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武漢肺炎,美聯社圖片。
中共採取的強制隔離措施不僅讓經濟停擺,更造成空前的人道災難。(美聯社圖片)

中共強制隔離的兩個高昂代價:經濟停擺和人道災難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0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強制隔離,不僅使中國經濟停擺,同時還有一筆人倫賬,不知有多少家庭因中共的強制措施而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是空前的人道災難

中國經濟停擺

中共對民衆採取強制隔離造成經濟停擺,每停擺一天,經濟都有一天的損失。

攜程集團董事局主席、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教授樑建章2月10日撰文表示,如果對10%的人口隔離14天的話,加上隔離與其密切接觸的家人(按照20%的人口來計算),那就造成了1%的GDP倒退。

樑建章指出,損失1%的GDP,會造成整體社會在醫療、基礎設施和環境治理方面的倒退,人均壽命會減10天左右,僅就這個計算而言,依靠完全隔離來治療瘟疫是不合理的,因此,沒有一個國家或地區會對所有感染病毒的人採取隔離措施。

樑建章說,以上計算並非危言聳聽,實際上,這裏還沒有計算隔離這麼多人所需要消耗的巨大操作成本,以及爲各種限制人口流動所付出的代價。要是採用更悲觀的計算,那麼GDP的減少可能不是1%而是10%甚至更高。

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洪灝認爲,中共當下采取的封城、隔離措施力度空前。簡單看,每一天經濟的停擺,造成經濟損失約爲1/360。14天停工(粗略按照現在的情況估算),並以50%的全國開工率來估計,對於一個名義增速約7.5%、總量約100萬億的經濟來說,計入衝擊後新的經濟增速:(100x(1+7.5%)x((360-14x50%)/360))/100-1=5.4%。除去通脹影響,這個估計爲4.x,比我之前估計的0.5%~1%的經濟影響略大。同時,隔離的時間越長,停工率越高,對於經濟的影響也就越大。

北大光華教授張影也認爲,繼續完全隔離的經濟成本非常高,隔離的經濟成本從長期來看已經高過了不隔離的成本。

空前的人道災難

強制隔離不僅產生一筆代價高昂的經濟賬,從人倫角度看,還會產生代價更加昂貴的人道災難

據社交媒體流傳的一個短片,身穿防護衣的中共公職人員,將民宅中的居民一一拖出,送去強制隔離

臺灣《三立新聞網》2月9日對此評論稱,穿着防護服的公職人員私闖民宅抓走許多拒絕隔離的市民,但這些市民拼死不願被隔離,無非就是所謂隔離就是把人關進集中營裏等死,否則誰不願被醫治。

短片引發臺灣網友討論,PO文者表示,“武漢人應該有爬牆出來看影片,知道被抓去方艙醫院等於送死,所以抵死不從,好像在捆豬送去屠宰一樣,可憐可悲!”

也有網友表示,“跟華農兄弟抓香豬一樣”、“被壓迫的人民起來吧”、“這醫護人員嗎?個個人高馬大,有選過哦”。

隔離和封城的極端措施,給中共警方的暴力行爲提供了“合法依據”。

2月7日,推特網友“MrdoorVPN翻牆梯子”發一則視頻並附文說,黑龍江發佈了禁止私家車上路的通知,一個未收到通知的女子開車上路後被警察攔截。

女子明確告知未收到通知,但仍被警察強行拖下車,按倒在地,不知道警察用了什麼手段,女子頓時昏死過去,沒有動彈了,被強行擡上警車帶走了。網友分析,這可能是被扭斷脖子。

強制隔離下,無自理能力的未成年人被活活餓死。1月29日,武漢及湖北10餘市被封城一週後,黃岡一名身患腦癱、生活不能自理、父親遭到防疫強制隔離的17歲少年獨自死在家中。死前多日沒人照顧換洗,大冬天裏6天只吃了三、四頓飯。

週四(2月7日),中共副總理孫春蘭在武漢佈置了更加緊急的隔離措施,下令進行逐戶排查,將病人集中安置在改造成臨時隔離點的會議中心和其他建築物內。

孫春蘭表示,武漢和整箇中國面臨“戰時狀態”,並要求醫務工作者全天候排班,在武漢挨家挨戶上門測體溫,詢問密切接觸者。孫還說,必要時,任何需要治療的人應被集中並強制隔離

《紐約時報》報道說,新限制的嚴苛程度有可能給武漢帶來人道災難

中共當局將武漢的患者隔離在臨時改造的醫院,包括體育館、展覽中心和一個小區。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客席教授林和立說,“由於沒有足夠的醫療用品,這幾乎是一場人道主義災難。武漢人民似乎陷入了絕境。”

近日,網絡流傳着一個武漢女孩的日記,日記中記錄了她從1月23日武漢封城,到送走媽媽、送走爸爸,這短短15天,她走過的路。最後,這個女孩自己也感染了……

女孩日記
女孩日記

財經冷眼@charles984681:好可憐的女孩,好扎心的文字!一家三口馬上都要上天團聚了!任何文字和影像,都寫不出這樣的人間慘劇!

走學初級愛好者@fatunclexjp:想到那個追着運屍車跑喊媽媽的視頻,突然就淚目。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