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對武漢P4實驗室人員進行培訓的培訓實驗室
對武漢P4實驗室人員進行培訓的培訓實驗室(圖片:cdc.gov PDF頁面截圖)
武漢肺炎疫情專題

武漢P4實驗室的來龍去脈 其“研究成果”駭人

【江峯漫談】20200203

【希望之聲2020年2月7日】(作者:江峯)今天跟大家說說武漢P四實驗室的一些詳細內情,說說這個病毒到底怎樣造成現在的禍害。

昨天節目有些反饋,跟大家先訂對一下。川普總統特批吉列公司取消專利,這個事我在社交媒體上看到過。我一個是沒有查到任何信息的源頭,另外一個,吉列公司和美國FDA說的都很清楚,這個新產品是沒有進入生產和流通的,沒有License的限制,所以實際上是不存在川普總統特批的事情。這應該是個誤傳,我就沒有采信這個說法。可能某些人說,江峯你不就是要歌頌美國,就是要來黑中共嘛,這樣的消息,你趕快用啊。其實說實話,不是這樣的,我不反對自由的探討和展露自己的觀點,但是我們還是要儘可能的客觀和真實,至少在真相沒有顯露出來的時候,你要追求真相,對吧?你在那條路上走着。你又不能去杜撰一個事實,這就不對了。

對中美臨牀合作的看法

關於中美臨牀合作這個事,我想告訴大傢什麼呢,這是一個好消息。我非常瞭解,現在處在疫區,特別是處在湖北,武漢的這些災民的內心的焦灼。一個真實的而不是虛幻的好消息,真的會給大家帶來一種真實的鼓勵。相反呢,你搞什麼雙黃連也能對付冠狀病毒這種假消息,還不是別人說的,人民日報報出來的,那最後傷害的就是老百姓嘛。特別是老百姓,你要知道,人民日報自己在國內宣傳雙黃連好用,同時海外版直接就闢謠,你說它多扭曲吧,難以置信這個政府究竟有多麼的邪惡,才幹出這種事情來戕害自己的老百姓。

這老百姓,他在醫院沒有藥,排那麼老長的隊都排不到,得不到治療的情況下會有求生的本能啊。再說爲自己、爲這世上最親的家人的健康,他真是願意冒險衝出去搶購雙黃連。你想,中共天天要闢謠,現在好嘛,人民日報自己造謠,這一下子把羣衆給坑苦了,弄到一個小藥店裏去搶中藥去了,這還隔離啥呀,  互相又開始傳染了。你想,得到什麼呢?得到了病毒,得到了對那些——那些比自己先到一步把雙黃連都搶走了——對那些搶走了雙黃連的同胞的憎恨。失去的是什麼?失去的是希望。

所以我昨天節目第二個目的就是要告訴大家,遠離那些坑你無數次的政府的謊言。在節目中實際上我沒有把吉列公司當作一個偉大的事蹟來歌頌一下,它也沒那麼神奇,沒那麼偉大,爲什麼?當然它也可能有商業行動之外的悲憫善良,但畢竟我覺得,作爲一個商業企業,一個製藥商來說,它就是爲了獲得更多的病例。它自己沒病例嘛,所以要跟中國合作,儘快可以生產,可以獲得收益,這是一種很正常的商業行爲。

一般來說,一個新藥的開發,前期投入差不多一個Billion,就十億美元吶,所以它要掙錢其實也是一個正常動機,對不對?但是你說你要把一個正常的人類社會描述成充滿了戰爭槍殺,充滿了對中國人民莫名其妙的恨,那就是把自己生活的社會描述成了一個巨大的不正常和扭曲當中了。但是中共的官媒不就把美國描述成這樣的一個社會嗎?實際上的中共啊,難就難在它沒有辦法運作正常社會,它老把別人說是不正常的。

你看,正常社會對這事應該怎麼辦?醫生髮現疫情,科學家去研究,政府去公佈消息,人們去醫院去保護自己,去自我隔離,去保護家人,接受國際援助,接受世界的善良捐助。這都是正常的。其實我跟你說,別人的援助,國際上對你援助,也是一種投資。爲什麼?它可以減少疫情對自己本國居民的傷害嘛,對不對?甚至別人對你的善良,某種程度來說也是一種儲蓄。它今天在你這存下一份善良,明天它很有可能會收到一份善良的回贈。誰這一輩子不會遇到個溝溝坎坎呢,對不對?那好,美國人民對你善良,給你捐了醫藥物資,你這個坎過去了,你會不會回報美國人民呢?肯定會的。但是中間給他們卡了一下子,中共偏偏要打斷這種正常的人類活動,營造仇恨和隔閡。那好,一,中國人沒那麼順當得到援助了;第二,恨帝國主義了。所以,他也不會把他的善良、把他的同情去交付給美國人,就這樣反而變成了一個不正常的社會了。

美國撤僑飛機爲何先到蘇州降落?哪個國家第一個對中國限制入境?

你看這箇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此譴責美國說,迄今爲止,美國沒有提供任何實質性幫助,說他們第一個撤僑,美國第一個宣佈對中國入境全面限制,爲中國不斷散佈和製造恐慌,起了很壞的作用。我相信,美國國務院總是可以第一時間收到華春瑩這樣的譴責的。但是,美國政府幾乎沒有一次安排美國的大媒體去傳播這樣的仇恨和愚蠢的文字。畢竟什麼?畢竟中共外交部這樣的義憤填膺,它是說給國內的人民聽的。但是你可以想象,它這樣的表達讓普通的美國人看到了,你說中共還能再指望什麼真誠的援助啊。我跟你說,連海外華人都會被它坑了,會被鄙視的。

撤離第一批美國僑民的波音747飛機在阿拉斯加的泰德·史蒂文斯·安克雷奇國際機場停下來加油。
撤離第一批美國僑民的波音747飛機在阿拉斯加的泰德·史蒂文斯·安克雷奇國際機場停下來加油。(圖片:AP)

其實華春瑩什麼不跟大家解釋一下,爲什麼美國撤僑的飛機到達武漢之前必須先到蘇州降落,中共給它安排的到蘇州降落。爲什麼?因爲那架飛機上裝了滿滿的各類美國官方和非政府組織捐贈的衛生醫療防護用品。你說這用品算不算實質性的幫助?武漢醫療物資奇缺成這樣了,美國人是希望有機會順着飛機直接就運到武漢,直接支援疫區正中。中共不讓到武漢機場降落卸這些貨物,就是怕整整一飛機的物資刺激武漢市民。美國的東西都運到了,爲什麼我們自己的政府做不到?我們問一下週邊的美國華人朋友,有幾個沒有給國內的親人朋友寄口罩的,這算不算美國的實質性幫助呢?華春瑩爲什麼不說中共數次拒絕美國世界最高水平的傳染病專家、病毒學專家來幫助中國的請求,你給拒絕了。你拒絕別國的撤僑,就是拒絕別人求生的機會,你跟綁架無疑。好嘛,你可以欺負臺灣。如果美國提出來,你不讓我走,我武裝撤僑,你敢拒絕嗎?

說到第一個對中國限制入境的國家,恐怕華春瑩這個記性有點下降了。中國人都幫你記着呢,是朝鮮,不是美國,是朝鮮,你們最親的兄弟,第一個關閉了邊境。爲什麼?金正恩比誰都瞭解,他的爺爺金日成是怎樣跟這些中國的同志打交道的,根本信不過。他上臺後,首先就把延安幫給整掉了,說這個延安幫就是中共這邊,骨子裏都是玩陰謀。如果不是,你向全世界解釋一下吧,你向金正恩同志解釋一下吧。幾百個病例要把一千多萬的大城市封起來,到底是誰在散佈和製造恐慌呢?連金正恩都不信你了。

然而真正讓世界恐慌的還是封城的真正黑幕,這個病毒到底是怎麼產生的?這個病毒到底有多厲害?

P4病毒實驗室爲什麼坐落在武漢?

說到這就不得不說武漢的這個P四病毒實驗室了。這個實驗室爲什麼坐落在武漢?不少朋友知道武漢是個大學城,有很多的大學、研究機構,中國生物工程科技方面領先的城市就是武漢。但是武漢跟法國的歷史淵源就不太有人提起了。現在漢口有一條路叫蔡鍔路,原來是福煦大將軍街。有個叫黃興路,原來就叫做巴黎街。現在離那個出事的叫華南海鮮市場,你走路十分鐘,差不多走到那個漢口火車站了。漢口火車站那個現在的新廣場,原來的老火車站,老大智門漢口火車站,那就是法國人設計建設的啊。那兩個嘟嚕,那個塔樓很有名。最早武漢大學的第一門功課就是法語。

漢口大智門火車站,上:1920年代;下:1990年代停用的火車站
漢口大智門火車站,上:1920年代;下:1990年代停用的火車站(圖片:Geographer/維基—希望之聲合成)

二戰之後的法國總統戴高樂和周恩來那個時代,就把武漢定爲中法兩國的交流中心。我們知道中共的改革開放是什麼,是七十年代末開始的。毛澤東那一代,老一輩的無產階級革命家走了,然後日子過不下去了,鄧小平78年開始進行改革開放。其實最先跟中共進行經貿往來的呢是法國。什麼時候啊?1966年。那時候在武漢文革的槍炮聲中就開始了。中法合資的雪鐵龍富康小轎車,就是中國的第一批私家小汽車。法國前總統——現在說到這個人物了——希拉剋對中國文化特別癡迷,收集了好多中國的古董,對中國的哪個杯子哪個朝代的可熟了,他還可以流利地背誦李白的詩篇。你看,作爲共產主義早期實踐發源地——巴黎公社,他是來自巴黎公社的客人,骨子裏對中共充滿了好感。希拉剋一來中國就主動提出要去當時中共黨魁江澤民的故鄉:我去揚州看看。爲什麼你要去揚州呢?他唸了李白的那首詩:故人西辭黃鶴樓 ,煙花三月下揚州。他念着詩,跟江澤民去了揚州。希拉剋是開創了反美親中的中法黃金十年,關係可好了。就在這十年裏,2004年希拉剋訪華期間簽署了一項合作協議,法國決定幫助中國建設P4病毒實驗中心,地點就選在了黃鶴樓所在地武漢。

P4病毒實驗室是怎麼建成的

法國是全球病毒研究領域領先的國家。在里昂它是1999年就建了一個全歐洲規模最大的病毒研究中心。那麼好,過了4年,2003年中國發生了薩斯病毒這麼一個大事,後來的中科院向法國政府提出來說,請你們幫助中國開設這一類的病毒研究中心,我們不知道怎麼搞,沒這個技術,也沒這個材料。你想SARS病的影響,中共提出的要求是不是合理?是合理。因爲可以幫助中國人,也可以幫助世界人民來打擊突發傳染病。從這個善的角度來說是應該去幫助。但是中國、中共這兩個概念在希拉剋總統心目中沒有任何區別,但是法國情報部門可是有質疑的。法國專家當時就擔心說,中方會使用法國提供的技術來研製化學武器。當時咱們知道西方對中國方面是有個整體的科研技術的一個限制,法國情報部門當時就向政府提出了嚴正警告。首先在合作協議裏面說,你真要乾的話,必須加這樣一個條款,要讓中共來承諾的,就是什麼?不能用於攻擊性的活動。什麼叫攻擊性活動?那就是生化武器的研究。

法國對外安全總局後來就說什麼,這個武漢實驗室的工程原來是里昂的一家建築設計所負責的,但是到了2005年,也就是開工第二年,中國官方就選擇了武漢當地的一個叫做中原國際工程公司,來做工程了。根據法國安全部門調查,它追着底,發現這中原公司跟中共軍隊有關聯,而中共軍隊的這幾個管中原公司的部門,早就是美國中情局的監督目標了。由於這些安全擔憂,還有當時協議具體落實的時候,法國方面一拖再拖。它畢竟有些不太同意希拉剋這種做法的人嘛,對吧?後來呢,武漢P4這個病毒中心是一直拖到了2017年纔開始投入運作。朋友們記住這個時間點,2017年。因爲之後所有的事情都是從2017年開始。實際上,這座病毒實驗室計劃是就在今年,就是2020年,纔會獲得世衛組織認證,才能納入國際合作系統。進入國際合作系統以後,武漢這個P4就可以跟美國、跟巴黎、跟倫敦進行病毒溝通研究了。但現在還沒有認證的結果,武漢現在就已經出事了。在中共的宣傳當中,這個實驗室將協助亞洲、甚至全世界有效對抗流行病毒的。

但是法國方面後來不這麼認爲,他們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過程中多次違背承諾。這裏也請朋友們也注意到另外一點,就是什麼?P4實驗室在合約中是幾個實驗室?就一個嘛,對不對?想都想得到,也不用去驗證了是吧?中方你承諾的就是建一個實驗室的,結果後來好嘛,法國一看,法國當年的設計圖紙、特殊的材料設備,中方能仿製就仿製,修建了多個實驗室。好些實驗室,法國方面是沒有辦法掌握的,覺得他們的行動十分可疑。什麼叫十分可疑?就是他們正在進行生化武器的實驗。也就是說,如果說這個病毒按照人們的推理是病毒實驗室流出來的話,可能就不是特指那個合法的P4實驗室,而是多個類似的、可能專門執行生化武器研究的、根據法國技術複製出來的實驗室中的任何一個,從那裏面泄漏出來的。

陰謀論站不住腳

P4實驗室,我記得在最早的節目中,一個多禮拜前了,我跟大家說過,說它是負壓設計。什麼是負壓設計?外面一個大氣壓,正常我們呼吸一個大氣壓,在裏面呢,0.9個大氣壓,然後一層一層的,像一個巨大的漏斗,一層一層的向中間流動。這從理論上來說,這些病毒它不是無孔不入嘛,至少它是根本出不去。從原始的安全系統設計來說呢,只要遵守它的流程,基本上是萬無一失的。所以全球來看,大的P4實驗室都建立在都市區內。所以有種理論不說嘛,這個實驗室建在武漢,陰謀論說是爲了方便傳播病毒,要消滅人口,來解決中國現在的政治經濟問題,這種陰謀論說法是站不住腳的。剛纔說了,法國的這個實驗室在哪?在里昂,第二大城市;澳洲的在墨爾本,澳洲的朋友知道,大城市;德國在哪?柏林,首都;英國的在倫敦,首都;美國的呢,在馬里蘭,跟首都華盛頓很近。當然不是爲了消滅人口才建立都市的,對不對?正相反是什麼,P4實驗室不怕它傳播出去,因爲P4的確是非常安全的。

坐落在里昂的法國P4實驗室
坐落在里昂的法國P4實驗室(圖片:GRAYA/維基

然後,無論是說故意把病毒放出來,有陰謀論說是中共高層的決定,有的說是中共軍方的作爲,其實這些都缺乏對中共體制的瞭解和基本常識。當年是有這麼一回事,毛澤東跟斯大林簽訂條約,後來俄羅斯檔案暴露出來了,說毛澤東當時把消滅中國人口一個億來節省資源這個說法竟然寫到合約裏去了。當然毛澤東後來通過大躍進、文革是完成了任務的。咱們看看前蘇聯、柬埔寨、越南,凡是實施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共產黨國家都進行了大規模的對自己國民的殺戮。我們可以看到毛澤東時代的那個做法是什麼,就是共產黨的殺戮的本質。它是什麼,它是要保全自己的統治。保全自己統治的這個目的到現在是沒有變的。那麼當下如果通過一場失控的瘟疫達到這種匪夷所思的目的的話呢,我覺得就不太可能。爲什麼?因爲不但民衆被消滅掉了,這中共幹部也保不住了嘛,所以它政權就保不住了。所以這是矛盾的。有人說他們中共有疫苗,甚至說你看那個湖北這次,這些省領導開會的時候不戴口罩,是因爲他們打了疫苗了。那我就要問你了,你說有疫苗,對吧?那麼好,省長的家屬要不要打?我們知道,中國的高級貪官們的情婦可不止一個。好,情婦和私生子們要不要打?任何一個高級幹部,身邊有很多的貼身工作人員,貼身工作人員的家屬們要不要打疫苗?所以你看,這是一場根本無法進行的、無法保密、無法控制安全界限的一個陰謀行動,所以說是不成立的。

如果說軍隊放毒,那就更加不可能了。因爲除了剛纔說的這個無法保密、無法控制安全界限的因素之外,中共軍隊是黨衛軍,中國也不像世界有些國家是軍政府,軍隊來控制政府的。中共軍隊的指揮權向來都在黨魁的手中,軍隊的高級將領自身的生命和前途都在黨的手裏。你看它的最高將領徐才厚、郭伯雄就看出來了嘛。我之所以要提這一下,反駁這些說法,是因爲什麼呢?我當然是不反對別人有自由的思想、多方面的想法,也許從另外方面可以逼迫一下中共。但是我覺得這樣子反而讓人們失去對真相的追求方向,反而讓災難中的民衆失去真正應該面對的邪惡和大難之後去認真反思,拿出改變這個社會的力量。你方向變了,你搞陰謀論去了嘛,就沒有真正去思考大難是怎麼來的,我們以後應該怎樣去改變這個社會體制。

中共的頂層設計催生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之外的複製品

但是話說回來了,這陰謀論裏面涉及到就是中共有一個頂層設計,我覺得從這個角度來說是對的,當然我不同意它的頂層設計目標是消滅人口,而是要對世界的控制權和在未來戰爭中對美國的戰略優勢,這是中共的一個頂層設計。

早在1996年臺海危機之後,它要打臺灣。結果,美國認真介入,中共不得不放棄對臺灣的武力入侵。爲什麼說當時是認真的要打臺灣呢?因爲當時中共的軍隊都準備了近十萬條英雄袋。什麼叫英雄袋?就是運屍袋。準備付出十萬人的代價,真要打。後來中共不得不放棄對臺灣的武力入侵,就是因爲美國的介入,它幹不過美國。從那個時候開始,中共高層就開始叫超限戰,作爲突破美國軍事實力的一個着手點,其中生化武器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環,基因武器成爲中共黨軍高層的一個重要的追求目標。他們認定必須在現在有利的國際形勢下進行新的軍事革命,要想在未來戰場上取得成功,就必須取得生物優勢和生物疆域優勢。這種動力就成爲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之外複製出來似乎有着同樣的科研條件,但又不會被國際上注意、被別人發現的專門從事軍事領域的生化實驗室。但是問題就出在這個似乎同樣的科研條件上了。你看着好像跟法國的圖紙一樣,用的是同樣的材料,不是的,有兩大缺陷。第一個是,自身的安全系統的建設就不像法國人那樣的上心了;第二,更重要的是中共的全球擴張野心,包括它網羅了大量的千人計劃,從西方的實驗室、高科技公司偷盜各種技術來滿足自己擴張的需求。

這裏說明一點,我覺得在世界上,任何一個民族、任何一個族羣都有追求發展和卓越的本能,但是什 麼樣的政治體制決定了這種追求,到底是健康公平的、是以百姓的幸福爲尺度的,還是貪婪、無道德底線、以執政者的權力爲目標的一種魔性的發展方式,這就不同了。中共作爲執政黨,它的這種政治體制就導致了整個國家的這種追求,實際上變爲了一種在魔路上的狂奔。

武漢P4實驗室到底在研究什麼?

咱們就說這個P4實驗室研究員石正麗。2015年自然醫學電子刊物上發表了一篇論文,作者就是石正麗,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教授。她的研究發現就是把蝙蝠身上一個叫S蛋白裏的某個受體開關調一下,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了,原來是在動物之間傳,現在傳給人類了,然後呢,再用基因重組技術把這個S蛋白跟薩斯病毒碰到一起去重組,這樣就可以有效的感染人類呼吸道細胞,這當時已經通過了小白鼠這層測試了,然後開始怎麼用猴子用靈長類測試了,等於是做二級臨牀了,在做實驗了。你想這裏問題就大了,對不對?咱們這麼想,科學家研究病毒是爲什麼?防止人類感染,遠離疾病,而你卻倒着想着怎麼樣幫助病毒來感染人,是不是魔性了?人是要想辦法減輕病狀,你卻想辦法要毒死人,是不是就是魔性的思維方式了?所以當時美國醫學界一下就炸開鍋了。

美國馬里蘭州P4實驗室的科學家在工作
美國馬里蘭州P4實驗室的科學家在工作(圖片: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美國的醫學專家巴特勒在雜誌上發表論文說,你這種實驗沒有意義,你不能幫助人,結果風險還很大。但是因爲缺乏技術,最起碼當時武漢P4沒有建成,所以石正麗她們繼續在做這個實驗,跟美國北卡的醫學小組合作,結果時間到了2014年,美國疾控中心發現了,認識到這種病毒很有可能成爲生物化學武器,就給喊停了,不能做了。沒過幾年,石正麗和她的野心勃勃的同事們2017年就獲得了法國人支持的P4病毒實驗室。2018年,與這一次武漢肺炎相似的冠狀病毒就在這個實驗室研發出來了,它依然跟當年的病毒一樣,就是專家們看不出它對人類有什麼幫助,正相反,這個新病毒它還學會了怎麼去傷害人類。怎麼去傷害呢?它目前用了最成功的一種艾滋病病毒,利用這個病毒的優點給它組合進去了,那就是什麼?長期無症狀的潛伏,不斷的在黑暗中繁殖自己的後代。咱們知道,艾滋病病毒可以潛伏長達十年的時間,對不對?這一點雖然有一個印度科學家寫了一篇論文證實了,但這篇論文目前因爲有些學術上的衝突給拿下去了,但是我們從另外表面上的證據看還是有的。一個是,武漢肺炎發作沒多久之後請來了一位德國的醫學專家,而這位德國醫學專家來到武漢,他擅長的技術是什麼?艾滋病治療。還有那位被感染的北京的專家王廣發,他自己就是這樣子的,他自己就承認他最後是通過治療艾滋病的藥把他給治好的,這從側面不就證明瞭艾滋病病毒在武漢肺炎當中的一種存在嗎?

所以你看,這種艾滋病病毒在黑暗中繁殖自己後代的特性,在現在武漢肺炎中反映出來的就這樣啊。走着走着人就倒地了,沒有咳嗽,沒有發燒。這個病毒更狡猾的地方在什麼地方?它發出一個信號給正常的人體,讓你誤認爲被病毒侵蝕的這些細胞是好細胞,讓人的免疫系統去進攻那些本來健康的細胞,讓人終於自己毀滅自己。而你們發現了沒有?這個特點,這世上就這共產黨它有這種最狡猾的病毒一樣的特性,它能讓無數像希拉剋這樣的,想從“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這些而熱愛中國的人們,誤以爲中共就是那個敦厚的民族的一員,從而幫助它,甚至善待它,結果直到它慢慢的侵蝕你,繁衍着它自己的魔性,直到最後有一天,你的身體內全是它的魔的存在,而你呢,最後倒在溼冷的街頭。

請看視頻:武漢P4實驗室不止一間!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廣播

中國廣播臺
灣區生活臺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