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王维洛访谈】武汉雾霾天源头?武汉湖北人都经历了什么?(音频/视频)

wang
王维洛访谈 - 7 / 118
武汉肺炎疫情专题

【王维洛访谈】武汉雾霾天源头?武汉湖北人都经历了什么?(音频/视频)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0日】(主持人:静汝 / 嘉宾:王维洛)听众朋友 您好! 欢迎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王维洛访谈】节目。我是静汝。

近日武汉天气污染依然严重。有报道指, 空气污染物含有巨量的二氧化硫,并非一般烧煤取暖产生的一氧化碳。甚至湖北省其他城市也飘散著这种大量的有毒气体。因为武汉、湖北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严重的影响,使得很多工厂等基本处于停顿状态。那么对于雾霾污染源来自何处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还有,目前中共当局对武汉湖北的地毯式隔离让武汉、湖北人又经历着什么?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记者:王博士您好。看到网上看到很多的照片,武汉最近多是雾霾天,空气污染严重。对于污染源现在网上有很多的说法。您这么看?

王维洛:武汉雾霾非常严重,你就想有几个可以联在一起,其实雾霾是在武汉疫情爆发的同时,或者爆发以后出现的一种情况。

应该讲中国最近这么多年来,用煤取暖或者烧煤,用煤发电的减少了很多,而且中国的汽车的排放的标准也提高了很多,好像中国是应该是已经达到了欧洲4的标准,现在的新车必须是4,欧洲现在是6,它是达到了欧洲标准的4,它的排放的颗粒就少了很多。

但是雾霾里面,中国后来研究的里就是有一个词,现在武汉病情里面有一个词叫气溶胶,人家后来就发现污染形成雾霾的主要的构成物是气溶胶,而且是二次的气溶胶。二次的气溶胶会形成一个使得它互相之间的物质的再次发生变化,它的毒性更大,而且它的体积也会膨胀,所以使得雾霾现象很严重。去看现在武汉的街上能够看到很多武汉的街上照片,包括火神山医院什么的,你看看武汉是一个大面积的铺开的一个城市结构。

我看到了一张1930年的时候,日本人绘了一张武汉的图。那张图上武汉的三个镇,武昌,汉口,汉阳三个镇,是分隔得很清楚,它中间是分割的,有大片的空地在那里,就是我们现在建的火神山医院的地方,那原来是一片的空地。你在照片上面看到武汉有几棵树?

记者:好像看到树比较少,基本都是建筑。

王维洛:真的没有几棵树,所以在这么大的一个城市这么一个范围里,它就很容易形成一个城市气候的一个状态。本来武汉是不应该形成这么一个城市气候,因为它中间有长江穿过的,有汉江穿过,能把它打破。但是明显的它的规模发展的太大,人是比较密集的居住在武汉三镇,而且武汉三镇是紧密的连在一起的。

所以从城市结构上来说,它是比较容易形成雾霾的,因为城市气候只要一形成的话,在冬天不利的情况下,风比较小的情况下,它是形成一个什么循环呢?就是脏的空气往上升了以后,下面到上面一个顶给它罩住,就像柴静说的上面一个顶盖,它又下来了,又从外面冷的地方往市中心进来这么形成循环,所以它是越来越严重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武汉大概11个火葬场。这里我要补充一下,我上次讲的火神山医院的它的选址错误。我当时只讲了它的缺陷,没有讲它的优势。它选址有什么优势?我希望在这里能够补充一下,火神山医院选址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在火神山医院的以它为圆心,以15公里划个半径划个圈,这里面有三个火葬场,这是它区位上的最大的优势,离火葬场近,死了就直接送那里去了,这是它最大的优势。上次我忘了讲这个东西,在这里补充一下。火神山医院旁边15公里里有三个火葬场

每个火葬场一天烧一百多具尸体,它释放出来的那个东西,就随着这个城市气候在这里作循环,它不散发出去。问题是它不散发出去,这是最要命的。风来了就把吹掉了,但是这个东西是一个循环,在这个城市气候的大罩下罩在那里,这是第二个,就是焚烧炉焚烧这么多尸体。

第三个是它的病毒,如果病毒形成了气溶胶,如果病毒的密度比较大的话,成了气溶胶,就是它被气溶胶粒子所包围了以后,它会再产生第二次的变化。第二次变化的时候,它的体积就会变得很大。

有人说这是一种现象,是一种天谴的现象。因为中国政府,湖北的政府,武汉政府,干的不是人的事,所以它形成了这样奇怪的天象,比如雾霾,还有成片的乌鸦。

其实在12月底,武汉的长江这里露出大片的沙滩,水位特别低,这在常年是不太出现的现象。当时的武汉的人还觉得这个东西很好玩,他其实没有看到一个灾难的临头。

记者:还有我看网上对当局就武汉甚至湖北采取这种地毯式的搜捕隔离,过程中出现了很多的人祸。您怎么看?

王维洛:其实我那个时候,我就经常到武汉去,因为三峡的事情,我经常这么来回走,在南京走的都是从宜昌到武汉到南京,经常走武汉的,而且在湖北走的地方很多。我其实是替湖北人,替武汉人喊点屈,为他们喊两声。在我们家乡杭州,市政府也不知道谁贴出来的这么个东西,谁要举报武汉人,你们家那里有武汉人,奖赏300元,包括湖北人,武汉人,湖北人,你只要举报他300元。你要举报温州人,因为举报温州人,因为温州比杭州早封城,举报200元。

其实我真的要说,北京政府就中央政府确实是忘恩负义的一个政府。我多次讲过南水北调工程。南水北调工程那是湖北人省下来的生命的水给北京,给北方华北。1.2亿的,这是他吹牛,但是我用他的稿件,他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供1.2亿人喝水,生命之水,你得感谢湖北人。你不能喝了从湖北来的水,从人家省来的水,生命的水,你把湖北人不当人看,你不能这样,你不能悬赏,举报一个湖北人我奖赏你300元。这是要脸不要脸?真的是很不要脸。那个时候,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时候,你就写我们感谢湖北人,那个水好喝什么的……去想想那个时候。你今天喝的还是那个水。所以在中国这么一个没有信仰的、没有敬畏的一个国度里面,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所以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情。

听众朋友,今天的【王维洛访谈】节目就到这里,我是静汝,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以上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欢迎转载,请写明来自希望之声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