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網絡傳言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左)和她丈夫武漢大學的院士舒紅兵是師生戀。(圖片來源:網絡)
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左)和她丈夫武漢大學的院士舒紅兵。(圖片來源:網絡)

武漢病毒研究所陷風暴眼 曝爲江綿恆暗控生化武器地盤

【希望之聲2020年2月8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蔓延,有研究指是人工改造的病毒,並且已經發生突變。有關病毒來源,最廣泛傳播的訊息不乏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樣本外泄導致疫情大爆發,其擁有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即武漢BSL-4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武漢病毒研究所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隨後成爲輿論焦點。有爆料稱,舒紅兵背後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

上海幫間接掌控軍工生化武器地盤 武漢病毒研究所幕後人物舒紅兵被曝是江綿恆馬仔

據自媒體《燕銘時評》2月7日播報,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知情人士Q先生披露,舒紅兵江綿恆馬仔;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臺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鉅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而舒紅兵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另一名熟悉中南海政情的消息人士K先生則指,中共軍隊及中央、地方醫療生物科技系統除攸關中共生化武器研製外,還與中共高層最關切的生命健康息息相關;江澤民上臺後至今,通過其子江綿恆上海幫勢力,一直牢牢操控這一領域。

K先生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臺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其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分析還指,近期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實名舉報上海生科院裴剛院士等人學術造假等,事件都不單純,是習近平陣營與江澤民集團在生工系統展開搏殺的徵兆。

近日也傳出北大生命科學前院長饒毅致信王延軼的丈夫舒紅兵,建議他的夫人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網傳的信中,饒毅稱王延軼不適合領導武漢病毒所所長,有三點原因:專業不符、水平比較差、年資太低。

另外,北京當局於1月底派出中共少將,同時身爲中國工程院院士、軍事科學院研究員的陳薇前往武漢坐鎮,她被稱爲”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曾於2003年SARS期間”做出醫療貢獻”,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有輿論指,陳薇院士本身是軍方人士,或按軍委主席習近平的指令,全面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

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都加入了“抗疫”工作,也引起網民關注,紛紛留言說“爲什麼生化專家開始進駐武漢?”“我們遭到生化攻擊了嗎?”“所以並非單純的傳染疾病,而可能是中國自己的生化武器泄露造成的?”“我也覺得爆發的時間太巧了,我越來越相信陰謀論了。”

武漢病毒研究所80後女所長小三上位史

綜合媒體報導,近期處於輿論風口的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前身是中國科學院武漢微生物研究室,在1956年創建,在1978年的時候,改爲中國科學院病毒研究所,屬於中科院的下屬單位。病毒研究所有2個一級學科的碩士和博士點:生物學和基礎醫學,還有個學科的學位點。武漢病毒研究所一共有260多名員工,320多名研究生。

其現任所長王延軼,女,1981年出生,先後在北京大學、美國科羅拉多大學健康科學中心、武漢大學獲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

武漢病毒所所長的行政級別爲正廳級,和地級市委書記、市長平級。有網友分析說,鍾南山退休前才熬到正廳級,可見一斑。一個80後的女子爲何年紀輕輕,就位居正廳級官位?這是因爲她是靠當小三上位。

據中共大外宣多維網列出的王延軼上位史,其丈夫舒紅兵,1967年出生,主要從事免疫相關細胞信號轉導的研究,2011年當選爲中國科學院院士,現任武漢大學教授、副校長、醫學研究院院長。

王延軼舒紅兵的北大學生。王延軼大學一畢業,就和老師舒紅兵結婚了。2010年11月,剛剛拿到博士學位5個月的王延軼,直接成了武大的副教授,主營生命醫學,此時的院長,是他丈夫。2012年,王延軼到武漢病毒所,任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研究員/學科組長,此時的舒紅兵,已經是中科院院士。2014年,舒紅兵是武大副校長,全國政協委員。

2018年12月,王延軼升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所長,同時又是武漢市政協委員。綜上,王延軼被指是靠副部長級的丈夫舒紅兵才只花6年就從基層升任所長。

人工改造病毒更致命 新冠病毒現突變 川普下令徹查來源

據第一財經報導,中科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在《國家科學評論》(National Science Review)發表了一篇論文,證明研究人員在分析廣東省一些家庭感染病例後,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在家庭中傳播時,胺基酸已發生改變。

冠狀病毒是一種RNA病毒,經常變異,但是多數變異不會改變氨基酸序列,對病毒影響很小。但這次研究人員在廣東一戶人家的病毒株上,發現了2個氨基酸變化,證實冠狀病毒已突變,但不確定毒性是否增強。病毒變異除了有加速傳染的風險,也可能讓防疫更加困難。

法國巴斯德研究所微生物互助平臺(P2M)主任、國家流感中心副主任依諾夫(Vicent Enouf)表示,無人能預測病毒會突變到何種程度。

2月6日,美國總統川普要求美國國家科學與技術政策辦公室(OSTP),指令美國科學家儘快查清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

對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源頭,目前有了更多的證據已指向武漢P4實驗室。曾經以撰寫《生物武器法》而聞名的哈佛博士弗朗西斯・博伊爾(Francis Boyle)在接受“區域政治與帝國”Geopolitics&Empire的爆炸性採訪中透露,如今武漢新冠狀病毒正以大流行的形式爆發,確實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

博伊爾博士還談到了GreatGameIndia的獨家報告《冠狀病毒生物武器》,報告中詳細說明在溫尼伯加拿大實驗室工作的中國生物戰劑專家(邱香果團隊)是如何參與冠狀病毒走私到武漢實驗室的,據信是從那裏泄露的。

他說,“BSL-4是最高級別的實驗室,我們在美國擁有的許多BSL-4實驗室基本上都用於通過DNA基因工程改造來開發進攻性生物戰武器,我們在這裏談到的新冠狀病毒就是這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所以在我看來,是從武漢BSL-4實驗室中泄漏出來的。”

而這就是爲什麼中共政府試圖掩蓋它,現在正在採取嚴厲措施遏制它。

阿肯色州的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1月30日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Senate Armed Service Committee)的聽證會上,也指控中共官員說謊,一直掩蓋疫情而且箝制言論。他駁斥了主流媒體週四將冠狀病毒爆發歸咎於一個出售死動物市場的說法。科頓在其帖子附帶的一段視頻中解釋說,專家們已經證明,武漢海鮮市場並非致命傳染源。

科頓引用了《柳葉刀》雜誌的一項研究,該研究表明,包括第一個病人在內的許多新型冠狀病毒的首批病例與潮溼的海鮮市場毫無關聯,這嚴重損害了主流媒體的說法。科頓說:“正如一位流行病學家所說,這種病毒在從海鮮市場出來之前就進入了海鮮市場,我們仍然不知道它的來源。”。“我要指出的是,武漢還有中國唯一的生物安全四級超級實驗室,與世界上最致命的病原體合作,包括冠狀病毒。”

旅居德國的民主人士、核物理專家費良勇2月7日對本臺表示,中國1984年簽了《禁止生物武器公約》應當受公約嚴格的監查,自願遵守該公約。

但簽了並不意味着中共就能遵守這個公約。費良勇說,那麼究竟是不是中共軍方,高層想研製生物武器?這個事情啊,是非常機密的,那麼一般來說,我們沒有特殊渠道,你很難得到這方面的這個確實消息,但那個形勢是存在的,就是說習近平掌權以後啊,那麼中國的鷹派,有一些人哪可能發瘋發狂,現在想跟美國作對啊,想稱霸世界,有了原子彈覺得不夠,所以呢也可能搞這個研究,是可能的。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