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1930年日本人繪製的武漢地圖
1930年日本人繪製的武漢地圖(圖片:維基)

武漢的天然造化早就埋下了大變動的機運?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0日】編者按:武漢及其附近地區以其貫穿東西、溝通南北的“居中華之中”的地理特徵,一直是中國政治、軍事、經濟的交匯點,歷史上發生過多次決定中國命運的戰役,比如漢末赤壁之戰、南宋岳飛抗金等。1911年,著名的武昌起義發生在這裏,成爲辛亥革命的開端由此誕生了中華民國。

雖然30多年前武漢的兩大建築大破其風水,看來難敵武漢的天然造化早就埋下的大變動的機運,從中共肺炎大疫的席捲之勢可見一斑。卻正應了劉伯溫預言:“三愁湖廣遭大難,......”(文後附有《劉伯溫碑記》全文)


肺炎爆發,中共當局又於初期隱瞞不報、忽視防疫,時值春運,武漢華中重鎮、九省通衢,人口流量之大,可以想見。最終致使局勢急轉直下、全國淪陷,禍及亞太、歐美,此罪之大,中共何以當哉?

堪輿學上有一說道:江城地勢乃長江和漢水穿城而過,劃出武昌、漢口、漢陽三鎮,“三鎮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鸚鵡洲”,成三足兩耳的“鼎”形,利一切革故鼎新之事,此所以辛亥革命於武昌首義也。

武漢三鎮地圖
武漢三鎮地圖(圖片:1915年日本政府鐵路製圖)

另有一說道,中共建政後,爲保江山萬代,將歷代定都之地一一斷絕其帝王之氣。武漢龜蛇二山,本極合山川風水之道,偏要在龜山上修個電視塔,如一根針插在玄武背上;又建一個方塊狀的晴川飯店,如墓碑般矗立在長江邊。此二招一出,“江城王氣黯然收”,再也無虞楚地會什麼時候殺出個程咬金。(編者注:龜山電視塔建成於1986年;晴川飯店現名晴川假日酒店,建成於1984年,在整個八九十年代一直是武漢的標誌性建築。兩者均坐落於漢陽。)

武漢長江大橋與龜山
武漢長江大橋與龜山(圖片:Chen Huang/web.archive.org-希望之聲合成)

筆者乃土生土長的武漢人,現漂泊海外,連日裏看家族羣中的親友坐困愁城、呼天搶地。昨日掃罷新聞,略一琢磨,突然驚覺:這“革故鼎新”四字,不就是“淘汰”之意嗎?

劉伯溫碑記曾預言“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豈不肖極而今情境?或許天命不可違,即便邪共費盡心思要保手中權力,最後顛覆其統治的開始,仍會從這一百年前的革新之地發起?而這場呈幾何指數蔓延的瘟疫,就會是故老相傳的人類走向淘汰更新期的先兆?

思及此處,不禁大駭:想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報應,如影隨形。佛說輪迴之法,而每個從久遠以來走到今日世上的生命,又是否在這歷史的關鍵節點上,守住了那大是大非的一念呢?

附錄:《劉伯溫碑記》: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雙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遙自在樂無邊。

貧者一萬留一千,富者一萬留二三,

貧富若不迴心轉,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無有五穀種,謹防四野絕人煙,

若問瘟疫何時現,但看九冬十月間。

行善之人得一見,作惡之人不得觀,

世上有人行大善,免遭此劫不上算。

還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亂紛紛,二愁東西餓死人,

三愁湖廣遭大難,四愁各省起狼煙,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間,

七愁有飯無人食,八愁有人無衣穿,

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

若得過了大劫年,纔算世間不老仙,

就是銅打鐵羅漢,難過七月初一十三,

任你金剛鐵羅漢,除非善乃能保全,

謹防人人艱難過,關過天番龍蛇年。

幼兒好似朱洪武,四川更比漢中苦,

大獅吼如雷,勝過悼百虎,

犀牛現出尾,平地遇猛若,

若問大平年,架橋迎新主,

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問他笑什麼?迎接新地主,

上管三尺日,夜無盜賊難,

雖是謀爲主,主坐中央土,

人民喊真主:

銀錢是個寶,看破用不了,

果然是個寶,地下裂不倒,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

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

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人人可觀,個個可傳,

有人印送,勿取金錢,

行善者可保,作惡者難逃,

敬重天地神明父母,

惜字紙五穀,謹當切記。

配圖:希望之聲

文章來源:今昭/正見網

責任編輯:文思敏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