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故事新编大家听】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上)

故事新编大家聴logo

【故事新编大家听】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上)

【希望之声2020年2月9日】今天我们要给大家讲的是“ 麻疯女邱丽玉”的故事。

明末年间,淮南的禹迹山下, 有户人家。父亲姓陈,母亲黄氏, 有一个儿子, 名陈绮, 小字绿琴,绿琴自幼在私塾中读书。家中以耕种为业,平时也做些小生意, 生活衣食无忧。

       母亲黄氏娘家只有一个弟弟, 名黄海客。 单身一人,行商到了广西, 赚了些钱, 就在广西落户定居, 住下了。 

     陈绮十五岁那年, 黄氏病重,寻医问药不见起色,黄氏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一天私下里趁旁边没人,握着陈绮的手流着泪说:“ 儿啊,为娘死后, 你父亲一定会再娶妻。后娘心如蛇蝎,古今一样。那时如果你呆不下去,没有办法, 可以到广西去,投奔你的舅舅。 ” 

说着, 把自己平时存的几十两私房钱给了陈绮,嘱咐他仔细收起来,放好。陈绮哭着点头答应了。 

母亲去世不久, 父亲娶了续弦乌氏。 果然这个乌氏就像黄母说的, 凶悍无比,恶如罗刹,整天看着陈绮不顺眼,非打即骂,这陈绮自幼原也是父母的心头肉,哪里受过这个? 忍不下去了, 跑到母亲的坟头哭诉辞行,给父亲留下一封信, 自己就带着母亲给的那几十两银子, 奔广西而去。 

陈绮一路上风餐露宿, 吃尽了苦头,跋涉了小半年, 才到了广西。钱也花光了。 见人就问,问遍了, 却到处打听不到舅舅的音信踪迹,也没有黄海客这个人。不得已到郊外去寻找。

陈绮这时远离家乡,身孤影单,渐渐的就沦为乞丐, 乞讨为生了。有时候自己也想, 太孟浪了, 没有想到竟然如此, 早知道这样, 还不如在家里, 到底还有个遮风雨,吃饭的地方。 心里总是想着有机会还是回家去。

    一天讨饭到了城东,陈绮亮起嗓子高声唱着讨饭的莲花落,一个白发老头路过,斜眼看着陈绮诧异的说:“你这个小要饭的,看你的相貌很文气,怎么你的歌声如此悲哀呢?”

陈绮不由得叹气说:“ 腹有诗书,怎么会不文气?穷途落魄, 怎么能不悲伤呢?” 

老头又问:“ 你从哪里来? 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陈绮于是从头说起, 自己是哪里人, 到这里找舅舅不得,都说了。 

这个老头听了, 默默的注视了他一会儿,问:“ 你的舅舅是不是姓黄, 叫海客,面色白皙, 脸上有几颗浅白麻子 ?”

陈绮回答说:“是啊。老伯认识舅舅? 您知道他在哪里吗?” 

老头告诉他,他舅舅黄海客死了好久了。 他活着时给一家巨富人家当会计,很会经营, 挣了不少钱。 后来娶了一个烟花女子做老婆。 结果得病死了。 那个女的席卷了他的钱财,和一个仆人私奔了。连个买棺材的钱都没有。

老者说:“ 因我和你舅舅在一起喝过酒,也算有点交情吧。 就替他买了个棺材, 把他埋了。 他的坟就在城东的尼姑庵旁的大柳树下。坟前还立了一个短短的小墓碑。” 

陈绮听了,伏地大哭, 叩谢老者,说:“ 多谢老伯告知。 小子替母亲及舅舅谢谢老伯了!还望老伯指点,告诉舅舅的坟墓所在。” 

老者领着他径直奔到所说的地方,果然找到了舅舅的坟墓。陈绮不由得悲从中来,口里喊着舅舅哀声大哭。撮土为香,祷告说 : “舅舅您若在天有灵, 保佑甥儿平安回家。 我会把舅舅的尸骨背回故乡, 使舅舅返祖归宗,得以安息。”

陈绮又再次拜谢老者, 并询问老者姓名, 说将来 一并感谢。原来那老者姓司空,单名一个浑字。  

过了几天,司空找到陈绮, 送给他一件粗布袍子,说:“ 我家里清贫, 也帮不了你什么大忙。 我看你孤身一人,想回家也难。 在临县一个大山中, 有一家富贵人家 , 老丈姓邱,名子木。 是我的一房远亲。他夫妇俩有个女儿,名字叫元媚,小字丽玉。是夫妇俩的掌上明珠。生的貌美如花。因疼爱女儿, 不想让女儿远嫁,想招上门女婿。殷实人家的好男子,没有愿意做上门女婿的,差的他们家又看不中。 因此至今还没有人家。 此女年纪和你相当。 你虽然穷困落魄,但是品貌娴雅,知书达礼,这一带还没有能比得上你的。 我替你写一封信,给你做媒, 你到邱老丈府上, 入赘做个上门女婿,邱家富有,那时你要运送舅舅的骨殖返乡, 那邱老丈还不是要多少钱都有?“ 

  陈绮听了, 觉得不妥。对司空说:“ 老伯说的, 虽是好事。 但我家出身山野,是农家百姓, 粗食布衣,恐怕富贵人家的千金,不能习惯。更别说他们会容我自便吗?“ 

司空拍手说到:“ 真是个书呆子! 这只不过是想法图他家的钱财而已。茫茫天地, 你跑了, 他们上哪里去找你?“ 

陈绮一时无计, 生活所迫, 心想先走一步说一步吧, 去试试看是如何? 于是拿着司空的信就去了。 

到了地方, 只见深宅大院房屋轩敞,门第巍峨,守门人见他落拓不堪,在门前徘徊,就 呵斥他让他离远点。他把信递上,不一会儿,只见两位少年人出来,对他恭敬拱手说到:“ 奉家父之命,迎接贵客。” 心里知道是两位公子, 就跟着他们进了院门。 

只见院内亭台楼阁, 俨然世家。穿过小路, 迎面看到一个高大伟岸的男子,长长的胡须, 站在厅堂的台阶上, 陈绮心知这位一定是邱老丈了。向前疾走几步, 拜谒老丈。 老丈招呼他坐下喝茶,同时询问司空近况。 此时有两个婢女搀扶着一位四十几岁的中年美妇人出来, 老丈对他说:“ 这是贱内, 公子既然是司空世交之子,那与我们就是通家之谊,所以不见外, 令妻子相见。 ” 

陈绮赶紧起身拜见。 这夫人仔细端详了陈绮后说:“ 司空妹夫眼力不差, 公子果然是一表人才!” 

不一会儿仆人摆上宴席来, 席间主人殷勤劝酒,谈笑甚欢。

邱老翁约略的问问陈绮家乡籍贯, 就对陈绮说:“ 不知道司空对你讲了没有?我二老有一女儿,小字丽玉,是我二老的心头肉,不舍得她远嫁他方。 但是地处偏僻, 若想找到如意郎君翩翩君子, 甚是不易。如今贵亲戚牵引红线,实在是三世姻缘一线牵。选日不如撞日,希望就是今日可洞房花烛, 成其好事如何?” 

陈绮起身离开座位,作揖恭谢并说: “ 小子不才,得附高门,收为半子,实所深愿。但小生本是为寻找舅舅而来。婚后三四天,就打算暂时返乡。等家中事安排好后再回来,不知道是否妥当?不能不预先禀告。” 

那邱老翁点头捋须说:“ 公子孝心可嘉,老夫即时自当筹备五百两白银作为旅费。 ” 

陈绮心中欢喜, 连连拜谢不提。说话间不一刻就见笙管齐鸣, 灯火辉煌,几个仆人引领着陈绮来到内室, 沐浴更新,换了崭新衣帽冠带,簇拥着到了厅堂, 站在大红地毯上; 又见几个小丫鬟,搀 扶着一位凤冠霞披美女, 满头珠翠, 遍身绮罗,与陈琦拜了天地。送入洞房。

 洞房之内,揭了盖头, 细观那女子, 竟如荷花带露,桃蕊映霞,无比的美艳。 陈绮看的是神魂飘荡,心荡神驰。心里反倒后悔刚才对老丈等说要新婚暂别, 太过孟浪, 哪里想到是如此佳人,赛过天仙哪。 心里打算着, 要找个借口, 迁延时日,来享受这蜜月的甜美。

  只听鼓打三更, 夜阑人静。丫鬟婢女们都去歇息了。 那新娘不时的掀起盖头, 悄悄的看新郎;但不见娇羞欢喜之情, 面上却有凄惨之色; 陈绮不知就里,走近新娘,软语温存,替她卸去装饰。 没想到新娘却用一双纤手推开他,摇头表示不可。 

陈绮以为女子害羞, 就更加靠近并百般温存,可是丽玉却更加婉拒,眼含泪水,摇头摆手示意不可。陈绮心里纳闷, 就见丽玉慢慢起身, 看看窗外,听听门外,确定没有人, 才关上门,回身问道: “ 不知郎君家乡何处?姓字名谁?” 陈绮告诉了。 

丽玉又问:“ 郎君怎样来到这里? ” 陈绮都一一如实陈述, 详细告诉了, 最后说到司空老头为媒。丽玉听了, 点头叹息, 轻声说:“ 郎君你知道你死期将近, 就在眼前了吗?!” 

陈绮惊问:“啊?! 这是从何说起? 这是怎么回事? ”

好,我们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我是东方,

我是雪莉,谢谢您的收听, 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紫君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