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周三在弹劾公听会上作证。(Andrew Harnik/AP)
图为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11月20日在众议院总统弹劾公听会上作证。(Susan Walsh/AP)

【希望之声2020年2月8日】(本台记者張莉莉综合报导)为期5个月的总统弹劾案上周三(2月5日)宣告结束,当天,参议院投票表决后宣布总统无罪。随后,2月7日(周五),曾经在众议院弹劾调查中作伪证指控川普总统的美国驻欧盟大使桑德兰(Gordon Sondland)被白宫召回,而前国安委欧洲事务主任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也被白宫解雇。

据多家媒体报导,桑德兰在11月20日的众议院弹劾调查公开听证会上,以猜测代替事实,“估计”川普总统与乌克兰之间存在“交换条件”。被视为弹劾案关键证人的桑德兰在书面证词及现场问答中都明确表示,川普总统从未告诉他会对乌克兰提任何交换条件。他甚至还在公听会上描述了他与总统之间的对话。他问总统:“你想要什么?你想从乌克兰要什么吗?”总统清楚地回答他,并重复了两次:“我什么都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我不想要什么交换条件。让(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做对的事就好了。”

虽然事实是这样,桑德兰却在他的证词中加入了自己的猜测,并以此指控总统。他表示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 )和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应该都明白,川普总统希望乌克兰展开针对美国前副总统拜登(Joe Biden)之子亨特(Hunter Biden)的调查。对此彭斯和蓬佩奥都回应,桑德兰的证词是“虚假的”,只是他个人的猜想。

桑德兰还在作证时反复表达了他对川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不满,说他不应该参与乌克兰政策。他说自己不想和朱利安尼一起工作,但是不得不“遵从总统的命令”。朱利安尼对此做出了强烈回应,他发推文表示,他是在(时任乌克兰大使)沃尔克(Kurt Volker)的要求下介入乌克兰事务,桑德兰的猜测完全没有根据。他说:“我从没和他会过面,也很少和他通电话。我主要是和沃尔克一起工作。”

《福克斯》新闻表示,桑德兰当时似乎是民主党人用来弹劾总统的一颗“不受约束”的棋子。他的证词被副总统、国务卿以及朱利安尼逐个否认,并且证词前后不一,改动多次,让人不得不怀疑其可信度。

前白宫国家安委会欧洲部主任文德曼在周二公听会上作证。(Andrew Harnik/AP)
图为前白宫国家安委会欧洲部主任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在11月19日众议院总统弹劾调查公听会上作证。(Andrew Harnik/AP)

而被解雇的文德曼是在11月19日的弹劾调查公听会上作证的。他在作证时表示不认同川普政府的乌克兰政策。他说自己对川普政府要求乌克兰调查拜登感到忧虑,还说川普总统在与泽伦斯基通电话时没有按照安委会给他的脚本来说话。他也不认为总统要求外国政府调查一名美国公民是合适的行为。

白宫当时就对文德曼的证词做出强力还击,表示,文德曼的证词仅仅说明他不认同美国的乌克兰政策,然而,只有总统才有外交政策的决定权,“是总统,而不是未经民选的官员在制定美国的外交政策”。白宫还说:“总统有权利以他认为合适的任何方式实施美国的外交政策,他没有任何义务要听从某个员工撰写的官僚式说话要点。”

在众议院民主党人主导的弹劾调查听证会中,有12名证人作证。他们中大约有8名因为作证时的不实、虚假或不负责任的言论被白宫开除或换岗。但白宫做出的这一系列人事变动引发了一些民主党议员的不满情绪。有民主党人认为这是川普总统对证人的报复,并要求国会谴责总统的行为。

据报导,文德曼在作证时表现出一个爱国者的情怀。但肯塔基州共和党籍众议员马西(Thomas Massie)周五发推文质疑文德曼与乌克兰之间的微妙关系,他认为“这才是他不满川普总统未遵照他准备的谈话要点与乌克兰方面通话的原因”。马西说:“文德曼是个泄密者,不是举报人。”他还讽刺文德曼说:“现任三军总司令(川普)不需要接受中校的命令!”

事实上,文德曼在作证时自己也表示,乌克兰政府曾3次请他出任该国国防部长,而都被他拒绝了,“因为他爱美国”。

谈到文德曼时,川普总统周五也表示,他的表现的确不令人满意。川普总统说:“你们觉得我应该对他感到满意吗?我不满意。”

国防部长埃斯珀(Mark Esper)周五当天表示,文德曼虽然离开国安委,但作为军人,他也可能会被委以其它任务。

责任编辑:楊曉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