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花冠病毒封面
花冠病毒封面(希望之声合成)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2012科幻小说《花冠病毒》神预言武汉疫情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1日】(编辑:谢芸)一种极其罕见的病毒——“花冠”突然袭击拥有千万人口的都市,官方瞒报疫情,疫情快速扩散,城市封锁、民众出逃、抢购成风,事件发展不断失控,官方急救药物却迟迟研发不出,各方势力都想从这场病毒虐杀中获利……人类与病毒的血战还在继续,命运将把他们带向哪里?

你以为这是在描述始于武汉现在已经发展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那你就错了。这是北京著名作家、心理学家毕淑敏创作并于2012年出版的一部长篇科幻小说《花冠病毒》的内容简介。

花冠病毒封面图
花冠病毒封面图(网络图片)

这部小说故事围绕形状美丽、形似花冠的病毒展开,这病毒外表漂亮,但异常凶险,它的到来打乱了人类平静的生活,原本繁华的 “燕市” 很快变成了人间炼狱。人类和病毒谁能最终胜利,无人知晓。普通民众只能等待,无奈地等待,恐惧地等待。面对这场灾难,每个人有着不同的反应,有隐瞒疫情的官员、有散布谣言的市民、有利用疾病发财的商人、有不顾个人安危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还有我们这些束手无策的等待者。灾难之下考验的正是每个人的内心。

当我们读完这部科幻小说发现,这部小说神预言了正在发生的武汉疫情。

病毒发病症状相似:

“一种来历不明的病原体强烈袭击燕市,初步命名为花冠病毒。主要症状是发烧、咳嗽、血痰、腹泻、全身各系统崩溃。”

“这非常可怕。一般来说,细菌或是病毒,要么生活在消化道里,要么生活在

呼吸道里,同时侵袭人类两大生存系统的病毒和细菌很少,但也不是绝无仅有。

比如结核杆菌,既可以让人得肺病,也可以让人得肠结核、骨结核等。花冠病毒

性喜通吃,它是消化道和呼吸道的混合传染病,如果假以时日,也许它会把人的

所有组织都收入麾下也说不定。这就使此病毒格外凶残。”

花冠病毒简况
花冠病毒发病状况(电子书截图)

瞒报疫情,瞒报死亡人数:

”场上气氛立时紧张起来。千钧一发的时刻,倒霉的抗疫总指挥的帽子,谁愿

意戴?为了转移尴尬的气氛,也为了表示对袁再春的支持,民政局长另开辟一个话题道:“火葬场焚化炉超负荷工作,报废了一台。花冠病毒死亡尸体已经开始积压。”

“民众的恐慌情绪在不断积聚和蔓延,我的意见是今天公布的死亡数字,要比昨天的少一点。“燕市花冠病毒死亡人数超过100,抗疫指挥部公开发布信息为25人。”

花冠病毒死亡人数瞒报
花冠病毒死亡人数瞒报(电子书截图)

医疗物资供应严重不足

商业局长紧跟着说:“物资供应储备显著不足。如果遇到大规模的抢购风潮,

商店可能空无一物。”

“医药局长说:“药品紧缺。”他苦笑了一下,说:“就是有药,对这种新型

病毒也没有多少效果。不过,有药总比没药好,哪怕是安慰剂,也让人存有希望。”

”24层厚的消毒口罩都到哪里去了?保障供应,就是和人民的一场对赌。

消毒口罩都到哪里去了
消毒口罩都到哪里去了(电子书截图)

城市封锁,民众出逃

“综上诸条因素,让小保姆唐白草大义凛然地回复家里人,自己响应政府的号

召,留在燕市,与雇主家同生死、共存亡。加上此刻想离开燕市已经非常困难,

出城的主要道路已经关闭,没有特殊渠道想走也走不了,也是原因。唐白草的父

母家人,只能在远方的乡下,诅咒病毒还有扣住人不让离开的政策,祈求上苍保

佑自家孩子平安。”

研制抗病毒药物

“他们正在研究中医抗疫情……”

啊啊啊啊啊,不能再引了,双黄连,藿香正气,金银花,不不不不,读者都去书里寻找答案吧……

看到上述和武汉疫情惊人相似的描述,读者一定会好奇为什么作者会对武汉疫情有这么神奇的预言能力?

作者毕淑敏2020年2月4日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 “我觉得距我写这本书的背景,已经过去了17年,但……”。她说的背景,是2003年的非典。期间,毕淑敏因为当过医生当过兵,被中国作协选中参加特别采访组,开赴非典第一线;她忍痛离开患癌症的母亲,昼夜走访抗击非典的一线医生护士,包括外交部、国家气象局以及从非典中恢复过来的病人,结合自己的经历,酝酿沉淀了8年,于2012年写出《花冠病毒》。

花冠病毒来袭采访
花冠病毒出版采访图(网络图片)

毕淑敏说,“这两天有朋友不断问我为何在8年前就有此预见?事实上,我希望它永远只是预见,而非重现。如产生灾难的土壤依然存在,人类和病毒必有一战,且很可能一战再战。我坚信这次瘟疫一定会过去,我们一定能胜利。不过,要痛定思痛,要亡羊补牢。我们付出的代价实在太惨重了。”

2003年中国因为掩盖SARS疫情的真实情况而广受国人和世界的批评,该疾病在 2002 年底首次发现,但直到开始广泛传播后才被披露,导致蔓延速度加剧。据世界卫生组织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的数据,SARS 疫情最终导致全球 774 人死亡。调查发现,最初未能控制和隔离 SARS 患者导致疫情在人口稠密的中国南方地区扩散。此后,中国对疾病防控系统进行了改革。

17年过去了,无论是国人还是世界都以为中国政府会从当年SARS疫情得到教训,在新疫情发生后最初向公众和世界做预警,公开透明地公布疫情,并做好充分的防御措施。

SARS不会再有了
SARS不会再有了(网络图片)

但事实上武汉疫情发生后大家才发现中国再次产生灾难的土壤根本没有改变,为了维稳隐瞒疫情,控制舆论,官员素餐尸位一问三不知,红十字会阻挠物资发放,武汉疫情蔓延成全世界的一场灾难只是早晚的事情。而且相当多人非但没有质疑官方的疫情瞒报,反而认为这是美国政府制造的病毒。对于美国制造病毒的阴谋论,有个网友这样回答。

如有人问我这病毒是不是美国人干的,我就说没错

而且美国人收买武汉警察不让8个医生报警

还收买整个卫生系统装聋作哑

还买通武汉官员故意春节让几万老人吃宴席传染

红十字里有美国特务阻挠物资发放

那个一问三不知的县卫健主任是台湾特务得到命令捣乱

武汉市长一定是拿美国津贴否则不会隐瞒

天灾不好预测,人祸是可以预判的。掌握朴素真理的毕淑敏以科幻小说的形式警示世人,再来一次类似非典的病毒感染,还会有官员瞒报迟报,还“大义凛然”地宣布因为遵守上报程序而造成严重后果,愿被革职以偿天下!而今天武汉疫情就如书中预言的一样在现在中再现。《花冠病毒》与其说是一部科幻小说,不如说是现实灾难纪实。

在中共这样集权的官僚体系之下,维持政治体制安全为第一的思想指导下,如果国人还不能清醒地认识到武汉疫情不只是天灾,而是中共的官僚体系造成的人祸,不清算中共的罪恶,不建立起一个真正有信仰,民主法治的中国,那么下一次可能还会有更大的悲剧在神州大地发生。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