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对武汉P4实验室人员进行培训的培训实验室
对武汉P4实验室人员进行培训的培训实验室(图片:cdc.gov PDF页面截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武汉P4实验室的来龙去脉 其“研究成果”骇人

【江峰漫谈】20200203

【希望之声2020年2月7日】(作者:江峰)今天跟大家说说武汉P四实验室的一些详细内情,说说这个病毒到底怎样造成现在的祸害。

昨天节目有些反馈,跟大家先订对一下。川普总统特批吉列公司取消专利,这个事我在社交媒体上看到过。我一个是没有查到任何信息的源头,另外一个,吉列公司和美国FDA说的都很清楚,这个新产品是没有进入生产和流通的,没有License的限制,所以实际上是不存在川普总统特批的事情。这应该是个误传,我就没有采信这个说法。可能某些人说,江峰你不就是要歌颂美国,就是要来黑中共嘛,这样的消息,你赶快用啊。其实说实话,不是这样的,我不反对自由的探讨和展露自己的观点,但是我们还是要尽可能的客观和真实,至少在真相没有显露出来的时候,你要追求真相,对吧?你在那条路上走着。你又不能去杜撰一个事实,这就不对了。

对中美临床合作的看法

关于中美临床合作这个事,我想告诉大家什么呢,这是一个好消息。我非常了解,现在处在疫区,特别是处在湖北,武汉的这些灾民的内心的焦灼。一个真实的而不是虚幻的好消息,真的会给大家带来一种真实的鼓励。相反呢,你搞什么双黄连也能对付冠状病毒这种假消息,还不是别人说的,人民日报报出来的,那最后伤害的就是老百姓嘛。特别是老百姓,你要知道,人民日报自己在国内宣传双黄连好用,同时海外版直接就辟谣,你说它多扭曲吧,难以置信这个政府究竟有多么的邪恶,才干出这种事情来戕害自己的老百姓。

这老百姓,他在医院没有药,排那么老长的队都排不到,得不到治疗的情况下会有求生的本能啊。再说为自己、为这世上最亲的家人的健康,他真是愿意冒险冲出去抢购双黄连。你想,中共天天要辟谣,现在好嘛,人民日报自己造谣,这一下子把群众给坑苦了,弄到一个小药店里去抢中药去了,这还隔离啥呀,  互相又开始传染了。你想,得到什么呢?得到了病毒,得到了对那些——那些比自己先到一步把双黄连都抢走了——对那些抢走了双黄连的同胞的憎恨。失去的是什么?失去的是希望。

所以我昨天节目第二个目的就是要告诉大家,远离那些坑你无数次的政府的谎言。在节目中实际上我没有把吉列公司当作一个伟大的事迹来歌颂一下,它也没那么神奇,没那么伟大,为什么?当然它也可能有商业行动之外的悲悯善良,但毕竟我觉得,作为一个商业企业,一个制药商来说,它就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病例。它自己没病例嘛,所以要跟中国合作,尽快可以生产,可以获得收益,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商业行为。

一般来说,一个新药的开发,前期投入差不多一个Billion,就十亿美元呐,所以它要挣钱其实也是一个正常动机,对不对?但是你说你要把一个正常的人类社会描述成充满了战争枪杀,充满了对中国人民莫名其妙的恨,那就是把自己生活的社会描述成了一个巨大的不正常和扭曲当中了。但是中共的官媒不就把美国描述成这样的一个社会吗?实际上的中共啊,难就难在它没有办法运作正常社会,它老把别人说是不正常的。

你看,正常社会对这事应该怎么办?医生发现疫情,科学家去研究,政府去公布消息,人们去医院去保护自己,去自我隔离,去保护家人,接受国际援助,接受世界的善良捐助。这都是正常的。其实我跟你说,别人的援助,国际上对你援助,也是一种投资。为什么?它可以减少疫情对自己本国居民的伤害嘛,对不对?甚至别人对你的善良,某种程度来说也是一种储蓄。它今天在你这存下一份善良,明天它很有可能会收到一份善良的回赠。谁这一辈子不会遇到个沟沟坎坎呢,对不对?那好,美国人民对你善良,给你捐了医药物资,你这个坎过去了,你会不会回报美国人民呢?肯定会的。但是中间给他们卡了一下子,中共偏偏要打断这种正常的人类活动,营造仇恨和隔阂。那好,一,中国人没那么顺当得到援助了;第二,恨帝国主义了。所以,他也不会把他的善良、把他的同情去交付给美国人,就这样反而变成了一个不正常的社会了。

美国撤侨飞机为何先到苏州降落?哪个国家第一个对中国限制入境?

你看这个中共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对此谴责美国说,迄今为止,美国没有提供任何实质性帮助,说他们第一个撤侨,美国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入境全面限制,为中国不断散布和制造恐慌,起了很坏的作用。我相信,美国国务院总是可以第一时间收到华春莹这样的谴责的。但是,美国政府几乎没有一次安排美国的大媒体去传播这样的仇恨和愚蠢的文字。毕竟什么?毕竟中共外交部这样的义愤填膺,它是说给国内的人民听的。但是你可以想象,它这样的表达让普通的美国人看到了,你说中共还能再指望什么真诚的援助啊。我跟你说,连海外华人都会被它坑了,会被鄙视的。

撤离第一批美国侨民的波音747飞机在阿拉斯加的泰德·史蒂文斯·安克雷奇国际机场停下来加油。
撤离第一批美国侨民的波音747飞机在阿拉斯加的泰德·史蒂文斯·安克雷奇国际机场停下来加油。(图片:AP)

其实华春莹什么不跟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美国撤侨的飞机到达武汉之前必须先到苏州降落,中共给它安排的到苏州降落。为什么?因为那架飞机上装了满满的各类美国官方和非政府组织捐赠的卫生医疗防护用品。你说这用品算不算实质性的帮助?武汉医疗物资奇缺成这样了,美国人是希望有机会顺着飞机直接就运到武汉,直接支援疫区正中。中共不让到武汉机场降落卸这些货物,就是怕整整一飞机的物资刺激武汉市民。美国的东西都运到了,为什么我们自己的政府做不到?我们问一下周边的美国华人朋友,有几个没有给国内的亲人朋友寄口罩的,这算不算美国的实质性帮助呢?华春莹为什么不说中共数次拒绝美国世界最高水平的传染病专家、病毒学专家来帮助中国的请求,你给拒绝了。你拒绝别国的撤侨,就是拒绝别人求生的机会,你跟绑架无疑。好嘛,你可以欺负台湾。如果美国提出来,你不让我走,我武装撤侨,你敢拒绝吗?

说到第一个对中国限制入境的国家,恐怕华春莹这个记性有点下降了。中国人都帮你记着呢,是朝鲜,不是美国,是朝鲜,你们最亲的兄弟,第一个关闭了边境。为什么?金正恩比谁都了解,他的爷爷金日成是怎样跟这些中国的同志打交道的,根本信不过。他上台后,首先就把延安帮给整掉了,说这个延安帮就是中共这边,骨子里都是玩阴谋。如果不是,你向全世界解释一下吧,你向金正恩同志解释一下吧。几百个病例要把一千多万的大城市封起来,到底是谁在散布和制造恐慌呢?连金正恩都不信你了。

然而真正让世界恐慌的还是封城的真正黑幕,这个病毒到底是怎么产生的?这个病毒到底有多厉害?

P4病毒实验室为什么坐落在武汉?

说到这就不得不说武汉的这个P四病毒实验室了。这个实验室为什么坐落在武汉?不少朋友知道武汉是个大学城,有很多的大学、研究机构,中国生物工程科技方面领先的城市就是武汉。但是武汉跟法国的历史渊源就不太有人提起了。现在汉口有一条路叫蔡锷路,原来是福煦大将军街。有个叫黄兴路,原来就叫做巴黎街。现在离那个出事的叫华南海鲜市场,你走路十分钟,差不多走到那个汉口火车站了。汉口火车站那个现在的新广场,原来的老火车站,老大智门汉口火车站,那就是法国人设计建设的啊。那两个嘟噜,那个塔楼很有名。最早武汉大学的第一门功课就是法语。

汉口大智门火车站,上:1920年代;下:1990年代停用的火车站
汉口大智门火车站,上:1920年代;下:1990年代停用的火车站(图片:Geographer/维基—希望之声合成)

二战之后的法国总统戴高乐和周恩来那个时代,就把武汉定为中法两国的交流中心。我们知道中共的改革开放是什么,是七十年代末开始的。毛泽东那一代,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走了,然后日子过不下去了,邓小平78年开始进行改革开放。其实最先跟中共进行经贸往来的呢是法国。什么时候啊?1966年。那时候在武汉文革的枪炮声中就开始了。中法合资的雪铁龙富康小轿车,就是中国的第一批私家小汽车。法国前总统——现在说到这个人物了——希拉克对中国文化特别痴迷,收集了好多中国的古董,对中国的哪个杯子哪个朝代的可熟了,他还可以流利地背诵李白的诗篇。你看,作为共产主义早期实践发源地——巴黎公社,他是来自巴黎公社的客人,骨子里对中共充满了好感。希拉克一来中国就主动提出要去当时中共党魁江泽民的故乡:我去扬州看看。为什么你要去扬州呢?他念了李白的那首诗:故人西辞黄鹤楼 ,烟花三月下扬州。他念着诗,跟江泽民去了扬州。希拉克是开创了反美亲中的中法黄金十年,关系可好了。就在这十年里,2004年希拉克访华期间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法国决定帮助中国建设P4病毒实验中心,地点就选在了黄鹤楼所在地武汉。

P4病毒实验室是怎么建成的

法国是全球病毒研究领域领先的国家。在里昂它是1999年就建了一个全欧洲规模最大的病毒研究中心。那么好,过了4年,2003年中国发生了萨斯病毒这么一个大事,后来的中科院向法国政府提出来说,请你们帮助中国开设这一类的病毒研究中心,我们不知道怎么搞,没这个技术,也没这个材料。你想SARS病的影响,中共提出的要求是不是合理?是合理。因为可以帮助中国人,也可以帮助世界人民来打击突发传染病。从这个善的角度来说是应该去帮助。但是中国、中共这两个概念在希拉克总统心目中没有任何区别,但是法国情报部门可是有质疑的。法国专家当时就担心说,中方会使用法国提供的技术来研制化学武器。当时咱们知道西方对中国方面是有个整体的科研技术的一个限制,法国情报部门当时就向政府提出了严正警告。首先在合作协议里面说,你真要干的话,必须加这样一个条款,要让中共来承诺的,就是什么?不能用于攻击性的活动。什么叫攻击性活动?那就是生化武器的研究。

法国对外安全总局后来就说什么,这个武汉实验室的工程原来是里昂的一家建筑设计所负责的,但是到了2005年,也就是开工第二年,中国官方就选择了武汉当地的一个叫做中原国际工程公司,来做工程了。根据法国安全部门调查,它追着底,发现这中原公司跟中共军队有关联,而中共军队的这几个管中原公司的部门,早就是美国中情局的监督目标了。由于这些安全担忧,还有当时协议具体落实的时候,法国方面一拖再拖。它毕竟有些不太同意希拉克这种做法的人嘛,对吧?后来呢,武汉P4这个病毒中心是一直拖到了2017年才开始投入运作。朋友们记住这个时间点,2017年。因为之后所有的事情都是从2017年开始。实际上,这座病毒实验室计划是就在今年,就是2020年,才会获得世卫组织认证,才能纳入国际合作系统。进入国际合作系统以后,武汉这个P4就可以跟美国、跟巴黎、跟伦敦进行病毒沟通研究了。但现在还没有认证的结果,武汉现在就已经出事了。在中共的宣传当中,这个实验室将协助亚洲、甚至全世界有效对抗流行病毒的。

但是法国方面后来不这么认为,他们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过程中多次违背承诺。这里也请朋友们也注意到另外一点,就是什么?P4实验室在合约中是几个实验室?就一个嘛,对不对?想都想得到,也不用去验证了是吧?中方你承诺的就是建一个实验室的,结果后来好嘛,法国一看,法国当年的设计图纸、特殊的材料设备,中方能仿制就仿制,修建了多个实验室。好些实验室,法国方面是没有办法掌握的,觉得他们的行动十分可疑。什么叫十分可疑?就是他们正在进行生化武器的实验。也就是说,如果说这个病毒按照人们的推理是病毒实验室流出来的话,可能就不是特指那个合法的P4实验室,而是多个类似的、可能专门执行生化武器研究的、根据法国技术复制出来的实验室中的任何一个,从那里面泄漏出来的。

阴谋论站不住脚

P4实验室,我记得在最早的节目中,一个多礼拜前了,我跟大家说过,说它是负压设计。什么是负压设计?外面一个大气压,正常我们呼吸一个大气压,在里面呢,0.9个大气压,然后一层一层的,像一个巨大的漏斗,一层一层的向中间流动。这从理论上来说,这些病毒它不是无孔不入嘛,至少它是根本出不去。从原始的安全系统设计来说呢,只要遵守它的流程,基本上是万无一失的。所以全球来看,大的P4实验室都建立在都市区内。所以有种理论不说嘛,这个实验室建在武汉,阴谋论说是为了方便传播病毒,要消灭人口,来解决中国现在的政治经济问题,这种阴谋论说法是站不住脚的。刚才说了,法国的这个实验室在哪?在里昂,第二大城市;澳洲的在墨尔本,澳洲的朋友知道,大城市;德国在哪?柏林,首都;英国的在伦敦,首都;美国的呢,在马里兰,跟首都华盛顿很近。当然不是为了消灭人口才建立都市的,对不对?正相反是什么,P4实验室不怕它传播出去,因为P4的确是非常安全的。

坐落在里昂的法国P4实验室
坐落在里昂的法国P4实验室(图片:GRAYA/维基

然后,无论是说故意把病毒放出来,有阴谋论说是中共高层的决定,有的说是中共军方的作为,其实这些都缺乏对中共体制的了解和基本常识。当年是有这么一回事,毛泽东跟斯大林签订条约,后来俄罗斯档案暴露出来了,说毛泽东当时把消灭中国人口一个亿来节省资源这个说法竟然写到合约里去了。当然毛泽东后来通过大跃进、文革是完成了任务的。咱们看看前苏联、柬埔寨、越南,凡是实施了社会主义制度的共产党国家都进行了大规模的对自己国民的杀戮。我们可以看到毛泽东时代的那个做法是什么,就是共产党的杀戮的本质。它是什么,它是要保全自己的统治。保全自己统治的这个目的到现在是没有变的。那么当下如果通过一场失控的瘟疫达到这种匪夷所思的目的的话呢,我觉得就不太可能。为什么?因为不但民众被消灭掉了,这中共干部也保不住了嘛,所以它政权就保不住了。所以这是矛盾的。有人说他们中共有疫苗,甚至说你看那个湖北这次,这些省领导开会的时候不戴口罩,是因为他们打了疫苗了。那我就要问你了,你说有疫苗,对吧?那么好,省长的家属要不要打?我们知道,中国的高级贪官们的情妇可不止一个。好,情妇和私生子们要不要打?任何一个高级干部,身边有很多的贴身工作人员,贴身工作人员的家属们要不要打疫苗?所以你看,这是一场根本无法进行的、无法保密、无法控制安全界限的一个阴谋行动,所以说是不成立的。

如果说军队放毒,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因为除了刚才说的这个无法保密、无法控制安全界限的因素之外,中共军队是党卫军,中国也不像世界有些国家是军政府,军队来控制政府的。中共军队的指挥权向来都在党魁的手中,军队的高级将领自身的生命和前途都在党的手里。你看它的最高将领徐才厚、郭伯雄就看出来了嘛。我之所以要提这一下,反驳这些说法,是因为什么呢?我当然是不反对别人有自由的思想、多方面的想法,也许从另外方面可以逼迫一下中共。但是我觉得这样子反而让人们失去对真相的追求方向,反而让灾难中的民众失去真正应该面对的邪恶和大难之后去认真反思,拿出改变这个社会的力量。你方向变了,你搞阴谋论去了嘛,就没有真正去思考大难是怎么来的,我们以后应该怎样去改变这个社会体制。

中共的顶层设计催生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之外的复制品

但是话说回来了,这阴谋论里面涉及到就是中共有一个顶层设计,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是对的,当然我不同意它的顶层设计目标是消灭人口,而是要对世界的控制权和在未来战争中对美国的战略优势,这是中共的一个顶层设计。

早在1996年台海危机之后,它要打台湾。结果,美国认真介入,中共不得不放弃对台湾的武力入侵。为什么说当时是认真的要打台湾呢?因为当时中共的军队都准备了近十万条英雄袋。什么叫英雄袋?就是运尸袋。准备付出十万人的代价,真要打。后来中共不得不放弃对台湾的武力入侵,就是因为美国的介入,它干不过美国。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共高层就开始叫超限战,作为突破美国军事实力的一个着手点,其中生化武器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基因武器成为中共党军高层的一个重要的追求目标。他们认定必须在现在有利的国际形势下进行新的军事革命,要想在未来战场上取得成功,就必须取得生物优势和生物疆域优势。这种动力就成为了武汉P4病毒实验室之外复制出来似乎有着同样的科研条件,但又不会被国际上注意、被别人发现的专门从事军事领域的生化实验室。但是问题就出在这个似乎同样的科研条件上了。你看着好像跟法国的图纸一样,用的是同样的材料,不是的,有两大缺陷。第一个是,自身的安全系统的建设就不像法国人那样的上心了;第二,更重要的是中共的全球扩张野心,包括它网罗了大量的千人计划,从西方的实验室、高科技公司偷盗各种技术来满足自己扩张的需求。

这里说明一点,我觉得在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任何一个族群都有追求发展和卓越的本能,但是什 么样的政治体制决定了这种追求,到底是健康公平的、是以百姓的幸福为尺度的,还是贪婪、无道德底线、以执政者的权力为目标的一种魔性的发展方式,这就不同了。中共作为执政党,它的这种政治体制就导致了整个国家的这种追求,实际上变为了一种在魔路上的狂奔。

武汉P4实验室到底在研究什么?

咱们就说这个P4实验室研究员石正丽。2015年自然医学电子刊物上发表了一篇论文,作者就是石正丽,武汉病毒学研究所教授。她的研究发现就是把蝙蝠身上一个叫S蛋白里的某个受体开关调一下,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了,原来是在动物之间传,现在传给人类了,然后呢,再用基因重组技术把这个S蛋白跟萨斯病毒碰到一起去重组,这样就可以有效的感染人类呼吸道细胞,这当时已经通过了小白鼠这层测试了,然后开始怎么用猴子用灵长类测试了,等于是做二级临床了,在做实验了。你想这里问题就大了,对不对?咱们这么想,科学家研究病毒是为什么?防止人类感染,远离疾病,而你却倒着想着怎么样帮助病毒来感染人,是不是魔性了?人是要想办法减轻病状,你却想办法要毒死人,是不是就是魔性的思维方式了?所以当时美国医学界一下就炸开锅了。

美国马里兰州P4实验室的科学家在工作
美国马里兰州P4实验室的科学家在工作(图片: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美国的医学专家巴特勒在杂志上发表论文说,你这种实验没有意义,你不能帮助人,结果风险还很大。但是因为缺乏技术,最起码当时武汉P4没有建成,所以石正丽她们继续在做这个实验,跟美国北卡的医学小组合作,结果时间到了2014年,美国疾控中心发现了,认识到这种病毒很有可能成为生物化学武器,就给喊停了,不能做了。没过几年,石正丽和她的野心勃勃的同事们2017年就获得了法国人支持的P4病毒实验室。2018年,与这一次中共肺炎相似的冠状病毒就在这个实验室研发出来了,它依然跟当年的病毒一样,就是专家们看不出它对人类有什么帮助,正相反,这个新病毒它还学会了怎么去伤害人类。怎么去伤害呢?它目前用了最成功的一种艾滋病病毒,利用这个病毒的优点给它组合进去了,那就是什么?长期无症状的潜伏,不断的在黑暗中繁殖自己的后代。咱们知道,艾滋病病毒可以潜伏长达十年的时间,对不对?这一点虽然有一个印度科学家写了一篇论文证实了,但这篇论文目前因为有些学术上的冲突给拿下去了,但是我们从另外表面上的证据看还是有的。一个是,中共肺炎发作没多久之后请来了一位德国的医学专家,而这位德国医学专家来到武汉,他擅长的技术是什么?艾滋病治疗。还有那位被感染的北京的专家王广发,他自己就是这样子的,他自己就承认他最后是通过治疗艾滋病的药把他给治好的,这从侧面不就证明了艾滋病病毒在中共肺炎当中的一种存在吗?

所以你看,这种艾滋病病毒在黑暗中繁殖自己后代的特性,在现在中共肺炎中反映出来的就这样啊。走着走着人就倒地了,没有咳嗽,没有发烧。这个病毒更狡猾的地方在什么地方?它发出一个信号给正常的人体,让你误认为被病毒侵蚀的这些细胞是好细胞,让人的免疫系统去进攻那些本来健康的细胞,让人终于自己毁灭自己。而你们发现了没有?这个特点,这世上就这共产党它有这种最狡猾的病毒一样的特性,它能让无数像希拉克这样的,想从“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这些而热爱中国的人们,误以为中共就是那个敦厚的民族的一员,从而帮助它,甚至善待它,结果直到它慢慢的侵蚀你,繁衍着它自己的魔性,直到最后有一天,你的身体内全是它的魔的存在,而你呢,最后倒在湿冷的街头。

请看视频:武汉P4实验室不止一间!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