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wuhan
药房门前彻夜排起了长队,就是为了能第一时间抢购到这个传说中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双黄连(网络图片)

抢盐抢醋抢板蓝根抢双黄连...为什么历史会重演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0日】(编辑:田喆)历史好像重演。

2020年,一场猝不及防的疫情把所有人都带入它的漩涡,未知的病毒放大了人们的情绪,也触发了记忆里的某一个节点。

时间回溯到17年前,关于2003年的记忆你还有多少?

也是2003年的过年期间,广州市各大医院灯火通明。

三百多人被感染,三分之一的病人是医护人员。

在第一例病患出现三个月后,非典的警报声才在广州响起了。

非典那年,我还在上小学。”

“我记得清楚,因为当时屯的盐很久才吃完。”

“听说那边人疯了似的抢醋、抢盐、抢药。”

人们最早听到这样的消息是从南边传来的。

抢盐抢醋抢板蓝根抢口罩,10元的普通抗生素在药店卖到了80元,板蓝根和白醋脱销,还有记者拍到白醋1000元一瓶的照片。

抢,涨价,涨价,抢,17年后,除了被抢的东西有所变化,眼前的一幕如此相似。

2020年1月31日晚人民日报发布的这条微博,就让双黄连这种常见的中成药一夜间卖断了货,成了当之无愧的“网红产品”。

wuhan
(网络图片)

据网友们的普遍反映,线上的双黄连口服液基本上几分钟就都售空下架了。

wuhan
(网络图片)

甚至一些被用作兽药的“双黄连”也全被抢光了。

wuhan
(网络图片)

如果说一时着急,难免没分清也勉强理解,可是连双黄莲蓉月饼也被波及,是不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还有不少人在线下药房门前彻夜排起了长队,就是为了能第一时间抢购到这个传说中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双黄连

wuhan
(网络图片)

实际情况则是,多数人不但没买到,还反倒搭进去了一个口罩…唉。预防最好的方式难道不是“少出门、少聚集、戴口罩”吗?

还好上述消息也很快引发网民的热议,“双黄连口服液”能否经得起科学检验引起网友们的广泛质疑。

有网民发文质疑:有关机构“仅用了半个晚上的时间做了体外细胞实验”就宣布发现了“双黄连口服液”的抗病毒功能,这无异于“大跃进”时期的“放卫星”的做法。

有医生发帖提醒公众:所谓双黄连口服液“可抑制病毒”的说法缺乏严谨的临床研究数据,并且双黄连过去有大量的不良反应证据,甚至会引起过敏性休克,切不可擅自服用。

更有网友把关注点转向了这次联合发现#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上海药物所和武汉病毒所,发现了其中的秘密......

首先我们来说说这个上海药物所

其实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发出如此“荒谬”的言论了,早在03年非典时期,上海药物所就曾提出过“洁尔阴”可以治疗非典的妙方。

“洁尔阴”有点类似于“妇炎洁”,据悉当时上海药物所提供了一份临床试验报告,上面显示:纯天然中药制剂“洁尔阴”洗液能有效抑制SARS病毒,对被感染的细胞也有良好的保护效果,而且无毒无副作用。

后来不久,洁尔阴的制药厂就又生产了一个专门对抗肺炎的药物,而且该药投放市场之后也是让厂家赚的盆满钵满。

有趣的是这次的双黄连事件也十分类似。

据悉,在“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消息流传之前,上海卫健委等官方部门就将双黄连口服液推荐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防治产品,一些提前得知到消息的药企都开始大力生产双黄连

接着我们再来看看在这次双黄连事件中,与上海研究所联合发现#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的武汉病毒所。

武汉病毒所的来头也不小,属于正厅级单位,级别很高。

有关病毒来源,最广泛传播的讯息不乏指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医学界人士指出,早在疫情爆发之初,就有人怀疑,此次武汉的冠状病毒疫情可能并非如此前所指源自华南海鲜市场。有专家认为,在该市场大规模爆发疫情之前,已有非该市场接触者受到感染,源头指向专门研究及存放最危险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

最后,再来看看上海研究所和武汉病毒研究所又有怎样的关系呢?

有网友发帖爆料称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有上海药物研究所背景的上海绿谷公司的董事长舒红兵是夫妻关系。

网络传言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左)和她丈夫武汉大学的院士舒红兵是师生恋。(图片来源:网络)
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左)和她丈夫武汉大学的院士舒红兵。(图片来源:网络)

据公开资料,武汉P4实验室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下辖机构,年仅39岁的王延轶已是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 Sciences Center)、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有知情人网络发帖指出,她的先生名为舒红兵,生于1967年,53岁,比王延轶大14岁。二人在科罗拉多大学期间是师生关系,男方列了88篇论文,46篇有女方名字,女方列了最近的21篇,5篇有男方名字。网友据此推测,二人系师生恋。因彼时舒红兵已有家室,因此王延轶被指有小三上位嫌疑。

......

2003年,口罩、隔离、飘着白醋和消毒液味道的空气,非典的影响或多或少留在了我们的记忆盒子里,但很大程度上,我们可能没有真正的思考过那段历史。

在中共这个忽悠人的制度下,独立的思辨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它也许可以保护自己宝贵的性命。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