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2月7日香港人悼念李文亮
2月7日香港人悼念李文亮(图片:AP)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章天亮:李文亮是否是个英雄?

【天亮时分】—政论天下

【希望之声2020年2月8日】(作者:章天亮)今天是2020年的2月7号。我们下面来谈一下李文亮这个社会现象。

因为我们知道李文亮在12月31号的时候,把关于他所了解到的出现了这样一种传染病的情况放到微博里边,然后传给大概是150个人的一个群,主要就是他的同学和亲友了,随后被公安训诫。李文亮因为受到过公安训诫,他把训诫书完整的传到了网上,大家可以看到当时李文亮的签字,包括警察跟他讲的那些话,所以大家就把他称为一个吹哨人。他等于是在中共官方还没有宣布的情况下向周围的人发出了警告。后来他自己本人也染病,然后前天的时候就去世了。他的去世在网上引起了排山倒海一般的愤怒,对于中共隐瞒传染病的情况大家非常的生气,同时很多人把李文亮称为英雄。那么今天我就想谈一下李文亮到底是不是一个英雄

当然我的这种观点只代表我个人,不代表任何一个媒体或任何一个团体,我只是想谈一谈李文亮这个现象能够让我们对这个社会产生怎样的认识。

李文亮到底是不是一个英雄呢?其实作为我来说,坦率的讲,我更希望把他看成一个普通人,他就像你和我一样,可能会有着这种自己对事业的追求,做一个医生职业比较稳定啊,希望能够有一个安稳的家庭,在这种情况下尽量不想去招惹政府。但是同时呢,这个人他又有一个非常基本的人非常原始和非常朴素的爱心。所以当他知道某些传染病可能会引起危险的时候,他希望向自己的亲友、同学等等发出警告,好让他们能够躲开这样的危险。但同时他有他软弱和脆弱的一面,就是当中共去威胁他的时候,他就向警察示弱,希望自己不要遇到麻烦。所以他整个表现和他的情感来说,其实更像是我们周围的普通人,像那些沉默的大多数。

我想把李文亮蒋彦永做一个对比,因为都是在这种呼吸道疾病出现的时候,出现这种传染性的时候两个人的表现。这种对比我并不是想去贬低李文亮或者是抬高蒋彦永,是我想说一下在经过这样17年的时间,从2003年当时的SARS到现在武汉出现的这个传染病,它们中间人心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我们先说一下蒋彦永。在2003年的时候,当时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在公开的对媒体讲,就是在像一个媒体发布会上的时候公开的讲,他说北京发现了12例疑似SARS,然后确诊了三个人。这话一说蒋彦永就很生气,301医院是中共的解放军总医院,他是301医院的外科主任,他当时就说这事儿跟301的情况完全不符合,我们301得SARS的人就比他说的还多。他又了解了302和309医院,加在一块儿比张文康说的多得多。当时蒋彦永就认为如果隐瞒这样的情况会造成人际之间的传播,会变成一个大的流行病。所以蒋彦永就联系了两家媒体,一个是中国国际电视台,中共的媒体啦;还有一个是凤凰卫视,凤凰卫视是在香港,但是它的主要负责人刘长乐是中国的一个军人。所以实际上这两个媒体都是在中共的控制之下的。所以蒋彦永联系他们之后呢,他的消息就没有办法传出去。后来这个事被两家媒体知道了,一个是华尔街日报,还有一个是时代周刊。这两个媒体知道之后他们就主动联系蒋彦永蒋彦永也就把他知道的情况向这两个媒体透露。透露之后因为它们是属于英文世界的主流媒体,所以它们一登全世界就全都知道,那么中共也就瞒不下去了。后来世卫组织的专家到中国去考察,发现情况跟蒋彦永说的是一样的。

蒋彦永
蒋彦永(网络图片)

给大家讲这么一件事情是想说什么呢?是想说蒋彦永当时他是有勇气把这个事情曝光给国际的媒体,而在另外一方面李文亮只是把他所知道的事情告诉他的家人和朋友,这是一个很大的不同。我没有贬损李文亮的意思啊,我只是说他更像是一个普通人。他在做了这个事的时候他可能隐约的感觉到,我觉得在中国那样一个社会环境中人人都会知道,如果你说了政府不想让你说的话,哪怕是你说的是真话,如果一旦被政府知道的话你就会有麻烦。所以当时他在发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底下特别加了一句话说:大家不要往外传。但是因为你想,收到消息的人总会关心他自己的家人和朋友,所以他肯定会往外传的,所以这样这个消息就传出去了。这个速度有多快呢?就在他发出这个消息的当天晚上,其实不是当天晚上,应该是第二天凌晨1点半的时候,他晚上发出去的,到凌晨1点半的时候医院的领导已经找他谈话了。所以你就想一想,中共对于信息的监视和控制能够到什么程度,就是到这种程度。然后医院领导就找他谈话,谈话之后问他消息哪儿来的,对他进行了训话,对他进行了批评,所谓的批评,然后他就不敢再说了。但是他说:我万万没有想到。到1月3号的时候,警察来找他,中国一般的老百姓没有跟警察打过交道,真是被警察找的时候那个心里面是很紧张的。他说那警察一找他马上就特别紧张,所以在警察训话完了之后让他签什么字就签什么字,让他说什么他就说什么,所以你看那个训诫书底下就是说:被训诫人是不是清楚了?你答不答应以后不再说这样的话了?他都底下写:清楚、同意。完了之后自己签了个字。大概在警察局呆了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出来,出来之后这个事情他甚至没有敢跟自己家里面的人讲,怕他们担心。所以我想说的是,其实中共早就知道疫情了。你想这个警察都知道,中共那些防疫中心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对吧?所以这个是李文亮的反应,他跟蒋彦永当时情况是不一样的。

还有一个什么呢?蒋彦永当时在揭露了SARS的情况以后,他还做了两件事情。这两件事情我觉得也真的是挺不容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2004年的时候他给当时的胡锦涛写信,要求平反六四。2004年的时候相当于六四15周年,因为六四当时中共的共军在天安门开枪的时候打学生用的是达姆弹。达姆弹就是它一旦进入体内的话它会爆炸,开花弹。所以很多人等于是就这样就死了。死了之后很多人那个时候都送到各个医院抢救,蒋彦永他因为是301医院的外科主任,专门做这种手术,所以他看到很多这种情况就非常气愤。他其实在1990年的时候就要求平反六四,给中共高层写信,那时候没人理他。到2004年的时候因为他已经有了这个抗SARS英雄的这样一个保护层吧,所以中共也没有把他抓到监狱里面去。但是有一些外国记者在采访蒋彦永的时候,蒋彦永确认了。他说我在301医院当外科主任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那个学生中的枪是达姆弹,用的是那种开花弹,爆炸的那种。他除了在2004年做这件事情之后,在2019年六四30周年的时候,再一次写信给习近平要求平反六四。所以我就觉得蒋彦永这个人真的很勇敢,他没有被警察吓住。他其实中间曾经被软禁过一次了,包括他想到美国探亲来看他女儿也不让他来了,中共不给他护照了。所以蒋彦永我觉得他做的很勇敢,这是他做的一件很勇敢的事情。

还有一件很勇敢的事情是在2015年,苹果日报报导说他当时揭露以徐才厚为领导的总后在拿死刑犯作为一种交易,卖他们的器官。他说,很多死刑犯一枪打下去有意不把你打死,这样的话保证器官的鲜活,当时就剖开身体开始挖他们的器官卖钱,他说惨不忍睹这种情况。他能够把这种情况,活摘器官的事情给揭露出来,这个也是蒋彦永做的非常勇敢的一件事情。

其实这个事法轮功在很多地方都讲,就是因为这个事情在这个群体上其实更加普遍,而且这个人数也更加多一些。那么这个我觉得是蒋彦永李文亮不太一样的地方。所以两相对比来讲,我觉得蒋彦永的勇气更显得更可嘉一点。

再一个就是我觉得李文亮他生活在中国大陆,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可以说是,用我们海外人的话讲就是叫喝着狼奶长大的,他是在中共的这种体制内教育出来的,这种情况下他对于中共的认识其实是非常有限的,他可能会有一些隐约的认识,但是我想他对中共整个的这种造假宣传,这种邪恶的本质,其实是缺乏认识的。这个他在去年香港的年轻人,包括香港各界反送中运动过程中,中共不是在国内的媒体上拼命的抹黑他们吗?说他们是什么蟑螂啊,说他们是废青啊,说他们把香港给搞乱了什么什么之类的。我估计这个李文亮是不翻墙的,所以他对于真实的情况一无所知。然后中共中央电视台有一个号召,就是贴了中共的那个血淋淋的旗,完了之后底下说:我们都是护旗手。李文亮把这个给转发了,就是在他自己的微博上,他说我们都是护旗手。也就是说,他其实对香港整个的情况不清楚,他并不知道香港人所捍卫的正是他后来也意识到,非常可贵的言论自由和这种社会的公正。所以我想就是说,在那样的一个时候他因为不翻墙嘛,所以他的资讯是不完整的,他做出这样的判断,这个我觉得也特别像中国现在大陆的很多人,我就说沉默的大多数,知道中共有点坏,但是没有想到中共如此之坏。

那当然李文亮的妻子、他的家人可能都是在中共的控制之下。不管是出于恐惧还是说因为他们对中共认识不清楚,所以在他们很多言论上他们仍然是倾向于中共的。比如说李文亮的妻子叫付雪洁,在李文亮去世以后写了声泪俱下的一篇文字,希望能够得到外界的帮助。在李文亮被检验出来被感染之后,不是送到医院里面去吗?她说她就回到了娘家,因为怕传染嘛,隔离起来。结果她说很不幸我弟弟被传染了,然后我的父亲和母亲都被传染。然后她说现在呢,听说李文亮死了,她说我真是非常悲痛,我也开始发烧,我也被传染了。然后她说我现在还有了五个月的身孕,不知道孩子会怎么样。所以你看他这一家人真的是非常的凄惨。然后她说希望各界能够伸出援手,把她自己的名字留在那儿,她的电话号码留在那。然后她还说什么呢?她说她相信党和政府能够战胜疫情。这句话是完全没有必要加上去的。为什么要加这句话,很显然就是因为如果不加这句话的话,中共可能会找她麻烦。所以不管她是有意加的还是被威胁加的,还是被妥协加的,为了出于自保的目的而加的,不管怎么样其实我想的是,他们对中共的这种认识啊,他们对中共这种恐惧真的是深入到骨子里面去了。

那么就回到我最开始想讨论的内容,李文亮到底是不是一个英雄?前面我已经做了一个简单的结论,李文亮其实我觉得更像是一个普通人,像大陆的一个普通人。

但是我想说的是,非常可悲的是在2003年有SARS的时候出了一个蒋彦永,今年在出现这个疫情的时候我们没有看到再有象蒋彦永这样的人站出来了,我们只是看到像王广发这种人说什么疫情可防可控。当然他自己后来都中招了,他自己都被感染了。中共的那些所谓的专家们都在讲什么可防可控,还有世卫组织那个谭德赛总干事,真的是嘴脸非常可恶,我觉得吃相很难看的,不知道拿了中共多少好处,然后去对中共进行赞扬。所以我觉得经过了这17年,SARS之后这17年,共产党实际上是把这个社会带向了进一步的堕落,或者是说它对社会的管控、对言论自由的扼杀甚至于比2003年的时候还要厉害。

其实李文亮我觉得到临终之前他讲了一句话,我觉得这可能是一句具有启发性的或者是醒悟的一句话。李文亮说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这个翻译成我们经常讲的四个字就是言论自由,他在临终之前我觉得终于说了这样一句比较清醒或者是觉醒的话。我希望这个话能够在中国的像李文亮一样的老百姓心中产生这样的共鸣。

我在读李文亮的整个经历的时候,包括他讲的那些话,我想起来有一个诗人,大陆一个很有名的诗人叫北岛。这个人写了一首诗叫“宣言”。当时他是纪念遇罗克的,遇罗克是在1970年的时候被中共枪毙的一个人。他当时写了一首诗,这个诗里面有这样一句话,我觉得可能也能够说出李文亮的心声吧。那句话是这样讲的,他说:“我不是英雄,在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我只想,做一个人。”其实你看李文亮他想做英雄吗?他主观上根本就没有想做英雄,他害怕。但是呢,他想做一个人,做一个人的话就是他能够对亲人有爱心有关爱,他虽然有恐惧,但他还是愿意把这样的消息传出去。

但是我们看到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环境中,在中共这样的一个铁腕镇压的这种环境中,一个人他最原始的、最朴素的、最真诚的这种情感,也是要被中共镇压的。我们看到现在在网上有很多人给李文亮点赞,据说是几百万人在微博上都在做评论。我不知道这几百万人里边有没有那64万曾经为警察去找李文亮谈话训诫他的这件事情点赞的人,有多少人现在反过来在为李文亮点赞。一方面我希望这是一种民间的觉醒,另外一方面我又担心,因为现在对李文亮点赞的已经没有危险了,那么如果中共突然间威胁大家不许再为李文亮点赞了,不许再说李文亮这件事情了,有多少人会重新回到沉默。我觉得这个事情是我们现在需要考虑的问题。

关于李文亮这个事儿的讨论我就想说到这里。我想从这个事情上来让我们思考一下,在过去这个十几年的过程,从2003年的SARS到2019年、2020年爆发的这个疫情的事情,我们看一看,这个社会到底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共产党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们还是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