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被斯大林洗腦的產物(希望之聲合成)
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被斯大林洗腦的產物(希望之聲合成)

“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竟然是斯大林的洗腦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2月5日】(作者:江峯)1932年,蘇聯最高領導人斯大林、莫洛托夫還有伏羅希洛夫,在斯大林送給御用文人馬克西姆.高爾基的那棟豪華別墅中,一邊喝着伏特加,一邊討論着社會主義社會黨領導文藝工作者的方向。

這是一棟由舍赫傑爾 (Schechtel) 設計的位於莫斯科小尼基塔街的房子,通往二樓的樓梯扶手特別扎人的眼睛。那是一塊由整塊青灰色大理石磨製拼制而成的扶手,特別的氣派。冰冷厚重的大理石提醒着你,那個陰冷無情的體制。

斯大林開始說話了,“達瓦里希,”

斯大林(US Army Signal Corps - File:Stalin 1945.jpg)
斯大林(US Army Signal Corps - File:Stalin 1945.jpg)

他把水晶杯中的伏特加“咚”一仰脖子灌了進去,溢出來的酒沫子還沾在他巨大的八字鬍子上。他說了:

“我看啊,社會主義的作家應該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

他用手把那個酒沫子從那個八字鬍上抹下來送到嘴裏,接着說:

“生產靈魂比生產坦克重要啊。”

一說到坦克,軍事委員會主席伏羅希洛夫趕緊把嘴裏的酒吐下去了,站起來說:

“坦克更重要,無產階級專政必須要有強大的軍事力量。”

但是他的話很快就被斯大林給按住了,“坐下,坐下,坐下。”

高爾基不喝酒,喝着跟他的名字一樣苦的茶葉,耐心等待着那份苦盡甘來的味道。

斯大林談到了成立蘇聯作家協會的打算,說:

“作家呀,不能天馬行空,總是想寫什麼就寫什麼,把腦子裏東西都搬出來。”

斯大林與高爾基(Сталин. К шестидесятилетию со дня рождения." Москва, Правда, 1940.)
斯大林與高爾基(Сталин. К шестидесятилетию со дня рождения." Москва, Правда, 1940.)

斯大林稍微停頓了一下,一想這不是坐着高爾基嘛,他需要高爾基的支持。高爾基感覺到嘴裏的苦茶的甜味,慢慢地砸吧出來了。他默契地看着斯大林,堅定的點了點頭。斯大林的酒勁上來了:

“藝術家應該真實地展示生活。什麼是真實的?引導生活走向社會主義的事物那都是真實的,我們要通過戲劇這些藝術形式把我們的思想傳達給人民,讓它變成人民的思想。”

大家手裏都拿着酒杯,高爾基拿着茶杯,這時候不太適合鼓掌,於是就和那位已經同意了生產靈魂比生產坦克更重要的伏羅希洛夫,一起鄭重地點起頭來了,就像一羣屋檐下寒冷的燕子那樣點起頭來。

跟列寧一樣老資格的革命家莫洛托夫可有心了,他把斯大林這句人類靈魂工程師這句名言轉告了蘇共政治局,同樣老字號的擔任蘇維埃主席團主席一輩子的,被稱爲偉大的無產階級教育家的米哈伊爾·加里寧很受鼓舞,當即表示:

“嘿,人民教師就是教育家,教育家必須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

在中共建政之後,這句蘇聯老大哥的口號自然而然就傳到中國來了。於是人們在不知道這個背景的情況下,不知道這句話的來歷的情況下,就這麼跟着喊了半個多世紀:

“教師是人類靈魂工程師!”

其實這個事說起來很滑稽,共產黨員是什麼?是無神論。鬼神都沒有,哪來的靈魂呢?要改造自己都不認爲有的東西,難度太難高了。

什麼是工程師?製造、維修、操作一臺機器一個系統,這叫工程師。

那靈魂的工程師呢?朋友們您想想都害怕。

你說每天一大早,一個準備來操作你靈魂的人的腋窩裏夾着一大堆準備了收拾你靈魂的工具。你還得對着他說“老師好”準備對你靈魂下刀子的人!

你想想是不是毛骨悚然呢?

其實什麼是教師?

教師的職責就是啓蒙心智、傳道、授業、解惑,幫助你推開認識這個世界的窗戶,這就是教師。

你把它定位於靈魂的工程師,這問題就複雜了。咱們知道這工作一直是上帝做的呀,要知道,靈魂這種產品,在人出生的時候已經是上帝設計完畢了。你工程師再牛,你能把avocado (鱷梨)變成soprano(女高音) 嗎?

不可能嘛!這麼多工程師來搶上帝的飯碗!

其實這個就是斯大林和他的戰友們和他的中國戰友們的潛臺詞:讓上帝靠邊站,讓我們的思想意志來操控我們的人民。

然而在共產主義極權體制下,即便是給了你靈魂工程師這麼偉大的名號,你琢磨琢磨,教師這個本來就受人尊敬的職業結果卻被扔進了深淵。

從1957年開始,中國的教育工作者就沒有好日子過了,從高等學府的那些長袍金絲眼鏡的大學者,到鄉村學校剛從地裏幹活回來,腳丫子裏全是黑泥的民辦教師,都被捲入了無窮無盡的政治鬥爭當中。

他們一會是臭老九,一會是“老九不能走”;一會是被學生們的黃銅頭皮帶抽打,一會兒還得紅着臉去揭發自己的同事,揭發另一個知識分子,另一個靈魂工程師。那真是經歷着,照過去的話講就是“靈魂深處的革命”!

文化大革命結束了,社會秩序需要恢復到一個低水平的正常狀態當中。1980年,社會上要求教師恢復他們的政治和社會地位,這個要求很高。

習仲勳於1967年9月在陝西咸陽西北農學院被羣衆批鬥。(維基)
習仲勳於1967年9月在陝西咸陽西北農學院被羣衆批鬥。(維基)

當時恢複名譽的中央書記處書記是誰呢?習仲勳,就是習近平的爸爸。他表示願意與當時的高級知識分子聯合起來打報告給中央。

1985年的1月21日,歷史上的今天,全國人大通過了一份議案,確定每年9月10日爲教師節,讓社會重歸尊師重道之傳統。

然而,真的能走回去嗎?大陸大有非常多的良心教師非常痛心。他們說,中國教育體制內的亂象和社會的整體道德下滑同步,這爲人師表道德典範的教師的道德,也下滑到無底線的地步。

2000年,江澤民發表了關於教育問題談話。在這個談話裏面再次重申老師要做好人類靈魂的工程師。

難道我們除了教化、做試圖改變人們靈魂、扼殺人性的事情之外,真的就不會怎樣做教育了嗎?

咱們講一個故事,說有一個小學老師,叫湯普森夫人。她告訴她的學生,她會平等地愛班裏的每一個孩子,但是她真的沒有辦法去喜歡一個叫做泰迪的孩子。

爲什麼?

這泰迪衣服邋遢、不合羣、作業也不認真。有一次湯普森夫人偶爾看到了泰迪的學生檔案 吃了一驚,在檔案裏面,泰迪一年級的老師說:

“泰迪很有禮貌,他給周圍的人帶來了歡樂。”

到了二年級,老師說:

“泰迪是個優秀的學生,但是他很苦惱,因爲他媽媽的病已經到了晚期。”

三年級的老師是這麼寫的:

“母親的去世對泰迪是個沉重的打擊,家庭的影響開始影響這個孩子了。”

四年級的老師說:

“泰迪性格孤僻,在課堂上睡覺。”

這時候湯普森夫人意識到:自己對泰迪的的愛和關注實在太少了。

聖誕節這天到了,學生們送給老師的聖誕禮物包裝得漂漂亮亮了,只有泰迪的禮物是厚厚的雜貨袋的牛皮紙包裝的。

湯普森夫人費了很大勁纔打開這個禮物,裏面是一隻水晶石手鍊,上面有一顆水晶石都不見了,還有一瓶只剩下的四分之一的香水。

一些孩子一看,開始偷偷發笑。湯普森夫人制止他們,並大聲地說:

“這手鍊真漂亮啊。”然後把它戴在自己的手上,還在手腕上擦了些香水。

那天放學後,泰迪故意留在最後才離開教室,他說:

“湯普森夫人,今天您身上的味道,就像我媽媽以前一樣。”

孩子們走後,湯普森夫人哭了至少一個小時。就從那天起,她不再研究怎樣教什麼閱讀、寫作和算術,而是研究怎樣教育孩子們。湯普森夫人開始特別的關注泰迪了,她越鼓勵他,泰迪的反應就越快。

到了這年年末,泰迪已經成爲班上最出色的孩子了。

一年後,湯普森夫人在門縫下發現了一張紙條,是泰迪歪歪扭扭寫上去的。他告訴她說:

“湯普森夫人,您是我一生中遇到的最棒的老師。”

過了好久,泰迪又來了一封信,他說他要結婚了,不知道湯普森夫人是否願意參加他的婚禮並坐在新郎母親的座位上。湯普森夫人當然答應了,她去了。她戴着那一隻丟了一顆水晶石的手鍊,還專門擦了擦他母親用過的那種香水。

泰迪·斯托達德博士,輕聲地在湯普森夫人的耳畔說:

“謝謝您,湯普森夫人,謝謝您讓我知道自己可以有所作爲。”

湯普森夫人眼含熱淚,低聲說:

“泰迪,你搞錯了,是你教會了我。直到遇見你,我才知道怎樣做一個老師。”

歷史上的今天,人大確定教師節

只有那一天,

我們的靈魂得到救贖,

我們才能開始一點點改變身邊的一切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