異的過程中它在增強。第2代病毒就可以達到人傳人了,所以實際上現在這個事情已經失控了。

有一個香港大學的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主任,這人也專門做傳染病研究,叫管軼,1月21號到了武漢,之後他22號就離開了。他發現一個非常蹊蹺的現象(這個人當時在2003年SARS的時候做了一個研究,他發現SARS病毒是來自於果子狸,他當時就想去找這個病毒的源頭到底是什麼)。他說,比如說最開始傳出疫情是在華南海鮮市場,那你就到海鮮市場去把當時的這些標本都採集回來,然後看看到底是哪一個、哪一類的動物,或者是哪一類的海鮮攜帶這樣的病毒了。他當時去的時候發現,所有傳染病源頭的這些證據已經全部被銷燬了,他就沒有辦法去找到這個源頭,他覺得特別失望。然後他就說:我以前發生任何疫情的時候,這種瘟疫的時候,他說他都還是有一種把握的。因爲他研究這個,他覺得還是可以控制的。這次他覺得非常害怕,他說,這次疫情的蔓延比薩斯,就是跟2003年那個非典相比的話,他說至少危害是10倍以上起跳。所以這個情況真的是非常的嚴重。然後說他就覺得整個大陸現在的情況是非常非常的奇怪,因爲你找不到傳染源頭。他又說,之前比如在薩斯的時候,他可以找到這種傳播途徑。他說其實有一些人屬於超級傳播者,SARS 60%到70%就是那幾個超級傳播者傳播的,其中有一個人就傳播了一百四五十個人,你只要把這幾個超級傳播者控制住之後,基本上就能夠控制住這個病毒的傳播。他說現在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到底誰是超級傳播者,一切都是屬於雲山霧罩。那麼這種病毒超級傳播者再往外傳播,還是這種超級病毒,所以這個情況再往下,這個事情就很難講。有人就講,你說這麼半天都是在說中共做的不好,那你有什麼辦法?

我說我其實啊……當然,要說在常人中,人中的辦法我覺得真的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因爲中共現在已經把這個大禍闖下了,整個這個災難好像是已經成形了,而且不斷的在增長,而且在快速的增長,所以一直到現在我覺得中共還在隱瞞疫情,所謂什麼全國只發生了500多例呀,什麼只有17個人死亡或者是19個人死亡,我覺得這個完全都是在騙老百姓的。當年SARS發生的時候,他也是怎麼幹。張文康被免職了,當時中國衛生部部長已被免職,然後說是跟世界衛生組織合作,什麼疫情公開之類的,但最後結果我們知道中共實際上一直在掩蓋,一直掩蓋到2003年6月份的時候,SARS病突然間消失,那是中共命運好,這個事情就不了了之。那麼現在我們看到這個武漢肺炎,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是不是能夠突然間消失,下面我也想講一些歷史。剛纔我們講了很多的時事,只是講中共封城其實是一個非常愚蠢的做法。

中國古代的瘟疫都是突然而來,然後突然就消失

下面我想講一下歷史,就是講一講中國古代的瘟疫。這個瘟疫如果你要看歷史的話,你會發現它有一個特點,就是很多的瘟疫它都是突然而來,然後突然消失,根本就不知道它是怎麼消失的。

我們可以很容易舉一些例子。因爲我曾經給新唐人電視臺做了一個大型講史系列,叫“笑談風雲”,一共是五部,基本上是把中國從史記開始,一直到明史,正史這《二十四史》全都串講了一遍。讀了很多歷史書之後我發現一個現象,就是幾乎中國每到王朝末世要更迭的時候,會發生大的瘟疫。我們看在東漢末期三國之前全國性的大瘟疫。當時黃巾軍之亂,張角就是開始給別人治病,他以這種治病的方式、治瘟疫的方式散施符水,然後發展他的太平道,最後黃巾軍造反,三國的動盪就開始了。

像明朝末年的時候,就是這個崇禎皇帝,他一共當了17年的皇帝。崇禎是明朝最後一個皇帝,當了17年皇帝,當時幾乎年年有瘟疫,而且全國各地都在爆發瘟疫,那個瘟疫是非常可怕的。那個瘟疫可怕到什麼程度,當時有一些人做了一些筆記性的記載,說兵科有一個人——當時明朝設置不是有六部嗎?吏部、禮部、刑部、工部、兵部、戶部,就是吏禮兵戶刑工一共是六部。除了六部還設六科,這六科是幹嘛的,是專門監察六部的,就是在六部之外去監查這六個部門。當時說兵科就有一個人,好像是叫曹良政,就是這樣一個人,我是想講這個瘟疫有多快——他跟別人聊天,聊天的時候好好的,然後他拿起茶來,端起來給別人敬茶,一切都很正常,他把茶杯端起來,突然間發現自己站不起來,茶杯一放這個人就死了。然後還有兩個人騎馬,一個人在前邊兒跑,一個人在後邊跑,兩人在說話,一邊騎馬一邊說話,後麪人說一句話,問一個問題,前邊人答了一下,後邊人問第二句話,前面那個人馬鞭子揚起來沒說話,那馬還在跑,這個人就已經死了。所以就說當時整個崇禎皇帝當皇帝這17年期間,這種瘟疫的發生非常頻繁而且特別可怕。

明朝崇禎帝畫像
明朝崇禎皇帝畫像(圖片:舊金山亞洲美術館藏)

李自成進北京我們知道是在崇禎十七年的春天,在崇禎16年,就是李自成進北京的頭一年,就在8月份到11月份的時候,京城發生了一場特別大的瘟疫。那一場瘟疫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從北京九扇城門中擡出去20多萬具屍首。大家可以想象那時候北京城不像現在這麼大,很小的一個北京城死20多萬。當時崇禎皇帝時期發生的那種瘟疫一家一家的死絕,很多的記載說這個瘟疫不會跳過某一家的,每一家都有人死,而且有的人家是一戶一戶的死絕。

有的時候這個人死的話,是隻有人死,動物還活着;有的時候是家裏面的雞和狗都會死絕。中國這種王朝末世的瘟疫我們在歷史上看到的史不絕書,幾乎每個王朝末世都有這種瘟疫

像清朝末年的時候,就是從道光年間開始,在道光皇帝的時候就開始發生。虎門銷煙就是林則徐開始禁菸。從那個時候開始清朝就江河日下了,從道光皇帝一直到大清結束70多年的時間,有50年的時間有大瘟疫。所以我們講,這個瘟疫它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你仔細看歷史的話就會發現一個問題,通常一個改朝換代完成之後那個瘟疫突然間就沒了,也有的時候瘟疫發生完了之後突然間就沒了,突然間而來、突然間而走,沒有人知道是爲什麼,包括在2003年SARS爆發的時候。SARS爲什麼突然間2003年6月份的時候突然消失?沒有人知道。昨天咱們不是提到當時前301醫院的呼吸科主任,這人他當時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候——人民網就是《人民日報》旗下的一個網站——就是人民網採訪時他就講,他搞不清楚2003年6月份爲什麼那個SARS病突然間就消失了,他說這個是薩斯病的一個謎團。在當時他說SARS病有三個謎團:第一個就是傳播途徑不清楚;第二個謎團就是不知道SARS病爲什麼突然間消失;第三個他不知道爲什麼兒童的死亡率非常低,雖然感染薩斯,但是兒童的死亡率非常低。

按照我們民間的說法或者按照中國傳統文化的說法,瘟疫實際上是瘟神在管。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收哪些人走,這個都有定數。到時候瘟神一走,瘟疫就撤了。這個我這麼一說您相不相信您自己決定,但是我覺得有些事情還是要說的。

聖經》裏面的幾件事

說什麼呢?我想講一下《聖經》裏面的幾件事,就是講當時在古代埃及的時候所發生的一場大瘟疫

古代埃及爲什麼會發生瘟疫呢?我們知道聖經其實是猶太人的歷史。當時這個耶和華,祂覺得猶太人在埃及世世爲奴,猶太人被稱作是上帝的選民,上帝造了他們,他們實際上是上帝造的第一個人——也就是亞當的後裔,所以他們屬於上帝的子民,所以上帝對他們很厚愛。當然這種厚愛不是說慣着你,給你吃喝玩樂,讓你過好日子,不是的。神對人好是幫助人維繫道德,所以當猶太人一旦作惡之後上帝也要懲罰他們,就跟父親管教兒子差不多,但是懲罰到一段時間之後,覺得猶太人當時受到的懲罰差不多足夠了,在埃及爲奴已經幾百年了,所以上帝就決定把猶太人領出埃及,這就是《聖經》的第2章,就是“出埃及記”。

當時是選定了摩西,讓他來把埃及人領出去。摩西就去跟法老講,說你放我們猶太人走吧。法老當然不同意,於是耶和華就降下了10次災禍,其中有一次災禍就是瘟疫。當時耶和華跟摩西講,祂說你去跟這個法老講,如果你要是不放我們猶太人的話,耶和華將降下災禍,把所有埃及人的畜牲,馬、牛、驢之類的都殺死,但是猶太人的馬、牛、驢就會活着,這不是顯出上帝的能力嗎?專門殺埃及人的這些大的牲畜。結果摩西就去跟法老講,法老不信。不信之後上帝就把埃及人的大牲畜都給殺了。

上帝降災:埃及人的大牲畜被殺
上帝降災:埃及人的大牲畜被殺(圖片:印第安納波利斯藝術博物館藏)

殺了之後法老的心很剛硬,還是不肯放猶太人走。於是上帝又跟摩西講,祂說你拿一把塵土,當着法老的面揚在空中,當塵土落下的時候,凡是沾了這個塵土的人,包括這個埃及全地的人,他們的身體上就會長瘡,實際上就是瘟疫。然後摩西和亞倫倆人就去了,去了之後拿起一抔塵土往空中一撒,當時包括埃及的法老,包括他前面那些大祭司,身上馬上就長瘡,然後整個埃及城裏邊的人身上也長瘡。這就是當時上帝爲了懲罰埃及人所降下的災禍,是因爲埃及人他們當時沒有服從上帝的指令,得罪了神,觸怒了神,所以神要懲罰他們。

共產黨其實是一個邪教

有人可能會聯想到當今現在這個情況,我想說一下共產黨。

共產黨大家都覺得它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的政黨,它是一個政治性的組織。實際上這是一個誤解。你覺得共產黨它是一個政黨,實際上你看共產黨在宣傳“無神論”,你覺得共產黨是不信神的,實際上我想跟大家講,共產黨其實是一個邪教,它的背後是有個東西。什麼東西呢?就是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裏面講的第一句話。馬克思在講共產黨的時候,在《共產黨宣言》的第一句話,就講:“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所以實際上他從一開始,馬克思就承認共產黨它實際上是一個幽靈。當然這個幽靈因爲無惡不作,所以說它又是一個邪靈,它是一個魔鬼。

大家可以看一看共產黨,從它的出世之後開始,在全世界造下了多少災禍。早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時候大家就說,共產黨在全世界造成了大概1億人的非正常死亡,其中有8000萬是發生在中國。我們看共產黨在中國奪取政權之後幹了些什麼事兒。它出賣中國的領土,把150萬平方公里的外蒙古就讓它獨立了。有人說外蒙古獨立是國民黨時期的事情,不是! 是共產黨時期的事情。因爲在1948年的時候,在《人民日報》上郭沫若發表文章說我們共產黨爲什麼支持外蒙古獨立。大家可以自己去查郭沫若、外蒙古、獨立,你一查就能查到郭沫若的文章,當時是共產黨支持外蒙古獨立,後來外蒙古就獨立了,是因爲當時斯大林希望在中國和蘇聯之間建立一個緩衝區。外蒙古150萬平方公里。然後中共承認了所有跟其他別的國家的不平等條約,就是跟當時蘇聯的不平等條約,然後還有很多明明是不平等條約中沒有規定劃給蘇聯,而是應該歸中國所有的領土,江澤民全部放棄,包括江東六十四屯、唐努烏梁海,還有很多跟蘇聯有爭議的領土。在中亞地區,中共向周邊一些國家,哈薩克斯坦啊,包括南亞的印度啊,包括越南等等,中共所有跟別人有爭議的領土幾乎全部放棄,所以這就是中共的一個賣國罪行。祖宗的土地它放棄了,這是它的第一個罪行。

第二個罪行就是毀滅中國的文化。自從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後,文化大革命毀滅了多少文物,寺廟、古玩、字畫,說起來真的是非常非常令人痛心。更爲嚴重的是,實際上它把真正很多懂文化的人給迫害死了。我們知道文化它是通過人來傳承的。它把這些人迫害死之後,很多真正懂文化的人就中斷了,那些國學大師就不見了,所以就會造成這種文化的斷裂,這是共產黨的第二個大罪。

第三個大罪就是對中國人民的迫害。從奪取政權之後,開始歷次政治運動,包括大饑荒,造成中國死亡人口超過8000萬,最爲嚴重的就是共產黨在過去的20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我爲什麼這麼講呢,因爲我是一個有神論者,我也是法輪功的修煉者。我是一個修佛的人,按照有神論的人相信,迫害修佛的人這個罪業是非常非常之大的。

皇帝滅佛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過去中國古代曾經發生過“三武一宗”滅佛事件。佛教有四次法難,有四個皇帝曾經滅佛。一個是北魏太武帝,一個是北周武帝,還有一個是唐武宗,這三個皇帝被稱爲三武;還有一宗是周世宗。三武一宗滅佛事件,每一個皇帝不是暴病而死,就是身死國滅,受到的那種懲罰是非常大的。像周世宗柴榮,本來他馬上有機會統一全國了,因爲滅佛事件他把江山丟了,後來趙匡胤得了江山,建立了北宋。北周武帝也是一個特別能乾的人,他當時幾乎也是馬上要統一全國了,然後他滅佛。結果他在北征突厥的時候,大軍已經集結,馬上第二天就要出征了,他突然間遍體糜爛就死了。死了之後他兒子繼位,他兒子繼位之後就被他那個兒子的岳父,叫楊堅,就是後來的隋文帝,隋文帝后來就把北周這個王朝結束了,建立隋朝。

有的皇帝是被宦官刺殺,有的皇帝是暴病而死。唐武宗是暴病而死;北魏太武帝拓跋燾是被宦官刺殺;北周武帝是全身糜爛死掉,國家也沒有了;周世宗滅佛也是暴病而死,然後他的兒子江山被趙匡胤給篡了。古時候這些皇帝滅佛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共產黨遭災跟您有什麼關係呢?

所以我們剛纔給大家講那個埃及的瘟疫的事情,實際上就是想說當你迫害神的子民的時候,你迫害上帝的選民猶太人的時候,那上帝是要給你降災的。

共產黨迫害的就是修佛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是非常平和的一個團體,他信的是真善忍,他們不撒謊,不貪污腐敗,沒有任何暴力,他對任何人都是無害的,是非常溫順的一羣人。但共產黨對他們進行殘酷的迫害,各種各樣的酷刑和殺戮難以用語言來描述,然後就是那種性的虐待,最嚴重的就是把法輪功學員——因爲他們煉功之後身體好嘛——把他們象牲畜一樣養起來,然後把他們的器官摘掉之後去賣錢,移植給別人。所以這些事情,你想共產黨做的這些事情真的是用罪惡滔天都沒有辦法形容,它一定會遭災的。

共產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
共產黨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示意圖片:明慧網/希望之聲合成)

那麼有人就說共產黨遭災跟我有什麼關係呢?所以我就想再講一個故事,這是《新約》裏面的事情,在《約翰福音》裏面講的一件事。

耶穌當時被彼拉多判了死刑要釘十字架的時候,耶穌當時不是受鞭打、受酷刑,然後被送到郊外就要釘十字架嗎?當時有一個老太太就拉着耶穌的衣角哭了,很同情他。耶穌講了一句話。耶穌對這個女人講,他說耶路撒冷的女子不要爲我哭泣,爲你自己和你的子孫們哭泣吧!

我不知道大家聽到這句話會有什麼感覺,我讀這句話我是心裏面一驚的。爲什麼呢?因爲不是每一個猶太人都參與了對耶穌的這種迫害,不是每一個猶太人他們都對耶穌的死負有直接的責任,但是耶穌對猶太人說你們將來要遭災了。爲什麼呢?因爲你把這樣的一個偉大的覺者,一個來救世的上帝的羔羊,釘在十字架上,這是多大的罪!整個民族都要承擔。這個在佛教中有一個專門的詞叫做共業,當一個特別大的壞事發生的時候,你在旁邊做一個旁觀者,你沒有去阻止它,那麼你該盡的責任沒有盡到,你就沾了這個大壞事所帶來的那種業力,這就叫共業。所以你會看到當耶穌被釘在十架之後,猶太人大禍臨頭,在全世界被……其實這也是摩西早就預言的:他們在天下萬國被拋來拋去,然後被人嘲笑,被人驅趕,被人屠殺,1800年沒有自己的國家。

當共產黨幹壞事的時候,多少人在跟着共產黨舉着胳膊說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我們支持黨的政策什麼之類的。當你在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會沾了共產黨迫害佛法的共業,這就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

你說每一個埃及人,他們都迫害猶太人嗎?沒有!但是當耶和華降災的時候,那是所有的埃及人他們頭生的兒子,他們頭生的畜生,他們身上都要長瘡,他頭生的畜生跟兒子被殺死,這就是沾了共業的結果。

最後我看到這個瘟疫,我就想起了當時古代埃及時的這一場瘟疫

要想躲避災禍,你就得離開中共!

怎麼辦哪?其實也並不是沒有辦法。當你沾了這種共業的時候,你可以遠離它。怎麼遠離呢?就是告別共產黨。

我們前面講過,共產黨它不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政黨,它也不是一個普通的政治團體,它是一個邪教。而當你在加入共產黨或者加入共產黨外圍組織——共青團、少先隊的時候,當你舉着拳頭宣誓的時候,對着它的黨旗、團旗、少先隊旗那個血旗在宣誓的時候,你說你爲它奮鬥終身,實際上這就跟邪教的入教儀式是一樣的。這個邪教它是有一個入教儀式的,就是每一個宗教都有入教儀式。我們知道基督教要洗禮,佛教要剃度,入共產邪教它也是這樣的一個儀式,就是當你去宣誓的時候,實際上就是你入邪教的那種儀式。所以,當你入了這個邪教之後會有一個什麼結果呢?按照佛教的講法,我講過去傳統宗教的講法,你入教之後是要受記的。所謂受記就是管這門宗教,管這個天國的神他給你做一個標記,說你是歸釋迦牟尼的,或者說你是歸耶和華的。那麼當你入了這個邪教之後,邪教也要給你受記的,所以受記的這種人就一定會沾中共的共業。

所以你要想躲避災禍,要離開共業的話,你就得離開中共!

有人覺得你是不是說的太玄了?我再給大家講一個故事。想講一下猶太人一個重要的節日,這個節日叫做逾越節,這個逾越節英文叫Passover。什麼意思呢?

就是當時耶和華想把猶太人領出埃及的時候,祂一共給埃及降下十次災禍,第10次災禍就是殺死所有埃及人的頭生孩子,不管第一個生的是兒子還是女兒;還有一個就頭生的畜生,不管是馬生的第一個馬駒兒,還是牛生的第一個牛犢等等,只要是頭生的都會被殺掉。在耶和華命令祂的使者去執行這個任務之前,祂通過摩西告訴猶太人說,你們要把羔羊的血,就是羊羔它的血,塗在你們的門上。如果你是猶太人住在這家裏邊,就把羔羊的血塗在這個門楣上或者門框上,如果我的使者,就是去殺埃及人頭生兒子和頭生畜生的那個使者,看到了門框上的血,他就會逾越而過,就是說他會Passover,就是他一下就跳過去。凡是門框上有這種標記,門上有這種標記的人家,這個使者就跳過去不殺,沒有的話就殺。

死亡天使越過門上抹了羊血的猶太人家。
死亡天使越過門上抹了羊血的猶太人家。​​​​[圖片:1897年查爾斯·福斯特(Charles Foster)所撰《聖經圖片和教誨》(Bible Pictures and What They Teach Us)插圖]

所以當時猶太人有這個標記之後,他們的孩子就沒事,他們的牲畜也沒有事,埃及人頭生的兒子和牲畜全死了。這纔是後來爲什麼法老最後不得不放棄猶太人,讓他們離開埃及,是這樣的原因。所以那天晚上,一天晚上之內,耶和華就做了這麼一件事,這就叫Passover。猶太人爲了紀念耶和華做的這個事情,所以他們現在還過這個節,非常重要的一個節,叫做逾越節

耶穌被釘在十架上也是逾越節之後,耶穌上十字架之前正好是逾越節,耶穌和他的弟子們一起吃飯,耶穌給他們講,說人子將被釘在十字架上,那一天就是猶太人最最重要的一個逾越節

所以我跟大家講這個東西是什麼呢?就是受記這個事情。當你在向共產黨宣誓效忠,要爲它奮鬥終身的時候,舉行這樣的一個邪教入教儀式的時候,你等於就被共產黨受記了,受記之後,它乾的壞事等於是你要承擔一份共業。我這麼說你可以不信,但是我作爲一個修佛的人,作爲一個法輪大法的弟子我相信。我相信這一點,而且我覺得我不得不說,你可以不信,但是我一定要說。因爲我想即使有不信的,還是有信的。

躲過災禍的方法

躲過災禍的方法怎麼辦呢?有幾個方法。

一個就是你可以到“大紀元網站”上去聲明退黨。現在在“大紀元網站”上聲明退黨大概有3億5千萬以上的人,所謂退黨不是說光退黨,入過共青團,入過少先隊,包括入共產黨,都可以在這個上面聲明退黨。當你聲明退黨的時候呢,實際上就是你自己的一個退教儀式。你宣誓入黨是入教儀式,你現在宣佈退黨是屬於退教儀式。從共產黨裏面退出來,這樣的話是抹去這個受記。這個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我想能夠看到這個錄像,能夠看YouTube的都是會翻牆的。你翻牆之後到“大紀元”上去找,用“大紀元”、“退黨”Google一下就可以找到那個網站。到那個上面你可以用化名,不一定用真名,用化名退個黨就可以了,很簡單。

或者是你周圍有法輪功學員,我相信很多人周圍都會知道有誰煉法輪功的,跟他們講一下,他們也可以幫你做這個事情。這個是逃離共業的一個方法,這是第一點。

再一個有人說我也沒有入過那個黨,沒入過團,沒入過隊。這種人的話我覺得你可以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叫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當然有的人說讓你唸佛或者怎麼樣,不管怎麼樣,我覺得,你即使是並不完全相信我說的,但是我覺得至少你念一念這九個字對你是沒有害處的,就算是你覺得可能沒有好處,但是絕對不會有害處的。而且我覺得當你念我剛纔說的這九個字的時候,也可能會讓你心裏面能夠不那麼恐慌,能夠平安一點。

這個就是我們就整個武漢發生肺炎這個事兒聯想到古代的瘟疫,然後我們又講了講現在所面臨的這個事情。

每一次我在節目結束的時候通常都會說,如果您對我們談的內容感興趣的話,歡迎您訂閱和傳播這個頻道。這次我想講,如果您要是覺得我說的有道理,希望您能夠把我今天講的話跟你周圍的人也傳播出去,特別是您在中國大陸的時候,傳播出去我覺得這個對您本人來講,可能也是在做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

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能夠健康,能夠平安!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