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法轮功学员在打坐炼功(网络照片)

绝症非绝路 醒悟有生机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0日】(本台记者慧光综合报导)我是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一名老年女性,退休前是一名医务工作者。也许是因为职业的原因吧,我有洁癖,家里经常被收拾的一尘不染,窗明几净,可以说没有死角。我和老伴感情很好,我们有一个女儿,女儿已经成家,外孙子很可爱,可以说是我们生活的很幸福。

然而真是应着了中国那句老话:天有不测风云。2011年,厄运突然降临,我被查出患有“丙肝”(即丙型肝炎),并已出现早期肝硬化。在医院工作多年,我深知得了这种病等于被判了死刑,几乎没有治愈的,如果是家庭经济条件好的,还能维持几年,如果是家庭困难的就只能等死了。

辛辛苦苦的工作一辈子,本想安度晚年,轻松自在的走完一生,可这个病打乱了我的计划,一时间让我悲痛欲绝,内心慌乱,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为了治病,老伴陪着我几乎走遍了国内有名的大医院,每月的医药费得几千元,用的药都是昂贵的进口药,还有藏药及补品,短短几年就花了四、五十万元。为了给我看病,家里大房子卖了,换了个六十平米的小房子。本来老伴也退休了,看到几十年的积蓄越来越少,不得已他又去到外地打工。做生意的弟弟也慷慨解囊,无偿资助我求医治病。即使这样,也没能减轻我的痛苦,疾病反而越来越严重。到了2014年,我已经被病魔折磨得极度虚弱,上三楼都要歇几次,犯病时什么都做不了,一点儿食欲都没有。

经过几年的折腾,钱没少花,罪没少受,可我看不到任何希望,已经是万念俱灰,心想能熬一天算一天吧,早晚都得走,想多了反而更痛苦。然而就在我穷途末路、眼看着生命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没想到我命不该绝,遇到了“贵人”。

因为我爱干净,每隔几年就要刷房子,我想趁着自己还能动弹,再把房间好好收拾一下,以后也许没机会了。

2014年夏天,我拖着沉重的身子到一家装潢用品商店看涂料,一位看上去约莫三十岁上下、名叫小凤的女店员热情接待了我。她把我让到沙发上坐下,在交谈的过程中,她看出我的身体有病,就问起我的身体状况,我便如实相告。小凤给我讲了她自己和家人修炼法轮功的经历,我这才知道她其实已经四十多岁了,可是她显得特别年轻。她告诉我只要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出现奇迹,并说有很多绝症病人都是相信了法轮大法从而获得了新生。

那天我们聊了很多,似乎我们很有缘。临走时小凤一直把我送到门口,并嘱咐我可以试试看,一定要有信心。

由于受中共的无神论教育多年,我对她说的话并没有完全相信,尤其是中共这么多年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在我心中留下了阴影,但她的善良和热心确实感动了我,我想那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试试也没什么坏处,于是我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过了几天,小凤店里的一位工人来我家刷墙。没想到这位工人也是法轮功学员,他给我讲述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还劝我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那一刻我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因为平常我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在那位工人的劝说下,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对法轮功有了好感,有了想进一步了解的愿望,想看一看法轮功的书籍里究竟说了什么。刷完房子后我就去了店里,看到小凤手里正好有一本《转法轮》,说明来意之后,小凤微笑着说就是为我准备的,我当时喜出望外,接过书捧在手里像得了宝贝一样。回家的路上,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上楼竟然没觉着累,跟平时很不一样。

过了几天,在我的要求下,小凤领着几位法轮功学员来到我家,我们一起看法轮功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每天看一讲,看完后学炼五套功法。

当时正是盛夏,小凤她们穿着薄薄的夏装,女士穿着裙子和半袖衫,男士都穿着薄薄的单裤,可她们都还说热的不行。而我由于长期被病魔折磨,身体十分虚弱,穿着长袖的厚秋衣秋裤,脚上穿着毛袜子,里面还有一层棉袜,还是感到冷。

看师父讲法录像时我非常认真,师父讲的每句话都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印象。从第三天开始,我就不知不觉的往下减衣服了,厚的内衣和毛袜子去掉了,穿上了薄衣服,因为我不感到冷了!

到第九天,师父的讲法录像就看完了,这期间我的身体一天一个变化,原来空手上三楼都得歇几次,现在一气儿上到三楼也没有气喘的现象。一次去早市买菜,一下子买了几十斤,我一个人拎到家,上到三楼一次也没歇,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刚刚看了九天录像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让我惊喜万分,当即就决定把药停了,决心跟师父一修到底。

炼功前,我的脸色是黑黄黑黄的,眼神暗淡无光;修炼后渐渐的脸上泛起了红晕,有了血色,皮肤也不那么黑了,尤其是眼神亮亮的,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年轻了、精神了。

看到我的变化,家人无不啧啧称奇。我的两个姐姐身体都不好,我就告诉她们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奇效。我三姐心脏病非常严重,本来打算做心脏支架,看到我的身体这么好,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脏竟然不感到难受了,从此改变了想法,不去做手术了。后来她也跟着我每天学法、炼功,身体有了明显变化。

之前和我得同样病的几位病友都先后去世了,我花了几十万元也只能暂时维持着,只是比别人多活几年而已,最终还是会被病魔夺走生命。非常幸运的是师父救了我,我非常珍惜被延长的生命,每天除了学法、炼功外,我到处探亲访友,现身说法,向他们讲述法轮大法的美好。我知道只有精进实修,才能对得起师父的救命之恩。

责任编辑:靳同

广播

中国广播台
湾区生活台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