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国媒体报导武汉P4实验室:中国的科研工作者在自己的实验室里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的病原体(网络截图)
中国媒体报导武汉P4实验室:中国的科研工作者在自己的实验室里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的病原体(网络截图)
中共病毒肺炎疫情专题

武汉肺炎是SARS?专家急改口 武汉P4实验室军管内幕

【希望之声2020年2月11日】(本台记者王倩采访报导)就在国内外关注武汉肺炎病毒的来源之际,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陈焕春在记者会上公布最新分析结果时说:新型冠状病毒就是SARS冠状病毒。之后他又紧急改口,称是口误。另外,备受质疑为病毒源头的武汉病毒所P4病毒实验室,已由军方首席生化专家接管,其中内幕也令人关注。

针对中共专家先称武汉肺炎病毒是SARS,后又改口,中国时政评论人士唐靖远分析,中共再次利用擅长的“名词维稳”手段混淆民众对敏感问题的认知,尤其是在失去民心的重大事件上,惯用各种“维稳”技俩。

唐靖远首先说明,中共之所以集中精力创造“名词维稳”的目的。

【录音】对于中共来说,有一些不利于他们的、敏感的名词,中共就会使用换一种说法的方式来处理,比如说失业,他就不叫作失业,因为失业听上去就比较严重了嘛,他就换个名词叫作“下岗”。比如说经济衰退,他就不叫作衰退,它叫作“负增长“,或者叫作“经济下行“,这个对中共来说他们已经很擅长这一套了,就是使用一些不太敏感的一些、比较中性的词汇,来混淆一些事情,混淆一些正常、正确的概念。

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2月9号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科研攻关情况。中国工程院院士、华中农业大学教授陈焕春在会上说:新型冠状病毒使用与SARS冠状病毒相同的受体进入细胞,分析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冠状病毒。这一说法随即被各大媒体报导。

但《新京报》记者随后向陈焕春核实时,他改口说属于口误,掉了两个字,应当为“新型冠状病毒属于SARS相关冠状病毒”。这意味着“新冠”病毒与SARS冠状病毒只是相似而已。唐靖远认为,从2003年SARS瘟疫之后,给民众留下一种恐慌的记忆,疾控部门对这个SARS名词一直都非常的敏感,因此这次再度使用“名词维稳”的做法避开与SARS的关联。

【录音】一个是出于“名词维稳”的原因,他们不愿意民众把这个武汉病毒和这个SARS病毒联系在一起,这个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呢就是武汉病毒的真正的来源,大家有很多的质疑对吧?可以说是一些事实披露出来,就是武汉病毒被人质疑是SARS病毒被改造、进行人工改造以后,形成的一种新病毒。可以说是一些事实披露出来,就是武汉病毒被人质疑是,SARS病毒被改造、进行人工改造以后,形成的一种新病毒。

就是一方面是为了在心理上面安抚群众,进行一种“名词维稳”;另一个呢他可能也是在刻意的把武汉病毒和SARS病毒之间的这种关联性,就是他们在生理机制上的这种关联性做一个切割,不让二者发生联系,我是这么看。

另外,之前被派往武汉参与防疫的中共生化武器专家陈薇少将,已经在2月7号接管武汉病毒所的P4病毒实验室,主持实验室的一切工作。唐靖远表示,武汉病毒所从行政领导上面来说,应该是由卫健委管辖的的部门,中共为什么突然要让军方的一个搞生化武器的一个专家去接管武汉的P4病毒实验室,这个举动本身是很不寻常的。

【录音】此地无银三百两,第一、就是武汉病毒所很有可能他们过去所做的一些项目和一些研究,他们和军方就是有关系的,或者甚至我们可以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本身就是有军方背景的,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一个举动。第二个呢,因为军方一接管之后,这个武汉病毒所所做的所有一切工作他都会成为军事机密,外界来说,这个武汉病毒所任何的信息都不可能再被公布出来,他就是属于军队管了嘛,军队的信息他就是封闭的、就是机密啦。

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外界对于中共所说新冠病毒的源头有很多质疑,其中一个原因是,有迹象显示,新冠状病毒疑似是人工合成的结果,海外媒体把病毒的源头关注焦点指向武汉病毒所,武汉病毒所P4病毒实验室研究员石正丽2015年发表的一篇论文曾经显示,P4病毒实验室确实在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因此一些推测认为,武汉P4病毒实验室有可能是泄露病毒的源头。

唐靖远认为,因为武汉病毒这场瘟疫失控,已经导致了成千上万的人被感染,死亡的人数也是多的惊人,各方面的损失其实都是非常巨大的,必须得要求调查清楚武汉P4病毒实验室究竟是不是病毒的来源。

【录音】很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说:对于病毒的来源,他究竟是一个自然产生的,还是属于人工制造出来的?到目前为止,我们从这个公布的、确凿的事实证据,包括他们自己中共这些专家、包括石正丽团队他们自己所发表的很多的论文,都显示出来,造成这次瘟疫的这个新冠状病毒,和石正丽团队他们过去的所做的很多的研究室有密切关系的。也就是说,至少是值得往这个方向去...来进行一次独立的、全面的调查,这个是完全是可以的,因为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迹象显示出来,这个病毒人工干预的痕迹的这个嫌疑非常的大,已经有很多的证据显示出来,他有人工干预的这个嫌疑,所以呢进行这种调查,尤其是一个全面透明的、独立的调查是必须的。

有海外媒体报导,早在2015年,武汉病毒研究所专家石正丽和葛行义就参与制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将SARS冠状病毒和一种蝙蝠冠状病毒进行工程化改造,使其具备了与ACE2相结合的能力,从而可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该结果当时发表在权威学术杂志《自然(Nature)》上,引起巨大争议。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王倩采访报导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硅谷之声
湾区生活台