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王維洛訪談】武漢霧霾天源頭?武漢湖北人都經歷了什麼?(音頻/視頻)

wang
王維洛訪談 - 17 / 128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專題

【王維洛訪談】武漢霧霾天源頭?武漢湖北人都經歷了什麼?(音頻/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2月10日】(主持人:靜汝 / 嘉賓:王維洛)聽衆朋友 您好! 歡迎您收聽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王維洛訪談】節目。我是靜汝。

近日武漢天氣污染依然嚴重。有報道指, 空氣污染物含有巨量的二氧化硫,並非一般燒煤取暖產生的一氧化碳。甚至湖北省其他城市也飄散著這種大量的有毒氣體。因爲武漢、湖北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嚴重的影響,使得很多工廠等基本處於停頓狀態。那麼對於霧霾污染源來自何處引起了人們的關注。還有,目前中共當局對武漢湖北的地毯式隔離讓武漢、湖北人又經歷着什麼?本臺記者就此採訪了旅居德國的著名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

記者:王博士您好。看到網上看到很多的照片,武漢最近多是霧霾天,空氣污染嚴重。對於污染源現在網上有很多的說法。您這麼看?

王維洛:武漢霧霾非常嚴重,你就想有幾個可以聯在一起,其實霧霾是在武漢疫情爆發的同時,或者爆發以後出現的一種情況。

應該講中國最近這麼多年來,用煤取暖或者燒煤,用煤發電的減少了很多,而且中國的汽車的排放的標準也提高了很多,好像中國是應該是已經達到了歐洲4的標準,現在的新車必須是4,歐洲現在是6,它是達到了歐洲標準的4,它的排放的顆粒就少了很多。

但是霧霾裏面,中國後來研究的裏就是有一個詞,現在武漢病情裏面有一個詞叫氣溶膠,人家後來就發現污染形成霧霾的主要的構成物是氣溶膠,而且是二次的氣溶膠。二次的氣溶膠會形成一個使得它互相之間的物質的再次發生變化,它的毒性更大,而且它的體積也會膨脹,所以使得霧霾現象很嚴重。去看現在武漢的街上能夠看到很多武漢的街上照片,包括火神山醫院什麼的,你看看武漢是一個大面積的鋪開的一個城市結構。

我看到了一張1930年的時候,日本人繪了一張武漢的圖。那張圖上武漢的三個鎮,武昌,漢口,漢陽三個鎮,是分隔得很清楚,它中間是分割的,有大片的空地在那裏,就是我們現在建的火神山醫院的地方,那原來是一片的空地。你在照片上面看到武漢有幾棵樹?

記者:好像看到樹比較少,基本都是建築。

王維洛:真的沒有幾棵樹,所以在這麼大的一個城市這麼一個範圍裏,它就很容易形成一個城市氣候的一個狀態。本來武漢是不應該形成這麼一個城市氣候,因爲它中間有長江穿過的,有漢江穿過,能把它打破。但是明顯的它的規模發展的太大,人是比較密集的居住在武漢三鎮,而且武漢三鎮是緊密的連在一起的。

所以從城市結構上來說,它是比較容易形成霧霾的,因爲城市氣候只要一形成的話,在冬天不利的情況下,風比較小的情況下,它是形成一個什麼循環呢?就是髒的空氣往上升了以後,下面到上面一個頂給它罩住,就像柴靜說的上面一個頂蓋,它又下來了,又從外面冷的地方往市中心進來這麼形成循環,所以它是越來越嚴重的,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武漢大概11個火葬場。這裏我要補充一下,我上次講的火神山醫院的它的選址錯誤。我當時只講了它的缺陷,沒有講它的優勢。它選址有什麼優勢?我希望在這裏能夠補充一下,火神山醫院選址有一個最大的優勢。在火神山醫院的以它爲圓心,以15公里劃個半徑劃個圈,這裏面有三個火葬場,這是它區位上的最大的優勢,離火葬場近,死了就直接送那裏去了,這是它最大的優勢。上次我忘了講這個東西,在這裏補充一下。火神山醫院旁邊15公里裏有三個火葬場

每個火葬場一天燒一百多具屍體,它釋放出來的那個東西,就隨着這個城市氣候在這裏作循環,它不散發出去。問題是它不散發出去,這是最要命的。風來了就把吹掉了,但是這個東西是一個循環,在這個城市氣候的大罩下罩在那裏,這是第二個,就是焚燒爐焚燒這麼多屍體。

第三個是它的病毒,如果病毒形成了氣溶膠,如果病毒的密度比較大的話,成了氣溶膠,就是它被氣溶膠粒子所包圍了以後,它會再產生第二次的變化。第二次變化的時候,它的體積就會變得很大。

有人說這是一種現象,是一種天譴的現象。因爲中國政府,湖北的政府,武漢政府,乾的不是人的事,所以它形成了這樣奇怪的天象,比如霧霾,還有成片的烏鴉。

其實在12月底,武漢的長江這裏露出大片的沙灘,水位特別低,這在常年是不太出現的現象。當時的武漢的人還覺得這個東西很好玩,他其實沒有看到一個災難的臨頭。

記者:還有我看網上對當局就武漢甚至湖北採取這種地毯式的搜捕隔離,過程中出現了很多的人禍。您怎麼看?

王維洛:其實我那個時候,我就經常到武漢去,因爲三峽的事情,我經常這麼來回走,在南京走的都是從宜昌到武漢到南京,經常走武漢的,而且在湖北走的地方很多。我其實是替湖北人,替武漢人喊點屈,爲他們喊兩聲。在我們家鄉杭州,市政府也不知道誰貼出來的這麼個東西,誰要舉報武漢人,你們家那裏有武漢人,獎賞300元,包括湖北人,武漢人,湖北人,你只要舉報他300元。你要舉報溫州人,因爲舉報溫州人,因爲溫州比杭州早封城,舉報200元。

其實我真的要說,北京政府就中央政府確實是忘恩負義的一個政府。我多次講過南水北調工程。南水北調工程那是湖北人省下來的生命的水給北京,給北方華北。1.2億的,這是他吹牛,但是我用他的稿件,他說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供1.2億人喝水,生命之水,你得感謝湖北人。你不能喝了從湖北來的水,從人家省來的水,生命的水,你把湖北人不當人看,你不能這樣,你不能懸賞,舉報一個湖北人我獎賞你300元。這是要臉不要臉?真的是很不要臉。那個時候,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時候,你就寫我們感謝湖北人,那個水好喝什麼的……去想想那個時候。你今天喝的還是那個水。所以在中國這麼一個沒有信仰的、沒有敬畏的一個國度裏面,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所以這是一個很悲哀的事情。

聽衆朋友,今天的【王維洛訪談】節目就到這裏,我是靜汝,感謝您的收聽,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以上評論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歡迎轉載,請寫明來自希望之聲

中國廣播臺
硅谷之聲
灣區生活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