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反映查士丁尼瘟疫的畫作
反映查士丁尼瘟疫的畫作(局部圖片: Josse Lieferinxe作於15世紀末,沃爾特斯美術館藏)

鑑古酌今——瘟疫對人有選擇性?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3日】(編輯:文思敏)縱觀古今中外的歷史,瘟疫的發生往往導致了世間的鉅變,換句話說,也許時代的變遷也會以瘟疫這種方式來進行。人們在災難中感到恐怖、無奈、無助,一般不會去思考爲什麼自己會碰到這樣的災難。然而大疫中卻總是有人身處其中,卻不被感染;也有人因爲自己的家人朋友全死了,想染上疫病隨之而去,卻偏偏死不了。時代的變遷並不是個人所能左右的,但其中的個人如果能深刻反思,重新對自己的生命有個新的認識,也許會有不一樣的結果。下面幾個事例也許能給我們一些啓示。

辛公義安坐瘟疫病人中間處理事務

辛公義(《隋書·循吏傳》)是北周、隋朝時期隴西郡狄道縣(今甘肅省定西市臨洮縣)人,以勤苦著稱,並在武帝時被招入學校接受道義。後來他跟隨軍隊攻打陳,憑着功勞被授予岷州刺史官職。

岷州當地有個風俗,就是害怕疾病。假如一個人患病,就全家人躲避他,連父子之間、夫妻之間都互相不看護照料,忠孝仁義之道全都不存在了,因此患病的人大多死了。辛公義面對這種情況感到憂心,想改變這個習俗。於是派遣各地官員巡行視察各自的管轄地,凡是患病的人,都連牀一起擡來,把他們安置在處理事務的大廳裏。夏天流行瘟疫時,病人有時候到幾百人,廳堂及走廊都放滿了病人。辛公義親自擺放一牀榻,獨自坐在他們中間,夜以繼日的面對病人處理政務,所得的俸祿,他全部用來買藥,併爲病人請來醫生治療,還親自勸他們進食。等病人全好了,辛公義才把他們的親人叫來,並告訴他們說:“死生由命,並不會因爲和病人在一起就有危險。以前你們拋棄了他們,他們就死了。現在我把病人都集中起來,並坐臥在他們中間,假如說互相傳染了,哪能不死,病人都恢復健康了!你們不要再相信這個習俗。”

那些病人家裏的兒孫們都十分慚愧地拜謝離開。後來遇到有人患病,其他人就爭相到病人那裏去照顧,病人家裏沒有親人,其他人就會把病人收留在家裏照顧供養。大家開始相互關懷慈愛,於是這種風俗除掉了。

庾袞不捨染瘟疫的兄長

晉朝明穆皇后庾文君的伯父庾袞(《晉書·孝友傳》),年輕時就以勤儉、好學、孝親而聞名。晉武帝司馬炎咸寧年間(275年—280年),西晉爆發大瘟疫。在這場瘟疫中,庾袞的兩個哥哥不幸染病身亡,另一個哥哥也染上瘟疫

疫病嚴重,瘟氣正盛。庾袞的父母想帶着他和弟弟們到外地躲避瘟疫,唯獨庾袞不肯走,幾個親人強行拉他,他就說:“我生性不怕病。”其後庾袞就悉心照料兄長,晝夜不眠。有時他還撫着兄長的棺柩,哀慟流涕。就這樣百多天后,瘟疫漸漸平息了,他的家人才返回,卻看到庾袞安然無恙,他的兄長也康復了,父老都感嘆道:“這人真不一樣,守人所不能守,行人所不能行,寒冬之後,才知松柏的堅貞。”這時衆人纔開始懷疑,瘟疫並不是傳染給所有人。

瘟疫漸漸平息了,家人返回卻看到庾袞安然無恙,他的兄長也康復了。
瘟疫漸漸平息了,家人返回卻看到庾袞安然無恙,他的兄長也康復了。(示意圖片:19世紀孫溫畫作局部)

西方大瘟疫中的奇異現象

公元541–542 年,查士丁尼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首次在東羅馬帝國爆發,在隨後兩個世紀的多次流行中導致了2500萬到5000萬人死亡。

在六世紀東羅馬帝國時期親歷過查士丁尼瘟疫的後羅馬教會歷史學家埃瓦格里烏斯(Evagrius),在他寫的《教會史》( Ecclesiastical History)中卻記述了這樣的情形:

“一些人雖然與被感染者住在一起,或者與死者有過接觸,卻根本沒有被感染;一些人由於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朋友,非常渴望死去,讓他們自己盡最大可能與死者接觸,可是卻不會被感染,好像瘟疫奮力與他們的願望作對。”

瘟神挑選人家

在中國古代,國家碰到大災難時,皇帝會自省;個人碰到大難時會問自己造了什麼孽。這些傳統文化中信天敬神的東西被扣上了迷信的大帽子。以上現代科學難以解釋的現象,總會被妄自尊大的現代人找出各種理由去自圓其說。

古人認爲每一件事物都有神主管,瘟疫也是一樣。瘟神是中國古代民間信奉的司瘟疫之神,根據一年四季不同,各有所值:春瘟張元伯,夏瘟劉元達,秋瘟趙公明,冬瘟鍾仕季,總管中瘟史文業。

而每一件事的發生都有其背後的原因。瘟神行疫的原因,南宋天心派道士路時中在《斬瘟斷疫品》中這樣論述,略雲:“但今末世,時代澆薄,人心破壞,五情亂雜”。故“東方青瘟鬼劉元達,木之精,領萬鬼行惡風之病;南方赤瘟鬼張元伯,火之精,領萬鬼行熱毒之病;西方白瘟鬼趙公明,金之精,領萬鬼行注氣之病;北方黑瘟鬼鍾士季,水之精,領萬鬼行惡毒之病;中央黃瘟鬼史文業,土之精,領萬鬼行惡瘡癰腫”。

瘟神上哪家的門,也不是盲目的。《太上感應篇例證語譯卷二》中講述了下面這個故事。

宋朝縉雲還是平民時,元旦那天起得早,出門就遇見大鬼好幾批,形象很猙獰。縉雲喝叱他們,並問他們去幹什麼。他們回答說:“我們都是疫鬼,年初要到人間去散佈瘟疫。”縉雲問:“我家也有嗎?”鬼說:“沒有。”縉雲問:“我家爲什麼能例外呢?”鬼說:“你家三代人都積德,看見別人有惡劣的事就制止,看見別人有善良之舉就表彰。你家子孫都要光顯門庭,我們哪裏敢到你家來呢?”說完就不見了。那一年,瘟疫流行,只有縉雲一家安然無恙。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