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网络传言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左)和她丈夫武汉大学的院士舒红兵是师生恋。(图片来源:网络)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左)和她丈夫武汉大学的院士舒红兵。(图片来源:网络)

武汉病毒研究所陷风暴眼 曝为江绵恒暗控生化武器地盘

【希望之声2020年2月8日】(本台记者岳文骁综合报导)新型冠状病毒武汉肺炎)在全球蔓延,有研究指是人工改造的病毒,并且已经发生突变。有关病毒来源,最广泛传播的讯息不乏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样本外泄导致疫情大爆发,其拥有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即武汉BSL-4实验室,简称P4实验室)。武汉病毒研究所39岁所长王延轶及其院士丈夫舒红兵随后成为舆论焦点。有爆料称,舒红兵背后是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长江绵恒操控的势力强大的上海帮生物圈。

上海帮间接掌控军工生化武器地盘 武汉病毒研究所幕后人物舒红兵被曝是江绵恒马仔

据自媒体《燕铭时评》2月7日播报,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披露,舒红兵江绵恒马仔;江泽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后,其子江绵恒进入中科院系统,负责全院高技术研究所的研究与发展工作;江绵恒主导改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医院、及军队医院、研究所联合组成的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操控生物领域重大研究项目的立项及巨额经费划拨,在医疗生物科技领域形成上海帮政商利益团体;而舒红兵上海帮生工系统利益圈中重要一员,被江绵恒安插到武汉大学,间接掌控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这一涉及军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盘。

另一名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则指,中共军队及中央、地方医疗生物科技系统除攸关中共生化武器研制外,还与中共高层最关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江泽民上台后至今,通过其子江绵恒上海帮势力,一直牢牢操控这一领域。

K先生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职是江绵恒通过中科院系统多个重要马仔操控所致,其背后除了其丈夫、江绵恒马仔舒红兵,还有江泽民家族及上海帮在上海和军队生工系统的重要代理人。

分析还指,近期北大生命科学前院长饶毅实名举报上海生科院裴刚院士等人学术造假等,事件都不单纯,是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集团在生工系统展开搏杀的征兆。

近日也传出北大生命科学前院长饶毅致信王延轶的丈夫舒红兵,建议他的夫人王延轶辞职,以免耽误中国科学院。网传的信中,饶毅称王延轶不适合领导武汉病毒所所长,有三点原因:专业不符、水平比较差、年资太低。

另外,北京当局于1月底派出中共少将,同时身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研究员的陈薇前往武汉坐镇,她被称为”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曾于2003年SARS期间”做出医疗贡献”,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有舆论指,陈薇院士本身是军方人士,或按军委主席习近平的指令,全面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

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都加入了“抗疫”工作,也引起网民关注,纷纷留言说“为什么生化专家开始进驻武汉?”“我们遭到生化攻击了吗?”“所以并非单纯的传染疾病,而可能是中国自己的生化武器泄露造成的?”“我也觉得爆发的时间太巧了,我越来越相信阴谋论了。”

武汉病毒研究所80后女所长小三上位史

综合媒体报导,近期处于舆论风口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前身是中国科学院武汉微生物研究室,在1956年创建,在1978年的时候,改为中国科学院病毒研究所,属于中科院的下属单位。病毒研究所有2个一级学科的硕士和博士点:生物学和基础医学,还有个学科的学位点。武汉病毒研究所一共有260多名员工,320多名研究生。

其现任所长王延轶,女,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武汉病毒所所长的行政级别为正厅级,和地级市委书记、市长平级。有网友分析说,钟南山退休前才熬到正厅级,可见一斑。一个80后的女子为何年纪轻轻,就位居正厅级官位?这是因为她是靠当小三上位。

据中共大外宣多维网列出的王延轶上位史,其丈夫舒红兵,1967年出生,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细胞信号转导的研究,201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武汉大学教授、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

王延轶舒红兵的北大学生。王延轶大学一毕业,就和老师舒红兵结婚了。2010年11月,刚刚拿到博士学位5个月的王延轶,直接成了武大的副教授,主营生命医学,此时的院长,是他丈夫。2012年,王延轶到武汉病毒所,任病毒所分子免疫学学科组,研究员/学科组长,此时的舒红兵,已经是中科院院士。2014年,舒红兵是武大副校长,全国政协委员。

2018年12月,王延轶升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同时又是武汉市政协委员。综上,王延轶被指是靠副部长级的丈夫舒红兵才只花6年就从基层升任所长。

人工改造病毒更致命 新冠病毒现突变 川普下令彻查来源

据第一财经报导,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国家科学评论》(National Science Review)发表了一篇论文,证明研究人员在分析广东省一些家庭感染病例后,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在家庭中传播时,胺基酸已发生改变。

冠状病毒是一种RNA病毒,经常变异,但是多数变异不会改变氨基酸序列,对病毒影响很小。但这次研究人员在广东一户人家的病毒株上,发现了2个氨基酸变化,证实冠状病毒已突变,但不确定毒性是否增强。病毒变异除了有加速传染的风险,也可能让防疫更加困难。

法国巴斯德研究所微生物互助平台(P2M)主任、国家流感中心副主任依诺夫(Vicent Enouf)表示,无人能预测病毒会突变到何种程度。

2月6日,美国总统川普要求美国国家科学与技术政策办公室(OSTP),指令美国科学家尽快查清中国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来源。

对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源头,目前有了更多的证据已指向武汉P4实验室。曾经以撰写《生物武器法》而闻名的哈佛博士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在接受“区域政治与帝国”Geopolitics&Empire的爆炸性采访中透露,如今武汉新冠状病毒正以大流行的形式爆发,确实是一种“进攻性生物战武器”。

博伊尔博士还谈到了GreatGameIndia的独家报告《冠状病毒生物武器》,报告中详细说明在温尼伯加拿大实验室工作的中国生物战剂专家(邱香果团队)是如何参与冠状病毒走私到武汉实验室的,据信是从那里泄露的。

他说,“BSL-4是最高级别的实验室,我们在美国拥有的许多BSL-4实验室基本上都用于通过DNA基因工程改造来开发进攻性生物战武器,我们在这里谈到的新冠状病毒就是这种进攻性生物战武器,所以在我看来,是从武汉BSL-4实验室中泄漏出来的。”

而这就是为什么中共政府试图掩盖它,现在正在采取严厉措施遏制它。

阿肯色州的美国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1月30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Senate Armed Service Committee)的听证会上,也指控中共官员说谎,一直掩盖疫情而且箝制言论。他驳斥了主流媒体周四将冠状病毒爆发归咎于一个出售死动物市场的说法。科顿在其帖子附带的一段视频中解释说,专家们已经证明,武汉海鲜市场并非致命传染源。

科顿引用了《柳叶刀》杂志的一项研究,该研究表明,包括第一个病人在内的许多新型冠状病毒的首批病例与潮湿的海鲜市场毫无关联,这严重损害了主流媒体的说法。科顿说:“正如一位流行病学家所说,这种病毒在从海鲜市场出来之前就进入了海鲜市场,我们仍然不知道它的来源。”。“我要指出的是,武汉还有中国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级超级实验室,与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体合作,包括冠状病毒。”

旅居德国的民主人士、核物理专家费良勇2月7日对本台表示,中国1984年签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应当受公约严格的监查,自愿遵守该公约。

但签了并不意味着中共就能遵守这个公约。费良勇说,那么究竟是不是中共军方,高层想研制生物武器?这个事情啊,是非常机密的,那么一般来说,我们没有特殊渠道,你很难得到这方面的这个确实消息,但那个形势是存在的,就是说习近平掌权以后啊,那么中国的鹰派,有一些人哪可能发疯发狂,现在想跟美国作对啊,想称霸世界,有了原子弹觉得不够,所以呢也可能搞这个研究,是可能的。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