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2/3的志願軍遣返戰俘選擇前往臺灣(希望之聲合成)
2/3的志願軍遣返戰俘選擇前往臺灣(希望之聲合成)

天堂地獄之差:朝鮮戰爭中的遣返志願軍戰俘

【江峯時刻-歷史上的今天】

【希望之聲2020年2月8日】(作者:江峯)1946年,少年張澤石從美國人開辦的教會學校畢業,考入了清華大學物理系。

在北京,他聽說美國大兵強姦中國女學生,於是燃起了對美國人的仇恨,這份仇恨迅速超越了多年來美國學校讀書和《聖經》培養出來的那份平和溫良的感情。張澤石祕密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離開清華,參加了華北軍政大學。

4年後,1951年5月16日朝鮮戰爭第5次戰役,張澤石所在的第3兵團60軍180師,每個人帶上一個星期的乾糧,奮力向美國人撲過去。

朝鮮戰爭(All photographs are works of 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
朝鮮戰爭(All photographs are works of 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

但是美軍早已瞭解到志願軍所謂的一個星期攻勢,主動退卻,到了第7天美軍纔開始反撲,彈盡糧絕的180師被包圍了。張澤石和戰友們接到了不惜一切代價突圍的命令,衝上公路,向密集的美軍坦克撲了過去,用血肉之軀衝出了包圍圈。

他們接到上級通知,只要到達老鷹山就可以得到救援,於是強忍着飢餓和極度疲勞,在風雨中跌跌撞撞向老鷹山衝去。美軍的排炮就像冰雹一樣不斷的落在隊伍當中,戰鬥序列很快就被打亂了,最要命的是當倖存的部隊終於來到老鷹山的時候,發現山頂上全是美軍的重武器!

於是大家每個人分了點炒麪,四散突圍,就是逃命了。

張澤石從一個山崗上跌落下去,醒來的時候他發現他已經成了戰俘,在押解戰俘去轉運站的路上,有一名難友拉稀,憋不住跑到路邊的草地上。

“要跑!”美軍立刻拉槍栓。

張澤社着急地用英語大喊“不要開槍!他是得了痢疾!”

這美軍一下把槍放下了,驚奇地回頭看了他一眼,迅速報告美軍連長,發現一名會說英語的俘虜。

於是張澤石作爲志願軍戰俘總翻譯,經歷了朝鮮戰爭戰俘遣返這個特殊的歷史事件的全過程。

朝鮮戰爭爆發後,整編建制的中共軍隊以志願軍的名義,越過鴨綠江進入朝鮮戰爭

1951年彭德懷在朝鮮戰爭前線(《人民畫報》 - 1951年《人民畫報》)
1951年彭德懷在朝鮮戰爭前線(《人民畫報》 - 1951年《人民畫報》)

經過兩年多的戰爭,雙方居民損失數百萬人。其中美軍陣亡54000人,中國軍隊的陣亡數字一直是中方刻意隱瞞的。彭德懷當年給中央的報告是50萬人,可是中共官方只公佈了18萬人。而根據當時老大哥蘇聯的解密文件,志願軍犧牲高達100萬人。

其實早在1951年,雙方就在開城舉行了停戰談判,商定了停戰談判的五項議程,雙方在前三項議程上已經達成妥協了,眼看朝鮮戰爭離停戰越來越近了……

12月11日,進入了第四項,戰俘議程。

結果在這個誰也沒有想到的問題上出事了,當時聯合國軍的戰俘大概是不到10萬人,人民軍的戰俘差不多11萬,志願軍有2萬多戰俘,雙方差不多。於是朝、中、蘇三國首先提出來了,就按日內瓦公約,全部遣返戰俘。

一個對一個差不多嘛,都放了拉倒。

有意思就有意思在這了,美軍當時有一個部門叫做陸軍心理戰部門,它們的頭叫麥克盧爾。他在參謀部打了一份報告說:

“中共志願軍當中有特別巨大的比例是在國共內戰當中俘虜的國軍士兵,如果我們提出自願遣返,肯定會有很多的志願軍自願去臺灣,這樣會鼓動戰場上志願軍戰鬥力下降,甚至譁變。更重要的是根據共產黨對待自己人當俘虜的一貫政策,回去的戰俘沒有好果子,一定不會受到善待,甚至會遭到槍決。”

因爲臺灣在聯合國還是中國的國際法意義上的代表,而中共反而是不合法的政權,所以戰俘迴歸所在國,送到臺灣去,也不違反日內瓦公約。

當時的總統杜魯門提出來了,他說了一個例子,你看那個“二戰”之後,蘇聯戰俘都強制遣返回蘇聯了。結果蘇共把他們全部都送到了西伯利亞,九死一生。

美國國內的輿情幾乎是一邊倒,說出於人道主義考慮,希望志願軍戰俘可以避免遣返中共一方,回去後會遭到清算。

所以美國人提出了自願遣返,就是這麼一個過程,從美軍本來想打擊志願軍戰鬥力的早期目的,發展到了現在美國整個國國內的民衆意願出於人道主義,不願意接受不道德的停戰協議,除非自願遣返。

那麼好,志願軍可以去臺灣,那朝鮮人民軍是不是也可以留在南朝鮮啊。

這一下了中朝兩國不幹了。

當時美軍代表就說了,我很奇怪,你們的邏輯,你們自稱是志願軍,全都是志願到朝鮮來作戰的,可是現在爲什麼會擔心有人不想回家呢?

這就是朝鮮戰爭在戰俘問題上談不攏,後來無端多打了一年多仗的原因。

一直到國際形勢發生變化,後來美國換總統了,艾森豪威爾急切地要結束戰爭。那麼對朝鮮呢,美軍當時對整個的北朝鮮展開了轟炸絞殺戰,讓朝鮮是一片赤土。

艾森豪威爾(White House photographer)
艾森豪威爾(White House photographer)

金日成說:“哎呀,別打了,平壤打沒了呀。”

回頭一看,農村的莊稼也打沒了。

就是毛澤東一個人堅持要打,要打夏季戰爭,要打夏季攻勢,要跟他一輩子的敵人蔣介石較真。

可是,世事難料,就在這騎虎難下的節骨眼上,1953年的3月,斯大林死了。新上任的赫魯曉夫要求立即結束朝鮮戰爭,好吧,老大哥說話了,那大家都讓一步吧,中立國來主持戰俘資源遣返的過程,也允許中共方面派代表來勸說戰俘回家。

最終,21000名的中國戰俘裏面7110人回中國大陸,14235名戰俘,也就是2/3的戰俘選擇前往臺灣。

1953年,彭德懷簽署朝鮮停戰協定。(維基)
1953年,彭德懷簽署朝鮮停戰協定。(維基)

1954年的1月23日,歷史上的今天,美軍向中華民國政正式移交了戰俘。

中華民國政府在臺北總統府前面舉行了慶祝集會,廣場上敲響了自由鍾,這一天被臺灣列爲“1.23自由日”。

戰俘中大部分人後來被編入國軍,有些也死在對大陸的反攻滲透戰當中。

活下來的從國軍退役之後,一些人找到了職業發展機會,也有一些人生活較爲艱辛,很多人終身未婚,孤獨終老。

1988年,兩岸開始三通,臺灣老兵開始可以去大陸探親了,那7110名回到中國大陸的戰俘的命運如何呢?

志願軍遣返戰俘在回國途中開始是受到夾道歡迎的,一人一包大中華,戴上大紅花。

但是到了國內就被關押起來了,政審、交代問題。大部分戰俘被遣返回鄉,並在檔案上特別註明“控制使用”。

在歷次運動中,所有戰俘都受到了批鬥迫害,有的被當作特務槍斃了,也有人自殺。張澤石的檔案中就被標註着“終身控制使用”六個字。

後來因爲抗美援朝變節者這麼一個身份,在歷次政治運動中都被迫害,九死一生。

1980年平反之後,張澤石積極開始聯繫戰俘倖存者,記錄下他們經歷的戰爭創痛、戰俘的屈辱。政治上的迫害和對人的尊嚴的殘暴踐踏,在張澤石的倖存的難友當中,有一個特殊的人物——蔣慶泉。

他是1964年上映的紅色經典《英雄兒女》當中那個“向我開炮”大英雄人物王成的原型,那部電影,它影響了幾代中國人對朝鮮戰爭的認知,電影插曲《英雄讚歌》也被廣爲傳唱。

電影是根據戰地記者洪爐寫的報道改編的,結果就這記者洪爐,最後他自己發現他記錄的英雄蔣慶泉並沒有戰死。他被震暈了,出現在了美國人遣返的戰俘名單裏。

結果知情的洪爐被上級領導嚴令保密,而蔣慶泉本人和其他志願軍被俘人員一樣,回國後遭到打壓,一輩子受迫害,生活艱難。

爲了謀生,快90歲的蔣慶泉,爲了掙錢補貼家用,一個星期三天的集市,一點也不敢落下,1塊錢一雙的鞋墊有時候能賣幾十雙,有時候賣個一兩雙。他的家離集市只有兩裏地,路不遠,慶泉老人和老伴卻要推車走上半個小時。

“我是俘虜,我不是英雄。”

蔣慶泉最怕看到《英雄兒女》這部電影,每次他都要全身顫慄,老淚縱橫。

歷史上的今天,遣返志願軍戰俘

往哪兒去?

我們沒有能力去選擇歷史

但我們還有機會選擇未來

責任編輯:吳永健/楊述之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